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76 lucky报名会场
    忍不住的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云可心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草率了,她或许不该让自己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可这世界上最缺的就是后悔药,已经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了,她还能怎么样!

    跟明于行好好过日子吧,生活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云可心坐在公园里想了不少,平复好心情,准备回家的时候,却明显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袭来,有人快速朝她靠近,想对她不利,即使她什么都看不见都能感觉到。

    “小兰!有人。”云可心谨慎的一声提醒,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她自己受伤不要紧,不能伤了孩子。

    “想叫人帮你!来不及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说话的是气愤到极点的苏乔,苏乔的状态有点接近疯狂的恼怒,她手里拿着一把尖刀,从看见云可心就已经举起来,看样子今天不杀了云可心不想罢休。

    小兰在云可心叫出声音的时候,已经作出反应,只是,苏乔今天是做好准备来的,跟她一起来的两个人身手也不弱,这时候缠斗着小兰,根本不容她脱身来帮云可心。

    “云小姐!你小心!”小兰想帮云可心也是有心无力,这会连说一句完整的话都有些不容易,别说来帮云可心。

    云可心被逼到绝境,自己眼睛不方便,跟气势汹汹的苏乔硬拼显然不理智,跑,速度估计也不占优势,如今唯一的办法,怕只有跟苏乔讲道理,不是想能说服她,只想拖延时间,能让小兰能有机会来帮自己。

    云可心听声音确定来的人就是苏乔,她一边凭感觉避让着苏乔刺向自己的利刃,一边开口,急忙质问苏乔。

    “苏乔!我跟你现在也算无冤无仇了,你想得到的也得到了,我也跟明于行结婚,你该放心了的,为什么还想杀我?”

    云可心用自己的说话声音来吸引苏乔的注意,自己麻利的回避,却也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苏乔的一次攻击。

    苏乔愤愤不平,看着云可心火冒三丈。

    “只要你还活着,就是我眼中的一根刺,我必须杀了你,让你再也不能被他牵挂。”苏乔以及不中再来一刀,看上去已经要疯了。

    云可心明显感觉到苏乔被什么事情刺激了,可她不想说,抓住苏乔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云可心为自己搏着生机。

    “你认为杀了我才能不让人牵挂么!你错了,我死了,她的世界里只剩下跟我美好的记忆,他会更加牵挂我的,你想清楚了。”云可心急忙的大声说话想警醒苏乔。

    苏乔听了云可心的话,是有所迟疑了片刻,可仅仅只是几秒之后,她又开始她的刺杀行动。

    “云可心!今天你说什么都没用了,今天我必须杀死你,用绝后患!”苏乔说话间加快了她手里的速度,尖锐的利刃,没有半分迟凝犹豫,看样子被什么事情刺激的不轻,今天是非杀了云可心不可。

    云可心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死期,这时候的实力是悬殊的,要是眼睛看得见,她还能奋力一搏,跟苏乔拼一拼,可现在……

    云可心绝望了,她本以为自己的路还很长,可没想到,下一刻就会是自己的死期,难怪人家会说,意外跟明天谁都不知道谁会先来,人生想不留遗憾,想做的事情,还是尽快做完才最好。

    这样危险的时候,也不上想许多了,云可心尽力回避之后,觉得无望了,也就没打算再垂死挣扎了。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个虚弱而沧桑的嗓音,在远处凌厉传来,声音不大,有气无力的虚弱不堪,却异常凌厉,那是某人与神俱来的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霸气。

    轩辕翊靠着手臂支撑着身边的一棵树,才能勉强支撑自己的身体,原本高大俊挺的身躯,如今瘦的早已不堪人形,深深陷进去的眼睛,深邃的黝黑色泽,让他看上去是在耗着生命在说那句话。

    苏乔的刀尖已经刺到云可心的心口,肌肤上的**流出来的血,夹杂着凄凄痛楚,血透过衣服渗出来,却也还没伤及性命。

    那个地方曾经受过一次伤,是拜轩辕翊所赐,她清晰的记得,可这个男人今天假惺惺的来组织苏乔杀自己干什么!他是介意没能亲自动手么!

    苏乔听见轩辕翊的声音,立刻丢下手里的刀,吓得有些手足无措。

    “翊哥哥!你怎么来了,你现在这样子,怎么能出来了呢!”苏乔急的满腔哭声,急忙跑过去想扶轩辕翊。

    轩辕翊一把推开苏乔,似乎用尽全身的力量。

    “跟你说过,别碰她,你为什么不听。”轩辕翊的声音无比吃力,说出来也是微弱的几乎听不见了,苏乔就站在他身边,看他痛苦万分的样子,心疼的快要死掉了,只能是大颗大颗的眼泪一直往下滴。

    “翊哥哥,我只是想让你不再作践你自己,她死了,你就不会伤害你自己了,你这样子,随时都能活不下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救她!在你心里,她比你的命还重要么!”

    “是,是!所以,你别想再伤害她,不然,我轩辕翊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轩辕翊在远处跟苏乔小声的说话,虚弱不堪的轩辕翊,说话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了,他摇晃着身子,似乎再多说一个字都会倒下去。

    苏乔哭的满脸都是泪,她深不见底的愤恨目光,血红含泪的看了一眼没能杀死的云可心,带着千般无奈万般纠结,就算她再想杀死云可心,她也不能在轩辕翊面前动手,轩辕翊在她心里,比她的命还重要。

    无奈的遗憾,苏乔怕多待一秒,轩辕翊就支撑不下去了,她急忙背着轩辕翊急速离开了,一场有预谋的刺杀就这样无疾而终。

    云可心侥幸活了一命,可她心里却并没有多开心,轩辕翊的出现,撕开了他留在她心头上的伤疤,血淋淋的叫她痛苦不堪,似乎感受到锥心刺骨的痛,她想忘记那个男人的,可他却更加清晰的奔跑在她脑海里,让她遍体鳞伤,每一次呼吸,都像是痛的要夺走她的生命。

    苏乔走了,她带来的那两个顶级杀手也随之离开,小兰德才得以脱身,跑着来到云可心面前。

    “轩辕翊他……”小兰想跟云可心说轩辕翊的情况。

    可是,提到轩辕翊,云可心一个字也不想再听,要不是修养极好,她早已崩溃了情绪。

    “以后都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那个人一次,一个字!我跟他,老死不相往来,我的世界里,绝不会再有那个人存在。”云可心压抑着心中即将崩溃的情绪,尽可能的平静的小兰说话,小兰没有错,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心情,去迁怒跟这件事不相干的一个人。

    小兰是机器人,主人有命令,她服从摆在第一位,即使有想说的话,也不会再说出来。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危险,小兰带着云可心尽快离开了公园,回明家去了。

    中午的时候,家里没多少人在家,云可心不想跟白琳多相处,让管家备了一些饭菜,在房间里面随意吃了一些,吃饭的时候,明于行发来视频通话。

    “可心!吃着呢,好想你。”明于行在手机屏幕里看着云可心,笑得春光明媚,结婚了,他不愿再把自己的思念都藏在心里压抑,想她了,就说出来了。

    云可心看不见,只能听声音,明于行的话让她很温暖,即使这样的温暖微不足道,对她的心伤来说,可这样一点一点治愈着,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也能重获新生的,开心起来。

    “嗯,你家饭菜很好吃,别担心我会吃的不好。”

    “说什么傻话呢!什么你家我家的,明家现在就是我们的家,你要说,我家,你再说这样生疏的话,我要生气了哦!”明于行嘴里说着要生气,看着云可心的眼睛里却全都是小星星,笑得眼睛都快没缝隙了。

    云可心看不见,却能从声音里感觉到浓浓爱意,有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丈夫,今生何其幸运,她还奢求什么。

    “好的,老公。”云可心有些心不在焉,随口应允着。

    视频里的明于行差点被惊喜乐疯了,他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的高喊着。

    “可心!可心你叫我什么呢!再叫一声,再叫一声听听!”

    云可心有些疑惑的凝神,她不知道明于行在干什么,忽然提高的嗓音听上去那样激动。

    “什么?”云可心有些疑惑的问。

    “老公!你刚才叫我老公了,你再叫我一声听听。”明于行持续激动中,差点没从手机屏幕里面给钻出来。

    “哦!……那个,我……我想……听说有个国际服装设计大赛要在如兰市举行,明天我想去看看,看看我能不能报名。”

    云可心努力了许久,还是没能唤出“老公”这个称呼,认真的对待明于行,她还不能心无旁骛的做到,觉得有些尴尬,她踌躇着,转移了话题。

    明于行稍有遗憾,只是,很快的在脸上扫去了那一丝丝的情绪,之后已经是关切的询问。

    “可心,你参加比赛我绝对支持,可你现在的情况,我怕,怕你受伤。”

    云可心看不见,还想去参加国际性的大赛,在别人看来一定是异想天开的,加上她现在在如兰知名度,关注度极高,被喷的可能性极大,都说语言伤害是冷暴力,比身上的伤会让人痛百倍,明于行想支持云可心一切想做的事情,只要她活得开心就好,可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受伤害,他是于心不忍的。

    “没事,于行哥哥,不管我们想去做什么,都会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声音的,我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呀!放心好了,我可是向日葵体质呢!给点阳光就能灿烂。”云可心反过来安慰着明于行,她理解明于行担心什么,可在她看来,自己的人生不可能因为有指责谩骂就不继续下去,这世界没有完人,三观的不同,也铸定了同样一件事情,会有不同的看法跟解决办法,有不同的声音也无法避免,她不能因噎废食不是。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先咨询一下,明天陪你一起去看看,你的情况,能不能顺利报名,怕还是问题,你也说那是国际性的比赛,我明家的实力影响,加上你干爹的声望,怕也不能影响人家组委会的意见。”

    “嗯,尽全力,结果听天命,我们努力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是这样子的,谁也不能完全肯定结果就一定如意,只是,不努力是百分百的失败的,努力是博一个能如愿的机会。”

    “我家可心当真是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能跟一个沟通如此轻松的伴侣在一起,真是幸福,我明于行今生无憾了!”

    “看你说得,都把我夸上天了,我哪里有那么好。”

    “你的好在我眼里到处都是,总之,有你就是我的幸福,嘿嘿!”明于行笑的分外开心,他的话也完全是发自肺腑,看着云可心,就是看见他自己的生命中全部的幸福。

    又聊了一些闲话,云可心主动跟明于行道别了,她知道,自己不说再见,明于行怎么都是不舍得先说再见的,他还有工作,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她不能占用了他太多时间,对他原本就带着歉意的,再不能拖累他从青年才俊的神坛上给掉了下来。

    第二天是名为lucky的国际服装设计大赛的报名会场,云可心一再推辞明于行亲自来陪自己来报名,明于行还是实在不放心,陪着明于行来了。

    不单单是如兰市,全世界爱好服装的人齐集于此,让如兰享受着一次人才济济的饕餮盛宴。

    明于行跟云可心的出现,还是引起来一些骚动的,在如兰举办的服装设计大赛,人们自然少不了对如兰的了解,明家作为如兰的第一世家名门,关注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那不是明家二公子和他新婚老婆云可心嘛!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会是这次大赛的评委么?还是资助方!”

    人群中有人激动的喊话,很快让云可心跟明于行成为了会场的焦点,不认识的人也在悄悄询问身边的人他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