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1开车
    云可心感觉到深深的死亡压迫,她觉得,这一次自己一定是没救了,可她有些话很想对轩辕翊说,她怕自己死了,那些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翊,你还在么?”

    不敢大声说话引来别人,云可心很小声的叫着轩辕翊。

    “嗯。”轩辕翊轻声回应,回的极其快速,却听不来到底什么态度。

    “翊,我爱你。”

    “我知道。”

    其实,我怀的孩子是你的!

    这句话云可心正准备说出来,她觉得自己身子忽然的一轻,有人把她搂在怀里飞走了。

    一开始雾气太大,云可心并不知道带她走的人是谁,可光速到了昨天来的那个山崖下面的时候,她看清楚了。

    “叔!你来了。”

    云可心看着百里天衍心中百感交集,她知道妈妈还是去找百里天衍了,妈妈爱她超过了爱她自己,为保自己万无一失,妈妈一定会去找百里天衍,这件事一开始就是自己做的大意了,她不该跟妈妈说起这件事的。

    只是,真要那样,这会就没有她云可心了,谈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你叫我?叔!”百里天衍目光涟动,他千年孤独无人能懂,拥有再大的能力又如何,一千多年没有一个能相伴的亲人朋友,那孤寂的感觉,说严重一点等同于生不如死。

    忽然听见云可心叫自己“叔”百里天衍心情难掩小小激动。

    “为什么想起来叫我叔?”

    “你是妈妈的朋友,我叫你叔是应该的。”

    云可心回答百里天衍的时候,本能的看了看自己身边四周,没有看见明于行跟轩辕翊,她有些担心,百里天衍不会只救了自己,把他们都丢下了吧!

    云可心蓦然间紧张。

    “他们呢?怎么没看见。”

    云可心焦急的询问,想着若是百里天衍没有救明于行跟轩辕翊,她不管用什么代价都要求他赶快去救人。

    百里天衍微微一笑。

    跟以前的他比,他爱笑了,开朗了许多,身上悲怜气息少了很多。

    “别着急丫头,我把他们送回家了,用了一点小手段改变了他们的记忆,到时候他们会记得你们是自己跑出去的,跟我完全没关系。

    云可心听着百里天衍的话,深感震惊!

    “你能改变人的思想?……那你为什么没有改变我妈妈的心意?你可以……”改变妈妈的心意爱上你,这样的话云可心没有说出口,他还在心中为百里天衍的强大震惊。

    百里天衍微微笑着,缓缓踱步背着双手看向远处。

    “我要是改变小茜思想记忆,让她爱上我,我还不如去造一个智能机器人,按照她的模样做出来,陪在我身边,我掌握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能做到跟真人无异不是。”

    云可心听着百里天衍的话,想想觉得也是,小兰小绿都不能被常人看出来是机器人了,何况她们还是很早前做出来的,科技技术在百里天衍的地下城进化速度日新月异,现在的情况应该更加惊人了。

    云可心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或许能利用这一技术去挣大钱,也给许多人带来福音,按照顾客需求的模样,做出来他们需要的亲人朋友的样子,让他们已经失去的亲朋,以另一种形式陪着他一起生活,是不是能让那些相思入骨而不得不分开的人少点遗憾呢?

    云可心心思有些神游,却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定制机器人的日子早晚会到来,可她并不想涉足这个领域,术业有专攻,她学的服装设计,就只想把这件事做好,人一辈子时间很短暂,什么都想抓一把,到头来很可能什么都被荒废毫无成色。

    “那我不会开车,叔你会么?”

    云可心也没在说更多,她想着,既然已经拿到了朱雀翎,就要早点回去去救易珏,早一天救,少一些危险。

    “不会。”百里天衍说着话自己还直接去副驾驶去坐着了等她了。

    云可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说你这个千年老妖精!你不会指望我来开车吧?别说我怀孕了,就算怀孕不影响开车,我也不会开呀!你这么强大,为什么不会开车呢?”

    “我为什么要开车?我想去哪意念一转就到了,没必要那么麻烦。”

    云可心在心里想骂街了,既然不会开车,把她带这里来干什么?怎么没直接把她也送回家呢!这千岁的男人真是思想与众不同,让她无法理解。

    “不怕摔死,你就等着我开带你走吧。”云可心用嘴形说着自己的不满,也敢真发泄出来,真正有本事的大佬谁没有自己的性子,惹不起的人,还是夹着尾巴忍一下比较好点。

    云可心实在没办法,在车上找到了一本车子的说明书,之后在背包里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那些教人开车的视频,一直到太阳当空照了,她才一咬牙,打开了汽车的引擎。

    “嗖”的一下,车子发射了出去,为什么叫“发射”因为在她看来,简直快到离谱。

    云可心吓的差点没把孩子掉出来,之后一个急刹车,人直接撞前玻璃上了,之后她就一点一点小鸡啄米一样的一点点尝试了,车子终于以龟速的速度开出去了,可一路走出来的都是蛇形路线,走一步,扭三扭,看样子就像是车子一路上是跳着有节奏的桑巴舞开出去的。

    而百里天衍居然在车上睡着了,哪里有一点担心云可心会开车把他带沟里去了。

    到了有车的大路,云可心也成功的用自己的汗把自己的衣服全都湿透,都能挤下来水了。

    “叔!我要下去搭车去了,你……”云可心很有意见的大声喊着话,扭头却看见百里天衍“嗯”了一声,之后人就不见了。

    云可心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这是被百里天衍这个千岁老妖精给“玩”了一把呢,他估计就是知道她不会开车,硬是逼着她开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车,还是在完全不会的情况下。

    他也不怕摔死!对了,他估计摔也摔不死。

    想想自己以前很早就有想法去学开车的,既然已经开到了这里,她还是试着开回去算了。

    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学会了慢慢磨砺,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云可心在忐忑的心里劝着自己,之后一心扑在了开车这件事上,倒是让她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没驾照,不能上路的。

    好好的一辆豪车,被云可心开的像是喝醉酒的酒鬼在开可,在路上能不被交警注意么!

    她还没开多久,就被交警给抓住了,交警二话没说,直接收了她身上的所有随身物品,把她带进看守所了。

    云可心没有学过驾照,也不知道这样执法是不是合法,可她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隐隐觉得这件事是有人故意借题发挥了,虽然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什么目的,可她很着急,易珏的生命是靠马士元七年寿命才换来的七天救活的可能,她怎么能就这样错失了救活他的机会呢。

    “你们放开我!抓人总要理由吧!你们这么扣着我算什么意思?快放我出去!”

    云可心实在生气,就算自己忘记自己没有驾照,有错了,也不能直接把她关起来吧!连个电话都不准她打,这是想冤死她的节奏么!

    “对不起,关你是上头的决定,你能不能出去,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送她来警察局的交警很小声谨慎的在她附近说了这样一句话。

    云可心惊讶了,上头早就知道她会无照驾驶?

    不,上头!她忽然明白了,今天就算她没有无照驾驶,也会因为别的理由被关进来,上头是谁她也明白了,战七城这个老狐狸还真是狠心,就这样把她一个孕妇,给扔进去狼窝了,看来她今天是有任务的,具体是什么,她还得好好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云可心淡定了一些,也拿出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轻浮气质,一副刁妇不讲理的冲着那个交警破口大骂!

    “你丫的给姑奶奶等着,等姑奶奶有机会出来,看怎么整死你这个狗日的,敢关老娘!呸,你妈都是老娘奶大的。”

    云可心完全不顾形象的骄横不讲理起来,那个交警回头慎慎的看了一眼叉腰跳脚的云可心,不由默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白汗。

    难怪军长会选中这个丫头去做卧底,这丫头不关聪明反应快,这演戏功夫也着实不简单啊,明明就是一个气质卓越文玩到底女孩子,一秒变身劣性渣女了,无缝对接,这表演功底,比人科班学过都不差了。

    看见交警刻意给自己一个暗藏的OK手势,云可心知道自己没猜错,她想让借着交警身份来来联系她的便衣说,把朱雀翎带回去交给马士元,可她根本就没机会,她知道自己接下去的任务很危险,少一个人知道,少一份危险,她不能随便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推她进看守所的警察很粗鲁,看她似乎很不顺眼,看她走得慢了,还一脚狠踢了她。

    云可心回头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警察,目光凶狠,这里是一个警察分局,不是市里,没人认识她是谁。

    “看什么看!不服阿!被抓进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弄死你都没人愿意同情你,你懂不懂!”押她的警察一身戾气,一点都没有同情心,让云可心实在生气。

    “被关进来就不是好人了!我看有些人才是披着人皮的狼吧!你以为你披着一身正义的警服你就能掩盖了你是畜牲的本质了!做梦吧,畜牲就是畜牲,走哪都能让人一眼看出来原貌。”

    云可心本来就没打算这次进来好好“改过做人”的,当然是怎么痛快怎么来了。

    那个警察似乎被戳中痛点的暴怒了,他伸手就要打云可心。

    云可心身手也算不错了现在,可她怀着孩子呢,怎么能随便动手。

    正当她焦急的时候,另一个警察过来劝和。

    “啊呀兄弟兄弟,别跟这种女人一般见识,我看你也别打她脏了你自己的手了,把她关三号关押室好了,算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来说和的警察,一边跟同事说话,一边悄悄递给了云可心一个东西,背着他同事。

    云可心这才知道,战七城还没有她想的那么混蛋,还是有人接应协助她的,至于三号关押室,怕是里面的人就有她需要接触的人吧,不管有没有危险,必要的防身还是要有的。

    在暗处摸了摸那个说和的警察递过来的东西,是一根很硬的钢针,不长,却有些锋利,云可心知道,这东西在牢里是命令禁止的,给她这个东西,是因为组织上还是想保护她周全,想让她关键的时候能用得上。

    云可心倒是没觉得这根钢针她能用得上,如今的她已经不是从前,她已经有了保护自己的更好的办法,至于钢针,那是战七城的心意,她用不上,带着反而危险,被押走的时候,她悄悄当着说和的那个警察扔地上了,故意看了一眼那个警察笑了一下,告诉他:放心。

    说和的警察在这个局里算新来的,可他是战七城身边最重要的特战兵全能干将,这次来这里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局,为的就是顺藤摸瓜,找出那个潜伏在如兰市隐秘地方的敌国组织,他不安的目送云可心进去三号关押室,默默担心她,一个一看就没有特别训练过的娇柔小姑娘,被安排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他真是为她在心里捏了一把汗呢。

    三号关押室一直都是这个警察局里最最重要的地方,平时根本用不上,一号关押室关的事女的,二号关押的是男人,三号却不分男女,除非特别重要,几乎平时都是空着的。

    云可心被推搡着走进三号关押室的时候,看见里面已经有了三个人,两女一男,看样子是认识的,两女的穿着暴露性感,一边一个正躺在男人怀里,要不是在关押室里,这种姿势,倒是十分潇洒逍遥。

    “喂!小丫头片子,你有什么资格关这里来,给老子出去,出去!”

    男的一说话全身的纹身都在动,蔑视的瞧着云可心,一种看不起她的状态。

    在有钱人的世界里,或许比钱多,在情感人的世界里,谁情深被膜拜,在浪荡的人世界里,谁胆子小怕事就会被瞧不起了,他们不在乎犯事,谁犯得多犯的狠才敢大声说话。

    云可心倒也带入剧情特别快,她一挥手,把自己拿在手上的衣服扔地上,一屁股坐上去,也没见害怕。

    “说出来你估计不信,姑奶奶只是无照驾驶,顺便把那个送我进来的警察得罪了,他那个小人就把我关这里来了,姑奶奶一看你们就知道哥们几个不是普通人,今儿我算是赚大发了,姑奶奶一直浑不出什么名堂,就是没什么机会。”

    云可心说话态度特别狂傲,嘴里说着“有幸遇见”里面几个人的话,态度却是叫人想揍她的浮夸。

    她越是这样说,里面的金豹越是感觉眼前这丫头有点可信度,可他刚刚就是被人卖了,才会被抓到这里,又怎么肯轻易相信云可心的话。

    不过看云可心年岁也就二十不到,还怀着孩子,他又觉得有点可信。

    金豹就在信云可心和不信云可心的两边徘徊着,一直审视的看着云可心。

    他身边的莺莺燕燕这时候不舒服了,纷纷白了一眼云可心之后,百般娇柔的谄媚诱惑着金豹。

    “哎呀,豹……哥……你看着她干什么?你看看她那样子,胸也没我大,屁股也没我白的,难道比我还好看么!”

    “是啊,豹哥,你瞧瞧我们,我们才是能让豹哥您满意的女人呢。”

    一个女人柔媚的手指撩拨着金豹下巴,尽全力的诱惑着金豹,另一个也不甘示弱,看势头,云可心觉得这要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了。

    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人家去酒吧洗脚城看见这样的场景还没的说,她倒好,关拘留所也有这样的福气,一般人还真是没法比较。

    “啃啃,你们能让豹哥满意,你们知道豹哥想什么么?真是笑话,豹哥现在最想的就是出去,你们能让他如愿么!”

    云可心冷嘲着金豹身边的两个女人,女人生来不必男人低贱,可有的女人非要把自己活成了男人的玩物,能不低贱么!不是她瞧不起这些女人,是这种女人实在没有能让她云可心瞧得起的地方。

    金豹被云可心的话说得一阵心惊,他想不到小小年纪看上去没什么本事的小丫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句话就说中了重点。

    比起身体的欲望,那种心灵上的震撼契合,才是能叫人抛头颅洒热血的。

    金豹一把推开两个就要骑上来自己身上的女人,紧跟着又嫌恶的一脚踢开,之后尽主动朝云可心走过来。

    云可心心理是有些害怕的,她这时候什么准备都没有,金豹要是直接对她动粗,她还真不好对付,怕打不赢他,也怕伤了孩子。

    只是金豹并没有像对待莺莺燕燕那样态度对云可心,在他心里,那两个女人只能算是玩物,而云可心,很可能是值得交的朋友。

    金豹走过来坐在云可心身边保持了一个礼貌的距离,给了她最起码的尊重。

    云可心也稍微放心了不少,她知道,至少现在自己是安全的了。

    “小丫头,你想出去么?”金豹难得的心情好,心平气和的温和,跟云可心聊起天。

    云可心心里窃喜,聊天!正中下怀,她可不就是要经来找这个男人聊聊天的嘛。

    “当然,谁他妈的原意被关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的,出去多好,想怎么造就怎么造。”

    “哥有个办法,就看你敢不敢了,你愿意听听么。”

    金豹看着云可心笑眯眯的,可云可心知道,这个男人并不简单,她也不可能傻到自己一进来就跟他掏心掏肺了。

    “真的吗!快说说怎么做,大哥。”云可心显得很激动意外,她也确实急着尽快出去,在这里一切消息都被截断了,外面还有人命等着她去救呢。

    “其实也很简单,一会有人来送饭,你就装肚子痛,你是个孕妇,肚子痛不可能没人进来救你的,到时候门一开,哥就杀出去,咱们一起干一票大的,你愿意不愿意。

    云可心心中吃惊,她不知道是该感谢这位大哥的器重自己,这么大的事情也愿意跟她商量,还是怀疑他在试探自己,说这件事就是想把她拉下水,然后彻底黑掉她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