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7意外的惊喜
    空气慢慢变得格外的沉闷,屋外的天空,乌云滚滚,反复千军万马踏歌而来,卷起的阵阵尘雾弥漫开来,就在头顶盘旋,压迫,厚厚云层里,闪电逐渐的走近,反复就要把天空给撕扯下来,片片落下支离破碎。

    云可心虽然看不见,却也听得见雷鸣的怒吼,加上空气压抑的沉闷,她的心情越发的烦躁不安。

    摸索着婉儿的泥塑,坚硬一如既往,她的手开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汗,早已经不知不觉的湿透了衣服,感觉就要从衣服上滴下水来。

    “婉儿!你到底感觉怎么样?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快点!快点,不然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云可心嘴里沙哑的声音不断呢喃,焦急都在嗓音里清晰可见,她的紧张不知不觉加重了手里摸索的力量,她甚至想,腕儿是不是已经活了,是被裹在泥塑的外壳里面出不来,才会一直没动静的。

    小兰感受到云可心的焦急,高智能的机器人,能感受到云可心的需求很简单,搜索了一下婉儿的红外线感应,小兰开口跟云可心说着得到的精确结果。

    “没有生命体征,她还是一尊泥塑,一点变化都没出现。”

    云可心听着小兰的话,手中的力量蓦然间收紧。

    “几点了?离百里天衍说的时间还剩下多少?”

    百里天衍说过,过了时间就算他想救活轩辕翊也不可能了,生死交替是自然规律,这世界没什么人能逃过去,就算他这个特例,活了千年,也没说能永生不死,只不过他的时间比别人更多而已。

    “两个小时,最多两个小时,轩辕翊就会彻底的死。”小兰的话没多少情绪,本来,她就是机器人,情感感应比一般人来说,相对弱一些。

    云可心听着小兰的话,心闷得一阵抽痛痉挛,感觉像是被人忽然间的掐断了供给的氧气,疼的她无法自拔,脸色惨白的异常吓人。

    手还在婉儿泥塑表面放着,没来得及拿回来,很突然的收紧握拳,因为太用力,居然摩挲出一层薄皮,一丝血迹从指腹渗透出来,落在婉儿泥塑的表面,慢慢的,被吸收进去。

    小兰是敏锐的,她第一时间感觉到异常。

    “云小姐,她吸了你的血。”小兰据实相告,虽然不知道是好是坏,这细微的变化既然出现了,她就有责任第一时间告诉云可心,让她做出决定来。

    云可心心中一惊,这种情况给人一种诡异的感受。

    她却有些等不及,抱着试试看的焦灼心情,云可心立刻把手指放进了嘴里,咬破一个口子,让自己的血滴在婉儿泥塑身上,她不顾一切,只想救活婉儿,越快越好,这样轩辕翊才不会死了。

    她觉得自己的心跟轩辕翊是绑在一起的,轩辕翊死了,她也活不了的样子,尽管心里一直清晰的记着那份沉重的恨,分分秒秒折磨着她,她还是不受控制的要救活轩辕翊。

    婉儿的身子在云可心血液被大量吸收之后,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她身子就像是在瞬间皲裂开来一道道细缝,千丝万缕,金色的光芒从裂缝里面迸射出来,灼的人睁不开眼,之后,光芒消失不见的时候,她便不在是泥塑状态,而是一个穿着古装的活生生的人,站在云可心面前。

    婉儿沉默了一会,缓缓睁开眼睛,像是刚刚从沉睡中醒过来的眼目惺忪,迷漫了片刻,最后看着云可心热泪盈眶,情绪是肉眼可见的激动闪烁。

    一把抱住云可心,紧到极致的拥在怀里,腕儿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可心!我的好女儿,妈妈想死你了。”婉儿抱紧了云可心的身子,语出惊人的抽泣着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云可心听声音也被震惊,那是妈妈易小茜的声音跟说话状态确实没错,她找了妈妈很久,却万万没想到,妈妈早就来到自己身边了,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云可心抱着婉儿,不,是妈妈,她抱着妈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似乎只有在妈妈的怀里,她才能这样放肆的尽情发泄,不管多大的人,在妈妈的怀里都是一个孩子,云可心仿佛一瞬间找到温暖港湾,可以把心底所有压抑的重力暂时的松懈下来,只想尽情哭一会。

    易小茜疼惜的擦着女儿的眼泪,终于,她也发现了女儿眼睛的不对劲,伸手在云可心眼前晃了晃,之后是满脸的剜心之痛。

    “可心,你的眼睛……”易小茜满目痛苦,都说孩子身上的痛在父母心头会被放大了去承受,易小茜经过此次劫难,比以前更加疼惜云可心这个女儿,以前是对她有所亏欠的,现在有机会再次看见她,想对她好点的时候,却眼看着女儿正在承受着痛苦,她一个爱着自己女儿的母亲,又怎么能不心如刀绞。

    “妈!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看不见也没什么不好,我现在比以前感官听觉都敏感多了,再说还有小兰的贴身照顾,帮忙,我的生活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云可心没等妈妈把揪心的话完全说完,已经岔开了话题,她不愿妈妈为自己太难过,很快的收起了自己的悲戚情绪,悲伤是叫人难受的,一个人承受难受就可以了,没必要让悲伤被两个人双倍的承受着。

    易小茜满目疼惜的看着女儿,重见天日之后,她的心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以前忽视了这个女儿,现在更是想多点补偿她,对她更加好点。

    把女儿搂在怀里,易小茜强忍眼泪,笑着。

    “我就知道我的可心是个好孩子,妈妈真的很欣慰了。”易小茜仰天泪目,话语说的包金沧桑。

    云可心久不见妈妈,如今意外相见,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问,想跟她说说,可她觉得没时间,她松开妈妈的怀抱,找寻着方向感,急忙的跟小兰说话。

    “小兰,快点通知百里天衍,就说,说婉儿醒了。”

    “不,不要不要,可心!你千万不要跟那个男的说我醒了,我也不是他的婉儿。”易小茜急忙的阻止,她听见云可心的话吓得很紧张,脸色也是异常绯红色。

    云可心看不见妈妈的反应,却能感受她语速的加快,领会到妈妈的尴尬,云可心茫然了。

    不告诉百里天衍婉儿醒了,百里天衍就不会动手去救轩辕翊,他不是常人,见死不救完全能轻松做出来,轩辕翊只剩下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了,等不及的。

    “妈!我……我不说不行,他快死了。”云可心纠结的危难,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的抗拒着,她不是一个生来就可以忤逆父母的性子,妈妈失而复得让她心里很释然,可妈妈不愿意让她告诉百里天衍这个消息,她该怎么办?

    云可心觉得万分的危难。

    易小茜眼看着女儿的纠结沉痛,她很心疼,踌躇片刻之后,她还是退了一步。

    “告诉他也行,跟他说,我不想见他,让他别来找我。”

    “行行行,这样最好!小兰,快打电话。”

    云可心有些激动,从新冉起的希望,让她抑制不住的脸上全是喜色,发自内心,情不自禁。

    小兰得到命令很快就付诸了行动,她的电话里叙述了全部云可心跟易小茜的意思,精准确切。

    得到消息的百里天衍简直要乐疯了,他一直凄冷的脸上,绽放出来喜气洋洋的傻笑,激动的手舞足蹈,嘴里一直念叨,“婉儿醒了,醒了,真的醒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小兰这时候再次传来消息,是云可心再次叮嘱的话。

    “救轩辕翊,不能再耽误了,一定要救活轩辕翊。”

    百里天衍这才想起来还有个人快死了,等着他去救,他也不用自己动手,地下城有的是医术技艺高超空前的医学达人,他们都是随时随地听命的,百里天衍一个命令下去,就给了轩辕翊活的希望,可就是这样对他来说极其简单的事情,别人是付出多么艰难的努力才得到的机会,他是完全不会去在乎的。

    轩辕翊被救治中,百里天衍有种激动的在癫狂的状态,他随后就打电话给云可心。

    “我要立刻见到婉儿,立刻,马上,不然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轩辕翊那臭小子一面,一辈子。”

    电话那头的云可心沉默着,不久之后,却给了百里天衍他一个绝对没有准备好接受的回答。

    “我该做的已经尽力了,一辈子见不到也不要紧,希望你承诺的话做到就行了。”

    百里天衍是在惊诧凝滞的状态中听见电话里的忙音的,他没想到,云可心不顾一切的要救活轩辕翊,救活了却宁愿一辈子不见,他活了千年也不能理解云可心的心情,难怪人家都说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也猜不到的。

    云可心的状态有种感染人的悲伤低落,易小茜都看在眼里,默默心疼着。

    她在婉儿你速度身体里,听见云可心说了不少心里话,很多时候她都是能听见的,只是被禁锢的灵魂,根本没办法靠自己力量醒过来。

    如今看见女儿这样的状态,她很是心疼,却也没办法替女儿承受下来。

    云英说的那些话,云可心并没有跟易小茜说过,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要离开轩辕翊,却看得出来,她爱的至深,也百般无奈。

    “既然你爱着他,妈帮帮你,我去见见那个男人!”易小茜很温和的劝慰着女儿,没多问原因,有些事情是伤疤,一次揭开就是一次伤害,易小茜不是小孩子,是能理解的。

    云可心紧紧咬住齿关,沉默着,没有说话,艰难的抉择,一直萦绕在她心头,从来都没有放过她,她在心里劝自己一万遍不要再见轩辕翊,可有一万种拒绝的声音在告诉她,她想看见轩辕翊,哪怕只是去看上一眼,那也是死而无憾的欣悦感。

    “别想了,妈妈去见一下那个男的把话说清楚也好,你不用这样为难,尘缘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能控制进程的,该来的都会来,接不接受都不会由人的。”易小茜安慰的劝着自己女儿,事到如今的她,早已经看破不少,人很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就像她,被困婉儿泥塑里三年之久,从来也不是她的所愿,宇宙里太多神秘未解的力量,眼下说不清的事情,想太多也无非是多伤脑细胞而已的事情。

    云可心没在多想,她一直也算听话的孩子,既然妈妈替她做了决定,她也就不想多想了,想多了头疼,就像是脑袋要被撑开。

    “妈,伊瑞叔叔你记得么?”

    云可心抱着妈妈的胳膊,靠着她的肩膀,她有太多的话想跟妈妈说。

    “记得,我的一个同学,他怎么了?”易小茜有些迷茫,想了一会,才算把伊瑞的整个人面貌想起来,她迷惑的看着女儿,隐隐觉得,女儿的这句话有些言外之意在。

    “他现在是我义父,他为了你终身未娶,为你种了一辈子的茉莉花。”云可心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不是想破坏了爸爸妈妈之间的感觉,只是想告诉妈妈,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那么那么的深爱着她。

    易小茜有些难以置信发错愕,在她印象中,伊瑞根本就没有多么表现出来对她的情义,也从来没有死缠烂打过,想想记忆里的伊瑞,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礼貌而又不失亲和的相处,甚至是没有让她记住什么特别的事情出现过,她没想到,会为她沉迷这么久这么深的。

    “他从来没说过,我跟你爸认识之前就认识他了,他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提过呢?”易小茜有些惋惜的感触,一个人来这个世界走一遭,也就短短几十年,一辈子,不长,却有个男人把自己所有的时光都给了毫不知情的自己,那是不管怎么说,都叫人感动的。

    “他一开始觉得给不了你幸福,等努力回来之后,看见你已经结婚,就没再打扰,他的心里都是你,为你着想了一辈子。”

    云可心据实相告,没打算瞒着妈妈什么了,爸爸已经不在了,妈妈是失而复得,能说的就都说了,谁也不知道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有些事情没有及时去做,只能徒留遗憾。

    易小茜有些沉思着,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长气,也不知何味。

    云可心顾不上这些了,急忙又开始问妈妈别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