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77家和万事兴
    云可心有种焦头烂额的感受,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能给自己造成这样的麻烦,很多人们梦寐以求的富贵声望,真的到自己身上来的时候,或许就会发现,那也不是纯粹的幸福感,就这种被人目光聚焦关注的感觉,就能叫人毛骨悚然,她即使看不见,也觉得那些目光积聚在一起投注在自己身上,那感受就像是洪水淹没了自己,随时都能让她窒息而亡。

    明于行感觉到云可心的那一丝紧张,抓她的手微微握紧了一些,想着给她一些力量。

    云可心极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做到坦然。

    人们的关注并没有因此停止,不少人拿着手机拍着,在朋友圈及时更新着自己的生活动态,这样的做法不是说有什么不好,却很有可能为人为己带来危险隐患。

    云可心没办法说什么做什么,只能握紧明于行的手,让自己靠近他,感觉安全一点。

    大赛组委会这时候有人出来说话了,结束了这场小小的骚动。

    “都干什么呢!跟今天大赛无关的话题先不要聊了,我先来读一下今天大赛报名的规则,有报名资格,有能力,有准备的请留下来,不符合规定的,麻烦尽快离开,这里面积有限,不能占用了别人需要使用的资源。”

    会场顷刻间安静下来,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大家都是清楚的,都是为了设计比赛,无关话题,确实不重要。

    组委会来说话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族美女,肤白貌美,尤其那一双浩瀚如同大海一般美丽的蓝绿色眼睛,睁开的时候就像是在说话着,灵动的叫人一眼看上去就会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女子叫艾米,是这次大赛的主持人兼评委,权力是可想而知的。

    “我叫艾米,下面是我们这次大赛的报名资格。第一,报名者必须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包括在校大学生。第二,报名费每人五万,第三……”

    艾米嘴里的第三还没说出来,现场气氛早已嘈杂,很多人在抗议了。

    “这是什么比赛!我不是设计专业毕业的怎么了!我对我的设计有信心,不是家里穷读不起大学,我也不可能没专业毕业证阿!”

    “报名费五万算什么规定!?你们这是要比赛呢!还是借机敛财致富呢!你们这是犯法的,我要告你们非法集资敛财。”

    人群情绪激动,一浪高过一浪的骚动,很多人都不满意这次大赛的高额报名费,原本还想指望参加比赛得到一笔丰厚奖金的人,这时候怎么能罢休,群起激奋,根本就不想让秩序维持下去。

    “大家听我说,听我说……”艾米操着很很纯正的普通话,想让现场安静下来,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现场一片混乱。

    明于行是一直小心翼翼的拉紧了云可心的手的,怕她受伤,云可心看不见,现场又是环境复杂,危险无处不在。

    可是,一个人潮涌动又快又猛的冲过来,生生冲开了他的手,让他跟云可心被人流给挤开了。

    云可心看不见,被分开置于未知的险境里,有多么害怕,明于行完全不敢想象,他眼睁睁的看着云可心被人流拥挤,明明就在眼前不远处,却始终拉不到她,急的全身汗如雨滴,热锅上蚂蚁一样焦躁。

    有人这时候撞了一下云可心,完全不能控制自己身躯的云可心身子一晃,顿时一个踉跄,朝人逢里倒下去。

    眼看着云可心即将倒在地上,明于行吓的心都跳出嗓子眼了,云可心完全看不见,这人潮涌动中,摔倒了还得了,被人踩都能踩死,她还怀孕着呢,孩子要是受伤,那还不比要了云可心的命还要让她伤心难过了。

    明于行记得脑袋都已经冒火了一般,他突然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大家别动!谁也别动!报名费我出,我一个人出!”明于行吓得脸色惨白,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可心危险,他心里只有云可心,在他看来,别的都不重要。

    所有人在瞬间都惊了,停下所有嘶喊躁动动作,现场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按了暂停键,能动的只有明于行一个人。

    明于行以最快速度扒开人群,把刚刚摔在地上的云可心给扶起来,一把紧紧搂在怀里,脸上才有了稍稍安心躲过一劫的感觉。

    云可心也是有劫后余生的感受,就在刚刚的瞬间,她以为自己要受伤要死了,正拼命的保护着自己的孩子,那种感觉现在依旧清晰,而让她感动的是,明于行在关键时候,给了她保护孩子那时候一样的温暖感觉,拼命保护着她,不顾一切。

    泪目的躲在这个男人怀里,她已经觉得这辈子都还不完他对自己的好了。

    有人看到这里,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追问明于行。

    “你说报名费都你出!你知道报名的人有多少么?一个人五万,全世界各地想报名的人不会少于一万之下的,你最少要付出五亿你知不知道?”

    有人怕明于行反悔,这时候已经很多人无声的形成一道人墙围着明于行跟云可心了,在他们看来,别人出五亿都不算什么,自己拿五万,那都是割肉一般的疼痛的,这样的双标很多人都有,总觉得,别人的付出就是应该的,因为别人有钱!

    明于行这时候舒心的笑了。

    “我妻子在我心里是无价的,她才是我最在意的宝贝,至于那些钱,我不会赖账,请大家放心!”

    还是有不少人是有些人性的,这时候感动着,纷纷鼓起掌,这世界,总体来说,好人还是居多的。

    而这些画面,被一直都在现场寻找新闻热点的记者捕捉着,第一时间传送了出去,各大新闻媒体网络都在报道,人们津津乐道明家儿子媳妇的琴瑟和鸣伉俪情深的时候,明家家里,已经是另外一番紧张阴霾的一片天,已经开始炸锅了。

    明德跟林淑莹收拾好自己,刚准备出门去消遣,被白琳给气急败坏的给拦下了。

    “这还得了,我看二弟是疯了,疯了,五个亿!五个亿耶,他居然一点都没犹豫,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扔进水里了,他有没有想过明家,想过我们这些人要怎么办?”

    白琳气的满脸通红,拽住明德夫妻,话说得激愤不已,要是这时候明于行就在面前,她能一口咬断明于行的脖子,恨的咬牙切齿。

    明德夫妻一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面面相觑,有些疑惑。

    白琳立刻转身,去打开客厅里面的大电视,电视上,还在报道着明于行大手笔护妻的事情。

    明德看明白怎么回事之后,气得一把捂住胸口,脸色煞白,额头上全是白汗流出。

    林淑莹也不能淡定了,恨儿子不懂事,她一边紧张着自己老公的身子,一边急忙惊吼着。

    “管家!快,快给这个败家子打电话,让他立刻停止自己的一切动作,一切!”

    “对对,打电话给银行,停止他的一切金融往来权力,马上打。”明德顾不上自己呼吸的困难,几乎是用生命在呐喊着,想扭转这样的局面。

    就算明家家大业大,是如兰市的土皇帝,五亿就这样白白扔水里,那也是割了一块肉一般,怎么能不让他明德心疼。

    白琳在一边这时候也没闲着,她抓紧机会,在这件事情上对云可心恶意攻击,给明家烧起来的这把火添柴加油。

    “这不是丧门星是什么,她云可心才进门几天啊,就让二弟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以后还得了,半年用不到,就能把我们明家给败没了吧,我们二弟要长相有长相,要品味有品味,什么样的大家闺秀世家小姐娶不到,干啥非要围着一个瞎子团团转!我看她云可心就是一个狐狸精,耍手段把二弟给迷惑了!”

    白琳这时候怎能不尽情的诋毁云可心,不管是为了以后的利益,还是以前的仇恨,她都想利用这次机会让云可心再也起不来,没办法,看见云可心遭殃,她就能舒心。

    明德正在气头上,加上白琳在一边扇风点火,添油加醋的一直说个不停,这时候早已暴怒的像是一头狮子,狂躁的不行,更是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脸色青紫。

    “还在磨蹭什么!平时养你们都是混吃等死的猪么!让你们打电话,打电话,打了没有!”明德声嘶力竭的吼着家里的佣人们。

    管家吓的连滚带爬的仓惶跑过来,抹着头上的汗如雨下,急忙跟明德回复。

    “先生,二少爷的电话没人接,银行说,二少爷的资金往来从来没有经过第二个人手,除非二少爷本人,不然任何人没权力停了他的任何金融活动。”管家紧张的已经乱的六神无主,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说话的时候,偷偷的用眼底的光芒瞄着明德反应,生怕这些话会气死了明德。

    事实上明德现在的情况也是离死不远了,他的心脏部位痛的如同刀绞,呼吸都觉得困难,只是在场的人都在关注着明于行的事情上,没人去关注他的身体状态了。

    明于礼这时候从门外跑进来,去上班的他得知明于行做的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折返回家来看看父母能不能接受,他还没走远。

    回来的民于礼正好看见白琳喷着吐沫星子跳着脚的跟明德说着云可心的不是,明德被气得差点没命。

    民于礼一个健步冲上去,一把推开白琳。

    “你胡说什么!给老子闭嘴!再多嘴一句,老子扭断你脖子你信不信!”

    民于礼满腔怒火的咒骂白琳,在他眼里,白琳越发的恶毒了,关键时候能看清楚一个人的本性,民于礼原本还想着白琳虽然有些毛病,忍忍还是能过日子的,却没想到白琳在这个时候还能落井下石,为了钱财连长辈的命都能完全不顾。

    白琳也在激动情绪中,被明于礼这样猛的一推,摔了个四脚朝天,她更加的气愤。

    “好啊你个民于礼,你个丑八怪还敢这么对我!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跟你拼了。”

    白琳完全的发疯发狂,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冲着民于礼就撕扑了过去,她用自己修养的极好的长指甲,不顾一切的去抓民于礼的脸和身子,立刻就把民于礼给抓的遍体鳞伤。

    明于礼隐忍了片刻,白琳见他没怎么动作,越发的疯狂。

    明于礼一忍再忍之后,终于忍无可忍,他抡起拳头,狠狠的给了白琳几拳。

    毕竟是男人,拳头的力量不容小觑,明于礼几个拳头下去,打的白琳痛苦惊叫,立刻有些怕了,回避着明于礼。

    明于礼只想让白琳停下来,倒也没追着她继续打,转身,他急着去照顾父亲。

    “爸!您别生气,先别生气,或许事情还没那样糟糕,于行这样做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看看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这都是给我们明家免费的报道,他跟可心伉俪情深的形象,也能给我们明家带来无法估量的经济效益的,现在的广告费多高,效果还没这么好,你想想,是不是也算好事。”

    明于礼悉心的给父母分析着眼前的情况,有理有据,细致用心,维护着弟弟和明家的安宁,在他看来,家和万事兴,一个家,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能和顺的处理是何其重要,明于礼是心里通透的很。

    白琳被打,脸上也挨了两拳,眼角红肿的利害,嘴角也有瘀青,看着有些采惨不忍睹的样子。

    看明于礼维护着明于礼跟云可心,为他们说话,白琳气得肝都在剧痛,她恨明于礼对她的不怜惜,身为丈夫,不为自己小家利益着想,为弟弟的事不遗余力。

    可她想想明于礼刚才打她时候的拳头,打在身上是真的疼,她还是紧咬牙齿没继续作下去。

    明德也不算太迂腐,听大儿子这么一分析,气也顺了不少,只是,心里头还是有一根刺。

    他觉得,这件事终归还是太草率了,明于行能做这样冲动的事情,都是因为云可心,这件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还是得好好教育一下云可心,不能一直这样祸害明家,明家能积累这些家业也是世代的族人一起努力的结果,不能随便就给糟蹋了,守业比创业还要艰难,越是富庶的家族,越是要注重家人的素质能力的培养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