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69无赖
    她不知道是看见百里天衍紧张,还是看见伊瑞心慌,总之,在那一刻她的心跳失去了规律,漏拍了,让她很突然的感受到了一种叫“爱情”的味道,爱情来敲门,来得毫无预感。

    云英不久之后跟着走进来,她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妈妈,虽然开心,也微有尴尬,明明能叫姐妹的样子,她却要叫妈。

    “妈!……那个,大家都在等着您,您准备好了么?”云英娴静优雅,从骨子里散发出来一种贵气的良淑气息,安然走近易小茜身边,抱着她的胳膊,像多年之前一样的模样,靠在易小茜身边说话。

    易小茜下意识的伸手扶着女儿的手臂,温和而暖暖,多年以前的味道,一点都没变,这让云英也彻底放开了,妈妈确实是妈妈,容貌年轻了不少,]感觉还是对的。

    情不自禁的靠的更近,云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一幅母慈子孝的画面格外温馨,叫人不忍打扰。

    易小茜在女儿面前,很快的已经收拾好心情,跟云英一前一后,来到客厅,大家开始了尽情享受美食的美好时光。

    伊瑞有些沉默,他一开始看见易小茜的时候,太高兴了,没注意她太过于年轻的事实,后来平静了一点,很快意识到,这有些反常,他是跟易小茜同学,年岁上差不多大的,自己已经人到中年了,易小茜不可能看上去那么小,简直跟以前记忆的她一模一样,岁月痕迹完全没有,这是不正常的。

    就算现在有很多护肤品保养,也不至于自然的看不出任何痕迹,他甚至觉得,这样的易小茜本来就是跟那个叫百里天衍的臭小子般配的,跟他伊瑞,终究是错过了,不可能了。

    伊瑞有些低落的情绪喝着闷酒,甚至没有听见果果叫唤着他。

    果果情商不算低,在聚餐人多的时候也丝毫不见怯场,她正端着一杯橙汁,高高举在手上,说要敬外公一杯,她叫年“外公”两声了,也没见伊瑞有反应,这时候觉得有些委屈起来,正撅嘴表示抗议的可怜模样,看着大家求帮忙。

    易小茜跟果果隔辈亲,哪里能看得果果受委屈不管。

    “孩子叫你呢!怎么没反应呢,怎么做人家外公的,真是可以的。”易小茜坐的离伊瑞不远,这会扯着伊瑞衣服就在埋怨,口气倒是一点都没客气。

    只是这种埋怨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那是易小茜没有把伊瑞当外人看,从本能上。

    伊瑞微微吃惊,应该说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受宠若惊,他下意识的您看了一眼易小茜的脸,那样青春洋溢的脸满满的胶原蛋白,跟记忆中的那段青涩美好的暗恋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他痴迷的目光尽数沉沦,立刻举杯跟果果碰杯。

    “对不起啊果果,外公不好,外公居然没听见果果说话,外公自罚三杯,果果不生气就好。”伊瑞说完真给自己倒了三杯白酒喝下去了,这些年,伊瑞过的生活十分自律,很少参加酒会筵席,喝酒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三杯白酒这样快速的灌下去,人脸立刻就红了起来。

    “嘿嘿!”。伊瑞咧着嘴冲着易小茜傻傻的一笑,之后“轰”的一声,人就倒在桌子上醉的睡过去了。

    桌子上不小的异常动静,让云可心很诧异,她看不见发生了什么,很着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云可心急忙追问。

    “没事,没事,你爸喝醉了,我去照顾他去休息一下,你们继续吃,继续吃吧,别扫兴了。”易小茜怕女儿看不见着急,急忙回应,一边说一边已经去搀扶伊瑞。

    云可心急忙让小兰去帮忙,小绿也直接过去帮忙了,本来他们的任务就是照顾腕儿,现在的易小茜就是腕儿,她们第一时间尽心尽力的帮忙,也觉得是应该的。

    百里天衍此刻脸黑的有些怕人,他握紧手里的酒杯,一杯酒灌进去喉咙里,酒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他人已经疾风一般的速度站起来了。

    一把拖住易小茜的手腕,直接拉走。

    “小兰小绿照顾好人家,别叫他死了。”

    百里天衍丢下一句冷冷的话,叫人措手不及的已经拉着易小茜走了出去。

    “哎哎……”云英看见急忙站起来,想阻止,一旁的lisa却抓住她拉她坐下了。

    “感情的事情最好当事人自己去解决,阿姨的事情我们帮不上忙,让她自己解决吧。”

    云英对lisa的话都能听进去,她细细考虑也觉得有道理,旁人大道理说的再多再好,一个人的路也是要自己去走的,易小茜虽然是长辈,可她也有属于她自己的感情世界,会走向哪里,怎么发展,作为女儿也只能做个旁观者,捧着满心的祝福默默观看就好了。

    云可心看不见,等体会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也是慢了别人半拍的,她听lisa的话,没有说什么了,lisa 说的对,感情的事情只能自己去解决,她现在的情况呢?

    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小肚子,那里有个跟自己一辈子都息息相关的小生命正在孕育生长,如今她不是一个人了,做什么决定,她作为一个妈妈,都应该先为自己的孩子想想,这是一个妈妈的责任,妈妈这个词之所以神圣,都是因为它不可藐视的强烈责任感存在着。

    屋外,是月色和霓虹交相辉映的光亮,有些朦胧。

    百里天衍一直拉着易小茜匆匆出了门,来到路边,他就强行的把易小茜给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易小茜本能的挣扎,用了全身的力气反抗,被松开之后,狠狠的甩了百里天衍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声音很是清脆,让人震惊着。

    百里天衍有些难以置信,看着怒目相向面对自己的易小茜,他从易小茜眼睛里看见了跟腕儿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尽管面前的女子有一张跟腕儿一模一样的脸,可他在此刻也看见了,面前的女子绝不是腕儿。

    腕儿温婉,对他情深似海,又怎么会打他,不说爱不爱他,腕儿的性格也绝不会出手去打人的,女子三从四德的观念在腕儿血液里镌刻着,男尊女卑的习惯,让她每次看见自己,都是那样款款深情,全心全意仰视的目光,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她的眼睛里明明就能看见对他的戒备陌生跟讨厌。

    百里天衍这一刻的心很痛,清晰的痛,蔓延到四肢百骸,他等了千年守候了千年的爱人,终究是彻底回不来了,腕儿是复活了,可活过来的根本就不是他的腕儿。

    只觉得胸口一阵沉闷,一股腥甜的味道温热了喉咙之间,百里天衍忍着难受没让心口涌出来的血喷出来,可嘴角一直挂着的宠溺的笑容里,还是有了些艳红的血色。

    “腕儿……”百里天衍轻轻呼唤着爱人的名字,不知何味,情绪复杂,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易小茜的脸上,那幅面容,怕也是他对腕儿最后的一丝不舍眷念了。

    易小茜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脸上深邃而沉重的剧痛,尽管他脸上是一直微笑着的,可他的表情真的能叫看见的人泪目,清晰的感觉到他强烈的悲伤,任何人都会有种不忍去看他的感觉出来,那种悲戚是融入鲜血刻入骨髓的,似乎谁都能被默默感染。

    “你别难过了,我虽然不是她,陪你说说话还是可以的,我们做朋友……可以无话不谈的那种交心朋友,你觉得……行么?”

    易小茜小心翼翼,不敢再加深百里天衍的一点伤感,她安慰着面前的男人,却也给了自己的界限,在她眼里,百里天衍是跟自己完全不能融合的存在,他是活了千年,可他样子,在自己眼里,更像个奶狗晚辈。

    百里天衍薄唇微扬,加深了嘴角的笑容,却是无尽的苦涩味道,他苦苦等待,用尽全力守望复活的爱人,说跟自己只能做朋友,这是笑话还是可怜他?他早已经无力去感受。

    踉跄后退着,几乎无力的站不住脚了,百里天衍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痛,每一个细胞都在撕裂,这种剧痛让他无法忍受,她无法接受自己的爱人变成另一个人的事实,完全不能接受。

    后退着的百里天衍泪水打湿了眼帘,他苦笑着,一直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很突然的,他冲了过来,双手霸道而用力的挟制着易小茜的脸庞,深深的吻了下去。

    易小茜惊愕了,她没想到百里天衍会突然这样做,他滚烫的热情,浓烈而真挚,却饿给她一种被侮辱的感受,她觉得自己是被冒犯了。

    本能的抗拒,狠狠的咬他。

    可百里天衍像是着魔了一样,沉醉的无法自拔,不管易小茜怎么挣扎抗拒,他似乎都没打算放开她。

    易小茜感觉愤怒跟绝望到极点,她的泪,泉涌而出,湿透了脸颊。

    像是滚烫的溶浆里被玄冰融入,那个激烈反差,让百里天衍瞬间清醒了起来,他感觉到来易小茜脸上的泪,那些泪水,是割在他心上的利刃,让他不能忽视的。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别说了,你又这样,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不是你爱人,不是!你要真觉得是我亏欠了你,占用了你爱人的身子,我还给你都行,在那之前,请你尊重我!尊重一下我的感受。”

    易小茜几乎是咆哮的说出自己的抗议,她嘴上还有血,那些血是属于对面这个男人的,让她觉得恶心,她狠狠的用手背擦试,不想跟这个男人留下任何有关系的痕迹。

    百里天衍见易小茜及其厌恶自己的神情举动,他的心有种伤透顶的酸涩,爱人就在眼前,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她,这种悲伤根本没人能懂,他觉得比杀死他还难受,死也许不难,生不如死,才是折磨。

    “好好,你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以后绝对会经过你的同意。”百里天衍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卑微到极点的感受,这种感觉又像是他一潭死水的生命里,注入的新活力,让他新鲜而又有点亢奋。

    他注意到易小茜刚才说话的时候,着重的一个字,“又”,这个字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他开始模糊腕儿跟面前易小茜之间的明显区别,甚至有种感觉,易小茜就是腕儿没错,她只是沉默了千年,性格变化了一些,他要想办法把爱人丢失的爱意找回来。

    百里天衍的道歉没有让易小茜消气,反而更加激怒了她,这个男人真是不可理喻,话都说到这里了,说过自己不是他爱人了,他居然还说“下次”,这跟无赖有什么区别?白白浪费了一张好看的脸,人渣就是人渣,再怎么好看,也改变不了人渣给人的讨厌感觉,易小茜这样觉得。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最好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我谢谢你八辈祖宗了,谢谢!”

    “那可不行,我能答应你现在消失一会,明天再来找你,要我一辈子不来见你,还不如让我屠了这世界简单呢。”

    “你……你你,你简直无赖!”

    “哦!第一次有人呢这样评价我,这是对我的赞誉么!”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人。”

    “现在见过了,第一次正式见面,很荣幸,也很高兴认识你,易小茜!”

    “……”

    易小茜节节后退,被百里天衍步步紧逼,她的心越来越慌,她不知道这个无耻男人到底想对自己做什么,虽然她已经有三个孩子的经历,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自然了,可这个男人给她的感受,却是非同一般的紧张。

    迎着百里天衍步步紧逼的灼热视线,易小茜有些心虚,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男人用这样有杀伤力的直白目光看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是太阳,让她无法直视,也不敢直视。

    把易小茜逼到墙边,百里天衍倒是没在无礼,他看着易小茜惶恐不安的眼神,觉得别有新意,腕儿看自己的时候,有敬畏,有爱意,有缱绻,有倾慕痕迹。

    而面前的易小茜完全不同,她的眼睛是活的,讯息万变变幻莫测,给人无法猜测的神秘感,也给人一种想去追寻探索的兴趣,让他想去看看,下一秒,她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子,满怀期待的想要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