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08 受凌辱
    云可心跟明于行,苏乔,轩辕翊都表现出来中毒的症状,云可心此刻最担心的是孩子,她自己要是有幸活下来,不知道孩子会不会有事。

    只是,她也没有太过于担心,不管什么事情发生,担心跟不担心都改变不了它的进程,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自救,怎么样才能保住自己的这条小命。

    云可心想着,只要能保住自己跟明于行的安全,其他的她也不想去考虑了。

    只是,她还是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轩辕翊。

    云可心看向轩辕翊,必然视线要从苏乔身上走过去,可就是这一眼,云可心发现了苏乔身上细微的微表情,她看得出来,苏乔中毒的反应,居然是装出来的。

    云可心不想被苏乔发现什么,故意把目光锁在了轩辕翊身上,用自己的眼角余光,细细观察着苏乔到底怎么回事,她惊讶的确定,苏乔居然真的没有中毒,轩辕翊跟明于行中毒的脸上都有些青色,连自己都能感觉自己脸颊发紧,估计也不会是正常的色泽。

    而苏乔,不管怎么装,脸色她伪装不了,尽管非常细微的差别,云可心视力很好,也是能看得出来的。

    自从她复明之后,她的视线一直都是出奇的好,好到能观察入微,一点点细小的差别都能看得出来,何况苏乔其实没有中毒的脸色还是有些明显的。

    苏乔看见云可心无力的目光一直“看着轩辕翊”,她在瞬间妒忌之火升腾而起,这回脸色不是淡青色了,而是有些气红了。

    苏想发难的意图很明显,云可心正准备想对策,那些“野人”一个个喝声四起,跳跃着像是某些民族跳舞的动作,做了几个之后,就有人朝山崖上小径跑过去了。

    云可心有些惊奇,这些“野人”是准备放了他们了?这么容易么?

    还没等她心里头的念头想完,云可心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十几个野人最后的四个,一个人抗一个像是抗麻袋一样把他们四个抗上肩膀,之后仿佛进入无人之境一般,飞走在山崖上那条不足二十厘宽的小径上,飞快的跑着。

    云可心还没来得及闭上的眼睛,眼看着“野人”脚下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的疾走,脚下一块块石子掉落下去,很久都看不见落地的样子,她简直紧张到心都要从嘴里掉出来了。

    “野人”越走越远,位置越来越高,她的心里也越来越恐惧不安,又不敢乱动,她知道稍不小心,掉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就不会害怕了。”轩辕翊这时候一声大声叫喊,也看不出他在担心着谁。

    紧急关头,云可心心乱如麻,哪里还能考虑轩辕翊到底是跟谁说的这句话,她急忙的闭上眼睛,双手不顾一切,抓紧了“野人”背后的衣服,多少能觉得安全一点。

    就这样在鬼门关般的山崖上走噢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前方突然是一片辽阔的开阔地,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地貌,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能藏身的地方,走近之后,才能看见那里有很多溶洞,有些人为修建过,是可以居住的洞府。

    云可心明显感觉到安全了一些之后,她睁开了眼睛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想着该找点什么能保命的线索。

    轩辕翊这时候面色波澜不惊,心里头却是有些疑惑的问题,他看见这里的地貌特征,想起来在轩辕家老宅祖屋暗门后面的那个地下溶洞,那里似乎跟这里有些相似的痕迹,难道说,这里跟苏乔也有关系?

    苏乔接到夏南星消息的时候,轩辕翊就在她身边,轩辕翊知道云可心他们这次来这里的目的,苏乔说要来阻止云可心找到朱雀翎的时候,轩辕翊表现的很气愤。

    “凭什么我轩辕家的东西,要给那个小贱人拿去,不行不行,我们一定要去阻止她找到那东西,就算找到也不能让她带走,那是我们轩辕家的宝贝。”

    轩辕翊当时表现的愤恨无比,嫌弃云可心到了极点的恼怒,让苏乔很满意。

    轩辕翊心里清楚,为了得到苏乔毫无保留的信任,他谁都不能告诉他已经恢复记忆的真相,就算对云可心,他也要做到绝情,不能露出半点马脚,不然他的戏根本演不下去。

    轩辕翊看着眼前有些雷同于轩辕家后院地下室的地貌,想着该去看看苏乔是什么反应。

    果然,苏乔的表现很镇定,她反对镇定太过平静,若不是跟这个地方的人有联系,根本不可能做到一点都没有惊恐的情绪,毕竟,人都是有恐惧死亡的本能,不管心里素质多么好,也不可能一点不露痕迹,唯一的解释,就是苏乔胸有成竹,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有事。

    审视完苏乔反应之后,轩辕翊收回视线,目光却意外的跟云可心目光碰撞在一起,那一刻的碰撞,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变得安静。

    明明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云可心却似乎看见了许多许多,她看见轩辕翊的目光纯净的像是天池里的水,明澈透亮,折射着湛蓝天空的倒影,白云随风浮动,美的让人心悦神怡,让云可心觉得,那一眼,是深深的看见了轩辕翊无比深邃的内心里。

    似乎比刚才走在天堑上的心情还要紧张,云可心不安的调整着呼吸,再次闭上眼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眼眸中浮现的一点一滴的心意,她不想承认,不不管自己多么努力做到绝情,可轩辕翊仅仅只是一眼,就能让她前功尽弃,彻底破功,再也不能心中平静。

    云可心意识到,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蔓延,比如感情,比如命运,她也努力了,努力让自己爱上对自己好的明于行,每个人都说跟她最合适的明于行,她真的用心努力了,可结果呢,她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心去牵挂轩辕翊,因为他一个眼神乱了心境。

    云可心紧闭眼睛,忽然在自己心底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一次她要是能有幸活下去,她要把孩子生下来,交给明于行,努力让安靖跟明于行在一起,因为她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孩子,至于自己,她要杀了轩辕翊,然后跟他同归于尽,杀了他是为了报父仇,跟他一起死是为了不负自己的爱情。

    人有了希望目标之后,总是会更加有憧憬,云可心在心里默默做好一些决定之后,她格外坦然的睁开了眼睛,她甚至有点开心的冲这轩辕翊妩媚一笑,虽然短暂,却也惊艳无比。

    轩辕翊在那一刻差一点就破功了,他早就恢复了记忆,又怎么能抵挡的了心爱之人的这一眼情意的投射,在他看来,这一眼就是活生生的撩拨,云可心哪里用撩拨自己,每天刻在心底的那些思念都已经快把他逼疯,可他现在还不能跟她表明心意,他要查出来自己身边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乔是唯一的线索,他想尽快有眉目,只能伪装着自己。

    “野人”背着几个人走到一个有栅栏的洞口前,粗鲁的把几个人扔了进去。

    明于行看云可心是在他后面被扔下来的,拼命努力用自己的身子垫了一下云可心,让云可心没至于受伤。

    而苏乔就没有那么幸运,就算轩辕翊想去护着她,也来不及,她是先于轩辕翊被摔进去洞穴的。

    洞穴显然就是关人的地方,里面到处都是恶臭,还有很多干掉的血迹在稻草上粘连,看着叫人一阵阵恶心。

    云可心原本怀孕胃口就浅,这时候实在忍不住,吐了起来。

    苏乔本来不太好的心情,这下意见更大了。

    “云可心你给我死一边去!本来这里空气就不好你还吐,你怎么不把你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吐出来算了。”

    云可心听见苏乔有点阴阳怪气的话,总觉得苏乔说这话别有用意。

    很快,云可心就知道了苏乔的恶毒的原意,那几个把他们摔进去的“野人”听见苏乔的话,立刻停住脚步转身了过来,有些兴奋的看着云可心的肚子。

    “原来她怀孕了!胎儿可是个好东西,好久没有这么好的口福了,我这就去个告诉头领!”

    其中一个“野人”兴高采烈的说着话,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云可心还不算隆起的肚子,显然,他们眼里,胎儿是最好的食物,比几个大人有兴趣的多。

    云可心一下子明白了苏乔是故意说这句话的,她早就知道苏乔不是好人了,却还是没料到她能对自己这么恶毒,故意说出她有孩子了,引那些人来吃她的孩子。

    就算想立刻撕碎了苏乔,云可心身上毒烟药力还没过去,她也无能为力,再说苏乔还是装的中毒,跟她说过分的话,吃亏的还是自己,一时的嘴巴快忽,真的不值。

    云可心不露怯色,这时候提高了声音叫着几个准备走的“野人”。

    “唉!几位大哥你们等等,等等,我有件事想跟你们说,对你们有好处的,你们一定要听听。”云可心笑着,喊几个“野人”留步,话说得满是悬念的味道。

    几个“野人”显然也不是真的野人,只是在这个山上住久了,身上有难驯的气息,加上头发胡子邋遢,衣着原始,看上去有些像野人而已。

    他们听见云可心这样说话,也有点兴趣,回头,几个人来到栅栏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云可心笑着,笑得有点要流口水的样子。

    “不管你说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要吃你的孩子的事实,你还是别费劲了好点,养白白胖胖的,下一次就是到你被我们吃了,哈哈哈……”几个“野人”显然跟云可心说话很开心,比起哭哭啼啼的被抓的人,他们更喜欢笑着的云可心,伤心的人肉吃起来都是苦的,哪有开心的人肉香醇。

    云可心倒也没矫情,有些话,说实话是有好吃的,至少让人觉得真诚,还不容易被人发现说谎欺骗动怒,到时候再追求自己。

    “我说几位大哥!你们不是要吃孩子么!我这一个孩子吃完了,不是没得吃了阿,我有个主意,你看看她,她家祖传的多胞胎基因,每一次怀孕就能生好几个呢,你们把她带走,随便让谁跟她有了孩子,你们不是就有好几个孩子能吃!吃完了过两个月还能再做,不是一直都有孩子吃了!”

    云可心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差点没让其他人惊的下巴掉地上,明于行虽然一点没有怪云可心的意思,却也没想到云可心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轩辕翊稍稍一愣,扫了一眼栅栏外面的几个“野人”他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能不能激发苏乔跟他们之间的内部矛盾,就看这一次的机会了。

    “云可心!你真是太恶毒了,你怎么能说这些!苏乔还是黄花大姑娘呢,你以为跟你一样是个下贱的人,你怎么这么歹毒?”轩辕翊暴跳如雷,看样子若不是自己身子中毒,能立刻跳起来把云可心给撕碎了。

    苏乔怎么还能装下去,这时候跳起来扑向云可心,想狠狠的揍她。

    明于行早有防备,提早护在云可心身上,承受了、苏乔的暴打。

    苏乔也没打两下,栅栏外面几个“野人”已经进来了。

    “你这个女人居然没中毒!还真是狡猾的很,我们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你还是跟我们走吧。”一个“野人”从背后拎起来苏乔就搭在自己肩膀上,一抬手就给苏乔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之后哈哈大笑,兴致勃勃的驼着不断挣扎咒骂的苏乔走了,兴奋的不得了。

    轩辕翊这时候眼眸中露出一些不忍,可更多的却是阴狠,他不忍是因为毕竟跟苏乔一起长大,从小到大的欢声笑语,都历历在目,他做不到对苏乔遇险丝毫无动于衷。

    可续轩辕翊也阴狠,这些天的暗查,他得到一个讯息,那就是苏乔身后绝对不是一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强大的组织,而这个组织的目的,到现在他也没找到一点眉目。

    事情走到这一步,他只希望苏乔的损失能让她迷途知返,就算抵了她自己的罪过,人总是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的,谁都不能逃过一个因果。

    苏乔被野人背出去一段路,她都有些气糊涂了,离开洞穴门口七八米,她才想起来自己该做点什么反抗,而不是紧张毫无目的的厮打,到时候她真的会被这些人给糟蹋了。

    坚硬的指关节隆起,狠狠的朝背着她的男人后腰上学位打进去,力度是相当的强悍,紧跟着一个纵身翻过来越过另一个野人,同时的手中一个用力,就立刻扭断了那个野人的脖子,那个野人连呼叫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人已经瘫软的倒下去。

    接连解决了两个魁梧灵活的野人,其他人也警觉了起来,包括附近一些人,十几个人把苏乔围在中间,虎视眈眈的看着苏乔戒备。

    “臭婊子胆子不小,居然敢在我们这里杀人!也不看看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人恶狠狠的恼怒,冲着苏乔气的不轻,说着话好些人一起动手,拿着各种笨重的武器,同时朝苏乔身边打过去。]

    苏乔倒也不是那么好对付,一只脚借助一个人的武器做支点,敏捷的纵身一跃,越过一帮野人的进攻圈子,绕到一个野人身后,一抬手,又解决了一个人。

    那帮野人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一个个眼睛冒着火的看着苏乔,之后杀声四起,冲着苏乔不要命的打过去,显然,这些人是骁勇彪悍的,战斗力不能小觑。

    苏乔再怎么灵活敏捷,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一群野人同时的发力要抓住她,她也不可能逃出去。

    木棒上绑着的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中了她的腿,她痛苦的一声惊叫,脸色同时恍白的汗水直淋。

    紧跟着几根武器砸在她肩膀上,鲜血在瞬间湿透了她的衣服,顺着衣襟流下去,也压垮了她,重重的倒在地上,摔的满眼都是金星。

    暴躁而带有野性的男人,这时候也没了耐心,再把她带到别的地方去欺凌,就地开始了他们粗暴而又疯狂愤恨的行动。

    苏乔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那些男人根本就没把她当成人,一群畜牲一样的暴烈欺辱,几乎是撕碎了她身子。

    而这些还不是最让她不能接受的,她知道,不远处栅栏里,锁着轩辕翊,而她的遭遇,都要被轩辕翊看在眼里。

    苏乔绝望的目光空洞,两只眼睛完全失去光泽,零乱中她根本不知道轩辕翊到底什么反应,可有一点,她苏乔这一辈子,再也没脸去面对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她的翊哥哥,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怎么还有脸站在他面前,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云可心”的可恶女人。

    云可心没有敢去看不远处发生的事情,那些男人兴奋的高喊声音不绝于耳,一声声一浪浪的过去。

    云可心也有点不忍心,可她也在自己心里告诉自己,是苏乔一次次想害死自己,是苏乔让自己的孩子处境在绝境里,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避免凄惨的下场,一切都是苏乔有错在先,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为孩子报仇,为他们几个寻求生机,生死关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她做不到伟大,不能够仁慈,一丁点的错失,就可能丢了自己跟自己在乎的人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