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09思郎恨郎郎不知
    不管心里如何在安慰着自己,云可心还是觉得自己的身子在不停的发抖发冷,不远处的苏乔凄惨叫喊声声声悲怆绝望,回荡在她心头让她很不安,虽然苏乔一次次绝情的害她云可心,甚至几次不惜痛下杀手,若不是她还算幸运,恐怕早就成了一捧黄土。

    只是她明白,苏乔是彻底的毁了,这一次,对她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苦痛,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欺辱她的男人,也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她最爱的男人面前,这无疑比让她千刀万剐还让她难受,是个女人都会懂。

    云可心觉得自己身子有些发硬,也很冷,她算不上狠心恶毒的女人,这件事走到这一步,也不完全是自己的错,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她知道,就算自己不这样想,苏乔也会把这所有的责任归咎于她,苏乔要是活了下来,怕以后会是个不惜一切代价要让她灰飞烟灭的仇人。

    明于行努力移动着疲软的身子,靠近云可心身边,把她揽在怀里。

    “可心,别责怪你自己,这些都是她自找的,跟你没关系,别因为要对别人同情,为难了你自己,人生活着的日子并不长,有限的时光里,我们都要学会对自己好一点。”

    明于行紧紧抱着云可心安慰着,他终还是很了解云可心的,这个时候,最心疼的也是云可心的心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跟白天的嘈杂相比,夜显得特别宁静,一轮圆月挂在天上,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世间万物都沐浴在它如同母亲抚摸婴儿般的温柔,也宁静着被关在栅栏里面医务所所有的山洞里面的几个人。

    洞里面特别的阴冷,虽然还只是初秋不久,可洞里温度似乎只有不到十度的样子,原本这里就是大山深处,岩壁上一直滴着水滴,回荡的声音有些慎人,尤其是这样孤寂的夜晚,远处时不时传来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叫人更加魂不守舍,怎么也睡不着。

    那些毒烟显然只是短时间的能让人疲软,好让人可以很轻松的捕获自己的“猎物”,这时候云可心他们已经觉得身子好多了,可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东西,加上地上又潮又湿,人还是有些打不起精神。

    轩辕翊脸色渐渐已经有些不对劲,原本中毒之后的淡青色,现在已经变成深红色,他觉得自己心里很烦燥,还觉得特别冷,可呼出来的气息扑唇边,又是火热的烫人,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觉得脑子特别沉。

    他身上有很重的伤,好几处都是裂开皮肉的伤口,有一处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这里的环境这么恶劣,他的伤口怕是已经感染了,不用量,发烧也能看得出来了。

    他朦胧不清的视线里,看见抱着云可心的明于行,他刚毅冷冽的温润红唇边,绽放出来感觉反差很大的笑,带着邪肆,鄙夷,轻蔑的味道。

    “呵呵,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秀着夫妻伉俪情深么!不知道有句话叫秀恩爱,死得快啊。”

    轩辕翊吃力说出来的话,有一种很浓的酸味,他自己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灼热的目光看着明于行抱着云可心,此刻恨不得上去把明于行给一脚踢开,发烧放大了他心中对云可心的思念,让他更加冲动,若不是身子软的厉害,或许他早就把想法付诸行动。

    明于行跟云可心正相依偎着看着栅栏外的月色,沉浸在这一刻难得的美好之中,却猛地听见轩辕翊这酸楚的挑衅话语,他们都满怀复杂的目光看向了靠在对面岩壁旁的他,看见他微微发抖的身子看上去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两个人都有些目光一怔。

    明于行不管对轩辕翊多么多的情纠结,他的灵魂深处一直都还是把轩辕翊当兄弟的,看轩辕翊这样狼狈不堪,苦苦支撑的羸弱模样,他打心眼里有点关心,只是,他并不想把这种关心感觉说出来,付之行动。

    云可心一直在心里觉得自己是恨死这个男人的,可看见他通红的脸上一脸的痛苦,呼吸都觉得很困难的时候,她依旧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疼,尽管她意识里并不想有这样的感觉,可有些事情她似乎控制不了的会产生。

    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朗朗不知,眼看着轩辕翊正痛苦无比的难受样子,云可心不争气的觉得自己眼睛生涩的疼,鼻子还点酸。

    只是她努力的忍,不想让轩辕翊看见自己的感觉,她觉得轩辕翊这个坏透了的男人一定会笑她,别说轩辕翊了,她云可心自己都觉得会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我们怎么样,跟你没关系。”云可心生硬的话,说得很冷,冷的自己都打了一个寒颤,她故意避开视线,不想再看轩辕翊一眼,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轩辕翊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她应该恨他,亲手杀了他,现在这样,最好死了才好,也省得她自己一直没能狠心下得了手。

    轩辕翊听着云可心的话,极其的不舒服,想起曾经对他多么温情的一个女人,如今对他冷的冰寒刺骨,他心里的逆反心理,搅的他原本就不大清晰的意志更加凌乱,以至于说什么都不用经过大脑。

    “呵呵!跟我没关系?当初你在我床上那么卖力的取悦我的时候,怎么会跟我没关系了!你这种女人就是狠心,前脚离开我,后脚就能跟别人上床,说到底就是骨子里就是骚的作践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轩辕翊说话很吃力,可他损人似乎毫不吃力,一连串的话说出来行云流水,加上他一副天生高高在上冷漠的态度,如今还加上了一些邪祟的味道,实在叫人听着火冒三丈。

    明于行气的脑袋都要冒烟了,走过去握紧拳头就要打人。

    只是他接近轩辕翊身子附近的时候,就被他身上的过高体温给惊了。

    轩辕翊身子已经烧的通红,呼吸也像是着火,就连他身边的空气似乎都被灼热了,一靠近他,感觉就像是靠近了一个火炉。

    明于行打在轩辕翊眼前的拳头生生停住了,他不想趁人之危,也因为轩辕翊正烧的利害,不想跟他计较,跟烧糊涂的人计较他说的话,那他也应该是糊涂的,糊涂的人会拉低他智商。

    看见明于行态度有点不对劲,云可心的话脱口而出。

    “他怎么了?”

    “发烧了,烧得很厉害,应该是伤口感染了,他伤的很重。”明于行察看了一下轩辕翊的状态,之后沉沉的说道,说实话,他也恨轩辕翊,可也羡慕他,他知道云可心不管怎么样,心里还是没能彻底放下轩辕翊,尽管是水火不容的仇恨,也没能让云可心忘记关心他,比如,刚刚她脱口而出的话,明明就是那么深的关心,或许连云可心自己都没察觉到。

    云可心有些沉默了,她看上去很冷静,可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正疯狂加速。

    “那,他……他会不会死了?”

    云可心的话问的很小心,她不想问这样的话的,她知道自己应该对这个男人不管不问,可她做不到。

    “会!他现在的状态随时都会,高烧温度太高了。”明于行如实说话,却不愿回头看云可心的反应,他怕自己接受不了,可尽管没看云可心,他似乎也感觉到来自己心痛的体验。

    云可心没有说话,可她在听见明于行的话同时,肃然捏紧拳头,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唇瓣,她的身子也跟着感觉血冲到了脑顶,感觉自己脚下轻飘飘的,脑子却沉重异常,涨的利害。

    云可心没有说话,她无声的看着轩辕翊,满目的纠结,像是撕扯着她的灵魂,痛在灵魂深处蔓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却冗长的让人要发疯。

    终还是明于行没能熬过去这样的折磨,他最怕的就是云可心不开心。

    “可心,我们想办法救救他吧,就当他是一个陌生人。”明于行的话小的几乎听不见,可他不得不这样说,有些事云可心想去做,说不出口做不了决定,他便代劳了,不管自己的心多么痛苦,他都不能让云可心为难,这就是他爱她的心情。

    “……好,好……”云可心说出“好”字,之后猛地一惊,她不知道有些话,不经过自己的大脑分配,也是能说出来的,比如刚才的“好”字,她是听见自己的话之后,脑子才有了反应,让她惊讶,为什么人的身子还能有这样的状态。

    “我们出不去,这栅栏太坚固了,洞里面什么都没有,可心你看看你背包里面有什么能用的,他这伤,怕是普通药物也控制不了。”

    见云可心关说一个“好”字之后,再没反应,明于行干脆的来跟云可心一起找她背包。

    云可心是带了一些防护品,也有点包扎用的和消炎药,可明显这对轩辕翊来说,那就是杯水车薪,用在他身上,怕是一处伤口都没办法用上,别说他身上还有其他好几处,都相当严重。

    云可心神情有些恍惚,还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救轩辕翊这件事上。

    她在自己背包里随意翻了翻,最后手里拿着那顶帽子,发了一会呆。

    “可心!可心……”明于行看着云可心心不在焉的状态,忍不住叫醒她。

    云可心听到声音反应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去看背包,月色朦胧里,她看见自己手里的帽子。

    云可心忽然惊觉,这帽子能修复鬼的身子,轩辕磊没有了躯体都能修复,不知道能不能修复活人的伤?

    云可心忽然的有些期待,她拿出玄武帽,递给明于行。

    “你用这个给他试试,我不想靠近他。”

    云可心把帽子递给身边的明于行,期间没看轩辕翊一眼,之后也根本不愿意去看轩辕翊,对于轩辕翊,她的感觉总是特别的,要说恨,恨已经清晰的深入骨髓深刻无比,要说爱,爱也没有那么强烈,因为她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要放弃。

    明于行接过云可心手里的玄武帽,左看右看这看上去普通的布帽子,也看不出哪里有神奇,样式还有些丑的普通帽子而已,怎么就能救人了?这听上去有些荒唐。

    “这个?要怎么用?烧了泡水喝?”明于行十分奇怪,不知道一顶帽子怎么就能救人,云可心这是不是在开玩笑呢。

    云可心也没吱声,怎么用她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还不能确定,要真的要烧了才能救轩辕翊,她也不打算管,毕竟,说来说去,这东西还是他轩辕家的东西。

    明于行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帮轩辕翊,跃跃欲试了几次,最后他直接把帽子放在了轩辕翊头上。

    “不管了,给你戴上算了,帽子嘛,不就是带的饰品。”明于行也不想费脑细胞了,或许云可心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他觉得。

    玄武帽毕竟是有灵性的宝物,落在轩辕翊头顶之后,一道道淡淡微光乍现,之后缓缓从他头顶升起,发出的光束在上空洒下来,笼罩起轩辕翊的整个身子。

    一种享受的安逸舒适感,顿时在轩辕翊脸上浮现,他身上的伤,也在淡淡光芒照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在修复着。

    “真的有用呢!可心你快看,快来看看!”明于行惊奇的兴奋,叫着云可心,他觉得这件事太神奇了,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世上还能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发生。

    明于行叫着云可心,声音有点大,加上玄武帽发出的微微薄光,虽然不是很明显,还是引起了原处的人注意,有个正好走过这边附近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栅栏边。

    “干什么呢!大半夜吵什么吵?都给老子老实一点,早晚都是要去见阎王的,瞎吵吵也也改变不了你们就要被吃掉的命运。”走过来的人谨慎的探出半个脑袋,看向洞穴的栅栏里,有些谨慎,话说得暴躁的很。

    云可心听见走过来的人说话声音,顿时一阵心惊。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云可心在心中一愣,说话的人嗓音她是见过的,虽然没几次,可是,云可心怎么也不会忘记那种不想记住也会钻进你心里的恶心的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