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02一起住都行
    既然做不了恋人,易珏只想能陪在安靖身边做最好的朋友,至少,不至于反目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安靖沉默了一会,最后背过身子,她不想面对易珏,因为她看着易珏的眼睛就觉得有些愧疚,以前不懂,也没看出来,现在的易珏,眼睛里有让她不敢直视面对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想求你,求你不要再为难明于行,这事跟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安靖静静的说着话,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话音里全都是对明于行的维护。

    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如此,明白了自己心里的心思,却发现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易珏有些神情颓废的一蹶不振,看上去像是在瞬间憔悴了许多。

    默默看着远处繁华街道上车来车往的奔流不息,似乎每一辆行走的车子里,都载满了形形色色的各种故事,万家家庭有万家的不易,有多少的求而不得,填满了每个人的人生遗憾,衍生出来又是多少说不出的心酸,默默在每个人心里蔓延。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没同意,我绝不会鲁莽行事,我,都听你的,姐!”

    易珏完全发自肺腑的话,说得无比沉重,因为这样的决定,完全不是属于他的随性,他的压抑是他在瞬间的成长,而这种成长的痛,只能自己默默在心里承受。

    易珏没有再叫安靖“安姐”,一声“姐”是说不尽的酸楚,既是两个人关系的接近一步,也是两个人之间再也无法跨越的隔阂。

    安靖明白,易珏也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止于此种地步。

    云可心跟明于行在酒店随便点了一些东西填饱了肚子,约的饭局泡汤了,他们也不能让自己饿肚子,吃完饭,明于行送云可心去了学校,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明于行看见易珏在自己的车边等着自己。

    “怎么?你还没跟我打够!这里不太方便,我带你去个可以肆意妄为动手的地方。”明于行没有畏惧易珏的魄力,看见易珏,倒是有几分男人的血性升腾而起。

    易珏沉溺的看着明于行,倒是没急着说话。

    这倒是让明于行有些焦躁了起来,“你想干什么直说可以么!你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还真有点吓人。”

    明于行鄙夷的瞅着不明来意的易珏,要不是看他是云可心的小舅,对于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男人,他还真不会这样客气。

    “去喝一杯,我想听听你跟安靖的故事,希望你不要吝啬。”

    易珏的话,让明于行有点意外,可看见易珏无比真诚的目光,明于行欲言又止,想了想,答应了,怎么说,人家也是云可心的小舅,民间习俗,天上雷公大,地下娘舅大,人家可是云可心如假包换的亲舅舅,还是唯一的一个,爱屋及乌,明于行也要注意对人家长辈的态度。

    “好吧,有些事情说清楚一点也好,我对可心可是真心的,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

    明于行说着话看了看腕表上时间,他最近的工作很忙,而且,他有点时间都想留给云可心,若不是看易珏的身份,他根本不想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明于行跟易珏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看上去很干净的酒家,进去要了一瓶最烈的酒,点了两个家常菜,便没再要了,本来他们今天来也不是吃东西的,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说话。

    一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气氛有点紧张,毕竟才认识,还刚刚打过一架。

    可是随着酒菜上桌,两杯酒下肚了,两个人都放开了不少,酒桌上的文化,是博大精深的,很多事情都是能在酒桌上解决的,一顿不行,就来两顿,能坐在一起喝酒的缘分,事情也算解决了一大半。

    易珏喝了两杯酒,话也多了起来。

    “我说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过安靖?你们认识不少时间了吧?”

    “认识有些年头了,要是喜欢也早就在一起了,小舅!”明于行的话很清晰,他也没打算喝多少酒,今天愿意来,也只是想把有些话跟易珏说清楚,除了易珏是云可心的小舅以外,他心里也希望安靖能跟易珏真正的幸福,既然安靖决定跟这个易珏结婚,作为安靖的同学,朋友,明于行也想尽自己的力量,让易珏打消一些心中的疑虑,怕这些疑虑影响了安靖跟易珏的幸福。

    明于行不知道安靖已经怀孕,而且,怀的还是他明于行的孩子,这一点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在他心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明于行不明白,易珏却已经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事情到现在这样地步,说出来对安靖也是伤害,易珏也不想毁了自己的承诺,把这件事说出来。

    听明于行恭敬的叫自己小舅,易决很恼火。

    “你,你别叫我小舅,你叫我名字!兄弟,我们差不多大,我不想听你叫我小舅!别扭。”易珏有些生气,可也看得出来尽量在克制着说话。

    明于行没有争辩,他跟这个“小舅”见面的方式有些特别,他想一下子关系就会有多么好,自己都觉得不可能,能坐在一起喝酒说话,已经是不容易,他极力的,只想好好维持下去这种难得的平静关系,毕竟,算是很重要的姻亲之人。

    其实人与人相处,每一段关系都是需要付出努力去维持的,就算父母兄弟亲戚也是。

    “好,易珏,私下里,我能答应你这么叫。”明于行主动的拿起酒杯跟易珏碰了一杯,看在云可心面子上,他主动愿意迁就的人,怎么说都还是能接受的。

    只是,若是在重要的场合里,他还是不会这样随意称呼的,会丢了教养,让明家蒙羞的。

    “你总是这样无趣,太过于守规矩,不知变通,是一种迂腐,我不知道我那外甥女和安靖,为什么都会看上你了。”易珏显然有些醉意了,他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喝的又猛,这时候说话毫无遮起来。

    明于行有些诧异,他看得出来易珏很痛苦,爱一个人求而不得的感觉,他明于行很懂,只是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要为情折磨,被情所困,得不到的,当真是永远在骚动么!

    “感情也是需要培养的,你别灰心,我跟安靖没什么的,你们以后一定会很幸福,安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明于行没什么办法,只好安慰的着易珏。

    易珏听见明于行的话,更是火大,借着醉意,他的有些话,在心里也有些藏不住了。

    “安靖是好女人用得着你说!好女人你还欺负人家!好女人也被你给伤透心了。”易珏情绪很是激动,诉说着心里的压抑,桑音带着满满的情殇,以前的他不懂,总以为自己没对谁动心,等他发觉时却早已深入骨髓,而一切都为时已晚,什么都来不及了。

    明于行不太明白易珏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为他只不过是醉话,他哪有欺负过安靖,他跟安靖一直是君子之交,从来都没有僭越过,而且他从来没有跟安靖说过自己爱她,又何来欺负她一说。

    “易珏,你醉了,别再喝了吧,酒多伤身,你想喝酒下次我再陪你,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叫人送你回家。”明于行自己也喝了酒,喝酒不开车,自己送易珏显然不现实,他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一起开玩笑。

    易珏怎么肯回去,尽管他已经视线模糊,口齿不清,动作蹒跚,他还是在倔强的跟明于行抗拒着。

    “我不回去,我有话要跟你说,你要想想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想想孩子……”

    在明于行来看,易珏开始了满嘴胡话,连站都站不稳了,还在一直说胡话,这样的状态,必须送他回家了。

    想想还是通知安靖比较合适,毕竟安靖是他未婚妻,明于行拨通安靖的电话。

    安靖来的很快,她来的时候,易珏还在拉着明于行的手一直痛哭流涕的说话,其他的基本上听不太清楚,“孩子”两个字,是一直能听清楚,总在易珏嘴里反复的。

    安靖听的一身冷汗,她下意识的看着明于行,却没有从明于行脸上找到什么异样的痕迹,她知道明于行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对不起于行,我怀孕了,前两天我跟他闹一点小矛盾,冲动了说了一句不要孩子,他居然跑这里来找你诉苦耍酒疯,对不起了麻烦你半天了。”安靖看易珏醉的不清,猜想他也不太明白自己说什么,为了打消明于行会怀疑的可能,干脆的跟明于行说了一个谎。

    安靖不想别的,在她心里,能看着明于行一直幸福下去就好了。

    明于行有些不敢相信,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只好放弃了去想这件事。

    “那真是恭喜你了,祝你幸福老同学,等你结婚的日子一定通知我,我要去见证你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明于行被高兴的心情淡化了疑惑,真心的为安靖开心了起来。

    安靖看着明于行脸上那永远灿烂温和的绅士笑容,有那么一刻的沉迷。

    是的,她的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她是希望这个男人去见证的,她还想以后自己人中,每一个重要的日子,他都不会缺席,每天清晨,都能看见他近在眼前的熟睡安然的面容,跟他一起去看夕阳,品人生百态,感人间冷暖,可这些都只能是梦想了,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不在自己身上,有些事情不能强求,能有幸有了他的孩子,已经是她的三生有幸了,为了孩子的身份不被发现,她只能自私的利用一次易珏,对不起易珏,人都是有自私本性的,为了保护孩子保护明于行的幸福,安靖无奈的说了这样一个谎言。

    “谢谢你!我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了,上天眷顾,再也别无所求了。”安靖娴静的笑着,优雅知性,只是,明于行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她身上的闪光,明于行心里,只有云可心在。

    “你倒是知足,跟可心一样善良美好,易珏也是个不错的男人,他会给你一辈子的幸福的。”明于行说着话,帮安靖把醉的不醒人事的易珏搬上车,叮嘱司机到了之后下车帮帮安靖,多给了司机一些钱,最后站在街边挥手跟远走的车子道别。

    他也喝了一些酒,只是没易珏醉的那么厉害,此刻笑的脸上有些惑人。

    安靖从车子开动的那一刻,就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了,她看着倒车镜里的明于行,一直到人影消失不见了,脑海里面的明于行样子,却越来越深刻。

    她心里何尝不知道易珏是个好男人,也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可她真的没打算跟易珏一直走下去,她不能连累易珏一辈子的幸福,也不想让她自己守护的爱情,跟孩子的生活里,有另外一个人的参与。

    易珏平时是住在套租来的单身公寓里的,安靖去过,司机帮忙送易珏回家了,安靖没急着立刻走,留下照顾着易珏,下午她刻意请了一个假。

    天渐渐黑下来的时候,易珏醒了,第一时间,他闻到了香喷喷的饭菜香,他一个人住很久了,生活上一直也都是将就着,不像安靖,一个人的生活,也是食人间烟火的。

    易珏带着一个激灵的兴奋,走到基本上没用过的厨房边,默默在安靖背后看着她忙碌的样子。

    看安靖的纯熟动作,易珏不禁在心底感叹,难怪人家都说,有了一个女人就有一个家,自己住了那么久的房子,都没有感觉到家的感觉,安靖一来,把他原来就只有睡觉功能的地方,布满了家的温馨味道。

    安靖也终于发现了背后有人盯着自己,她回头看了一眼易珏,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看你没醒,我自作主张的在网上买了一些菜来做,你的厨房都没用过吧!这么好的厨房,一直没人用,还真有点可惜了。”安靖跟平时一样,说话没跟易珏见外,手里的动作一直都没停下。

    “觉得可惜你以后可以常来,搬过来一起住都行。”易珏的话说得很轻,像是自言自语,只是,安靖还是能听见的。

    安靖微微一怔,她忽然在心里明白,有些事是没有回头路的,她跟易珏的关系,已经回不到从前那样的肆无忌惮的说话交流了。

    “呵呵……饭菜都差不多了,你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安靖没有去接易珏的话,只是笑了笑,便转移了话题。

    有些话是不适合去探讨的,正式的话,也需要很正式的去回答,她不想给易珏希望,没有希望会少些痛苦,有了希望又去失望,那样的落差,是很折磨人的痛苦,安靖不想让易珏去承受这样的痛苦,不想因为自己给他带来痛苦折磨。

    易珏没有再多说,空气忽然因为沉默而压抑了起来,感觉叫人很不舒适,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安靖还是找了话题出来跟易珏交流。

    “你是易家继承人,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安靖不想打听人家隐私,随口的问一句,也只是为了打破沉默的尴尬,原本他们之间是那样的熟悉,忽然这样不说话,感觉特别不自在。

    “我有三个姐姐,没谁规定,一个家族非要男的来继承,现在不是过去了,应该有能力有想法担当最合适的人去继承家业,我不想去继承,我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就行。”

    安靖微微一怔,易珏说得话,跟她的思想不谋而合,她一直也只想过安静平淡的日子,原来他们的三观是那样契合,难怪平时他们是那样合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