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6白虎篆
    

    “对不起,我想,伯母您有点误会了,我跟轩辕翊是不可能了,我跟于行哥哥早有婚约,以前我是一直在犹豫,现在我想通了,我想答应于行哥哥,跟他结婚,希望您不要误会了什么。”

    云可心的话说的很平静,甚至平静的看不出一点心思,她静静的说话,却看得出来十分的认真。

    周凤鸾抬眼看着云可心,微微启唇,想说什么,却并没有说出口,目光在云可心脸上却凝滞了片刻,她的眼角,出人意料的有了一些闪光的东西。

    明于行被彻底惊了,他们梦寐以求,一直都想云可心答应跟他在一起,他的心情在一刻间有沸腾的迹象,可仅仅是一刻的时间,他便感觉到了相对应的同等分量的深刻痛苦,因为他看得出来,云可心说要跟他在一起,并不是因为爱情,她的眼里是过多的平静,情绪那样坦然,她答应跟他在一起,却并没有真的爱上,这种处境,让他更加的痛苦难忍,他感觉,云可心是在为了别的东西委屈自己,虽然明于行并没有责怪云可心的意思,却也怎么也高薪不起来。

    只是,有周凤鸾在看着,他不能把自己的痛表现出来。

    “可心,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欺负你,有我在,你放心!”明于行没有说许多,这样的话却是完全发自内心,也算是给周凤鸾的一种警告。

    尊重是给有德行的人,而不是仅仅因为年纪大,是长辈,凭着身份就能随便折辱欺凌别人的人。

    周凤鸾沉默了片刻,之后很突然的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笑得很是扎眼的那种样子。

    “提醒你们一句,没有爱的婚姻比牢笼更加可怕,它会折磨的人到疯,你们俩好自为之吧!”

    周凤鸾意味深长的笑着说话,之后转身离开,依旧淡然的样子,看似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明于行心情格外的乱,不得不说,周凤鸾的话很攻心,已经把他的心打碎的一片狼藉,让他早就凌乱的心情一直到了无法收拾的情景,他也是情感之人,又怎么能毫无感触,云可心说答应他在一起的话,就像是在他心湖里丢下的一块石头,搅得他内心极度不安动荡,无法安宁平静。

    “可心,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还是为了回复翊的妈妈故意那样说的?你完全能收回你刚才说的话,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明于行说话早已经失去了本色音质,情不自禁的握紧云可心的双手牢牢攥在手心里,生怕一撒手就会看不见云可心存在了。

    云可心的手被捏的有些疼,可她并没有抽出来的意思,她看不见,却很真诚的露出笑意面对着明于行。

    “于行哥哥要是不嫌弃现在的我,我答应跟您在一起,一辈子不会离开你的,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先让我想办法救活他,我跟他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从此之后只剩下仇深似海。”

    云可心说了不少,话说得很慢,很认真很认真。

    明于行一直看着云可心,看着她嘴角的笑跟眼角不受控制流出来的泪水,他觉得自己的心痛到了一片一片被剥离,他知道云可心的一切事情,知道她爱的多强烈,痛就有多深邃,此刻云可心说出这样的话也绝非她本意,是造化弄人,形势所逼,是她无法选择的逃避,支离破碎的舔舐伤口的本能。

    这样的云可心又怎么能不叫明于行疼惜到极点,明于行无法控制的一把抱紧云可心暖在怀里,无奈到极点的剧痛着。

    “可心,我不要你一辈子的承诺,不要,只要你开心,我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只要你开心就好,别让你的心太沉了,我真的心疼!”明于行原本就有点嘶哑的嗓音,此时早已经沙哑的不成规律,他能理解云可心的苦衷,理解她的不得以,也理解,云可心之所以会这样决定,还有那么一些她本身心性中的善良本质,她在为他明于行着想,可怜他的一片痴心错付,得不到回应。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再也没什么转机,云可心准备离开轩辕家老宅的时候,她却感觉到随身背包一阵震动,轩辕磊这时候出现了。

    坐在沙发上的轩辕磊沉思着,目光所到之处,都有所沉寂。

    “伯父!”明于行下意识的惊讶,也有些意外的不知所措的叫了一声。

    云可心没想到轩辕磊会这时候出现,虽然他现在出现的时候让常人看见并不会觉得奇怪,可他毕竟还是鬼,变化无常,被人亲眼看见变幻的情景,也会生出很多不必要的事端。

    “师父!快回去,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再说!”云可心有些着急,细细聆听四周动静,小声而着急的催轩辕磊快消失。

    轩辕磊倒是不着急,他慢悠悠的开口,有种要急死人不用偿命的态度。

    “别说话,我觉得我脑子里有点东西想跳出来,让我再好好想一下。”

    轩辕磊的话让云可心立刻紧张的闭嘴了,她来的目的是什么,她记得清清楚楚,刻在骨血里面的清晰,听轩辕磊这样一说,她立刻双手紧紧捂住了嘴巴,没敢发出半点声音,紧张的聆听着接下来的动静。

    轩辕磊从沙发上离开,站立起来,很认真的环顾四周,到最后他竟直接而快速的走出了屋子。

    明于行被吓一跳,听说鬼见不得阳光,他担心轩辕磊会被太阳灼伤。

    事实上轩辕磊并没有什么损伤,他就像是正常人一样,疾步走到院子里,四处看了一下,最后走向院子后面的祖屋方向,像是想急着去找什么。

    明于行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叫小兰。

    “快,小兰,看好可心,我们跟上去看看怎么回事。”

    小兰立刻领命,护着云可心,跟明于行三人一起急速跟上去,想看看轩辕磊到底怎么回事。

    轩辕磊走进轩辕家祖屋,看着诺大的古迹痕迹浓重的屋子里那些放的有些随意的杂物,他放缓了脚步,目光涟漪触动着。

    翻开一些杂物,他捡起来一件看起来破旧的绣袍披风,激动的拿在手里。

    “我们轩辕家祖传四道菜之外,还有四件物品,玄武帽恢复了我的身体我才知道,这四件物品不是简单的东西,刚才我忽然感应到这白虎篆就在附近,所以我急着来找了。”

    轩辕磊解释着,也像是自言自语。

    跟上来的云可心听的清楚,这时候心里很是激动,什么玄武帽,什么白虎篆的,她没太在意,她听见注意的是,轩辕磊说了我们轩辕家四个字,这意味着什么?能算他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找回记忆了么?能救活轩辕翊了么?

    云可心觉得自己脑袋很混沌,却很清晰的记着要救轩辕翊的事情,明于行去看轩辕磊手里的袍子的时候,云可心急忙拉小兰去一边。

    “确定四周没人,就帮我打开手机,去找桃宝客服凌霄阁,打开之后给我。”云可心很是迅速的吩咐小兰做事,她眼睛看不见之后,很多是都是需要小兰帮忙或者代劳的,好在小兰是机器人,还能设定不保存记忆模式,这让她更加放心的把事情都交给小兰去做。

    小兰速度效率都是顶呱呱的,不出半秒已经做完一切,她还贴心的给云可心直接搞了语音模式。

    “客服小姐姐!我五级任务完成了没?可以要复活丸了么?我真的很急用,您能快点给我,通融通融么?求求您了。”

    云可心装腔作势加全力卖萌的说话,声音很小,她不怕凌霄阁客服听不见,她觉得凌霄阁客服本来就神通广大,完全可以体察入微,通过淘宝客服联系,只是她云可心的能力有限的必须途径而已。

    明于行完全被轩辕磊手里的袍子吸引,那上面看着黯淡无光的低调,细看之下却是十分难得的双面绣,一边是呼啸丛林图,另一边是一些篆文,叫人惊奇的是这样的物件还薄如蝉翼,轻飘飘的看上去就像是手里无物一般,明明就是一件很大的袍子。

    这样的手艺怕是早已失传了,不少古迹至今为止都是叹为观止的,可制作手艺早已失传,江山是主人,人是客,时间流逝时代更替,多少能人巧匠没能把高超的手工技艺给流传下来,那些都是叫人痛心惋惜的遗憾。

    明于行被眼前的袍子惊艳了目光,没有注意云可心跟小兰的刻意回避。

    云可心很快的得到淘宝客服的回复,消息是让她振奋心情的希望。

    “可以算升级五级成功了,你能得到价值五百万的经验值,外加一颗复活丸,不过,这算是你提前预支的,你还得继续努力,让轩辕磊记起来更多的东西。”

    “行行行,谢谢小姐姐菩萨心肠,小姐姐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云可心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意外来的惊喜,总是能叫人心情格外轻松,想不在意都难,有时候都分不清,一个人,到底是情绪控制了大脑思绪,还是大脑思绪能控制得了情绪。

    客服不知道为啥,接着就没说话了。

    云可心默默想了一会,直接给自己嘴巴好几个巴掌了,那是真的打了,打的“啪啪”的响,云可心是真的怪自己多嘴了。

    难怪人家都说言多必失,祸从口出,说什么人家“长命百岁”,人家能给她复活丸的人,怎么可能就活一百岁,活万万岁怕也是可能的呀!怎么可能就一百岁,那不是咒人家短命嘛。

    云可心心里一阵惶恐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手心里多了一件小东西,她悄悄摸摸,觉得像是一个喷雾的小瓶子,使把里面的药液喷在婉儿身上么?

    刚刚得罪了人家,怕是这时候问人家也不会理,想想这个操作可能性极大,云可心只能抱着忐忑的心情去试一试,没办法,等淘宝客服消气,黄花菜都凉了,还算庆幸,淘宝客服小姐姐没绝情的变卦,还算心好的给了她药了,至于为什么名字叫药丸给的却是药水喷雾,云可心也没地方能问,婉儿有药之后还不知道多久能复活过来,轩辕翊的时间剩下的已经不多,她不能再等。

    说话间明于行已经出来了,轩辕磊不见了,他手里拿着那件叠好的深色旧袍子,走过来塞到云可心包里。

    “这是轩辕家的东西,给你。”明于行很自然的这样说话。

    云可心听着有点感触,她没有拒绝明于行把东西塞进包里,却有些酸涩的反问明于

    “轩辕家东西为什么要给我?我算他家什么人!”

    明于行听着云可心的牢骚话很突然的一愣,可话已经说出来,他也不能收回去。

    “你师父的东西当然交给你保管,这是天经地义的。”

    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牵强/却也算合理的解释,明于行脸上明显的露出后悔的神色,他想给自己几巴掌,云可心都答应跟她在一起了,他还说这样的话,真是欠考虑。

    一行三人也没多耽搁,很快的离开轩辕家老宅,出入也没什么人阻止,看上去,轩辕家老宅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宅庭院,没有什么特别,农村的院子大多数面积都不小,也没人刻意做很多防盗的功夫,最多养一条看门狗,轩辕家老宅是那种连看门狗都没养一条的随意,及其普通安逸。

    云可心回到家里,没耽搁片刻,明于行送她回来之后就走了,本来明于行不急着想离开的,可耐不住云可心下了逐客令,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不想惹云可心生气。

    让小兰把婉儿的泥塑全身都喷了一遍,细细均匀的涂抹,一再强调要小心细致一些,用完一瓶药水,之后云可心就跟小兰密切留意着婉儿的一切动静了。

    月色在窗外为大地披上了银衣,把诗的神韵洒落在每一处夜景里,清冷的美,让夜看上去脱离了世俗,宜人的心悦不已。

    云可心不吃不喝不动的陪着婉儿已经十几个小时,细细聆听着细微的一切动静,感觉着漫长时间悄然流逝,她的心也在一点一滴的纠紧,直到最后几乎已经透不过气,她发酸的眼睛里冒出一阵阵金花,也不知道是饿出来的,还是给急出来的,因为看不见,而更加焦灼心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