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44 Lisa真面目
    轩辕翊跟明与行都在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远处,收回目光的时候,轩辕翊沉冷的看着明与行,异常的冷静。

    “对不起!于行,我这辈子什么都能给你,唯独可可不行,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看上她了,那时候她还是个孩子。”

    这是轩辕翊许久以来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跟明与行交心的谈话,今天看着明与行深深凝看云可心的时候,明与行眼眸中那深刻清晰的沉痛让他不知不觉说出口,身为挚友,轩辕翊是不愿看见明与行如此心痛的,可身为情敌,他不得不狠心置之事外。

    “没关系!人生路还长,笑到最后的才是人生赢家,我不觉得我已经输彻底了,说不定以后我还有机会呢!”明与行淡淡笑着,话说完的时候,拿着手里的茶杯以茶代酒的敬着轩辕翊,跟着喝了一大口。

    茶水苦涩,却远远比不上此刻他心中那无止境的深深泛滥的苦涩感,这样的话他知道只是自我安慰的一种不认输罢了,他看得出云可心爱轩辕翊,若真是有一天因为什么离开轩辕翊,那也会是撕心裂肺的痛楚,他不愿看见云可心有一丝一毫的痛苦,所以,宁愿这样痛苦的看着云可心一辈子的幸福,做个护她周全的骑士,一辈子,不离不弃,无怨无悔。

    明与行没有跟轩辕翊多说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眼眶有点涩痛,微微湿润,他用茶水滋润着喉咙间的涩痛,爱情不像别的,可以努力争取就有希望得到,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与一个人的努力无关,两情相悦的爱,才叫爱情,一个人的付出,算不得爱情。

    安靖一直在远处角落里注意着明与行,看见明与行落寞的转身,她就已经坐不住了,她假装着不经意的走近,巧遇明与行的样子,不想让明与行尴尬。

    “哦,于行,你也来了,我来这里好像没什么认识的人,有点无聊,,你能陪我去院子里聊聊天么?”

    安靖人物其名,性子原本安静恬适,淡淡的话语说的很是叫人舒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有些跟明与行相似的性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爱一个人久了,关注多了,不知不觉自己就被吸引,性格上慢慢潜移默化的被同化,跟着改变了一些。

    夫妻相就是这么来的,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相貌上都能看着对方潜移默化的生长,何况更容易被同化的性格乎,虽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难改只是下的决定不够坚决,不是不能改变的,安靖爱明与行久了,爱的深了,关注多了,跟他有些相似的性子也不为奇怪了。

    明与行没有拒绝,在他心里,安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友,从来没有给他半点压力,他甚至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她谈自己对云可心的感情,安靖总是那样恬静的笑着,跟他聊着宽慰的话,有些时候还能给点另辟蹊径的独到见解,让他沉痛的心情能得到那一丝的慰藉。

    或许这辈子他不可能爱上这个女人吧,可他要考虑结婚的话,安靖是如今最好的选择,重要的是,云可心也非常喜欢安靖跟他在一起,这是很大的原因。

    轩辕翊注意到了明与行身边的安靖,他看得出这个女生看明与行时候眼底深处的闪烁星星,他觉得安靖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其实安靖从很早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明与行身边过,只是,轩辕翊从来没有留意,今天看见也只能觉得有点眼熟。

    要是明与行有个好归宿,他也放心了,既是祝福好友的幸福,也是为自己的幸福松一口提心吊胆的心情。

    没太多想,轩辕翊之后便去帮云可心招呼客人,只是他轩辕翊是何等威望,一下子把客人们给“照顾”的受宠若惊惶恐不安的,他便被云可心给“赶”了出去。

    反正也帮不上忙,越帮越乱,轩辕翊想着,干脆带着果果云琦去玩好了。

    转身去找果果,却看见云琦一个人在远处玩手机。

    轩辕翊内心有种隐隐的不安,果果很黏云琦,几乎寸步不离,就算在熟悉的家里都是,何况是在陌生的云家,怎么会一个人不见了。

    急忙走过去,问云琦。

    “小琦,果果去哪了?怎么没跟你在一起?”轩辕翊有些着急了。

    “果果在呀……”

    云琦抬头看看身边,在看见身边一直坐着果果的位置空了,他刚刚说出来的话惊讶的停止了,紧跟着目光四处搜寻。

    “果果!果果……”

    轩辕翊强烈意识到不好了,连云琦都不知道果果去哪了,这件事情不对劲,果果很听话,不是熊孩子,不会自己一个人跑不见了的,就算去哪玩,她也会跟大人说一声,请示一下,还会拉上她如今最喜欢的云琦。

    见轩辕翊焦急的呼唤,远处的云可心也心惊了一下。

    果果不见了,这怎么回事?

    云家不想从前辉煌,帮丧礼也只是要个场地,今天来的人人多手杂,宾客帮忙的,送礼的,各种人都有,有些云可心都不认识,自我介绍着是云家什么什么人什么关系,这时候果果失踪了,那可能性太大了。

    “怎么了?果果不见了了?云琦,你怎么关顾着玩,没看好果果呢!”

    云可心有些着急,赶过去话说的有点重了。

    云琦有点委屈,更多的却是为果果担心,他这几年担心受怕的日子过了不少,心绪原本就有些敏感,被云可心说重了,更是反应激烈。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云琦满眼眼泪的看着姐姐的责备。

    屋里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顿时安静,院子外不远的明与行安靖都听见了云琦的哭声,急忙赶过来。

    安靖一把把云琦搂在怀里,想安慰,出于女性的温柔本能。

    云琦很粗鲁的挣开安靖的手,直接扑进了明与行的怀里吗,哭的更大声。

    明与行一把抱住云琦,;搂在怀里心疼的安慰着。

    云可心稍有犹豫,她后悔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说话有些大声了,可现在她也顾不上照顾云琦的情绪了,果果失踪让她感觉到很是不安,她身边现在不少敌对的人,轩辕翊这些年也树敌不少,不管是谁,对果果也是不利。

    “于行哥哥,小琦交给你了。”

    “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包括心情。”

    明与行默契的跟云可心一个对视,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短短几秒之后,云可心就已经出门去了,放心的把云琦交给了明与行。

    安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默默有点心酸,她看得出来,明与行眼里心里全都是云可心,为她心思细腻,为她竭尽全力,以她为出发点做一切事情,要是明与行能分哪怕千分之一的好给她安靖,她也是欣喜若狂的受用不尽的。

    可安靖不是天生妒恨的人,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的羡慕,却也没让让她多想什么。

    身为警察,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很快的便投入了她力所能及的处理事情事上去了。

    “请问,您有没有看见什么可以的人进来过?”

    “请问,您有没有看见轩辕果果,一个四岁的小女孩从哪里走过?”

    “……”

    安靖很快的开始询问所有附近的客人,工作人员,开始调查,搜寻有用的线索痕迹。

    轩辕翊跟云可心包括能出动的人,找遍云家角角落落,包括附近,都没有果果的消息,这让果果的失踪成为了现实。

    云可心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客厅沙发上,忽然想起来,这件事要告诉姐姐,也或许,是姐姐想果果接走了果果?

    急急忙忙的,云可心掏出手机给姐姐云英打电话。

    “喂,姐……”云可心几乎要逃出口的“果果在你那里么?”这句话终被自己生硬的卡在喉咙里面,她想起起来姐姐那看上去随时都能倒下去的身子,若骨果果真的在姐姐那还算好,万一不在的话,果果的失踪消息,不是就成了压垮姐姐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终究还是担心姐姐身子重要,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被她堵在嘴里,突然止住的气息,卡的她喉咙生疼,撕裂一般的难受,引起云可心一阵不适的剧烈咳嗽。

    云英向来聪明,她从妹妹打来的电话态度上就感觉到出了问题,只是,不明白妹妹到底怎么回事,她一直以来最当心的就是妹妹知道那些不能叫人接受的真相,自己亲身体会着,什么叫心的折磨,比起躯体的疼痛,灵魂上的心伤,更是叫人不能承受,那是梦魇,不管折磨的人生不如死,比死还叫人难受。

    难道妹妹发现了什么?来的突然,妹妹能承受得起么?云英十分的担心焦虑。

    “别急,可心,别怕,不管发生什么事,记住姐姐曾经跟你说过的话,能活着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不重要!你还有姐姐,还有云琦,还有我们姐弟三人相依为命,不能轻易被打倒了,知道么!可心。”

    云英的话说的很着急,尽管还是那样虚弱不堪,听得出来她用了不少力气,几乎竭尽全力了。

    云可心原本担心果果,担心姐姐知道果果失踪会受不了,可她话还没说出口,姐姐倒是先安慰起自己了,这话听着让她隐隐不安,明显感觉到不正常,她是知道姐姐有事瞒着自己的,也知道姐姐是为了自己好,可今天姐姐关切的话语中,很明显的听出来,姐姐知道的事情跟她有关系的,甚至会伤了她。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云可心没来得及多想,安靖匆匆跑过来,一句话说的特别急。

    “可心,我把果果照片发到了我们公安系统网上让同事们帮忙寻找,有消息说果果在中央公园那块出现过,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她的。”

    安靖的话说的着急,云可心拿着电话听得认真,根本没注意电话还没来得及挂。

    电话那边,云英听完电话里隐隐可见的声音,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了,难怪妹妹欲言又止情绪焦躁不安的着急,是果果不见了!

    “轩辕翊!你是怎么看孩子的,若不是看在果果一直在你身边被照顾的很好的话,哪里还能容你活到今天,你这是想找死呢!”

    云英气血攻心,一句抱怨的话说的殚尽竭力,之后一口鲜血喷在面前。

    雷威急坏了,扔掉手里正准备送到嘴边的茶杯,飞扑过来扶住云英的肩膀。

    “英!这是怎么了?别激动,千万要注意你自己的身子,要轩辕翊的命不难,只要你一句话,分分秒秒都能解决,你别伤了自己就行了。”雷威几乎要急哭的嗓音,满目疼惜的替云英擦着染血的嘴边,同时满目的杀气,出现在他如今儒雅润泽的脸上。

    云英看了一眼雷威的脸,顿时心碎,她知道,真的轩辕睿是不可能再脸上出现这样杀气腾腾的爆裂戾气的,他是那样温润如玉,雅正和煦,在她记忆里一直笑的彬彬有礼,腹有诗书气自华,谦谦君子的一个人,怎么会被这满目的杀气破坏了气质。

    几乎是用尽全力,推开正在照顾自己的雷威,虽然有气无力,却也是狠狠的一脚踹过去,云英眼眶里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掉落了出来。

    她这辈子的苦,都在这几年里尝尽了,像是爱人失踪,找寻世间无处寻,接着就是家破人亡,双亲遇难,如今她的心头肉,她的孩子果果又失去踪迹,让她痛心疾首,雷威的脸是让她觉得一丝骗自己般的安慰存在,现在雷威的怒火,却正在毁了她那一丝丝刻意隐瞒自己的心思。

    “我这残破的身子,还活着干什么用啊!果果要是出事了,我再也不想活了。”云英痛心疾首,说着话,摇晃着虚弱的脚步,急匆匆的往门外奔走而去。

    电话这边的云可心,直到安靖把话说完,才惊觉姐姐电话还是接通的,她冲着手机“喂”了几声,也没见姐姐回话,电话被云英丢在她刚坐的沙发里,她走的着急忘记带上。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姐姐那身子,万一出事,她难辞其咎,云可心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恨自己干啥要打这个电话,为今之计,她只能在心中祈祷,祈祷姐姐没事,祈祷能尽快找到果果平安带回来。

    根据安靖的消息,云可心跟轩辕翊很快来到中央公园那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