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4思念的痛
    只是,云可心是无法去欣赏的,她看不见,只能通过声音去辨别人家情绪,倒是知道轩辕磊兴致不错,想着再努力一把,她陪着轩辕磊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看不见,理论知识还是能理解的,她不想放弃了学习的机会,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想着,以后治好了眼睛,再融会贯通这些知识,也能节省不少时间,生命只有一次,时间有限,浪费一分一秒都很可惜。

    轩辕磊很得意的说起他的拿手厨艺,说到底就只有四个菜,他已经教了云可心两个,一个凤凰千羽,是薄荷主要材料制作的,一个凤凰玉肌,是百合作主要材料制作的,今天他有些兴奋,说要把后面两个都一起教给云可心,云可心看不见,先说了做菜过程。

    “凤凰绘秀,是马兰为主材的一道菜,凤凰饮音,主要材料是竹荪,我记住了,这些名字都是师父自己想出来的么?”云可心听着轩辕磊的大致介绍,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轩辕磊说的正是起劲,随口也回答了云可心的问题。

    “不是,这些菜是轩辕家族祖传手艺,作为轩辕子孙必须会的手艺。”轩辕磊说完继续津津乐道的说着自己想说的菜式制作方法。

    云可心这时候却是意外惊喜!

    “师父!你刚才说什么?”

    云可心激动发嗓音明显有些变异,让轩辕磊疑惑的看向她。

    “我说,那些是轩辕家祖……传……”

    “不对啊……我,我怎么会轩辕家的祖传手艺?”

    轩辕磊语速说的越来越疑惑缓慢,最后盯着云可心有些迷茫起来。

    云可心听着很高兴,她像是看见期盼已久的曙光,抑制不住的心情雀跃,难掩激动。

    “师父,你在想想,你是谁?看看你的脸,还有轩辕翊,今天晚上你看见的周伯母!”

    云可心急忙的提醒,想多点讯息能让轩辕磊想起什么,她侧耳聆听,听得格外认真仔细,迫切想要听见轩辕磊接下来到底会说出什么话。

    事与愿违,轩辕磊好一会没什么动静,之后悠悠的说了一句他强调了语气的话,字字清晰。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轩辕磊说完话,便不再有更多的动静了,感觉像是心情不是很好,做菜的事情也没继续说下去。

    “师父!师父!你还在么?”

    等久了的云可心试着喊了两声。

    不远处的明于行听见动静不太对,过来看情况,发现轩辕磊已经不见了。

    “可心,他已经走了,我扶你早点去休息吧。”

    明于行温情似水,温暖话语仿佛是云可心在黑暗中看见的晨曦,叫人心情愉悦舒心,容不得她拒绝,她看不见,在陌生的环境里,一个人没有帮助,是很难找到方向的。

    跟着明于行走了几步,她发现并不是去洗漱休息的样子,云可心很疑惑的问道:“于行哥哥,你这是想带我去哪呢?”

    云可心并没有担心谨慎的意思,话语中只是有种好奇。

    明于行静静开口,没舍得让云可心等太久着急了。

    “今晚月色还不错,来的时候我看见门口有些花开了,我带你出去透透风,就一会,不会耽误太久的。”

    明于行的话说的语速不慢,却还是给人一种淡逸的美好感受,丝毫没有因为话说得急而显得躁郁。

    云可心微微一笑,没有拒绝,跟着明于行去了走廊外面。

    明于行说得没错,应该确实有花开了,空气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味,是桂花,这时节本该还没有桂花飘香,是科技培植方式改变了传统的桂花开放时间,才有了如今的这种四季桂,才能让人在八月之外的时光里也能闻桂花香味弥散。

    云可心心情此刻格外的宁静,之前一直有种惴惴不安的心情,在这时候平缓了下来,似乎,忘记了那些堆积在心头上的烦恼牵挂。

    明于行终还是很了解她的,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带着她来外面。

    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月色沉静里,确实是能让人安心的,即使云可心什么也看不见,依然能感受到月光如水的宁静安然。

    “谢谢你,于行哥哥,谢谢你对我的厚爱。”云可心很是坦然的说出她心中一直以来对明于行的感激心情,除了一声谢谢,她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明于行在云可心看不见的视线里,深情的望着她苦涩的笑着,笑得目光苦涩,透出薄薄红光,其中的无奈心酸,让人怜惜的痛。

    单恋是痛苦的,他却也甘之如饴,可如今看见云可心走进了痛苦的漩涡里,他已经不能容忍自己裹足不前,他想拉云可心走出泥潭,哪怕不能,跟她一起承受苦痛,能给她一点安全感都是可以。

    “可心,孩子出生之后不能没有爸爸,没有一个安全的家庭环境给他,对他来说很不公平,你考虑一下,让我陪着你们母子。”这样意思的话,明于行最近已经不止说过一次。

    “于行哥哥……”

    “我不会不经过你同意去侵犯你的,你放心,我只想不让你们母子被流言蜚语伤害,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你说过,你跟他已经绝无可能,不然我也不会这样说的。”

    明于行很诚恳的说话,很认真,很认真。

    云可心没有觉得有一点负担,她明白,明于行这是打算牺牲自己一辈子幸福,也要全力以赴保护她跟孩子的幸福,可这份感情如此醇厚深重,让她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一辈子说长不长,可过日子也绝不是短暂就能过去的,快乐的时光还好过一些,折磨的时候,那时度日如年的,她又怎么能自私的让明于行为自己付出一辈子。

    “于行哥哥,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可是,我不能这样毁了你,现在单亲妈妈那么多,也没有以前那样被人分外非议了,我相信,就算孩子没有爸爸,你也不会让我们被别人欺负的,对不对!”

    “那是一定的,只是,可心,有一点你没明白,能跟你在一起陪着你们母子,不是毁了我的幸福,而是我这辈子求而不得的幸福,最大的幸福,可惜,我一直没这样的机会。”

    明于行跟云可心很平静的聊着,明明就是很沉重又叫人尴尬的话题,在两个人之间却并没有一点给人不舒服的感受,在明于行心里,云可心是全部,而在云可心心里,明于行也早就是那个她最亲近最值得信任的人。

    夜,已经很深了,明于行没打算让云可心待太久,他准备去扶云可心叫她去休息的时候,手里的动作却忽然的停滞了,他们是居高临下的站在楼上的,所在位置几乎能俯瞰整个轩辕家老宅情景,此刻星光璀璨,月光皎洁,分外清明,明于行看见轩辕家老宅后面那间租屋里,有人在跳舞,这夜深人静的寂静时分,还在那样的地方一个人偏光翩翩起舞……

    不,好像并不是一个人,窗户的剪影里,细看还能看见一个人的半边身子,另外半边应该是被墙壁遮住了,明于行细看过才发现。

    云可心感觉有点异常,纵然看不见,她还是很敏感。

    “怎么了?于行哥哥,你怎么了?”云可心侧脸聆听着身边动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睛看不见带给一个人实在多的危险,云可心必须随时随的警惕,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需要她随时随地保护着的小生命。

    明于行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神了,急忙扶着云可心。

    不想说谎,那样看不见的云可心会更加着急吧!明于行实话实说,没有在云可心面前隐瞒什么,在他看来,对云可心说谎,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他并不想欺骗云可心,不管在什么事情上,还是什么善意恶意。

    “那边祖屋里有人在跳舞,好像不是一个人,还有人在看着,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时候在那种地方跳舞,看着真是有点慎人。”

    “哦!会是谁呢?那地方是轩辕家禁地,一般人不能进去。”云可心有种疑惑的惊讶,她有种感觉,轩辕家的秘密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多,她越来越觉得,轩辕家老宅里四处都是秘密。

    明于行怕影响云可心休息,也没打算耽搁,他一边扶着云可心转身,一边安慰的说话。

    “别管那么多了,这世界上每天都发生那么多的事情,都要管的话,老天爷爷也管不过来了,先做好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情吧,你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去睡觉,你放心,我会给你值夜的,绝对不会让人打扰到你的休息。”

    明于行笑得格外温馨,能有机会跟云可心子在一起休息,那是他久久求而不得的好事,就算是一夜不睡,看着云可心睡的安稳,他也觉得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倍加有精神。

    云可心没有多说什么,她也确实有些困了,原本怀孩子就很嗜睡,加上时间也不早了。

    “于行哥哥你也一起睡吧,有小兰在就行了,她不休息没关系,她是机器人,不用休息,哈……”云可心打着哈欠,说着随口的话,她并不知道房间到底有多大,有些什么东西。

    明于行看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听着云可心嘴里说的“一起睡”,他在瞬间体温升温了,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有反应的正常人,又是面对自己最爱的人共处一室,此刻云可心说的话还有点容易让人误会的导向,他又怎么能完全无动于衷呢。

    “那个,可心,我先扶你去洗漱一下,这边这边!”

    明于行完全声音抑制不住的微哑,身子也在顷刻间陡然升温。

    云可心感触原本就敏感,这时候感觉到明于行扶着自己的手上温度明显升高,加上话语中的微妙感受,她一个过来人,又怎么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

    尴尬,在云可心身上蔓延,不管是多么信任依赖明于行,这时候她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于行哥哥……那个,我自己可以,我行的,你不用担心了,我行。”云可心仓促的松开了明于行,急匆匆的摸索着走开,她不想让危险气息更加浓郁,也不想让明于行难受,有些事情她终究是给不了他的,只能是遗憾歉意的很。

    明于行看着得跌跌撞撞的云可心十分的担心,却也不想让云可心感觉不舒服不安全,他强忍住自己的冲动没去扶她,向他说的,她没同意,他是绝不会勉强的。

    夜!深邃而又漫长,对某些一夜无眠的人来说,是煎熬也是美妙。

    明于行一夜无眠,就那样享受的看着云可心睡的香甜,很是满足,这样的机会他觉得倍感幸福,虽然什么都没发生,可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过夜,想想也是一种很幸福的说辞。

    云可心醒了已经有一会了,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对于看不见的她来说,眼睛睁开跟不睁开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她在心里着急,三天时间只剩下两天了,一夜的过去,意味着时间更加紧迫了三分之一,今天能不能继续留在轩辕老宅还是个问题,轩辕磊能不能记忆起来什么,她真的没什么把握,信心不足。

    脑海里又飘出来轩辕翊的模样,那张冰冷的立体美颜盛世绝美刻骨铭心,深刻在她心上,让他心在滴血一般的疼,可奇怪的是这种清晰的疼却能给人一种愉悦的幸福感受,这就是别人口里说的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吧?

    云可心心里想着那个人,不知不觉脸上紧闭的眼睛里,眼角流出泪水,有些人她明明知道不能再爱了,可她早已经控制不住的思念,深的无法自拔,她的心在纠痛,复杂的叫人难以想象,不知不觉爱早已深入骨髓,而这种时候却告诉她,她不能去爱这个人,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残忍事情,残忍到几乎让她要失去了全部的生活信心跟勇气,要不是还牵挂着家人,她真想立刻就去死,也许死了才能感觉不到那么清晰的痛,锥心刺骨的痛,万蚁噬心。

    明于行是一直在看着云可心的,可他没打扰云可心的情绪,一声不吭的看着云可心的泪流如泉,眼泪是良药,能疏解情绪郁闷,是给心情排毒的最好方式,他知道云可心是个倔强要强的人,不会轻易在人面前伤心,她这是实在忍不住了,在偷偷哭泣,他不想打扰了此刻的云可心,只能默默看着感同身受。

    有些时候,劝慰并不能叫人减轻痛苦,默默陪伴,无声胜有声,更合适。

    云可心没让自己的眼泪流很久,片刻之后她已经好许多,她悄悄擦干眼角的泪迹,细细聆听身边有没有什么动静,她是不愿叫别人看见自己的软弱的,从来,她都不是一个会撒娇会娇柔示人的女子,她总是觉得,别人包容女孩子是人家的风度,自己是个女孩,没必要把柔弱当成优势,道德绑架任何人。

    晨曦如期而至,今天是气候宜人的好天气,昨天后半夜里,下了一场很长的雨,一早的时候,雨歇了,空气中散发着湿润的清新感觉,气温十分的宜人。

    周凤鸾倒也悉心,昨晚就给他们准备了睡衣,一早又吩咐人给送来了几套白天穿的衣服,有套装有衣裙,尺寸也基本上没多少出入,样式也是很适合云可心气质的。

    云可心没有拒绝,让佣人带话谢过周凤鸾,之后选了一套小清新的白底蓝花的热褂热裤穿上,之后打理过后就跟明于行小兰一起去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