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93大哥,你冷静一点
    云可心本不想多纠葛,可她想起来妈妈说的话,要是妈妈的话没有错,那个在电话里面说话的女人会不会是苏乔?三年前,苏乔还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好的形影不离,要是她知道这件事,那她实在是太可怕了!

    云可心缓缓回头,目光沉凝却十分叫人可怕的看向苏乔跟轩辕翊。

    “你们俩到底想干什么?人的忍耐,都是有极限的,别以为,每个人都那么好欺。”云可心的话不怒而威,说的掷地有声,看似平淡的语气,却是叫人不得不去注目的深刻气息。

    明于行半拥起身边的云可心,他没说什么,却想着要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会一直站在云可心身边。

    苏乔从没有看见过云可心这样肃厉狠决的表情,在那一刻,她似乎有畏惧一闪而过,只是,那一抹表情极快的速度就已经消失。

    整个人都攀附到了轩辕翊身边,她一双藕臂,紧紧的搂着轩辕翊的脖子,做出了被欺负的害怕样子。

    “翊哥哥,你看看她,人家也没说什么呀,看她想吃人的样子,好吓人。”苏乔是借机跟轩辕翊暧昧的,这点轩辕翊不清楚,明于行跟云可心却看得一清二楚,见轩辕翊疼惜的去安慰怀里的苏乔,没等云可心有所反应,明于行已经快被气炸了,他不知道轩辕翊为什么会变了,却完全了解云可心的心意,苏乔这样做,无非是想让云可心看着难受,而明于行为了云可心,是可以忽略自己的人。

    “苏乔!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往轩辕翊身上贴,就一点不介意他心里是不是有你!”明于行实在气不过,怒指苏乔叫骂起来,一时冲动,也没考虑这样说话的后果。

    苏乔看样子被欺辱更加可怜,她几乎整个人都钻进轩辕翊的怀里,忍不住的哭哭啼啼。

    “翊哥哥,你看看,看看这都是什么人,你在这里都在欺负小乔,你要是不在我身边……呜呜……”苏乔话没说完,人已经把脸埋进了轩辕翊胸前,哭的是受尽委屈。

    轩辕翊眼看自己的“未婚妻”哭成这样子,怎么说面子也是过不去,他猛拍身边的桌子,推开苏乔站在一边,大步流星的就朝明于行身边攻击过去。

    要说是云可心这样说苏乔,他还会顾及人家是女人,稍微忍下一点,可明于行一个男人,当他面就这样诋毁他未婚妻,轩辕翊怎么能忍下来这口恶气,二话没说,他就要揍人。

    明于行也没怕,跟轩辕翊不是第一次动手,他们算从小打到大,哪里还会怕了轩辕翊不成。

    二人棋逢对手,旗鼓相当的打的激烈,云可心看的有些担心,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担心谁,或许是谁也不想伤的利害了。

    苏乔见没人注意,她眼睛里面划过去一道精光,看着屋顶上的一盏大型复古琉璃灯,她嘴角露出诡秘笑意。

    云可心就在琉璃灯下面,这时候灯掉下来,就算她不死也会重伤吧!那些碎了的玻璃划花她那张狐媚的脸才好,那一定比让她死还大快人心。

    苏乔打定主意,凭借自己的好身手,暗地里下手,几个同时飞出去的石子,不同方向的打在吊灯上,顷刻间那吊灯就支离破碎,哗啦啦的掉落了下来。

    云可心的一颗心都关注在明于行跟轩辕翊的打斗上,发现自己头顶有异响,想逃走避开,却已经来不及。

    这时候正在打斗的轩辕翊跟明于行,同时的飞奔过去,明于行第一时间展开双臂只想护住云可心不受伤,而轩辕翊,一把推开云可心去了明于行身边,自己却留在了破碎的吊灯落下的区域。

    云可心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被苏乔惊讶的哭喊声音惊的瞪大了眼睛。

    “翊哥哥……”苏乔不顾一切扑向了轩辕翊,哪里还顾得上危险,她不明白轩辕翊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关键时候为什么还要去护着云可心那个贱人,明明她想害云可心的,偏偏却害了她最不想伤害的翊哥哥,她完全像不明白为什么。

    轩辕翊被急速落下的锋利碎玻璃划的到处是伤,尤其是裸露的脸上,好几块都是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苏乔因为扑过来,也被划了好多伤口,自食其果的伤的不轻。

    反而被害的云可心,被轩辕翊推出去后,落在明于行怀里,丝毫未伤着,看得苏乔气的肝疼。

    “翊哥哥!你是怎么了?你这么危险,去护着她干什么?”苏乔气的直跺脚,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直掉个不停。

    轩辕翊看都没看云可心一眼,心疼的把苏乔抱在怀里。

    “我,我听见你尖叫声音,一时没看清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以为是你遇到的危险。”轩辕翊很温柔的呵护着苏乔,看样子格外的怜惜,一直心有余悸的亲吻着苏乔的鬓角额前。

    苏乔很快的就高兴了起来,自己受点伤算什么,能看见翊哥哥不要命的护着自己,那也是比蜜还要甜的事情,她也算没有完全失算了不是。

    “翊哥哥,你受伤了,我们赶紧去看医生。”

    “嗯,先给你看,你是女孩子,这脸上伤了可不是什么小事,先看看你的伤。”

    “你是怕小乔伤了脸不好看了么?小乔不漂亮了,翊哥哥会不会不喜欢小乔了。”

    “怎么会呢!我们是未婚夫妻,你永远都是我心尖上的人。”

    轩辕翊跟苏乔相互依偎搀扶着,极快的速度离去,临出门口的时候,云可心看见轩辕翊看了自己一眼,是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

    “你永远都是我心尖上的人。”轩辕翊说这句话的时候,看她一眼,云可心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故意,可他那一眼很迅速,快到几乎没人发现,像是故意在掩饰什么,让她有些迷茫。

    “这两人是不是有病呢!好好的跑这里来折腾一下,不是疯了是什么?真是个不可救药的病人!”明于行看着苏乔跟轩辕翊的背影,回神之后忍不住冲着门口咒骂了一番。

    原本,明于行是打算好好重温旧梦,把那天他没来得及品尝回味的美好再走一遍的,在原来的地方,花好月圆的时分,他想云可心也能接受了自己的亲近。

    现在倒好,好好的一次美好设想的情景,还没正式开始,前戏就被这两个疯子搅局了,看云可心现在的脸色,明于行也觉得自己没有了如愿的可能。

    “刚才吓着你了吧,可心,我们回去吧,今晚好好休息,哪里不舒服立刻跟我说,可不能马虎了,伤了孩子。”明于行很贴心的跟云可心叮嘱。

    云可心没有说话,一路上她都没多说什么,她的思绪一直都停留在轩辕翊满脸是血的那个回眸偷偷看自己的情景画面上沉思……

    回到明家的时候,时间还不算晚,进屋的时候,云可心毫不意外的看见了白琳母女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剧,两个人看似都很投入,可云可心他们刚刚进门,夏南星已经看了过去,很明显是在等他们回来。

    有些事情无法避免,云可心也只能说服自己的心,去接受面对它们。

    “幺!这都半夜了才回来啊,不知道是二公子去抓奸抓回来的呢?还是二公子自己不行,给自己的老婆和别人相会去放风去了呢!”夏南星调笑的话,说得十分刺耳,根本就没打算让人听得舒服了,直接了当的指责云可心不轨。

    云可心倒也没怎么生气,跟智商有缺陷的人争执,只能是把自己的智商拉扯的跟她一样低,夏南星想方设法的住进来,云可心就没打算自己能耳根子能清净了,她想说什么让她说去好了,只要她不在意没尴尬,那尴尬的就只能是搬弄口舌的人自己。

    明于行准备跟夏南星理论,却被云可心扯了一下,也没搭理了,跟云可心准备绕过去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谁知道夏南星是是有心找事,根本没打算放过云可心,她撇开神情恍惚的白琳,急速走到云可心面前,挡在云可心跟明于行面前,耀武扬威的讥笑。

    “幺,这是做了亏心事没脸再为自己洗白了,还是根本就不知羞耻,没拿偷人当一回事呢?这么急着干什么呢?亏心?还是心虚?哈哈哈……”

    夏南星讥讽的看着云可心直接指责,也没一点避讳的意思。

    只是,在她大声狂笑的时候,明于行早已经气不过,狠狠的一巴掌甩过去,打的她措手不及。

    只是,云可心清楚的看见,夏南星根本没有生气,而是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得意,在云可心正在奇怪夏南星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明德夫妻的匆匆出现,让云可心瞬间明白了夏南星的用意。

    “二公子,你就是打死我,也掩饰不了你老婆偷人的事实,嫌弃我说话难听了?你还没去听外面人家都是怎么议论你老婆的呢,说的多难听的都有,难道你想都打死别人!现在可是自媒体时代,你是堵不住悠悠众口,给你老婆盖着遮羞布的。”夏南星依旧笑得得意,也没打算装,跟明家的人,她依旧态度对立,可也是她的精明之处,越是这样,越叫人觉的,她说话直性子,没说什么阴谋的诽谤的样子。

    明德差点被气的吐血了,他还没能从大儿子的糟糕婚姻里面走出来,又听见二儿子的婚姻也是有问题的,他明德要了一辈子的面子,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夏南星你胡说什么!你要没证据胡说八道,老子要你命!”

    “谁说我没证据了,你也不看看手机,你看看今天如兰头条都说的是什么!你自己看看,到底我有没有说的无凭无据!”夏南星据理力争,原本她进来明家的目的就是要把明家给搅的底朝天,哪里还需要顾及什么,是什么伤人选择说什么。

    明德看夏南星说的理直气壮,双手发抖的拿出手机搜了一下,本来他过的已经是退休状态的生活,没在意时事新闻,听夏南星这么一说话,他隐约觉得出了什么事情。

    新闻热搜上的标题很隐晦,“某豪门媳妇秘密私会旧情人”。

    没提名字,没说事情经过,配图有意模糊不清,只能看清楚轮廓,却叫人想入非非。

    明于行也看见了那些报道,早就看见过,只是他没想过是云可心被拍,现在想想云可心的伤,综合到一起,他惊觉,这事还真有可能是云可心的事。

    第一时间没想责备云可心,而是怎么更好的保护她,明于行刻意去看了看明德的手机画面,顿时冲着夏南星怒视。

    “你就凭着这个做证据来诬蔑我老婆的!夏南星!你给我听好了,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你也敢拿出来中伤我老婆!我要让你负责任!”明于行怒火中烧,冲着夏南星一顿咆哮,气势惊吓众人。

    夏南星一开始是胜券在握的,因为她坚信,这件事能成功的离间了明于行跟云可心的关系,只要明于行对云可心生疑,那他们自己就会攻击对方,搞垮明家,势如破竹。

    可夏南星万万没想到,明于行这强势护妻的态度,简直让人闻风散胆,光态度就能把她给吓死,别说离间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是云可心做出来的,不然,天下哪里会有男人知道自己妻子有嫌疑出轨了,还能这样庇护自己的妻子,一点都不生气在意的。

    明德原本气的半死,见自己儿子如此态度,看看儿子,看看夏南星,最后还是相信自己儿子不会看错人,夏南星原本就给他没多少好感,刚才也是自己疏忽了这个女人的用意,现在去想想,这个女人从头到尾就没安什么好心。

    “可能,可能我也看错了吧。”夏南星有些气弱,却不太甘心就此认输,话里的狡辩意图更加明显一些。

    民于礼正好从外面回来,工作一天的他,应付着各种难题,比起正常人,他还要多承受一份别人对他相貌的歧视,更加的艰难。

    他本想回来好好休息,却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家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他看透白琳,也很讨厌对白琳言传身教的白琳母亲,见夏南星在家里作妖,他气恼的冲着夏南星疾走过去,甩起手就要打人。

    云可心及时的拖住了明于礼,她不是心疼夏南星被打,她怕明于礼会毁掉他自己,在云可心眼里,明于礼是个内心纯净的男人,若不是遇见白琳,他这辈子应该是洒满阳光的旅程。

    “大哥大哥!你冷静一点,做任何决定前,先冷静几秒,深呼吸,按我说的做,别冲动了!”云可心拉住明于礼,却有些吃力,气恼的明于礼力气不小,有些难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