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00历尽情劫才会懂
    这一次轮到安靖不敢相信了,身为如兰人,不可能不知道易家家族,虽不如明家名气大,在如兰也是如雷贯耳的一个家族,当初易家女儿易小茜跟云家云柏联姻,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以为易家跟云家联姻,会是明家的最大威胁,只是十几年的相安无事,直到云家云柏出事了,云家败落,也一直相安无事的,不是没个有钱人家的人都是嗜好争夺的,也有大多数人家是注重家庭氛围教育涵养的,出来以德服人的好品质笼络人心,倒也能把持住子孙世代的财富,打破流言所说的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存活下来。

    早听说易家有个独子,是易家继承人,却一直不肯回家继承家业,安靖万万没想到,就在自己身边,居然是易珏。

    易珏是姓易没错,可他身上没有半点富家子弟的气息存在,完全就是朴实无华的路人,哪里是传说中的易公子的样子。

    “你,你是易家传人易……公……子……”安靖被惊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原本以为易珏抗拒帮自己只是怕麻烦,这下好了,用了人家用命换来的唯一一次机会,这不是间接断送了人家的一辈子幸福了嘛!她这怎么好意思过意得去?

    “那个,那个可心,你,你听我说哈……”安靖心烦意乱的一把抓紧了云可心的手,急着想解释清楚了,这毁易珏一辈子的事情,她确实不能做,毁自己一辈子也是毁,她不能为了保全自己,自私的毁了易珏一辈子了。

    安靖急着想解释,意图还没说出口,易珏已经潇洒的抱着她肩膀走起来了。

    “还叨叨的说什么呢!你还让不让你男人吃饭了?你想饿死我啊,什么也别说了,既然你命里注定是我的人,你还想跑了咋的阿!”易珏气魄有些霸道,搂着安靖就走,根本不容她多说什么。

    事到如今他也想开了,反正到现在他也没看对眼什么人,跟安靖关系也一直不错,与其回家去娶那个刁钻跋扈被宠坏的联姻大小姐,他还不如跟安靖在一起,毕竟两人志趣相投,平时也相处的很好。

    安靖傻眼了,她这是想什么破主意了,简直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自己往里面跳下来了,她眼下的处境,又怎么能真跟易珏好,她都怀了明于行的孩子了,这事易珏以后不可能不知道,易珏会接受她怀着别人的孩子嫁?

    不,呸呸呸,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根本不可能嫁给易珏好不好,她不爱易珏,不能害了易珏一辈子阿,这太对不起易珏了。

    云可心总觉得这事有些怪,却也说不出来到底怪在哪里了,看着易珏搂着不停挣扎的安靖走进包厢,云可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担心着,毕竟易家也不算小门小户,大户人家,规矩比一般人家多许多,安靖跟易珏这事,云可心总觉得,会是一次不小的波澜。

    安靖跟易珏一同走进包厢,打开房门的时候,正看见艾米往明于行怀里钻,手也大胆的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去了,看样子想急着干点啥。

    安靖看见这一幕,立刻脸色黑沉了下来,她立刻走过去,拉开艾米的手,狠狠的给她一个耳光。

    “你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这样……这样对他,我该替可心好好教训你。”

    艾米原本勾引就没得逞,加上忽然被打,暴怒的眼睛都血红了!

    “你又算老几!云可心还没说话呢,你敢打我!看我不撕了你这个臭婊子。”艾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谁,看安靖面色温婉,便觉得她也就是纸老虎好欺负,反手就要打安靖,长指甲要抓她的脸。

    艾米毕竟年轻泼辣,速度也不算慢,眼看长长的指甲就要抓到安靖脸上,却被一直有力的大手给擒住了手腕。

    易珏有些愤怒,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勾引他外甥女婿不算,还想打安靖,这他怎么能忍下来,他虽然还没明于行大,可辈分摆在那里,自身的铁血实力摆在那里,哪能叫人当面欺负了自己的家人。

    易珏怒着沉稳的刚毅视线,一直有力的大手,捏的艾米手腕子骨头“咔咔”作响,艾米惊叫声接连不断他也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在身为警察的他眼里,对错是超过性别之说的。

    “凭她是明于行的小舅妈行不行?你想勾引我外甥女婿!凭你还没那么大的魅力,你再敢动一下我老婆试一下,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监狱,你信不信!”易珏生气时候的魄力是很渗人的。

    小舅妈!老婆?这到底什么情况,面前这人是谁,他都没见过,一来就成自己长辈了,怎么回事?外甥女婿!他是云可心小舅么?怎么从来没有听云可心说过,他们结婚也没见过呢?

    明于行还处在有些懵的状态,他在包厢里发觉到艾米的意图时候,正准备抽身出去,门已经被打开,易珏安靖他们就看见了还没来得及发生的一幕,接下来就打起来了,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出来,接下来的消息已经让他接受的有些吃力了,细想一会他才分析出来来人到底是谁。

    云可心妈妈的娘家是堂堂易家,易家有个传说中的小儿子,一直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基本上谁也没怎么见过,叫易珏,应该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他叫安靖“老婆”那就是安靖的结婚对象了,没想到安靖还真是说到做到,跟他说过年前必定会找到人完成婚事,这就有了合适的对象了。

    也好,他真心为安靖高兴,祝福她,放下,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安靖能放下对自己的感情,作为朋友,他也挺高兴的,明于行默默想着,见易珏下手也确实狠,再不劝一下,怕艾米被扳弯的手腕就要断了,他上前为艾米说了一句话。

    “小舅小舅,你也打了人家了,就这样算了吧!算了,别为难人家了。”

    “为难她你还心疼了?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一会再教训你这个渣男,有些事情一个碗是碰不响的,她敢这样对你,一定是你这个人不正派了!”

    易珏怒气未消,见明于行还敢来给艾米说情,顿时咆哮着吼着明于行,看样子是要想把明于行捏碎了才能消气了。

    云可心看情况有些失控,急忙跑进来,她想护着明于行一下,毕竟她还是了解明于行的心意的,他不是那样的人,不然也不会跟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来。

    只是云可心还没来得及走到明于行面前,安靖已经急的面色恍白,直接护在了明于行面前,紧张的盯着易珏不安的警惕着,关键时候安靖也想不了许多,她只想不让明于行有受伤的可能性,哪怕是一丁点可能性,有她在,她也不愿意看着明于行冒险的。

    易珏从来没有看见过安靖这样的紧张过,他跟安靖相处也不短时间了,安靖是个表面温婉,内心足够强大坚韧的女人,不然她这样子,也不会报考警察。

    可今天眼前的安靖,跟平时易珏认识的安靖完全不一样,她满目慌张,完全失去了分寸,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除了本能,根本没有了思想,而她的本能就是保护明于行,不顾一切,完全忽视自己。

    易珏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涌上心头,说酸不像酸,说苦涩也完全是苦涩,那种异样的心情,让他开始妒恨被安靖保护在身后的男人,明于行,他的好外甥女,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不算,还跟安靖有千丝万缕的牵连。

    易珏莫名的生气,气的肚子胀肠子紧,恼火的满头都是金星。

    “好你个明于行!你还真是有点欠揍的本性,欺负我外甥女不说,还想欺负安姐!今天无论如何,我易珏都要跟你算算清楚这笔帐,不让你学乖一点,估计你想子嗣遍布全球了。”

    易珏恼火的话自然没了好语气,说着话,一把拨开了安靖,冲着明于行就要去打人。

    明于行一开始也没想跟易珏起争执,不是怕他,怎么说也是云可心的小舅,年岁不大也是货真价实的长辈,他不想伤了和气。

    可易珏不问青红皂白的已经打上门了,他也不能干等着挨,他只能被动的跟易珏扭打在一起。

    易珏经过特训,身手矫健自然不说,明于行也不是懒惰的人,平时健身练武,也不可能随便就被人给打趴下了。

    酒店包厢不算小,里面摆着一些家具,空间算不上大,两个人激烈扭打在一起,很快的把包厢里面打成一片狼藉,非常激烈,云可心跟安靖在一边想上去拉一把,都没敢上去,她俩都怀孕了,都怕伤了自己的孩子。

    艾米看情况不太对,早就悄悄溜走了,哪里还敢留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找自己的麻烦。

    明于行跟易珏踏踏实实的干了一会,谁也没有真正的占了上风,倒是两人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看的叫人揪着心。

    “你们两个别打了。”安靖突然的一声大声怒吼,同时摔碎了桌子上的一个玻璃茶壶,快速拣起来一块碎玻璃,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划。

    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明于行受伤,伤在他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都疼在她心上十倍的痛楚,让她无法忍受的程度。

    不想让易珏跟明于行两个男人之间的争斗继续下去,安靖选择了伤害自己去阻止,她本能的没有选择别的方式自残,避开大动脉,不想因此伤了自己的孩子的安全,那是明于行的孩子,在她心里,同样的比她安靖的性命更加重要。

    玻璃碎裂在地上的发出不小动静,加上她胳膊上不算小的伤口,鲜血淋淋,触目惊醒,让明于行跟易珏都停下了动作,惊吓的看着安靖。

    明于行下意识去看云可心的时候,易珏的惊叫嗓音撕破了空气。

    “安姐!安姐你干什么!”易珏发疯的一般冲向安靖,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了心被什么刺痛的感受,那不是普通的痛,那种痛直接击中了灵魂,让他觉得自己的灵魂撕扯着,想挣脱自己的身体,好更快的去阻止安靖伤害到她自己。

    易珏不顾一切的扑到安靖面前,哪里还能顾得上自己,徒手一把抓住了安靖手里的玻璃块,为得就是不想让安靖还有伤害她自己的可能。

    鲜血,犹如泉柱,从易珏紧握的手心里流出来,流成一条直线,无情的朝地上奔流而去。

    而易珏,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他颤栗的目光看着受伤的安靖,心疼的眼圈猩红成一片血色。

    “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你自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会心疼掉我的半条命。”易珏伤感的话,脱口而出,说出口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心惊,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早已经默默爱上安靖,只是他一直玩世不恭的贪玩着,根本就没有发现了自己骨血里早已深藏的心思。

    难怪有人说,男女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纯洁的纯友谊,不是相互吸引,就是一方爱早已深入骨髓,心甘情愿的去迁就而已。

    易珏惊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爱上安靖,还爱的这样深沉了,可他竟然丝毫都没有发现,若不是看见安靖这样伤害自己的情景,他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他估计还会一直认为,他们只是最要好的男女闺蜜。

    可易珏明白了自己的心思的同时,他也看明白了安靖的心思,自始至终,安靖的关注目光,依恋的都是明于行身上,不管她多么刻意掩饰回避,还是不能掩饰了她的情不自禁,安靖爱着明于行,深深的爱,无法自拔的那种,易珏也算是看明白了,他突然明白,安靖为什么一定要他假装结婚对象,原来,她的心正经历着苦,爱而不得,是多么凄惨的情感故事,怕是只有历尽情劫的人才能懂。

    “安姐,我带你去医院,你别乱动。”易珏没有过多的去想,公主抱起来安靖,不容她分说,就要带她走。

    安靖这时候却拒绝了易珏的要求,她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慌张,快速逃离了易珏的怀抱,直接跑过去,多在云可心的身后,不安的看着易珏。

    “不,不不,我不要去医院,不去!”安靖态度很坚决,神情却让人很是困惑不解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