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70有因必有果
    易小茜很无语,她能理解百里天衍对自己步步紧逼的初衷,毕竟,自己的身子以前是人家爱人,想让人家接受,怕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爱就像是正在泄洪的水,想立刻截断洪流,不可能,不管是爱了,还是不爱了,都需要时间去慢慢完成。

    “今晚先放过你,明天见!好好休息吧。易——小——茜——”百里天衍单手支撑着墙壁,说话时候,温热的气息有意接近易小茜,喷在她脸上游走,把痞气演绎到极至。

    他原本是没有痞气的男人,可看着易小茜,他就那么做了,很奇怪,有人说过,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爱意,一定会对她先起色性,这是爱的开始。

    百里天衍原本就爱腕儿浓烈深厚,现在这样子也无可厚非,他只是把自己男人的一面,都给了一个人而已。

    易小茜感觉松了一口气,百里天衍终于没再逼她,没再继续下去,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才醒过来不久就被人强了,这种心情是很糟糕的。

    可她也有一种想发疯的感觉,男人说明天再来,这是打算要把她吃定了么!

    “你明天别来了,我有喜欢的人,我不想他误会了,伊瑞是我同学,也是我年少时候的初恋,我们之所以没在一起都是因为一些误会遗憾了,现在好不容易再有机会在一起,我不想再错过了。”

    易小茜看着百里天衍的背影,急忙的说出这样一段话,说完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她的谎言居然能说得这么顺溜,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出现过。

    百里天衍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有些收紧的站住了,夏天的夜原本是感觉不到凉意的,可他此时此刻感觉骨子里想是透着凉风,身子有点冷,尽管现在是炎热的夏天。

    百里天衍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

    最后,他双手在身侧悄然握紧。

    “他不适合你,你会明白的。”

    百里天衍说完一句话就走了,走的步伐格外的快,北影里渗透着深厚的怒意,他是真的不想听见易小茜说这样的话,不想,他守望千年努力千年,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

    易小茜不由自主的身子一颤,她看得出来,远走的男人身上有些杀气,她有些后悔刚才自己说得那些话,她自己的事情,没必要连累别人,伊瑞是无辜的,他的爱意已经是自己感恩的心意了,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她是实在过意不去的。

    没多想百里天衍的话,易小茜看他走远,也转身走回屋里,进屋里就开始有些担心伊瑞,不知道他喝醉了,休息的怎么样,喝多的人是需要照顾的,醉酒之后的呕吐杂物,不及时处理,很容易导致人窒息,易小茜有些默默担心。

    对伊瑞,原本就当好朋友的,现在知道她的心意,易小茜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人家,也很感动,总想也做点什么回报人家缱绻浓重的爱意。

    屋里的人还在吃,看易小茜走进来,招呼着她过去继续。

    “你们吃吧,我已经吃饱了,我去照看一下伊瑞。”易小茜没有避讳在儿女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她觉得这件事很正常,没什么需要避讳。

    云英跟lisa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中都有些笑容痕迹,更多的是深情。

    “你觉得,妈会选择谁?”lisa看着云英,饶有兴趣的问她,话说得很小声。

    云英撇了一眼lisa笑得含娇带嗔,那些都是属于情人之间的甜蜜之意。

    虽然有些微词感,云英却也回答了lisa的问题。

    “我看好瑞叔叔,他们能算青梅竹马了,今晚来的那个百里天衍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小白脸,跟我妈不合适,我妈毕竟是已经五十多的人。”

    “哦!我不这样感觉哦,那个百里天衍看着年轻,却也深沉沉稳,你妈现在也年轻,他们身上我看见一样的感觉,我觉得他们在一起更有可能。”

    “心理年龄对一个人来说很重要的好不好,很多方面来说,我妈跟瑞叔叔都是门当户对的,更合适。”

    “婚姻或许更讲究合适,爱情我觉得会无厘头一些,学识,家世,三观门当户对确实重要,可要是有人爱的太深,愿意为对方努力,为他迁就,为他改变,那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啊。”

    “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我妈跟瑞叔叔在一起好点。”云英说到这里,高抬下巴凝看着lisa挑衅,那样娇艳的她,一脸的蜜意,让lisa瞬间沉迷,毕竟,他们都是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们家的事,都是你说了算,我负责服从。”

    Lisa 笑了,看着云英一直不舍得离开视线,他庆幸自己遇上云英,她不管自己变成什么样子,都没有放弃对自己的爱,这份爱,如今是他对生活的信心,是精神支柱。

    “瞧你说得,好像你是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

    “本来就是啊,家是讲感情的地方,不是说理的法院,在家里说理,赢了也是输了,输了感情,家就不像家了,云英!谢谢你,谢谢你不离不弃。”

    “看你说的,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这里还有孩子呢。”云英有些嗔怒的笑着,却是满脸的甜蜜,她悄悄的在桌子上拧了lisa一把,也没舍得真拧,两个人打情骂俏,像很久很久之前一样,没有因为lisa现在的样子,发生什么变质。

    云可心一直没能忽视了姐姐跟lisa的交流互动,她看不见,声音却是格外清晰,就算她不想听,也一直往她耳朵里钻,让她心绪很不能平静。

    她脑海里又浮现出来那些跟轩辕翊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这些画面总是能不经过她同意就跑出来在她脑海里驰骋,扰的她心绪不宁,越是克制,越是清晰。

    云可心有些局促不安,这时候却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握住了她,那磁性悦耳的嗓音,春风拂面一般拂面而来,让她平静。

    “可心!我来了。”

    是明于行的温和声音,一句简单的话,却胜过千言万语的安慰,给她一种格外宁静的岁月静好的气息。

    没挣开明于行的手,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云可心静默的笑了。

    幸好生命里有这个男人,命运没有亏欠她,安排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真心实意的一直守护着自己,是他的存在,让自己坎坷的生活有了一份甜蜜,这样的安静的美好,细细聆听,仿佛是那心房鲜花盛开的声音。

    “于行哥哥,你来了啊,吃了么?”云可心简单的问候明于行,这样简单的话,其实是最幸福的,那样的安稳,那样的温馨。

    “没来得及吃,幸好你还给我留了点,工作一天了,还真是有些饿了。”明于行说着话,拿起云可心吃过的碗筷,吃了起来。

    碗里还有一点云可心吃剩下的食物,他一点都没嫌弃,甘之如饴的幸福,好像觉得这样都是很荣幸的事情。

    云可心感觉到明于行吃的很香,也没多说什么,她已经决定跟这个男人好好生活下去,亲昵一点,也无可厚非,她一直在试着努力的接受明于行,从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小事开始。

    果果跟云琦在一起玩的兴趣正浓,其他人也没在意明于行跟云可心的相处,只有正在跟云英说话的lisa,此刻看向明于行和云可心,她眼睛里的笑容开始凝结。

    “于行,你没吃饭再拿一份碗筷吧,你别吃可心的。”lisa的话语中有些不高兴的痕迹,也掺杂着一些无奈,云可心根轩辕翊的发展她是密切关注的,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她也觉得痛心,可lisa也对那些事存在着一些狐疑,他总觉得,这件事有些问题,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没事。”明于行吃的香甜,随口回应着lisa,也没在意她什么情绪什么意思。

    lisa脸色有些沉,却也无奈,她隐忍了片刻,之后转身离开了餐桌边。

    “lisa、!等等我。”云英紧跟上去,一起离开了,两人以前一后不紧不慢的来到天台,云英上前拉着lisa的手,看着她的落寞有些心疼。

    “别想许多了,你也知道,我妹不可能跟你弟在一起了,既然这样,她跟谁在一起,你又何必在意。”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觉得不舒服,觉得可惜,他俩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要这样造化弄人。”

    “这还不是怪你弟自己,都说这世间的事,有因必有果,你弟也是自作自受,要不是他,我爸也不会……”云英说到伤心动情处,忍不住的身子难受,连说话声音都听着异常艰难。

    lisa没忍心让她继续说下去,心疼的一把抱住云英的身子紧搂在怀里,情不自禁的亲着她发迹额前。

    “别说了,快别说了,都是我轩辕家对不起你们云家的人,我替我轩辕家所有人跟你道歉,深深忏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lisa早已泣不成声,痛苦不堪的追悔,自责。

    云英这时候稍稍平静了些许,她反过来安慰着悲伤中的lisa。

    “好了好了,lisa 这些都跟你没关系,这些年,你也受苦了,我不会怪你的,你别这样。”

    云英跟lisa相拥悲戚,冷凉的月色洒满大地,树影婆娑,清风凄凄,似乎也在感伤着,人间有情,亦无情。

    屋里,云可心感觉到云英lisa离开的动静,也知道lisa情绪不太好,她能感觉到,lisa是为什么有情绪,她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可事到如今,她又能如何,想爱的人今生都无望在一起,她也痛。

    答应跟明于行在一起,打心眼里觉得是有些对不起明于行的,只是,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也因为明于行的心太过真诚,她似乎水到渠成的就这样走了过来,甚至连想都没有多想过。

    “于行哥哥,慢点吃,吃太快对消化不好。”云可心静静的跟身边的明于行说话,她知道,桌子上已经没什么人在了,大家都先后离开了饭桌了,明于行来得晚,只能吃了个残局。

    “哦,那我慢点,嘿嘿,这就快有老婆管的人就是不一样,被关心着的感觉,真好,嘿嘿!”明于行的笑声里是掩藏不住的幸福感,是啊,他当然高兴,听见云可心说愿意跟他在一起之后,他一直都开心的要命,连睡着都要笑醒。

    云可心听着明于行的话,稍稍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他嘴里的老婆说的是谁,她的脸在瞬间红透了。

    “老婆”这个词,对她来说真的有些敏感,让她不禁想起另一个人这样叫她时候的情景,他那冰山一般冷冽的脸上,说这个词的时候,也是能看得见别样温情的,那样反差的感官刺激,格外显眼,叫人一眼看见,就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于行哥哥,别,别这样叫我……好么?”云可心低下头,有些艰难的说了自己的请求,她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的态度,实在惹人心疼。

    明于行微微疑惑,望着云可心脸上红透的痕迹中那隐约可见的伤心,他已经明白云可心为什么会这么要求,她的爱付出很多,想短时间之内忘记,很难,安靖曾经说过,要陪他一辈子,陪他爱着别人也无怨无悔,这时候,明于行忽然很理解安靖是什么样的心情,那是一种极其无奈的臣服,无可奈何的迁就,那是爱的太深,所以委曲求全的酸楚抉择,不得已,却也别样幸福,让人不知不觉想泪目,却又不知不觉笑着。

    “嗯,可心,你开心就好,我能陪在你身边,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明于行一边说话,一边把添在碗里的食物吃完。

    可他的话说得越是轻松,云可心却越是觉得沉重,别人都说没有爱的婚姻是不幸的,她也想过,这样子到底是不是错,是不是害了明于行一辈子。

    “于行哥哥,要不,我们的事,还是算……”了吧。

    “哦!那个,可心,我已经吃完了,你看我多粗心,你都吃完好一会了,也没叫人来帮你收拾收拾,小兰!小兰快过来!这边收拾一下吧,谢谢,谢谢!”明于行落荒般及时打断了云可心正在说的话,他脸上甚至有了畏惧神色,云可心想说什么他很清楚,可他就是想装着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他害怕,非常害怕,害怕云可心不让他继续陪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