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89借刀杀人
    “小琳!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我的女儿,你受苦了。”

    呜呜……

    夏南星疾步跑向自己女儿面前,痛心疾首的看了女儿全身一遍,看见女儿一身的狼狈,她忍不住抱紧了女儿哭的肝肠寸断。

    要说夏南星是为心疼女儿哭的这么伤心,其实也不是,她是看见女儿的模样,似乎看见了自己努力了二十多年依旧没能如愿的期待,女儿的一身狼狈,是在外表,而她的溃败,却在心上。

    白琳没什么反应,还在咬着手指指甲,笑呵呵的不断呢喃着她臆想的傻话,她把现实跟自己的很多幻化想法合二为一,早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真的,哪里是假象。

    夏南星抱着女儿伤心了一会,内心的恨却在迅速聚集,也能说,那些恨原本本来就是在的,只是以前都是被她理智给囚禁了起来的,现在白琳的事情成为导火索,炸开了囚禁她心里那些恨的闸门,让它们一古脑的全都涌了出来。

    “小琳!你一直想得到明于行的对吧?现在你变成这样,都是他明家害的,既然得不到,妈妈就为了你,亲手毁了他明家的一切,为我的女儿报仇雪恨,让他们明家成为彻头彻尾的笑话。”夏南星扶着白琳双肩的双手,说话间不知不觉越掐越紧。

    白琳痛的一声惊叫,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她的目光越来越陌生,之后趁着夏南星不注意,快速转身跑了。

    “小琳!你去哪?你等等妈妈,等等妈妈呀!妈妈跑不过你呀……”

    夏南星一边跑一边着急的大喊。

    白琳毕竟年轻,意识模糊,力气不减,她飞快的跑出家门,来到小区里的路上。

    一辆急速行驶的招眼大红色跑车,猛地从远处疾驰而来,在白琳面前“吱呀”一声急刹车,动静震耳欲聋,让追逐来的夏南星几乎吓傻了。

    “小琳……”夏南星吓的脸色一片煞白,眼睛前视线在瞬间看不见一切。

    夏南星花容失色的惊叫,和红色玛莎拉蒂急刹车的巨大响动,并没有惊到白琳,她站在车子前面,身子已经紧贴车身,却一直在傻傻的笑着,根本意识不到半点危险。

    或许,这是沉迷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的人独有的快乐吧!无忧无虑,根本没有任何烦恼可言。

    苏乔被惊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除此之外倒是并没有什么不适感。

    下车看着跟以前精明的白琳完全不一样的白琳,苏乔冷冷嗤笑了一声。

    “哟!这不是明家长媳白琳白小姐嘛!刚刚才看见你在媒体上出风头春风得意,想着来找你聊几句沾点光高兴高兴,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就成这样了?这是高兴过头了么!”

    苏乔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鄙夷嘲笑着白琳的样子。

    反应过来的夏南星这时候气的不轻,小跑着跑过来半拥着女儿白琳在怀里,避讳的斜眼上下打量着苏乔,苏乔夏南星是有机会遇见过的,只是交集不多,所以她只是觉得眼熟,并没有认出来她到底是谁。

    “这位小姐说话也未免太刻薄了一点吧!人吃五谷杂粮,谁还没有个小病小灾的时候了,你现在这么笑话我们白琳,就没有想着为你以后的不幸时候积些阴德么!”

    夏南星内敛睿智,怎么会在气势和嘴皮子上随便就输给了一个年轻小丫头,这会看着苏乔,是极不舒服的。

    苏乔不怒反笑,笑呵呵的看着生气的夏南星。

    “阿姨!我想我是有必要跟您介绍一下我自己了,我叫苏乔,佳达轩辕总裁的未婚妻,我今天来找白琳,也决不是落井下石的,我是来帮你们的。”苏乔笑的轻松,一边摆弄着自己的披肩栗色长发,一边斜睨着一直傻笑呢喃的白琳,看样子是胜券在握的自信状态。

    都说自信的女人是最吸引人目光的,此刻的苏乔就是这样,说起轩辕总裁几个字的时候,她是心花怒放的十足自信,怎么看怎么的光芒四射,抓人眼球。

    夏南星即使是个女人,也是被苏乔此刻的自信吸引的,吸引她的也不仅仅是苏乔的笑貌自信,还有苏乔所说的话,苏乔说是来帮她们的,看苏乔的样子,不像是说谎闹着玩的,夏南星此刻正需要有人帮忙,她虽然很想报复,却还没什么头绪,她想听听这个看着就不是善茬的女人——苏乔的见解。

    “红口白牙,空口说大话确实很简单,你说来帮我,就能帮得了我们么?那还得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力法。”夏南星似笑非笑,瞅着苏乔几分薄凉的味道,精明如她,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苏乔不算什么好人,在这样的人面前,夏南星也懒得伪装,大家都能看清楚彼此的真面目,也能更好的合作,说实话,从苏乔出现的那一刻,看她的随身装备,她就知道,这个苏乔不会简单,说那样的怀疑的话,无非是为了给自己接下来的合作多点谈条件的筹码,夏南星不傻,她绝不会在合作还没开始之前,就大意失去了自己的先机,她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也不是轻易就得来的,她如今的身价,在如兰也能算得上上流之人了。

    苏乔很轻松,不管哪一方面,她都觉得自己能完全碾压夏南星跟苏乔的,她根本就没有把面前的人看在眼里,来找她们,无非是看她们有点可以利用的价值了。

    “能不能帮你们,只看我的心情,至于其他的,做了,你就知道了,说废话没用。”苏乔桀骜的高抬下巴,说话的时候,连看一眼夏南星跟白琳都懒得去做,说着话,人已经直接走向夏南星家里了。

    看苏乔气势,夏南星也不敢阻拦,也能说根本不想阻拦,她现在的处境还真需要有个精明的人来一起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做,苏乔正好合适,对她的光,她看得出来。

    苏乔径直走在前面,直接进了下夏南星家里客厅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瞧着屋里价值不菲的不俗装潢,她嘴角溢着冷冷的讥笑。

    夏南星家里这些高档的装饰摆件,在她眼里如今什么都不是,她是见惯了极品的人,又怎么对眼前这些迷了眼。

    夏南星是废了一些力气才把迷糊的白琳哄进屋里的,进了屋,她就锁上了家门,一怕白琳又跑了,二怕跟苏乔谈见不得光的事情,被人撞破,终归是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夏南星心里很明白。

    苏乔没什么意见,见夏南星母女,她除了高傲和不屑,基本上没什么别的表情出来,她是从骨子里看不起夏南星母女两个人的,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苏乔觉得,夏南星跟自己都是没有可比性的,若不是还有利用价值,她不会主动来见她们的。

    夏南星对苏乔有点敬畏,从气势上,苏乔就碾压她们不少,她是明白的,只是,夏南星是个精明发女人,知道怎么进退求全,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在她看来苏乔这样的女人跟她争,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只不过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没有矛盾可言。

    “苏小姐,谢谢您今天能来我家,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了,您刚才说能帮我们,我想知道,怎么个帮法,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要说那么多废话绕圈子了,直说了吧。”夏南星淡淡而礼貌的笑着,倒也不输苏乔多少气势,直接跟苏乔开门见山了。

    苏乔也没打算绕弯子,夏南星的明事理,倒是让她很满意,这样聪明的棋子,她觉得用起来会非常合心意,有些事情,会跟她更多的契合。

    “我的法子很简单,就四个字:见机行事!”苏乔凝视夏南星眼睛,几句话说得干净利落,清晰敏捷,脱口而出。

    夏南星倒也不含糊,紧跟着追问。

    “怎么个见机行事?”她很直白的问苏乔,既然人家说出口了,肯定有她的想法,她夏南星也不耻于问。

    “很简单,三十六计里面有一计,叫借刀杀人,而现在你的情况,有这样的绝好机会,白琳是病了,可她还是明家长媳,你以照顾生病的女儿为名,可以顺利的住进去明家家里,到时候……你想怎样!还不是任你发挥,毫无障碍了。”苏乔的话说得很清晰,在她们看来,这些东西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她们目的都是对付明家,对付共同的敌人,一个人计短,两个人计长,有人商议着做出的决定,总比一个人想出来的会有更多的成功率。

    夏南星稍稍沉凝,片刻之后嘴角上扬的笑容逐渐加深,她的秀美眸子里,闪耀出来耀眼的光芒,神采奕奕,一片涟漪。

    苏乔的话,夏南星觉得很有道理,一句话点开了她原本混沌的思绪,能有理由住进去明家,还愁日后没机会搞垮明家?那机会还不像是沙滩上的贝壳一样,随手捡来就是。

    “苏小姐确实精明,我很庆幸,没成为苏小姐的敌人,不然还真的很难躲过苏小姐的心计,祝我们日后合作愉快吧!很高兴认识苏小姐您这个朋友。”夏南星有些开心,对复仇的希望,她觉得又进了一步。

    苏乔鄙夷的扫了一眼夏南星伸在半空中凝滞的手,轻笑了一声。

    “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的,你这种人,不配。”

    苏乔说完轻飘飘的话,人已经到了大门口,她没有直接开门,抬起一脚,高跟鞋鞋跟,就切豆腐一样,切断了门把手,而她的鞋子一点都没事,她这是用的寸劲,可见她武功早已经不是常人所及。

    夏南星从惊讶中回神,人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衣服,额头上也是大片汗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知不觉流出来而不自知,夏南星没想到苏乔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样子,身手居然这么好,是她小看了,也是苏乔确实掩藏的很深。

    夏南星看着苏乔出门走远,也没敢上前去送送,她知道苏乔不是她看上去的那样淡漠,能不招惹最好不要去招惹,她庆幸,幸好苏乔不是她敌人,要不然,她或许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看不见苏乔的时候,夏南星回头看看痴痴傻傻的女儿白琳,眼里生出一些嫌弃的痕迹,都是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白琳从小的生活环境也并不差,怎么自己的女儿就没有人家孩子那样优秀,一点压力就把她差不多都毁了,看看人家苏乔,怎么能那么能干优秀,深藏不露的。

    夏南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也有些心疼女儿,到最后却把这一切的遭遇源头,都归结到一个人身上去了。

    云可心!要不是这个云可心,白琳不会受那么多委屈,伊瑞还会对白琳好,白琳也会如愿嫁给心上白马王子明于行,她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所有的不幸,都怪云可心一个人。

    云可心在明家早餐筵席上吃早点,却忍不住的打了两个喷嚏,在她不好意思的准备跟长辈家人说道歉的话的时候,门口传来闹哄哄的人声。

    “我说堂堂明家,世家豪门,就是这样对待嫁进门的儿媳妇的么!我们白琳都生病好几天了,你们家连个人都没去看看,更别提给她治病,你们这是凭着家大业大,故意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娘俩么!我今天倒是要来评评理,看看你们明家,到底要怎么处置我们家白琳!”

    说话的人是夏南星,她泼辣的语气,振振有词的声讨着明家的不对,说着话,人已经闯进来明家家里面来了。

    倒是有好几个人想拦着她的,只不过也没真下力气拦着,白琳怎么说也还是明家长媳,夏南星是明家亲家母,这样的身份在那里,做为佣人,明白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做样子就行。

    看见闯进来的夏南星领着傻笑不停说碎碎念白琳出现在明家餐厅里,明德夫妻脸是黑了一层,都快能刮下来锅底灰了。

    明德是男人,没好跟一个女人耍嘴皮子,林淑莹开口怼了夏南星,只是说话语速跟气势上,明显是输了夏南星几分。

    “夏南星你说话能不能知点廉耻!你女儿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还好意思来找我们明家的不是,我要是你,连出门都不好意思了,还别说出来招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