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40血染生日宴
    “好!我答应你,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牢牢记住,生气之后,深呼吸三次再做决定处理事情。”

    “那……我们今天不要责备督导了……好不好?”云可心依旧小心翼翼,问的谨慎,她心中也没十足的把握,轩辕翊会答应她的请求,虽然轩辕翊对她很好,可她从来没有把这个男人看成是自己的,轩辕翊就是轩辕翊,一个堂堂正正特立独行的有主见的男人,高高在上的帝王气息浓郁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注定是要被人仰视的,就算他会疼自己一辈子,她也会仰视着这个男人一辈子,不会让他失去本来的秉性气质,那样的他就不是他轩辕翊了,相处之道在于互相迁就适应,去磨合去寻求性格的融洽点,而不是去想改变一个人,完全活成自己想要看见的模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改变别人的人,终究苦的难为的,也是自己,同时连累了别人。

    轩辕翊没有松开云可心肩头上的手,看不出是不是有意看着有点像是在明与行面前故意为之,是对云可心宣誓主权,阻止明与行的妄想染指。

    “好,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轩辕翊很是小声的跟云可心说了自己的决定。

    云可心安心的笑了,看着轩辕翊满目赞许。

    轩辕翊声音不大,可现场安静的出奇,督导也清晰的听得见,这时候简直如同得到了赦令,激动的一脸傻笑。

    苏乔一直都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轩辕翊对云可心的独特偏宠,让她心如刀绞的疼痛,两个人的含情脉脉,更是让她浑身锥痛,她恨不得自己是眼瞎的,是耳聋的,看不见听不见这一切,偏偏她耳聪目明,一切都看得清楚听得清楚,还无比清晰。

    实在看不惯云可心温情的嘴脸,她忍不住诅咒她。

    “贱人就是贱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矫情,总有一天你会从云端上摔下来的,到时候你生不如死的时候,一定还不如我。”

    安靖挟制着苏乔,见苏乔一脸的痛恨满目的恶毒,她在瞬间加重了手里卡住苏乔脖子的力量,却还是没能阻止苏乔把话说完,苏乔后面的话是卡着声音痛苦难受的声音说完的,可也是阻止不了她话里话外的毒辣痕迹。

    轩辕翊刚刚平息了一些的怒意,再次升腾,她早就看出来这些事情都跟苏乔脱不了干系,他对苏乔一再忍让,不管她做什么,怎么伤害自己,他都毫无怨言。

    可云可心是他的底线,谁也不能碰他的可可,不管是谁,就算天王老子想欺负云可心,他觉得自己也会找他斗一斗,绝不会放过任何人对云可心的不利。

    云可心适时拉住轩辕翊,她看着轩辕翊,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浅笑。

    轩辕翊回头看着云可心,看着她轻摇的头,他很认真的深呼吸了三次。

    “可可,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不会去做的,我们回家吧。”

    轩辕翊拉着云可心的小手,紧握在手心里,矫健的步伐从明与行面前走过,他说“回家”的时候,音色是特别重的,不管有没有存心,那都是对明与行的一种警告,一种警醒,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看过明与行一眼,似乎从来都不认识明与行这个人。

    云可心被轩辕翊拉着走,临走前,回头笑看了一眼明与行跟安靖,两个人都回以了微笑,算是跟她道别了。

    直到云可心跟着轩辕翊走远,完全看不见的时候,明与行脸上的笑容才渐渐僵硬,清冷,落寞,伤感下来。

    安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除了默默心疼,她并不能做什么,她知道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明与行爱云可心,就像是她安靖爱他明与行一样,不管多么努力,多么真挚,都是得不到回应的爱意,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所回应,可他们爱的无怨无悔,无法自拔,也甘之如饴。

    苏乔从啦都是人精,她这时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你有什么好笑的。”安靖心情不是很好,难免生气,话说的霸道凌厉。

    “我笑你们都是可怜虫!跟我一眼的可怜虫!……我们都是可怜虫……可怜虫!”苏乔话说的尖锐刺耳,却尽是沧桑的痛楚感,说着,笑着,泪也留下脸颊,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湿透了她笑容满面的脸。

    安靖看了明与行一眼,明与行还在看着门口空空的地方,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脸色都有些僵硬。

    不管怎么说,苏乔这句话是说对了一些的,他们确实都是可怜虫,爱而不得的可怜虫,可他们又觉得自己跟苏乔不一样,苏乔把这种求而不得变成了怒意,肆意伤害别人,而他们一直在享受着这种带着心酸的美好,求而不得又怎么样,爱是一种能力,爱都不会的人,才是最大的悲哀,有人说过,纯粹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付出,得不到回应又怎么样,懂爱的人都会感觉到别样的幸福,日子每一天都是期待,求而不得又有什么关系,原本就不求回报的。

    云可心跟着轩辕翊回到清澜别墅,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给装扮了一下,满满一桌子准备好的丰盛食物,摆在桌子上,精致的彩纸彩带,缠绕出来蜿蜒的花朵,看着就像是家里有人结婚一样。

    “这是干嘛?”云可心笑的满目都是小星星,撒开轩辕翊的手急忙跑进去,看着到处都是鲜花装扮的美丽,桌子上都是诱人的食物,她开心的不得了,自从爸妈离开他们,她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有种仪式感的隆重日子了,这样的惊喜准备,开心之后更重要的是一种对方有心的感动,她还不知道轩辕翊为什么要准备这些,可她看见了就很开心。

    “姐!你怎么忘记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生日快乐!二姐。”云琦从屋里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点燃蜡烛的蛋糕,小心翼翼,却是一脸的欣喜祝福的笑。

    “姨娘!生日快乐!这是果果送你的礼物,你看,你看看……”果果娇声娇气的从门外传来声音。

    云可心惊奇的回头去看身后,是伊瑞抱着果果,果果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正笑看着她。

    “丫头,生日这种日子,怎么能少了爸爸的祝福,爸爸我不请自来了,你不要生气哦!”

    “才不是呢!是我爸叫我去请外公的,果果喜欢外公,可外公你不能说谎哦!”

    “哦……哈哈哈……”

    伊瑞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客套话,却引来果果义正言辞的批判,他故作惊讶,之后被果果萌的哈哈大笑开来。

    果果很喜欢伊瑞,经常吵着要去看外公,比云可心去看伊瑞的次数还要勤快一些,伊瑞很是满意开心,看见果果总是把她抱在臂弯里,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感觉是个特别幸福的人了。

    云可心跟着笑着,眼睛里不禁默默噙着激动的光点。

    她从小到大很少过生日,十岁的时候,爸妈给她过过一次,说那是大生日,不能马虎,其他年纪的时候,最多妈妈会记得,给她特别煮一碗长寿面,虽然简单,她也能感受到妈妈的心意,很知足。

    爸妈离开了之后,就没人记得她生日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今天会有人这样浓重的给她过生日。

    “生日快乐!同时祝贺你成功拿到设计大赛第一名!双喜临门。”轩辕翊这时候沉凝的看着云可心徐徐开口,嘴角眉梢,难得溢出来些许笑意,难得一见的浅笑,对他来说,已经是破天荒了。

    “谢谢……”云可心沙哑的声音深深的说了一声谢谢,除此外,她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被一个人宠在心头的感受实在太美好,美好的让她有点不相信这都是真的,她真怕这一切都是美梦一场,等哪天梦醒了,她会痛的支离破碎,不堪忍受的。

    门外这时候又有人进来的动静,人还看不见影子,声音早已经到了里面。

    “哎呀!妈!你看看那个贱……那个可心!自己住这么好的地方,这么久都没跟我们说一声,她这是把我们都忘记了吧!怎么能这么过分,我们是亲人呢!”

    云月在轩辕翊家里,终归没敢太放弃的口无遮拦,说刻薄的话,也算留了几分余地。

    声音尽头,云月已经扶着肖眉眉走进清澜别墅大门口,身后居然还跟着吴良。

    云可心脸色一沉,回头看着轩辕翊,她想质问轩辕翊怎么回事,还没等她开口,轩辕翊已经脸色阴沉。

    “你姑姑和奶奶是我请来的,没包括那个男人!”轩辕翊说着话,已经踏出步伐,看样子要去阻止吴良进门。

    这时候,周凤鸾跟苏乔正好走进来。

    云可心一把拽住轩辕翊。

    “算了,算了,姑姑带来的客人,过门都是客,随他去吧。”云可心小声的赶紧跟轩辕翊说话,在周凤鸾面前,她还不想让娘家的丑事变成争执丢人现眼,不管怎么说,云月都是自己的姑姑,她的朋友,也勉强算是个客人,不是有句话么,娘家来一条狗都应该好好款待,那是一个女人的面子,不能随随便便就丢弃了,她就当云月是带了一条狗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的。

    今天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生日,她也不想扫兴了。

    轩辕翊原本想借今天日子特殊,把两家人请到一起聚聚,算是给他跟云可心的婚事做个前奏,纵使多么不堪的亲戚,结婚这种事情也很难避免接触,婚姻大事,马虎不得,更是一种仪式,至于某些人,能来,不捣乱,就行了。

    云月是感觉到一股噬人的冷冽杀气冲她来的,可很快,那股杀气就消失了,她惊讶之余,侧身看见身边缓缓端庄的走着两个女人,一老一少,少的是苏乔,她见过,上次收过苏乔的钱,替她办了一些事情的,虽然都是些零碎小事,她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苏乔出手阔绰的让她惊喜不已,好像钱在苏乔手里就是废纸,给她一点都看不见心疼。

    苏乔跟她说过,在人前别跟她随便说话,她奉为圣旨一般遵守。

    笑意从苏乔脸上扫过,便看见风韵卓越优雅的周凤鸾,看上去也就比苏乔大不了多少的模样,却看得出苏乔对她态度很是尊敬,云月猜想,这位一定是比苏乔还要强大的金主。

    “你好!小姐姐,小姐姐好漂亮啊!我叫云月,是云可心的姑姑,请问美女您是……”云月笑的全身都在花枝乱颤,哪里还顾得上身边的妈妈肖眉眉,匆忙走上去,笑的两只眼睛都没了缝隙,伸手要跟周凤鸾认识。

    肖眉眉原本被云月扶着,忽然失去支撑,她身子最近本来就弱,差点摔倒。

    吴良就在肖眉眉身边,他目光却全都被屋里里面那些高档的装饰吸引目光,此刻看着墙角一只青花瓷花瓶,两只眼睛直冒精光,似乎整个人都要陷进去,哪里还能想着去扶肖眉眉。

    就算他看见了肖眉眉要摔倒,怕也无心要去扶肖眉眉一把吧,他没这个心情本性。

    周凤鸾很谦和的握了一下云月的手,温和笑了笑。

    “我是轩辕翊的母亲,很高心认识你,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周凤鸾话说的客气,跟云月打招呼。

    另一边,云可心眼看着奶奶要摔倒,急的一头冷汗,她加快脚步,想立刻奔过去扶住奶奶,却也明显感觉到鞭长莫及。

    伊瑞比她离的近,这时候一手抱着果果,一边疾步走过去,在紧急时刻,总算没让肖眉眉摔着。

    肖眉眉这几天精神不太好,这一惊吓,倒是看着不像先前那样萎靡了。

    她笑着看着伊瑞,准备跟他道谢。

    “谢谢……”先生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完全说出口,肖眉眉已经被自己的惊讶情绪覆盖了谢意的笑容。

    “怎么是你!”肖眉眉紧随其后的一声怒意训斥,推开伊瑞的手,看上去很不高兴。

    云可心看出来,奶奶是认识伊瑞的,只是,奶奶对伊瑞的态度,实在不太好,难道奶奶知道义父跟妈妈的关系?不能理解?

    上次认亲仪式上,也没见奶奶对他有什么意见,怎么今天就这样的态度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这么多人在,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生口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