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92真是冤家路窄?
    门口这时候快速走过来一个磁性的嗓音,急速赶来。

    “可心!说好放学我去接你的,你怎么先回来了,都没等我一下。”明于行话里话外尽是宠溺味道,看似无意,却有意的来化解了云可心的尴尬。

    云可心看见明于行,尴尬虽然不至于了,却是满目的愧疚不安。

    “于行哥哥!”

    “不用说对不起,不过是健忘了一回,我原谅你了。”明于行肖的温和,看着云可心,在她额前轻轻吻了一下,把她搂在怀里。

    他的话对云可心来说,是一语双关的,云可心身上的痕迹,明于行不可能看不出来怎么回事,作为丈夫,她这是给他戴绿帽子了,不管怎样,明于行有权力生气,可他的眼里,看着云可心全都是宠爱跟心疼,其他的或许也有,他却不可能让云可心看见一丝一毫。

    云可心不知何味的笑了笑,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笑得多么不自然多么尴尬。

    易小茜一直没说话,这时候为了大家都不尴尬,拉着云可心去了自己身边,对明于行责备道。

    “你们年轻人在一起,说什么做什么我不管,可也要注意一下分寸吧,于行你先坐一下,一会就开饭了,我带可心先回房间处理一下伤。”

    易小茜的话淡淡的,说是责备明于行的意思,却更像是一种感伤,有些话她不想当面在众人面前说,怕说出来让事情更加糟糕。

    回到房间里,易小茜很仔细的处理了一下云可心的伤口,伤的不是很严重,她却怕一点不处理会感染了,有些担心。

    “你又去见轩辕翊了?”易小茜一边给女儿伤口擦药,一边平和的问她。

    云可心微微吃惊,她以为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可听妈妈的话,她清楚一切。

    易小茜见女儿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些痕迹不可能是明于行做的,明于行把云可心宠在骨子里,不可能亲热一下,还能把她伤成这样。

    没等女儿回答,易小茜已经明白了,她不愿女儿迷惑,也想让女儿跟自己说心里话,她说出了一些话。

    “妈以前在婉儿的雕塑身体里,不能动,却什么都能听见,你跟我说的那些知心话,妈都知道的。

    云可心很是吃惊,她目光涟漪心绪难平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妈妈一直都没说什么,看着她后来经历的一切,她以为妈妈才醒过来,什么都不知道。

    “妈!”云可心忍不住的扑在妈妈怀里,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她理解妈妈选择什么都不说的初衷,那是不想看见她多一分的悲伤。

    “可心,哭吧,妈妈知道你心里苦,是妈妈没本事,帮不了你什么!”易小茜怜爱的摸着女儿的肩背,除了安慰,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她是个真正娴静柔顺的女人,大家闺秀,良好的教养让她尽显女人的魅力,却也磨灭了她的斗志跟轮廓。

    云可心见妈妈什么都知道,也不想再隐瞒妈妈什么。

    “妈!我该怎么办?我是要杀了他为爸爸报仇的,可我怎么狠心也还是下不了手,我是个不孝的女儿!妈,我到底要怎么做?”

    云可心把她么久纠结在心头的话,无人能倾诉的话,一股脑的都哭诉了出来,她不是想找妈妈寻求办法,而是,这些话真的憋的她快要发疯了。

    易小茜很突然的疑惑,她是听云可心诉说了不少心里话,可都是她跟轩辕翊之间的话居多,她没说过云柏的死跟轩辕翊有关,云柏当时出车祸的时候,是跟易小茜在一起的,云柏当场死了,易小茜却在那里转了很久,也没能离开,听女儿说他们当时的车祸是有人陷害的意思,易小茜惊讶了。

    “你是说,我跟你爸当时出车祸,是轩辕翊害的?他亲口跟你承认过这件事了?”易小茜难掩痛苦心情,问女儿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云可心这时候却心头一惊,她是认定了轩辕翊谋害了她爸爸,那些证据也很有力度,她伤心之后,却一直没有问过轩辕翊这件事,让他亲口承认这件事是他做的。

    “他没有亲口说是他,可姐姐拿出来的那些铁证,荣不得他狡辩了。”

    云可心的话说得咬牙启齿,愤恨是一把双刃剑,伤别人之前,已经商的她自己体无完肤了。

    易小茜这时候沉默了一会,她努力回想起三年多前的那场遭遇,她眼睁睁的看着大货车把他们压在了车底下,之后是一段时间的黑暗,漫天的红色,遮盖了她的双眼,只是,她似乎觉得自己一直都能听得见。

    “我记得,那个大货车司机出车祸之后,有下车的动静,之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再跟他说话,说什么具体我已经听不清了,可我能确定,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没错,而且,那个声音我感觉在哪里听过的。”易小茜很努力的回想当时的情况,是云可心的话让她想起来要去回忆当时发生了什么,原本她一直以为那次车祸是纯粹的意外,女儿的话,让她起了要去追寻真相的心情。

    云可心愣神的看着妈妈,妈妈的话让迷漫,她也试着为轩辕翊在自己心底找着苦衷跟理由,可一直都是无果的,现在妈妈的话,一次次让她有了疑惑,她很想立刻去问问轩辕翊,问他到底有没有做谋害云家的事情,很迫切。

    “妈,要是再让你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你会认出来么?”云可心的话问的很急,她觉得自己一刻也等不了的感觉,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样的。

    “我也不知道,那人的声音我是觉得有些熟悉,是听过的,可也不是太熟悉的人,或许也是一种错觉吧。可心你也别想许多,你先处理好你跟于行的关系,一个女人能跟一个一辈子疼自己的男人在一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幸福,你该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光,有些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要学着放下才是,断舍离,也是打理好人生的必修课呢。”

    易小茜安慰着女儿的情绪,在她看来,比起真相,女儿能过得好更重要,真相是要查的,可也不能废寝忘食到影响了女儿现在的幸福生活。

    云可心茫然的点点头,思绪却一直不在状态,她想立刻去找轩辕翊,问他,到底有没有做那些事情,这种念头,让她迫不及待。

    易小茜也没说更多,她看女儿神情有些恍惚的样子,有些心疼。

    “吃饭去吧,于行还在外面等你呢,别瞎想了,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我们是一家人,别忘了,你还有我们在身边。”

    易小茜抱着云可心的肩膀,贴心的话,说得温和,带着女儿来到客厅,把她推到明于行身边。

    作为父母的心情,即使有些事情看得明白,她也还是希望女儿能过得安稳平静的幸福,爱情,是生活的奢侈品,并不是必不可少的,有,当然更好,可没有,也不会多影响一个人的生活,许多爱情走到最后也是会变成亲情的,云可心跟明于行的感情,在做父母的易小茜眼里,是最合适的,她也希望女儿能过得安然。

    “于行,怀孕的人容易焦虑,可心要是作了一点,我这个做妈妈的在这里跟你道歉了,还请你多照顾她,妈在这里谢谢你了。”易小茜很郑重的跟明于行说了一些话,有些事也算是心知肚明了,她是为云可心身上的伤痕来源,跟明于行道歉。

    明于行有些震惊,不管易小茜看上去多么年轻,她都是云可心的妈妈,一个长辈跟他说这样的话,他都是要觉得沉重的。

    原本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这时候也被淡化的几乎散去了。

    “妈,我跟可心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我会一辈子对可心好的,您放心。”明于行立刻起身很郑重的表示着自己的决心,对云可心,他即使被伤的遍体鳞伤,也不想去伤她一分一毫。

    云可心此刻是无比的焦灼,她意识到自己跟明于行结婚,是个错,想去改变,却倍感压力,毫无办法,她想撮合明于行跟安靖,如今看来是毫无成效,她不想再跟轩辕翊有所纠葛,轩辕翊却像是魅影一般,一直在她身边在她心里纠缠,怎么也挥之不去,让她心焦,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安心下来,原本,她能坦然面对一切坎坷的,可如今怎么觉得,自己的心就是不受控制的如此凌乱了呢。

    吃过饭,易小茜没有留云可心,反而催他们早点回家去休息。

    云可心没办法,跟明于行早早的离开了娘家。

    让她没想到的是,明于行并没有直接带她回明家,在车子停下来了,下车的时候,她看见眼前是一片让人舒心的绿野,空气清新的带着甘甜扑鼻而来,一路上都在心不在焉的她,直到车子停下来才觉察到这一切。

    眼前的地方,是上次他们来过的那个农家乐。

    “怎么来这里了?”

    云可心很诧异的问身边的明于行。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么?”明于行的话很温馨,笑的阳光明媚,似乎照亮了整个夜晚,让星月失色。

    云可心不知不觉沉凝了一刻,却很快的收回视线,有那么一刻的慌张。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这里,空气好,也没有压力,感觉像是到了世外桃源。”

    “那就好,我们什么都不想,开开心心的就好。”明于行很开心,笑得像是个孩子,纯净释然,他情不自禁的拉着云可心的手,漫步在鹅卵石铺的道路上,身边是青草跟花香,这一刻让他觉得,全世界都很遥远,只有他们两,牵着彼此的手,是彼此的全世界。

    “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能永远的停止在这里!”

    “可心,你嫁给我,后悔么?”

    明于行慢慢的走着,走了很长一段路,说了这两句话出来。

    云可心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疼,她在心底是告诉自己,她后悔了,感动不是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始终是种缺憾,她当初的决定,害了自己,也害了眼前这个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男人。

    可是,“后悔了”这三个字,她又怎么能说出口,她真的不能再说这样残忍的话去伤害明于行,对明于行,愧疚早就让她感觉这辈子也还不清他的情意,除非他说放弃,不然,她云可心无论如何都不好说出口后悔的话来。

    没有回答,只是温和的笑着,握紧了身边这个男人的手。

    “于行哥哥,我有点渴,我们进去歇会,喝点水,好么。”云可心的话很温柔,没什么刻意回避的痕迹,却在彼此心里都很清楚,她不想回答明于行刚刚的问题。

    明于行不知何味的笑了,心底的苦涩,溶在笑容里,其实,他心里是无比的清晰的,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的感觉,努力的骗着自己,为爱,他愿意受着这份委屈,痛的越是清晰,他觉得自己越是活着的,不然,他早就麻木失去了自己。

    有时候,痛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云可心没再多话,跟明于行在一起,这样静静的享受时光的美好,是叫人舒心的事情,是能让她平静的时候,她很享受这种时候。

    两人手牵手来到屋里,走进去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屋里有两个人,是他们万万都没想到的人。

    看轩辕翊跟苏乔的样子,像是在等着他们,而他们今天来这里也是零时起意的,云可心跟明于行很吃惊,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真是冤家路窄,明于行明显的不高兴,拉着云可心转身就要离去。

    云可心没有停留,跟随着明于行,只想快点离开是非之地。

    轩辕翊一双眼睛紧盯着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邪笑的眸子里,暗暗生出一种耐人寻味的愠怒痕迹,只是隐藏的极深,根本不可能有人看得见。

    “站住!既然来都来了,急着走干什么?”说话的是苏乔,她一双明眸像是两把烧着的火炬,恨不得要把云可心当场给烧死,她只不过是晚上出门跟轩辕翊兜风,没想到轩辕翊看见云可心跟明于行,之后二话没说的就跟来了这里,见明于行他们慢悠悠的在草坪上漫步,轩辕翊从另一边便先来了屋里坐等着他们。

    做这些事情苏乔是一百二十分不愿意的,只是,她一路上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带来这里,她连过问一下为什么都没来得及,就看见云可心也来了,苏桥心里满是不安跟恐惧,她怕轩辕翊想起来什么,害怕自己的空中楼阁在瞬间崩塌消失,她恨毒了云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