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85谁狂吠谁是疯狗
    明于行听着云可心的话,有种肝肠寸断的痛楚感,他以为自己得到的幸福,原来都是梦一场,以前还想着能保护好云可心一辈子,现在自己也“欺负”了人家,还说什么保护人家。

    “都怪我!怪我,喝醉酒干啥!我决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明于行有些情绪失控的双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他恨偷了自己酒后失德,连自己最后的一丝心意,在云可心面前保留的一丝尊严都没了。

    云可心看着明于行的痛苦不已,那些有关真相的话,几乎都要脱口而出了,她不愿看见明于行自责的折磨自己,却也不想放弃了对安靖的承诺,她很纠结。

    一个电话这时候的到来,改变了房间里面的压抑气氛,电话是易小茜打来的,也没什么事,易小茜担心女儿,一早打电话来问问云可心在哪。

    “妈,我跟于行哥哥在外面呢,有什么事么?”

    “没事,妈没事,妈就是想打个电话问问你在哪,你们俩好好的,妈就放心,于行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值得依靠的好男人,你可要好好珍惜人家,任何感情都是需要花心思维系的,你可不能随随便便的就敷衍了人家,老话说的好,树叶不是一天黄的,人心不是一天凉的,可不能等人走茶凉了再去说求人家的话,女人,把握分寸很重要。”

    易小茜总是会个跟云可心说不少这样的话,她总觉得自己的女儿女婿之间关系有点奇怪,又说不准哪里不对劲,只能一次次的提醒云可心不能耍小孩子脾气,已经是结了婚的人了,就该多学学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

    云可心没有反感自己的妈妈跟自己总是唠叨这些,失去妈妈的那几年,让她明白,有妈妈的这样唠叨自己的日子,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有些人在身边,就该珍惜,没有了,也就不感觉那么多的遗憾了。

    “妈,我知道的,于行哥哥是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会有属于他的幸福的。”

    “你这傻孩子,于行那么爱你,你就是他的幸福,好好对人家,别让人家伤心了,知道不知道。”

    “嗯,我知道的,我会为于行哥哥好好打算的,你放心好了,妈!对了妈,你最近跟我义父怎么样?他对你好么?”

    为了转移话题让妈妈关注自己的话不再继续,云可心有意提起易小茜自己的感情。

    电话里的易小茜沉默了一会,片刻之后才说话,声音听起来却有点烦恼的低落。

    “你义父对我很好,他也是个好人。”

    听得出来妈妈的情绪是有点问题的,云可心很小心的询问着妈妈。

    “是不是百里天衍又去找你了?义父有没有跟他起冲突?”

    云可心很担心妈妈,百里天衍对婉儿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妈妈占用的是人家的身体,想说服百里天衍就此放弃妈妈,确实有些过意不去,很艰难。

    可妈妈还是真的妈妈,对百里天衍又没什么感情,这样一直被纠缠着的生活,也一定是非常多的苦恼。

    都说感情世界的事情,是一个人自己的事情,外人帮不上什么忙,云可心再怎么想关心妈妈,也觉得无从下手,只能是问问情况,帮妈妈疏解以下心结,给点合适的建议,不能再多了。

    易小茜的话说得有些艰难,想了一会才开口说的话。

    “他基本上天天都会来看我,看我的时间也不长,也没怎么打扰我,可我每次看见他看我的眼神我就心里发慌,感觉是我偷了人家的爱人,要是可以,我真想把身子还给他算了。”

    易小茜满腹苦恼,见女儿问起来,也没打算隐瞒女儿了,直说了出来,自己女儿还不能说真心话,还能跟谁说去。

    云可心听着妈妈的话,有点迟凝,妈妈的话让她抓住了一个问题,妈妈说,看见百里天衍来找她会心慌,这个苗头可不是好苗头,都说爱情是从心动那一刻开始的,妈妈选择了跟伊瑞在一起,却看见百里天衍会心慌,这是要经历情劫的前奏了,偏偏感情的事情,外人即使看的清楚,却怎么也帮不上忙,痛苦快乐都是要自己亲自去感受一遍的。

    “妈,顺其自然吧,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以什么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只要你能开心,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云可心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妈妈的情绪,只能表明,自己的立场,让妈妈没有多一分负担。

    “唉……不说了,你回来我们再说,妈去买菜,早上的食材最新鲜,我去准备一些给你们中午吃,你们姐弟几个能吃好睡好我就放心了,别的,妈也不奢望。”

    易小茜最终还是有些逃避问题的结束了跟女儿的通话。

    挂断电话的云可心有些情绪低落,看着某一处有点发呆,她在想,妈妈要是跟伊瑞在一起,以后会发生什么,妈妈的身子怎么说都是婉儿的,她一千多年也没老,伊瑞却不可能一直不老,到时候伊瑞不在了,甚至连自己都老死了,妈妈还在,谁还能陪着她在身边,似乎只有百里天衍最合适,他们可以一直生活在地下城,不谙世事,也算能一直幸福下去的。

    这样的念头在云可心心头盘旋,她却没说出来,也不愿说出口,徒增妈妈的烦恼,她现在是选择跟伊瑞交往的,伊瑞是妈妈的少女怀春梦,记忆中一直存在的种子,如今发芽开花就要结果的事情,她不忍在结果前就把它生生的采摘了,这样的夭折太残忍,对妈妈是,对伊瑞更是。

    “时间不早了,你饿了吧,我们收拾一下去找点吃的。”明于行没舍得让云可心沉默太久,片刻之后就开口打破了沉默。

    云可心听见明于行的提议,很随和的顺从着,在生活细节上,明于行一直把她照顾的很好,细心又周到,她知道,这是明于行心里有她,才会时时刻刻的都为她着想为她考虑,他给自己的安全感,很多时候比轩辕翊给的甚至感觉还要更多。

    可感情世界是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的奇怪存在,云可心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再爱轩辕翊,她应该恨毒了他,可她还是在恨意交织之下,忍不住的去想他,想他跟自己在一起点点滴滴的画面,想他的眼神,和他身上那种独特而刻骨铭心的味道,每一次都是心情凌乱不堪的糟糕,她也恨这样的自己,可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在意识里像是野草一样的疯长,完全不受控制的蔓延,拔不掉,烧不尽,让她心里苦不堪言,甚至能感觉到心一颤一颤的在痛,格外清晰感觉。

    现在的农家乐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色,悠闲时光里,可以叫人品尝到最原始的舒适感觉,就像是几十年前,人家习惯的走亲访友在亲戚家留宿的感受。

    在农家乐里吃过大锅里柴火烧出来的早饭,别样的滋味,让人心情愉悦,吃过早饭之后,明于行便开车送云可心去学校上学。

    学校门口,轩辕翊正好送苏乔也刚刚赶到,什么叫冤家路窄,云可心感觉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想遇到的画面,总是能出现在她眼前,根本不管她是不是愿意看见呢。

    苏乔最近笑容一直很得意灿烂,下车的她看见云可心也下了车,她哪里能就这样轻易放过折损云可心的机会,迈着杨柳蒲姿,她笑吟吟的走到云可心面前。

    “哎呀,看得出来,你这个接盘侠老公还挺疼你的呢!你这样的女人,也值得他亲自鞍前马后的,送你来上学么!哈哈哈,笑死人了,你还真是有点手段,叫人刮目相看了阿。”

    苏乔的话笑得极具讽刺味道,轻蔑的目光,叫人极度不舒服的视线,让她原本看着还算温婉的外貌,此刻有种尖酸刻薄的韵味出来了。

    云可心听着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也没太往心里去,被人折辱这件事,要是太往心里去了,就是算达到别人的目的了,折辱你的人,本来就是想让你生气,最好气死了才爽快,云可心决不会让苏乔达到她的目的的。

    浅淡笑着,云可心看着苏乔,目光淡然无波。

    “疯狗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到处狂吠,你以为谁都能被一只疯狗蓄意伤了的么?明智的人,是不会让它得逞的,你说对吧!于行哥哥。”

    云可心说着话,瞄着苏乔渐渐变黑的神色,嘴角扬起来一些弧度出来,想恶语中伤她云可心,也太小瞧她的心理素质了,三年多的现实生活遭遇的何止一点点白眼那么简单,为了生活下去,她隐忍了多少不平的现实,也见识规避了多少黑暗中的手脚,哪里能为苏乔的这几句话给算计到了。

    苏乔被气的不轻,她本来就对云可心意见很大,见云可心这样坚毅,她更加的看不顺眼,心中气愤难平。

    “云可心!你说谁疯狗呢!”

    “谁在狂吠谁就是,这还看不出来,需要问么!”

    相比较云可心的淡漠中甚至带着一些幽默的谈笑风生,苏乔说话激动的多,这时候身边是有不少同学经过的,驻足看见云可心几分趣味的笑语,许多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苏乔简直要气疯了,她觉得,怎么以前没觉得云可心这样牙尖嘴利的,现在的她是有靠山了,才这样咄咄逼人的么!

    靠山自己现在也有,轩辕翊把她要宠上天了的,她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轩辕翊是云可心的软肋,让轩辕翊中伤云可心,那才是最锋利的刀,她又何必自己动手,借刀杀人岂不更痛快。

    “翊哥哥!你看看,看看她,她欺负人家!”苏乔转身搂住轩辕翊的臂弯,娇柔到极致的软媚嗓音,说得几乎身边所有人都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云可心忍不住打起一个冷战,她抬眼看向轩辕翊的反应的时候,已经被轩辕翊深邃眼眸中投射过来的浓烈杀气给伤了一把,那双眼睛,曾经看自己是镶嵌着漫天星辰的,可此刻,冷冽的赛过寒冰白雪,尤其是他眼中的那股愤怒,那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不问青红皂白的要来伤她的前奏。

    云可心心里有些痛,却丝毫不愿意把这种痛意在脸上表现出一分一毫,她倔强迎击着轩辕翊看向自己的凛冽目光,丝毫不见畏惧,她在心里默念,正好自己一再下决心也下不了手去对付这个男人,这一次,可是你主动来招惹我云可心的。

    云可心眼目中的光彩千姿百态,十分复杂,她对轩辕翊有爱,有恨,有眷念不舍,有恨之入骨,能说百感交集着。

    轩辕翊在那一刻被吸引,他的心在那一刻明显感觉悸动了一下,他紧蹙眉头,感受着心口被针刺一般的难受感觉,迷惑在他深不见底的眼眸中蔓延开来。

    这个女人的眼睛对他为什么会这样吸引,让他不知不觉想要靠近。

    轩辕翊来不及更多迷惑的时候,苏乔已经发现不太对劲,她抱着轩辕翊的手臂,娇柔发嗲的声音带着微微愠怒的抗议着。

    “翊哥哥,她这个狐狸精到处勾引男人,总是有办法把人迷的神魂颠倒,你是不是也被她迷惑了!你忘了乔儿对你多好了么!”

    苏乔百般柔情的倾诉着自己的不满,她娇柔怜弱的样子,是个男人都回被挑起来保护欲,男人都有天生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或多或少,总会有的,轩辕翊也不例外,何况,自从他醒过来,一直就认定苏乔就是他心中挚爱的那个女人,怎么能不迁就不护着的。

    “别这样小宝贝,你这样子我受不了,心疼,谁也不能惹我的小乔不痛快,谁都不行,我决不会饶她。”轩辕翊把苏乔搂在怀里安慰着,悉心体贴,柔情微笑的脸上,满是宠溺的味道。

    这样的画面,本身就是对云可心最重的伤害,轩辕翊根本不知道,他说完话,把苏乔放在一边,咄咄逼人的走向了云可心。

    云可心此刻已经茫然,不管她怎么克制自己的感觉,亲眼看见轩辕翊跟苏乔这样甜言蜜语的模样,她还是觉得心痛的如同刀绞,所以,在轩辕翊走近她的时候,她是愣神的,根本没发现轩辕翊带着危险步步紧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