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58行行出状元
    轩辕翊伤口恐怖狰狞,鲜血像是喷泉,很快的,他就已经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他已经倒了下去。

    云可心一脸的惊愕,不用看,就感觉到轩辕翊倒下去的动静,苏乔的那一声叫唤,让她知道刚才推自己的人是轩辕翊,受伤的也是轩辕翊。

    轩辕翊倒下去之前那最后一眼看向自己的深邃目光,那是无比缱绻的深深爱意,爱到叫人无法自拔,她看不见,却像是明显感觉的到,正是这样,也叫她纠结的浑身痛,痛到不能呼吸,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意,可也清楚,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姐姐说是这个男人害了父母,还证据确凿,容不得她不相信,这样的纠结犹如一种酷刑,如影随形的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的身心,叫她不能忍受。

    轩辕翊倒在血泊里,云可心闻到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道,担心的心提到嗓子眼,可她并不想上前去关心他一下,她眼前时时刻刻都在回响着姐姐的那些痛心疾首的话。

    尹丹受着重伤,她的伤比起轩辕翊要轻一点,不及时救治,却也可能会要了命的,云可心不可能不顾的,尹丹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

    “还愣着干什么,快带尹丹去医院啊!”

    云可心反应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已经催促着惊呆的洪秀去救尹丹,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她也比别人快些有反应的。

    至于轩辕翊,不管心里多么牵挂,她也强忍着没去看他的方向一眼,她做不到这样绝情,这让她心碎,心痛难忍,可她还是强迫自己做到了,父母之恩大于天,生养自己,呵护长大,一点一滴都是恩泽深厚,是个人都应该铭记于心,她云可心从来都是一个感恩的人,此刻更是像恩怨分明。

    “哦!”洪秀很快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就一瞬间的事情,等他眨眼的瞬间而已,一切已经成为现在的局面,他看见尹丹伤的看不轻担心的要命,哪里还能再犹豫,急忙抱着尹丹冲向门口。

    云可心一边摸索着走着,跟在洪秀身后,拉着洪秀衣服,一边打急救电话,明与行早已经配合默契,去开车了,几个人急匆匆的离去,谁也没有空闲去关注倒在地上的轩辕翊生死。

    在他们看来,这里是轩辕家,轩辕翊生母还在身边,他身边都是轩辕家雇佣保镖,这些人谁都会第一时间去救治轩辕翊的。

    可事实上并非如此,轩辕翊倒在地上昏迷,云可心明洪秀带着尹丹积极的去救治,剩下的人中,并没有人第一时间去救轩辕翊,所有保镖这时候都把请示的目光看向了周凤鸾。

    周凤鸾依旧神情淡漠,她扫了一眼地上的儿子重伤昏迷,只是片刻的目光沉寂,随后便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把他丢去后面祖屋里吧,生死看天意了。”

    周凤鸾冷冷吩咐一句,看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悠然转身,人闲庭漫步的走回自己卧室方向。

    不少保镖都面面相觑,却也没人敢违抗周凤鸾的命令,轩辕家老宅后面的祖屋是轩辕家院子里的禁地,即使在轩辕家几十年的旧人,也没人胆敢踏进去半步,接近着,死,这是周凤鸾亲口下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命令。

    轩辕翊腹部伤口巨大,甚至能看见里面的肠子,不说伤口,就算算流出来的血,正常人就算及时救治也未必一定能救活了,何况周凤鸾下令不管不顾,在所有人看来,他都是必死无疑了。

    尽管没人明白周凤鸾为什么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也没人敢提出异议,都照着周凤鸾的吩咐去做了。

    尹丹被送到医院救治,洪秀寸步不离的守护,一直抓住尹丹的手不肯松开,钢铁直男一个的人,竟然哭的像是个泪人。

    好在医生经过手术,发现尹丹的伤只是看上去严重,并没有伤及要害,没什么生命危险,这让跟来的几个人稍稍安心了不少。

    洪秀一直守着尹丹,尹丹也没昏迷多久,麻药效果对她效果不大,她很快就醒了过来。

    “可心!小心。”尹丹从梦魇中惊醒,一声惊呼,看见的却是洪秀一张傻乐着的笑脸看着自己,她恍惚回神,好一会才彻底清醒。

    “你醒了啊,饿不饿?渴不渴?感觉怎么样了?伤口有没有很疼?”洪秀看着逐渐清醒的尹丹,急切的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

    尹丹看着模样傻傻的乐呵呵的面前大男孩,脸色微红,因为她发现这个大男孩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样子有些过分的亲昵着。

    “你,你放开我。”尹丹尴尬的话都说不利索了,避开洪秀视线,不想看他眼睛,他的眼睛里似乎全都是星星,闪闪发光,还有点诱惑力,让她心情有点凌乱不适,措手不及。

    洪秀并没有松开尹丹的手,反而握的更紧,他痴迷的笑看着尹丹,样子也很是高兴。

    “我不放,我这辈子都不想放了。”

    “啊!?你,你什么意思?”尹丹错愕,惊讶的看着洪秀满目茫然。

    “意思就是我要娶你,这辈子都要跟你在一起。”洪秀很自然的坚决话语脱口而出,却是满满的真诚,看得出的真心真意。

    尹丹吓得立刻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自己的手从洪秀手里拿出来,紧张的看着洪秀,防贼一样的目光,根本顾不上自己牵扯的伤口是多疼。

    洪秀看着尹丹的过激反应,她脸上一阵煞白,能看得出的痛苦抽搐,洪秀再怎么憨厚直爽,也知道尹丹是伤口被牵动了疼,他也没敢再过于靠近尹丹,可该说的话,他还是想说出来的。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洪秀有点委屈的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尹丹追问。

    尹丹被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加上伤口确实疼,久久平复反应,才勉强平复情绪做到心平气和的问洪秀。

    “为什么?你看上我什么了?我跟你我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尹丹满腹疑问,看着洪秀追问。

    “怎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洪秀这辈子最敬佩的就是侠义之人,你重情重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你这样的人我能敬重一辈子!”

    “那也不用娶我啊!我比你大那么多,文化差异,家庭背景,哪一点我两都不配。”

    “爱情面前,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你不介意,你父母也不可能接受我呀!”

    洪秀说这话再次一把抓住尹丹的双手,话说的有些激动。

    “我父母哪里你不用担心,我决定的事情他们改变不了,就算他们不答应也不要紧,我就算跟他们断绝关系,也不会离开你的。”

    洪秀急着表决心,紧紧握住了尹丹的手。

    尹丹意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仔细回味自己刚才跟洪秀的对话,久久才反应过来,她什么都没答应他吧!怎么搞得像是他们情深义重情比金坚,就是遭到父母反对的关系样子。

    急忙用力,尹丹只想从洪秀手里拿回自己的手,被他这样握住感觉实在不太好,她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脑子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动作。

    洪秀怕尹丹用力会伤了自己,也没敢太坚持,紧跟着松开了她的手,只是一双眼睛,格外闪亮的一直瞧着尹丹,看的尹丹无所遁形。

    尹丹羞愧的满脸通红,她是第一次遇到有男生这样直白的毫无遮掩的跟她表白,偏偏这个男生在她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人,别说自己现在腿伤之后有点残疾了,就算是以前的自己,她也完全没自信跟洪秀这样的男生在一起谈恋爱的,她觉得自己是一只丑小鸭,长得不算好,家里条件也不好,学历更是不好,又怎么能配得上什么条件都是优渥的洪秀呢。

    “你别一时冲动了,我没什么地方能吸引你的,我今年也不小了,我是想找个人好好结婚了,可那个人不可能是你这样的,我只想找个老实过日子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就行了,长得丑点都不要紧,只要能有一份正当工作养家糊口就行了。”尹丹有些语重心长的,想跟洪秀说清楚,他两不配。

    洪秀却一头扎进去了,根本不想去理解尹丹的顾虑,在他看来,哪个女孩子不是千辛万苦才追到手的,现在尹丹不答应自己,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断努力,终究会有一天,尹丹会答应他的追求的。

    “尹丹你是嫌弃我没工作么?我现在还在上学,其实那个学也不是我想上的,我早就不想上了,既然你这样想,我干脆不上了,我去找一份工作,好好工作养活吧,反正我对上学从来没什么兴趣,也不是上学的料子,干点力气活多好,不烦不闹心,出点汗权当健身了,花脑子的事情本来就不适合我。”

    洪秀一口气说了许多,字字真诚。

    尹丹听得都不知道怎么表态了,她有点感动,也有点怜惜,确实,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对于没有读书天赋的人,强制着要求他读书,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酷刑,万般难以忍受,这样的感觉,她也是有过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早早的退学去做事情,这一点,洪秀说的时候她倒是有些感触,觉得洪秀说的多少是有道理的。

    人活一世,短短几十年,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开心,读书是好,是必不可少,可真正有用的又有多少,对某一些天生不是读书料子的人来说,与其受折磨还学不进去的去学那些这辈子都一定会用不上的东西,还不如去学学能提升自己,能让自己开心受用的知识能力,不是所有知识都是在学校在书本上的,应试教育只是一种形式手段,不是每个人的人生必须。

    洪秀看尹丹沉思没有说话,他也没急着说什么,只是沉迷的一直看着尹丹,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对于自己中意的人,怎么看都会觉得赏心悦目,洪秀看尹丹,此刻是越看越满意,越看越觉得漂亮。

    尹丹能明显的感觉到洪秀的灼灼目光,她脸上火热的红艳,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是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又怎么能完全对一份真挚情感无动于衷,毕竟,谁都是渴望自己身上能发生可遇不可求的美好爱情的。

    可现实的鸿沟摆在那里,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尹丹要清醒,她始终觉得,自己跟洪秀是绝无可能。

    病房门口这时候走进来两个人,看上去是一对夫妻,两个人都带着眼镜,一身书卷气息暗藏贵气威势。

    洪秀回头看见病房门口走进来的两个人,有些惊讶。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洪秀实在惊讶,在他眼里,父母都是忙的不可开交的人,有时候几个月也看不见影子,连过年也未必能看见两个人同时出现,别说这样同时来医院找自己了。

    洪秀父亲洪雉礼貌却明显带着清冷疏离的扫了一眼病床上的尹丹,转眼看向自己唯一的儿子洪秀,面容虽然依旧严肃,却也看得见些许温情。

    “我跟你妈听说你在医院,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急着找来了。”

    洪雉说完话,下意识的递给了身边的妻子苏笙一个眼神。

    苏笙也是官场上的人,对察言观色功夫也非同小可,两人很快达成一致的意思,仿佛事先早就说好的步调一致。

    “是的,儿子,你来医院怎么没跟爸妈说一声,叫我们好一个担心。”身在官场长时间的耳濡墨染,苏笙说话语气明显有些官腔,即使面对自己的亲儿子,也难免有些这样的痕迹。

    洪秀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先前他一直都在关心牵挂着尹丹的伤势,根本没注意手机,他没想到爸妈会丢下他们最在意的工作,同时出现来医院找自己。

    有些感动,也有些歉意,洪秀走向自己的父母。

    “爸!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会担心。”感受到父母的关怀,洪秀略有些情绪起伏,他一直都以为自己的爸妈不太关心自己,不像别人的父母那样,心里有自己的孩子,可他此刻才发现,爸妈心里是有自己的,只是他们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他们忙于工作,却并没有完全忘了自己。

    苏笙摸摸儿子的肩膀,浅浅一笑,随后看向尹丹,目光却倏然清冷严肃。

    尹丹心里咯噔一下一阵紧张,那感觉就像是她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