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0噩梦
    尹丹问这些话的时候格外沉重,她知道这样的话对云可心来说,也是不轻松的,看上去很简单的字眼组成的一句话,可对云可心来说,定是千钧重力的,不经他人事,毋劝他人善,谁也不能真正的为别人承担所经历的事情所带来的感受,最多只能适当的开解疏通一下心情而已。

    云可心有些沉默,过了一会,才缓缓说了一些情绪低落的话,有些话她除了对尹丹说说,也找不到别的倾诉对象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她也想把憋在心头的话说出来,一直憋在心底,是会把人憋疯的。

    “于行哥哥对我很好,他前几天跟我很认真的说了一些话,说要给我一个家,我……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

    云可心虽然对尹丹也算推心置腹了,却还是没有把自己有了轩辕翊孩子的事情告诉她,倒不是不信任尹丹,只是觉得这件事少一个人知道,也少一个人烦恼而已。

    尹丹替云可心也感觉到纠结,她看得出来,云可心对轩辕翊的感情深邃,对明于行或许也有感情,可那种感情跟爱情无关,那感觉,云可心是把明于行当哥哥对待的,比亲哥哥还要亲切的哥哥,这种关系是可以维持一辈子,可真的作为恋人相处,那?合适么?

    尹丹反手紧握住云可心的手,抓的很紧,心疼的看着云可心,跟不禁世事的常人相比,云可心经历的更多,让她很是心疼。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你是聪明人,会自己想清楚该怎么做的,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正确的做法的,不管你做出怎样决定,我都会祝福你,我希望你能过的开心了就好。”尹丹激励的话说得有些气势,她觉得自己真帮不上云可心什么,除了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了。

    云可心没有过多的情绪表现出来,快乐的事情,她愿意跟好朋友分享,那样会让快乐分成两份,难过的事情,她是不愿意给好朋友分担的,自己一个人痛苦已经很难受了,让好朋友跟着难过,她觉得不值,不想那样去做。

    “嗯,等我有了决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倒时候你可别嫌弃我啰里啰唆的哦!”

    云可心俏皮的跟尹丹玩味说笑起来,她不想让气氛变得凝重伤感,众生皆苦,生活原本就是多有苦涩,自己要学着加些糖,这样的日子才会品尝到更多的甜。

    尹丹被云可心的心情情绪感染,笑开了。

    “哪里会嫌弃你,你一辈子都在我身边才好呢!我绝不会嫌弃你,就怕别人会恨死我了,一直霸占着你。”

    两个人在病房里欢声笑语,聊着心事,倒是一时忘却了那些不好的情绪伤心的事情。

    病房门口,明于行斜靠在墙边,隐隐听得见云可心跟尹丹的笑声,他一直忧郁的脸上,渐渐布上一层释然,在心里也更加怜惜云可心,虽然眼睛看不见了,虽然经历着各种苦痛,可她依旧还能笑着面对生活,这样的人性是闪耀着耀眼光辉的人性,是深深吸引着他的地方。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轩辕家老宅后面的祖屋里,光线昏暗,地面潮湿,空气中散发出一阵阵霉变的刺鼻味道。

    轩辕翊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已经不少时间,他身下流出来的血液已经在地上结痂,变成深黑色,面上也是一片死灰色,呼吸气若游丝,眼看就要死亡的状态。

    他身后的伤口足有一尺多长,加上苏乔当时是以为刺中的是云可心,下了死手,刺中之后又横拉了一刀,伤势严重的难以想象,就算立刻送医救治也未必能百分百的能救活,何况他根本就没得到任何救治,就被直接扔到这里来了。

    轩辕翊被扔过来的时候还是有一丝丝意识的,他隐约知道是有人把他扔过来的,却根本就无力做什么。

    直到濒临死亡的这一刻,他也没能真正想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自己快死了,他心底有些眷念,是对一个小女人的不舍,他不怕死,却害怕,死了以后就再也看不见那张深入骨血的那张笑脸了。

    带着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眷念,轩辕翊渐渐要失去生命体征的时候,他的身子里慢慢散发出来一些闪闪的荧光,那些荧光渐渐的在空中聚集成一只雪白色的狐狸模样,虚化的飘在空中,说着焦急的话。

    “哎哎哎,该死的轩辕翊,你千万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可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你不能死!”

    虚化的白色狐狸说着话,很用力的发出一道道光芒,向着轩辕翊的身子。

    轩辕翊的身子伤口被白光照耀着,悄悄愈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而漂浮在空中的白色狐狸,也随着光芒的不断释出,变得越来越透明了。

    轩辕翊不一会就感觉好了不小,他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清冷面色之中有了一点点暖色,他认得出来,那只狐狸是那一次在古玩街吸入体内的那一道气息幻化的,看它渐渐虚弱,眼看就要消失的样子,轩辕翊有些着急的开口了。

    “你,你别救我了,我有话要问你,你等等,等一下……”

    轩辕翊话说的格外艰难,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他有些兴奋,眼睛里全是希翼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白狐狸。

    白狐有些生气的样子。

    “别说话,也不必感谢我,想说什么,等我把你救活再说!”白狐更加努力,它的身子已经若隐若现,一闪一闪的,看上去就像是随时都会消失了一般,它用尽全力,此刻也不想多话,只想救活轩辕翊。

    轩辕翊并没有被白狐的话吓住,他更加焦急,看着随时都会消失的白狐,目光敏锐焦躁,很是担心的模样。

    “你能救治我,一定也能治眼睛吧,麻烦您留点力气,治治云可心的眼睛。”

    轩辕翊的话不容拒绝,难得一见的有些客气跟祈求的味道。

    白狐似乎听见什么可笑的话,这时候也实在没力气继续救治轩辕翊了,它的身子在空中漂浮着,若不是仔细看,透明的几乎看不见了。

    “呵呵呵!你当我是什么?救世主?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能救人!我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在救你,我本来被打散了魂魄,是要消失的,却无意中发现你是轩辕黄帝的血脉,身体里残留着战神轩辕帝的血液,能温养我的这最后一丝魂魄,我可不是救你,我在救我自己,你死了,我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白狐一口气说了许多,有种自嘲的无奈,它的命是它自己做没的,事到如今,能活着就有希望,其他的它也不做多想了。

    轩辕翊眼底浮出一丝奸笑,这时候语气坚决了不少,他牢牢抓住白狐话语中的重要把柄,话说的坚决凌厉起来。

    “既然你这样说,就是有办法治云可心的眼睛了,你今天不答应我救她,我就要了我自己的命,让你再也无地安身。”

    轩辕翊的话说得咄咄逼人,说着话,摸索着拿起身边的一个破罐子,比划在脑袋上方,看样子随时都能砸下去。

    白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凄苦状态,它不能理解轩辕翊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却也是很着急,万一轩辕翊真的下手了,连它就一起没了,看轩辕翊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它刚才给轩辕翊救治的力度还不能完全把他救活,在加上伤,它就完全有心无力了。

    “哎!别别别,我虽然没力量救她,可是我有办法,只要你活着就行,你活着才有希望救她!”白狐急坏了,急忙的开口阻止轩辕翊的“自暴自弃”,它不得不顾着轩辕翊的生死,他两现在命是连成一线的,轩辕翊活着,它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轩辕翊眼眸中释放出狡黠的光芒,看自己目的也达到的差不多了,他放下了手里用尽全力才拿起来的破罐子,跟白狐好好交流。

    “有什么办法?”

    “办法是有,不过,常人未必能做到。”

    “别废话,快说什么办法。”

    白狐见轩辕翊威胁自己的口气,虽有不屑,却也完全没有办法,都说祸从口出,言多必失,谁让它自己开口许下承诺了呢。

    “这也是机缘,云可心不是有一块祖传的玉坠么!那东西需要开启力量,必须有你们轩辕家的协助,在云可心无意识的情况下,让她的心头血落在玉坠上,再以你轩辕家的阳气温养七七四十九天,每天一滴心头血浇灌,开启玉坠神力之后,就能救治云可心的眼睛了,被灵力伤的一切伤势都能救治,只是,这样做有一个后遗症。”

    轩辕翊见白狐没在说话,看着自己,他急切的追问。

    “后遗症会伤了云可心么?”

    “不会!或许,她会因此过的更好。”

    “那就好,你说的我都记下了……谢谢你!”

    轩辕翊很努力的说了一声谢谢,他是一个不善于言谢的人,这一次却是发自肺腑,真的很感谢白狐的存在,虽然云可心的失明跟它有关系,可事到如今他也不想责怪它,能让云可心复明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至于后遗症是什么,他都已经没在关心。

    白狐听着轩辕翊的感谢有些开心,它现在的状态,已经脱离不了轩辕翊的身边,轩辕翊就像是它主人的存在,其他人也不能看见它,跟轩辕翊好好相处好好说话,就算是它最大的满足了。

    “记住要点,一定要在云可心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她要是知道了,就没作用了……”

    “好了好了,别说话了,我现在要好好养伤了,等好点了,我要尽快弄点吃的过来,不然,我没病死先饿死了。”

    轩辕翊说着话,下意识看了一眼空中飘忽的透明白狐,见白狐没再说话也没动作,他知道找吃的这件事白狐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不然就算为了它自己着想,它也会去给他找食物的。

    没再说话,保养气息,轩辕翊的生念越来越强,他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他不能死,绝对不能,他是让云可心复明的希望,眼下只要能继续活下去,不管多么艰难他都要坚持下去,为了不被饿死,他多么希望这时候能看见什么蛇虫鼠蚁的能爬过来,不管什么,能填饱他肚子让他活下去就好。

    ……

    转眼盛夏已经过去一多半,今年的夏天,天气特别凉,连绵的雨水已经让不少地方进了水,云可心怀孕已经过了三个月,现在大学里是容许结婚生子的,可她还没正式结婚,就有了孩子,她不怕别人说她什么,却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被人诟病说什么,这段时间她一只比较纠结,放弃孩子她是没想过的,可上哪去给孩子一个爸爸,让她很为难。

    从离开轩辕翊开始,她就带着云琦住进了自己名下的那套房子里了,虽然那房子也是轩辕翊送的,跟轩辕翊脱不了关系,可她有了孩子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跟轩辕翊算的清楚明白的。

    不想太早请假,办的请假手续还有两个月,云可心趁着周末时间在家补补觉,以前就听说怀孕的女人特别容易嗜睡,随时随地都能困了,她睡起来也感觉特别的快。

    只是,今天的云可心睡起来的样子特别不安稳,她梦见了轩辕翊,轩辕翊整个人都被浸在浑浊不堪的水里,身边全都是蛇虫鼠蚁,各种活物都在咬他,他的血肉被水泡的皮开肉绽,那些虫子就在上面咬,啃的他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痛苦惊叫,那叫声凄惨的,简直让人不忍所见,一声一声,就像是利刃割着云可心的心上。

    “翊!”云可心满头大汗,一声惊叫的从噩梦中惊醒,她惶恐的看着身边,才发现自己是做梦了,虽然知道了那是一场梦,可她还是觉得内心极度的不安。

    她是有关注过佳达的情况的,那次去轩辕家找苏乔之后,苏乔失踪了,当时重伤的轩辕翊也失踪了,虽然佳达并没有易主,雷威管控着真整个佳达,跟Lisa分庭抗礼,也算明争暗斗一直都在,面上却也是风平浪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