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3市警察局有内鬼
    然而时间并没有让云可心他们等多久,一个处破烂废品的女人的出现,让云可心提起注意力。

    女人手里拿着破蛇皮袋,脸上身上也脏的很,一边叫着“收破烂内,谁家有破烂卖!”一边目光四处顾盼之后,朝这边的车库走过来。

    看见云可心,女人热情笑着。

    “小姑娘!你家有破烂卖没?有的话,拿出来卖给我吧。”

    云可心仔细打量着面前女人,却不动声色,只是叫醒了不远处睡着的金豹。

    “豹哥,豹哥你醒一醒,有人找你。”

    “谁?谁找我?”金豹股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睡觉又怎么可能那样深沉,听云可心一声叫唤,人已经一跃而起。

    看见是个收破烂的女人,他放下警惕状态不耐烦的驱逐着不远处的女人。

    “去去去,你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别打扰你豹爷的美梦!”

    金豹说完就准备继续睡。

    云可心这时候冷冷的轻笑了起来。

    “我说豹哥,你的美梦恐怕是做不成了,噩梦就要开始了。”云可心说话的时候一直戒备的看着面前收破烂的女人,那笑容明显就是看穿她的意思。

    那女人见云可心这样机敏,稍稍一愣,之后看装不下去了,干脆不再伪装。

    “小姑娘你还挺聪明,我红鸾还第一次遇到一个小姑娘能识破我的伪装的,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呀,我看你是个可造之材。”

    金豹听女人自报家门,顿时一惊,他在组织里职位也不算最低了,能算中层,红鸾是谁他很清楚,红鸾是组织里面御用杀手,从无败绩,专门负责暗杀,这时候红鸾来找到这里,金豹知道,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来杀他的,组织里面容不得一个有危险的人,知道秘密而有危险的可能的人,必定杀无赦。

    只是金豹没有想到,组织能派红鸾杀自己,他可是一心一意为了组织出身入死,不说功劳也有苦劳,为组织不惜一生都在漂泊杀戮,到最后还要落下这个下场,金豹心里郁闷。

    云可心倒是不着急,她踱步走到金豹身边,看着红鸾笑眯眯的,根本就没有害怕的意思。

    “不是我聪明,是你演戏还欠点火候,一个收破烂的,你以为就会把自己搞的很脏了,收破烂也有尊严,他们知道要脸,不会把脸故意弄脏,而且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前面明明很多可以收的破烂,你看都没看,直接来我们这里,你身上是脏兮兮的,可你脸上肌肤底子柔嫩,这些都很容易看出来,你别有居心,故意装着收破烂的来我们这里的。”

    云可心侃侃而谈,关键她还一点没害怕。

    红鸾从来没有感觉到像今天这样的被侮辱的感受,她一直以来应以为傲的智商,在这一刻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敲碎了,这口气她怎么可能咽下去。

    “臭丫头!你很快就知道,嘴皮子利索是没用的,老娘要叫人尝尝,什么叫祸从口出的。”红鸾说着极快速度的话,其间已经开始快速退去伪装,露出一身火红性感的皮质劲装,从大腿上拿出一把手枪就开始攻击云可心。

    她真是被气急了,甚至忘记她今天来的目的,她的任务是杀了金豹,不是云可心。

    云可心的舞艺卡奏效以后就没消失过,在红鸾动手的开始,她也有了反应,她迅速改变了自己的位置,以红鸾完全意想不到的行动轨迹,成功躲过了红鸾一次次的快射,最后竟然轻而易举的站到了红鸾身后,两只手指死死掐住了红鸾脖子上的大动脉。

    身为杀手的红鸾一直都知道自己的下场无非是被人杀死,在一次次的执行任务中,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完全无害的小姑娘给了她最可怕的死亡威胁。

    “金豹!你果然背叛了组织,现在这样,你还有什么话说!”

    红鸾没有顾及自己的生死,笑着快速抬起手里的枪,直逼金豹脑袋射击而去。

    云可心没有想到,这些组织的杀手能这么狠,他们的武器已经不仅仅限制于手里的武器,还有她自己的身子和性命,为了完成任务,可以自己的命都不要,她真不知道该敬佩他们还是笑他们傻逼。

    云可心没有坐视不理,她在关键时候启用了自己瞬移的特技,带着红鸾一起消失了一秒,之后还是出现在原来的地方,只是这一秒的时间里,云可心极力改变了红鸾手里枪的射击方向,让子弹从金豹的脑袋上穿过的途径,变成了下压的擦过他下巴左边,正好让子弹飞了出去。

    这一切来的太快,谁也没,没有发现这是个事实,云可心却因为这件事伤了元气,嘴角流出来一条血线,脸色疲惫憔悴的很。

    金豹来不及看云可心,已经个跟红鸾缠斗在一起,两人打的不相上下。

    快速搏击是非常耗体力的,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都累的有些虚脱了。

    云可心这时候稍微休息过一下,脸色好看了一点,她瞧准机会拿起身边的一把破伞,不顾一切的去刺红鸾的后背。

    红鸾没有防备身后的云可心,却也不是能就此罢休的人,她回手一个木柜子朝云可心砸过去。

    眼看着木柜就要砸到云可心的时候,“彭”的一声,柜子在空中被人用枪击碎。

    来人是明于行,他亲自查找了云可心的位置,匆匆赶来,却及时的救下来云可心一命,想想他就心有余悸。

    红鸾第一次有了想逃走的念头,金豹却没有给她一点机会,一块木板从她后脑勺砸下去,顿时就要里顶级杀手红鸾的命。

    红鸾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死跟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姑娘有关系,她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可一切都结束了,每个人不管有多么的不甘和遗憾,夙愿,都会以死为了解,在多的事情,人死了也是云烟。

    明于行心有余悸的走过去一把抱住了云可心,他后怕,自己要是晚来一秒,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他想想都后怕的身子一直在发抖,只能紧紧抱着云可心不愿撒手。

    “咳咳!我说,臭小子,不管你是谁,你给老子立刻放了我妹子,你想勒死她不成。”金豹在一边沉沉的看着云可心,似乎有些话要说的样子,跟他嘴里说的话,完全没关系。

    明于行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了,再把云可心伤了可怎么办,他立刻松开了云可心,回头看向金豹。

    金豹的名声在黑道不算小,明于行是做侦探社的,直到金豹,只是他不太明白,金豹怎么跟云可心在一起了,他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不可能认识的。

    “金豹,豹爷,久仰大名,我老婆给您添麻烦了,我在这里谢谢您。”明于行很礼貌的跟金豹道谢。

    这边明于行刚刚把话说完,那边云可心扶额了。

    “天啦!早知道应该给他打个电话的,让他别来捣乱,这下好了,金豹万一认出来明于行,在看自己想起来她叫云可心怎么办呢?”云可心在心中默默焦急,甚至在瞬间想了不下十种会出现的意外之后自己的解决方式。

    可偏偏,金豹没有按照常理出牌,他看见明于行倒是没在意他是谁,一看他长得帅到天人合一,人还这么温情礼貌,他居然在瞬间脸红发烫了。

    “嘿嘿嘿,别这么叫人家嘛!人家有点不好意思的拉。”金豹忽然变得娇柔,明明就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七尺大汉,这会娇柔做作的,差点让云可心没站稳跌倒在地。

    这是啥情况?

    明于行忍不住的打起寒战,急忙躲到了云可心身后,看都不敢看金豹一眼。

    金豹也含羞带臊的,似乎心情很激动,扭扭捏捏的。

    云可心实在无语,她想了不下十种状态会出现,偏偏金豹给她的是第十一种让她大跌眼镜。

    想想这样也不错,金豹没有怀疑自己身份没有多想认出明于行,她不妨将计就计,给金豹来个“美男计”,让他多说一些有用的东西。

    “豹哥!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公了?”

    “哎,不不,不是,云星,他是你的人,我怎么会……”

    “哎呀!豹哥,咱两谁跟谁呀!哥哥为了我可以不要命的吧!妹子怎么会吝一个男人呢!以后,妹子的就是你的,你尽管放心,妹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云可心很豪爽的一拳砸着金豹的胳膊,笑得格外爽朗。

    明于行有点欲哭无泪,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现在世上弯的人是不少,可他绝对不是,不是看不起,是打心底不能接受的。

    金豹很高兴,应着云可心要去喝酒的事情,像是根本忘记了自己的危险,只想醉生梦死一醉方休算了。

    云可心想着多去跟金豹聊聊,就跟他一起去找了一家偏僻的小酒馆,几个人开始推杯换盏,一杯接一杯的喝起来。

    当然,云可心怀孕,不能喝酒,喝的椰子汁。

    只是,喝了一会之后,云可心就感觉到自己全身发软不太对劲了。

    看看明于行也是,而金豹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根本就没事。

    云可心这才意识到不好,是他小看了金豹了,他混身黑道那么多年,想设计他们还是小意思。

    “大哥,你……”云可心有些痛苦,想说话,力气都不济。

    金豹没有停止给自己灌酒,却在这时候流下了两行泪。

    “妹子,谢谢你叫我一声哥,既然你叫我哥了,我就不能让你再冒险,你要的东西我都写下来了,哥有些事情要去了解。谢谢你送哥最后这一程,哥很满意,很幸福,这辈子都没有这短暂的两天幸福过,如果可以,下辈子我想就过这样的日子,跟在你身边,还做你亲人。你放心,你只是中了一点软经散,对孩子对身子都无害,哥哥要走了,哥知道,不这样做你一定不会放哥走,哥只是不想连累了你,你还可以过好日子,不像歌,从一开始就没有了机会。”

    金豹说完话,喝完酒,把酒杯摔碎在地上,一根筷子了解了偷听的店家,之后大步远走了。

    云可心极力的想动一下,想说让金豹别去,他还能有机会活着,可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泪流满面,心酸的满目悲痛。

    她多么想挽救一下金豹,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她一直觉得,金豹不是那种黑了心的坏人,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也有他的苦衷,她想让好人能善终有错么?

    或许,她还是真的错了,金豹自己比云可心心里明白,他手上沾满的鲜血罪恶,只有自己的鲜血能洗去,这辈子能幡然悔悟,或许下辈子,他可以不用过得这么艰苦。

    以杀止杀,不是最好的办法,却是最有效果的结果,有些人的命,金豹想自己亲手去了解。

    一场秋雨的苦凉气息,终于带走了云可心跟明于行身上的无力,云可心第一时间拿起来金豹领走时候放在她手里的一张纸,上面写的很清楚,是几个组织的据和隐秘的人员名单,这些东西太重要了,云可心不敢马虎。

    她认真的看完最后一句话,小心的把它藏在兜里。

    金豹说,他还知道如兰市警察局里面有一个内鬼,他这次要去把这个人给找出来,拼了命也要去了结这个人,可他还不知道这个人具体是谁,他们一直单线联系,对方很小心,没见到他决不会出现,他要在临死之前,帮云可心最后一次,最后谢谢云可心能叫他一声“哥”,这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云可心没有跟明于行说这些,只说了一句。

    “于行哥哥,有些事情我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日后,我会跟你好好解释的。”

    云可心说完拼命的跑出去,她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金豹还没有走到那最后一步,她还能有机会叫他一声哥。

    明于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明白,云可心不是儿戏的跟他说那样的话的,他的出现,会给她带来更多危险,既然她决定了这么去做,那他明于行能做的事情就是想尽一切办法给她做好善后,别的,他只能暗中保护了,希望她一切安好!

    明于行没有追上去,而是等云可心走了以后才离开酒馆,其间细致擦拭了云可心在这里出现过的一切痕迹。

    店家被杀了,不可能没影响,明于行别的不想,只希望这件事别牵扯到云可心,其他的,他也顾不上了。

    云可心用尽全力,舟车劳顿,以最快的速度,一路跑向警察局附近的一处偏僻小树林边,可她还是晚了一步,走到树林边的时候,她听见一声枪响,树林里面一阵鸟惊飞,她加快脚步跑过去的时候,却看见金豹已经死在血泊里,而远处有个跑走的身影,北影的样子正落在了云可心眼睛里,留下了一瞬间的痕迹。

    可仅仅只是一瞬间,她还是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衣服是她经常见过的样子,头发身材都是那样熟悉。

    “安靖……”云可心心里一酸,紧跟着悲痛的泣不成声。

    金豹这时候还没有完全断气,在最后一刻,他死死抓住了云可心的手,片刻之后再也没有了一丝力气,彻底死了过去。

    云可心这时候微微一怔,之后是满腹悲泣的哀鸣!

    “哥!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安靖!这辈子我也不会饶了你!”

    云可心悲怆的声音在空气里久久回荡,被传的很远很远,也很快就消失了,没有什么能长久。

    可也包括对某一个人的信任么?

    事情发展到这里,云可心举步维艰,她回不去正规的生活,全世界都在通缉她,尽管不是她的名字,她却知道,这件事半途而废,她是无法洗白的,只有尽快完结这件事,她才能大白天下,以卧底立功的身份被嘉奖,现在,游戏只能继续下去,而她现在没了金豹,唯一的线索就只有安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