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88人嘴有毒
    这里面信息量有些大了!云可心这么一提,大家都意识到问题,不然还被忽视了,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爆炸性新闻,明家有重磅消息报道,对他们记者来说都是好消息,至于是谁,也不是最重要的。

    “是啊!白小姐,你是真的怀孕了么?你刚才亲口说明家大公子没碰过你的阿,不信我回放给你看看,我们从一开始就录着的呢。”

    “是啊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少人追问起白琳,让白琳措手不及,万分慌张起来。

    这时候倒是云可心显得大气,她微笑礼貌,“护”在白琳面前,为白琳说话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我家大嫂最近有点压力太大,可能是有点不舒服了,我们会尽快带她去做些检查,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大家阿,现在求大家帮帮忙,散开吧,不能再给她压力了,她会真的生病的,求求你们了。”

    云可心诚恳的态度,哀求着众人离开。

    众人也不好把一个人逼疯,白琳看着状态都有发疯的嫌疑了,毕竟人还是有些良知的,加上云可心的冷静诚恳的态度,媒体记者开始退却散去。

    白琳在众人离去的房间里疲软的浑身无力,她没想到,自己精心算计的结果,到最后把自己给伤的体无完肤,她还想借怀孕在明家巩固地位财力的呢!这下完了,她想保住孩子就等于承认自己出轨了,明家决不会再留下她,她要是坚持说自己没孩子,偷偷把孩子流掉,那就等于说自己疯了在胡说,怎么说怎么做,都是狠狠伤害了自己。

    她这是在干什么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云可心跟明于礼并没有出去,这时候明于礼也从暗处走了出来。

    明于礼双目气的血红,盯住白琳,恨不得把他掐死。

    云可心看情况不太对,小心的拉着明于礼的衣服袖子,不想让他冲动。

    “大哥,冷静一点,冷静!她已经自食其果,这件事到此为止好不好。”云可心柔声劝慰着明于礼。

    白琳这时候气的更是七窍生烟了。

    “云可心你这个贱人,你装什么好人!要不是你,我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到现在你还在装什么好人!”白琳叫嚣着,怒吼云可心。

    明于礼觉得白琳简直不可理喻了,他挥舞着拳头想立刻招呼白琳身上去,他觉得,跟白琳这样的女人多说一句都是废话,三观不同,根本无法沟通。

    云可心着急的一把抓住明于礼,不管白琳多么可恶,甚至她都想打她了,可不能因此毁了明于礼自己,她觉得为这种人太不值得,要处置她还有很多别的方式。

    明于行很明白云可心的心思,这时候过去抱住他大哥的肩膀,一是安慰,一是不想大哥太冲动了,毕竟,杀人跟自杀等于是捆绑在一起的,白琳死不足惜,他不在乎,大哥不能有事。

    “大哥,她现在的样子,也折腾不了什么风浪起来,别理她了,别让她脏了你的手。”

    明于礼见弟弟弟媳都在极力维护自己,他也不是完全糊涂的一个人,忍下来心头的一口恶气,他嫌弃的瞟了一眼瘫软在沙发上无骨无神的白琳,跟着家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白琳无助到极点,这时候是完全无力,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混沌,都不知道刚才到底经历些什么了,怎么云可心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她一败涂地了?

    想想都难以相信,她自己到底失败在哪里?为什么幸运的总是云可心,云可心还真是她白琳这辈子的克星,在哪里都能让她翻不了身。

    白琳一个人在房间里默默委屈的流泪不已,感觉身心疲惫到了极点。

    这时候门口走过来一个她觉得心里一暖的人,是许力,她绝望里的希望,让她能看见光明的人。

    “许力!他们都欺负我,呜呜……”白琳看见许力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像个孩子看见安全港湾,展开双臂扑到了许力怀里。

    许力别过脸盘,把白琳脱开自己的胸口,放在沙发上,眼睛里暗藏深深嫌恶的痕迹。

    原本他就是靠欺骗女人,在女人之间婉转得到利益的人,本来预见白琳还觉得是遇到了大鱼,给白琳出谋划策,只为让白琳得到一笔财富,然后自己从中得利。

    现在看白琳居然这么冲动,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的希望,许力也不想再在白琳身上花心思浪费感情。

    “白琳,我们分手吧,我已经有别的喜欢的人了。”许力的话很冷,说的让白琳难以置信,她怎么也不相信前一刻还跟自己眉来眼去的情人,这一刻就要跟自己分手。

    “不,不,许力,是我错了,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们带着孩子一起走,我离开明家,跟你永远在一起,我们俩,对了,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一起生活,我们都还有不少积蓄财富,足够我们逍遥一辈子,我们好好在一起,再也不想别的了,好不好……”

    “别说了!那些只是你的想法!我许力生来就是要做人上人的命,怎么能跟你这种贱货委屈生活一辈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再跟你在一起!”

    许力原形毕露,一把推开白琳,把她狠狠的摔在地上,哪里还顾着她是不是怀孕,听她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就很烦了,在他眼里,女人就是棋子,完全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还留着干什么,只不过是垃圾。

    白琳错愕的泪如雨下,她瞪大了眼睛,眼看着远走的许力背影是那样无情,她甚至被打击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遇不到一个让她舒心的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渣男!都是渣男!

    白琳哭着哭着笑了,笑的很诡异,嘴里开始呢喃。

    “宝宝,宝宝乖乖,妈妈带你去找爸爸去,找爸爸……”

    白琳一路上都在摸着自己的小肚子,笑的很是开心,她一直说着要找孩子的爸爸,脚步阑珊不稳,有时候下台阶都看不准,跌倒了好像也不觉得疼,起来以后还是笑吟吟的,狼狈不堪也完全不顾,一直念叨着要带孩子去找孩子爸爸去。

    云可心跟着明于行搬回了明家居住,还是原来的房间,可到了晚上,明于行却没有拉开隔断小床,直接躺到了云可心的身边,笑的格外甜蜜的,单臂支起半个身子,沉迷的看着睡在床上的云可心。

    云可心没有太不适应,却还是觉得这样下去很危险,她不能跟明于行说那晚的事情不是她,是他跟安靖,她答应过安靖不告诉他的。

    巧笑的有些顽皮,云可心从明于行身边钻了出去,笑着跟明于行打太极。

    “于行哥哥,你睡那么久小床了,今晚让我睡睡小床是什么感觉好不好!大床留给你。”云可心说着欢声笑语,想全身而退出去。

    可明于行哪里还能放过她,在他心里,她已经是自己的人,虽然答应过不会强求,却也不想再生分。

    “这可不行,我要抱着你们娘俩睡才能睡舒服,小床太小了,我怕挤着孩子,就在大床上睡吧。”明于行说话的时候已经抱住了云可心在怀里,把她拉回床上,笑的也个额外开心满足。

    有些事情不能做,可能在她身边休息,能嗅到她身上的气息,都是那样开心的事情,他又怎么能轻易错过单独相处的没一个时分。

    云可心有些无奈,她想着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只能让明于行越来越亢奋,容易出事情,她悄悄的急忙转移了话题。

    “于行哥哥,你今天幸亏及时赶到了,不然我还真被白琳算计了,说不清,虽然我跟你哥没事,可架不住现在有些没有道德的键盘侠的添油加醋捕风捉影的引导舆论,到时候还真会有人去相信了。”

    “是啊,现在想想我还是心有余悸,要不是我想着去接你,正好赶到,从后门先进去了,今天还真是说不清,以后你也小心些了,有什么要跟大哥说的,约上我一起,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怕麻烦会伤了你。”

    “你说的很对,以后我会小心一些的,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位置,太多人关注,我们就像是生活在玻璃房子里面的人,说道这些,我有点担心,我现在……要是别人知道……”

    有些话云可心有些尴尬,没好完全说出口,可她摸着自己小肚子的模样,一脸的愁绪,明于行早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我会保护好你们母子的,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就行。”

    明于行安慰着的抱着云可心在怀里,云可心觉得很温暖,他一句“有我在”,早已胜过旁人的千言万语的誓言。

    可她越是感动,越是愧疚的很,想想明于行这样对自己好,安靖眼看着是什么感受,就算安靖是个坦然无所求的女子,也会辛酸吧,她那么深爱着明于行。

    有些愁容的凝看远处,云可心不知不觉呢喃起来。

    “要是安靖怀孕了,她会想跟孩子的爸爸结婚么?”

    云可心喃喃自语,不知不觉把心中猜想的问题说出嘴边。

    明于行听完“扑哧”一声笑出声音。

    “看看你都想些什么呢!你也是女人,不是不得已,谁不想一家人好好的在一起,她当然会想跟孩子的爸爸在一起养育孩子,一家人在一起,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其实是最幸福的事情,许多人求而不得的。”

    “对了,安靖怀孕了么?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她跟谁在一起了?是相亲认识的么?”

    明于行说着话好奇起来,他经常有机会跟安靖见面,觉得没听过安靖说有男朋友了,怎么这么快就说怀孕的事了呢。

    云可心看着明于行,眼睛直直的,一直没动。

    明于行先是有些疑惑,之后忽然的举起手指放在耳边郑重的发誓。

    “我可没对安靖动过心思!我可以发誓的,你要相信我!”

    云可心看着明于行的格外紧张,心底有些无奈,她觉得,明于行要是对安靖有点心,才是好事呢,万一安靖真的怀孕了,她说明真相作点工作,有些事情还好解决一些,现在这样,她也难过。

    明于行刚才说的话也很清楚,他原本就是一个喜欢简简单单的生活过日子的人,能跟安靖子在一起白头到老,会更合适更幸福一些,她云可心其实真的不合适,她外表虽然娴静柔弱,却是个有主意有抱负的女子,这辈子注定简单不了,安静做个相夫教子的居家小女人,她会憋死自己。

    “我相信你,你也别太紧张了,太在意我,你会辛苦的,我希望你能多为你自己想一些。”

    云可心很轻柔的拿下来明于行的手,无奈的轻声低语,像是在叹息。

    她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今她只希望,能努力做到大家都没太遗憾就已经知足了,人生原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圆满,很多事情,也只不过是权衡利弊之后,无奈的决定罢了,想太多其实也没什么用,走到那一步,能冷静的去做正确少点遗憾的选择就算很好的了。

    明于行感觉到云可心情绪不太高兴,也没多坚持留在云可心身边睡,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去了小床上去睡,他不想给云可心一点勉强,就算在一起,也要云可心心甘情愿,十分的顺意才可以。

    白琳的事情终究是很难瞒得住了,他从音乐茶座里出来以后,状态就不是很正常,不过,还是认得了回家的路,她回家去找妈妈夏南星了。

    看见夏南星,白琳就急着把自己的“喜悦”告诉妈妈,在她意识里,妈妈是跟自己相依为命的人,在妈妈怀里,她才最安全。

    “妈!你看,看!我怀了于行的孩子了!于行一定会开心死了,我们等他回来,要立刻告诉他,他肯定会乐坏了的。”

    夏南星自从伊公馆搬出来,也没在找工作做,她觉得,自己有养老的资本,还有女儿,没必要再去为生活打拼了,她想余生过点舒适安然的生活。

    看见头发凌乱,一身狼狈的女儿扑向自己,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听着舒缓音乐的夏南星“嗖”的一下爬起来,一把紧紧抓住女儿的双手。

    她记得有一次在伊瑞面前,为了权衡自己的利益,她说过要把白琳送进去疯人院的话,却没想到老话说的没错,人嘴巴有毒,白琳会真的发疯了。

    看见神情恍惚笑得明显有些痴痴傻傻的女儿白琳,夏南星一双眼睛是怒红了的艳红,滴血一般的肃杀气息。

    这是夏南星从来没有流露出来过的表情,二十多年以来,不管遇到什么委屈在自己身上,她都能保持很好的冷静,柔弱明理的态度模样。

    可今天,她看见女儿这样子,她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