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5脚踏两只船
    周凤鸾一早就出去跑步晨练去了,不管是从精神面貌还是炎炎举止中都能看得出来,她是个爱好养生的人,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云可心他们走过来,周凤鸾拿着围在脖子上的白色软毛毛巾擦着满脸的汗,神情依旧淡漠,却是嘴角微微扬起来了半分的痕迹。

    “昨晚睡的怎样,雨下的不小,有没有吵到你们?”

    明明就是能让人感觉到很温馨的关心的话语,可在周凤鸾嘴里淡淡的说出来之后,给人的感受却有些不一样,那口气就像是一种很深意味的讽刺,叫人很不舒服的感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云可心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受,却也没太在意,她在乎的是怎么样能早点帮轩辕磊想起来什么东西,她希望自己还有机会的时候,每说一句话都是有价值的。

    “还好,谢谢伯母的照顾,感觉很好,都舍不得让人离开这里了。”

    云可心有意的表达了想留下来的意思,为此,酝酿过不少情绪,有人说,婆媳关系天生有仇,是天下最难处的关系,她似乎能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了,她此刻跟周凤鸾说话就很想逃避,她想着,估计就是这种心理。

    虽然,她感觉自己跟这个女人今生再也无缘做婆媳。

    周凤鸾倒也随和的样子。

    “轩辕家你想住多久都行,你跟于行也都不是外人,既然能住!就多住几天吧。”周凤鸾的话依旧平淡,却很奇怪的能让人听出来一种讽刺的意思,叫人极度的不舒服。

    明于行眉头紧蹙,想上前说点什么,却被云可心扯住了衣服的衣袖。

    明于行欲言又止,深深看了一眼云可心,从她脸上,明于行就能看得出来她的心理,一眼望到底,毫无障碍,不光是因为他的工作性质。

    或许这就是爱吧,爱的太深,所以格外了解,毫无保留的熟悉。

    “那谢谢伯母了,伯母有时间么?有时间我们聊聊天吧,昨晚跟您聊了一会,我真是有种显见恨晚的感觉,实在跟您很投缘呢。”

    云可心把自己的话说得有点夸张了,她没多想,这些话都是脱口而出的,在她心里,怕是没什么比轩辕翊的命更加重要的了,为了不遗余力的救活轩辕翊,说什么已经是很不重要的了。

    周凤鸾下意识的瞧了一眼云可心,那一眼,别有意味,看不出什么意思,却明显的不同常人,让人奇怪的情绪态度,却快到几乎无人察觉的速度。

    云可心是看不见的,因为看不见,所以格外敏感,也因此能感觉到,周凤鸾话语中那一丝丝叫人难以察觉的不寻常。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不行,看我一身的汗,我得去洗个澡再来,你们先吃早餐吧,有什么事情稍后再说吧。”周凤鸾一口气说了不少话,说着话已经走进去,她看上去跟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个态度一直有点淡淡的而已。

    云可心却已经在心里种下了疑惑的种子,加上之前那些完全想不通的事情叠加在一起,她想,是要好好调查一下周凤鸾了,只是眼下没机会也没条件,她把这事埋在了心里。

    周凤鸾进取并没有耽搁多久,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家居服,休闲的样式,藕荷色,显得人很是精神,看上去非常年轻,若不是很熟悉的关系,每人能想到,她会有那么大的儿子的人。

    现在人很多都注重保养养生,现代化的文明也解放了不少人的劳动强度,更多的人有了时间去打理自己,健康的精神面貌看上去都会显得年轻不少,日积月累起来,同年人看起来差异很大也常有。

    云可心是看不见的,明于行眼里只有云可心,其他的自然也没多在意,小兰毕竟还是机器人,无关的事情也不会多事,大家都没在意周凤鸾的相貌格外年轻的问题。

    早餐摆上桌子,很丰盛,有西式,有中式,云可心嗅着味道也知道有不少,自己不方便拿,让明于行帮忙拿了一点紫米粥加一个玉米馒头,她心里不是滋味,不太想吃东西,吃的很少。

    食不言寝不语,跟周凤鸾在一起吃饭,原本就有几分尴尬,云可心没说话,静静淡然的吃完早餐,把这句话不知不觉的做到了极致。

    吃完之后等着周凤鸾,知道周凤鸾也吃好了的动静,云可心主动的开口了。

    “伯母,翊的父亲离开已经不少年了吧!您一直都一个人生活,有没有觉得孤单了一点?

    云可心心里是不愿跟周凤鸾聊这些话题的,只是,想刺激轩辕磊多听一些东西,想让他尽快想起来什么,她觉得这样开门见山或许有效果。

    周凤鸾抬眉扫了一眼看不见的云可心,凝滞了一会,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见有人跟她说这些,日常公式化的问答是常态,这样交心的话,她上次与人交流,想想,已经很遥远,遥远的仿佛早已恍如隔世。

    或许,这辈子,她根本就没有过这样的情景出现在自己身上过。

    没等多久,周凤鸾已经开口,她不经意的凝视云可心,在她脸上似乎搜寻着什么。

    “一个人会觉得孤单,多数是因为他心里没有充实,我不会,我的心是满的。”周凤鸾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没离开云可心的脸,淡淡目光里深藏着一种无法自拔的痕迹。

    云可心什么都看不见,她听着周凤鸾的话,隐隐觉得她的话里隐藏着一份情,虽然掩饰的很好,却依旧让她能听得出来的刻骨铭心的深情。

    这也不奇怪,周凤鸾已经五十多岁,不管看上去多么年轻,也是经历了五十多年岁月风霜洗礼的人,经历过感情也是正常的事情。

    谁的过去,没有那么一点故事。

    云可心不想放弃,她想得到轩辕磊的更多恢复记忆的机会,眼下只能是跟周凤鸾多交流,与人交谈也是需要情商的,语气,态度,措辞,说话方式技巧,感兴趣的话题,很多都是需要拿捏好的,稍不注意,就会把天给聊死,会聊天的,也是一种难得的交际本领。

    云可心不算太沉默的人,此刻也谨慎,说话的情商值跟着有所飙升。

    “听伯母这么说,我觉得,心里充实的人真是幸福。”云可心话里有些恭维,却也没露痕迹,好听的话谁都爱听,说得太露,反而会叫人听的不舒服,太假,太恶心。

    周凤鸾很满意的淡笑,她对云可心感觉是有些特别的,在她身上,能看见另一个人的熟悉感。

    “你要说幸福也行,你很像你的父亲。”

    周凤鸾看着云可心目光微微迷离。

    明于行一直没说话,在一边独自品着茶,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着云可心,有关云可心的一点一滴他都不想错过。

    “阿姨认识可心的父亲?”明于行随口问着自己心里的惊讶,他虽然认识周凤鸾已经很久,像今天这样的交流,还算前所未有的。

    周凤鸾扬起唇角,笑意在唇角荡漾着散开,有些迷人。

    “认识!”周凤鸾话说的很轻,却很深邃,听着给人一种无尽遐想的感受。

    云可心听到这句话,有点不可思议,她完全没想到,周凤鸾会这样说,在她记忆中,周凤鸾从来都是不认识的,在遇见轩辕翊之前,她根本就没一点记忆见过周凤鸾这个人,也没听说过。

    本来她是想从周凤鸾嘴里知道关于轩辕磊的一些相关话题的,却没想到聊的有些偏离了轨迹。

    可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了,想继续说下去,就要接上去,不管云可心是多么不愿提起父亲的事情,这样心里的疤痕,她也要揭开伤疤继续说下去。

    “我爸是个很好的人,只可惜,天妒英才,走的很凄惨,也可惜。”云可心说话的时候情绪格外的复杂,以前一直以为父亲的离开只是意外的时候只有悲伤,现在知道不是意外,还跟轩辕翊有关系,她的心疼到滴血的剧痛,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稳定。

    “是可惜。”周凤鸾的话依旧平静,只是平静中透露出一种讯息,她是知道云柏去世的消息的。

    云可心在心里有些惊,原本周凤鸾不谙世事的性子,在她此刻看来,有些奇怪的痕迹,在她印象中父亲跟周凤鸾并不熟悉,虽然他去世的消息当年确实是个轰动的新闻消息,可周凤鸾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天塌下来都不会理的,怎么会了解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对对,对,这件事是她儿子做的,她所以是知道的,母子连心,再不关心也会关注一下吧,不是说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嘛。

    云可心忽然想到这里,心口剧烈的疼,疼的她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上汗滴如同雨滴一样密集,她难以忍受的双手揪住心口位置,吃力的咬紧牙关,痛苦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情绪。

    明于行一直都在关切着云可心,哪里不能发现她的异常,他立刻上前紧张的扶助云可心,急的声音都变色了。

    “可心!你这是怎么了?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明于行说着话早已经开始行动,要抱起来云可心走。

    云可心本能的立刻抓住明于行的手臂,强忍着痛苦,阻止着明于行的意图。

    “别,别,别动我,我这是老毛病了,没事的,休息一下,缓缓就会好的,没事没事。”

    云可心急忙的说话宽慰着明于行,说完之后连她自己都有点吃惊,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说谎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本她就是一个不爱说谎的人。

    周凤鸾依旧淡漠,却也没急着走,她淡淡看着明于行跟云可心与明与明于行之间的距离,谁都看得出来,正常男女关系来说,他们之间的距离是有一点点超越的,明于行深深爱着云可心,看见她有危险,本能的焦急,是越轨了那么一点点,他完全没有自知。

    “云丫头,脚踏两只船的感觉好么?你们云家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子?你是,你姐是,你爸也是!”

    周凤鸾很突然的开口说话,话说到最后是掩饰不住的深深怨念,叫人听上去很不舒服的那种。

    明于行惊了一下,云可心也惊了,她没想到一直淡漠的周凤鸾会很突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明于行也同样没想到。

    周凤鸾很讽刺的看着明于行跟云可心,看着他们依在一起的身子,笑意在嘴角逐渐讽刺意味加深。

    明于行这才意识到自己跟云可心是有些太近了,刚才只顾担心云可心,没想去避嫌,见周凤鸾这样说云可心,他听着像是内心扎了一根刺。

    “伯母您不可以这样说云家姐妹,她们是品质优秀,招人喜欢倾慕,这也不是他们的错啊!云英对您大儿子一直都是一心一意的,可心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您小儿子的事情,您这样说她们实在不公平!”明于行情绪明显的激动了,他虽然还是保持了对周凤鸾作为长辈的尊重,却也没太好的态度了,如今他早就把云可心放在自己心尖上了,哪里还能容有人蓄意伤害云可心,不管是谁,以什么方式都是不可能,他会第一时间出来庇护的。

    周凤鸾这一次没有再沉默淡定,她难的一见的露出生气的痕迹。

    “真是这样?你们昨晚同居一室是事实吧!她跟轩辕翊一直都在一起,跟你不清不楚的传闻不断,也没见你们避嫌过,你敢说你们没问题?”周凤鸾话说的尖锐讽刺,看着明于行咄咄逼人。

    明于行一直以来都是个阳光明媚的男人,跟别人交恶的机会很少,谦谦有礼的他哪里有今天这样的愤怒情绪出现过,他气红了双眼,看着周凤鸾捏紧自己的拳头,要不是一再隐忍,他想立刻冲上去给周凤鸾几个拳头。

    怎么能无中生有的说出这样离谱的话来,当着他的面给他在乎的女人身上泼脏水!

    明于行怒不可遏,云可心即使看不见也有些感触,她的心情也不好过,跟轩辕翊之间的纠葛一直都让她很头疼,剪不断理还乱,现在还连累明于行被人诟病,她心里真是不是滋味。

    尽管周凤鸾、态度不是很好,可云可心觉得自己还是能理解的,她觉得身为一个母亲保护自己的孩子是本能,周凤鸾对她不满,都是因为轩辕翊。

    无比沉痛,云可心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