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4云可心身陷桎梏
    “杀了安靖,对,豹哥对我那么好,为了给豹哥报仇,我一定要想办法去杀了安靖这个叛徒,越快越好。”云可心不由的,恨恨的说出来这样一句话,握紧了拳头,似乎情绪激动,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第二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警察局里有个聚会,是眼看就到中秋节了,局里为了慰劳大家,准备了一些文艺节目,加上大家在一起吃个饭。

    这是很多单位都会举办的活动,这个活动市警察局已经准备很久。

    中秋是大家团圆的好日子,却也年是最需要警察维持治安随时待命的时候,所以警察局自己的聚会就定在了中秋节之前几天的今天。

    活动地点就在警察局的会议大厅里,人也是分批来的,实在有任务来不了的,都来签到一下就走了。

    安靖这几天也是实在没心情来参加这样的活动的,为了易珏的事情她好几天没吃好睡好了,哪里还有心思来看节目吃饭,她已经请了好几天假。

    可领导在工作群里发话了,今天必须每个人都来,不来的就算渎职处分,没时间的,也要抽空来签个到。

    安靖来了,工作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有些人没有爱情或许还能活的很好,可没工作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警察局门口人不少,都穿着制服,云可心站在门口依靠在墙角剔指甲,显得很明显。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连衣裙,头发绾了一个简单漂亮的发髻,现代又时尚,简约而又端庄,活泼中透出半分沉稳,叫人一看上去就很想多看几眼。

    有些人的美是花开炫灿,美是确实美,可一眼过去就没有了继续去欣赏的心思。

    云可心不是,她是看上去第一眼或许你还会忽视的不起眼,可经得起端详审视,越看越是美丽移不开视线的那种,尤其是现在,六级的任务奖励让她得到了颜值升级机会,清丽脱俗,不染尘埃,那不是普通的美可以来随便形容的,那时悦动着人心灵的愉悦感。

    很多人不知不觉都放慢了一些脚步看着云可心,似乎那事自然本能的反应。

    安靖蓦然间特别紧张,她环视四周之后,急忙的跑向了云可心面前。

    “可心!你怎么来这里了?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被全网通缉了,这样的话,安靖还没完全说出来。

    云可心轻笑起来。

    “安靖!你真是好样的,你装的不错呢!事到如今你还在装糊涂,你骗别人可以,你以为你能骗过我?!”云可心嘴里的话说到最后是咬牙切齿的,同时受里早已经多出来一把刀,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刀子已经狠狠的刺中了安靖的心脏位置。

    鲜红的血,在瞬间喷射出来,伴随着云可心手里的刀。

    安靖惊呆了,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胸口的血像是喷泉一样涌出来,艳红的颜色鲜艳夺目,似乎还看得见是温热的温度,她甚至都忘记了去摁住那块伤口,任由着血惊人的速度在眼前喷出来,四处洒落,触目惊心的恐怖。

    安靖深深的看了一眼云可心的眼睛,之后突然的狂笑起来。

    “好啊!想不到我会死在你手里,想不到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信任的人!杀了我!你,你你……你会不得……不得好……死……的。”

    安靖的很想痛骂云可心的状态,可她已经做不到,明显的失血过多,叫她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她似乎用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想反扑着去抓云可心的脸,可她早已经力不从心,没了去坚持的力气了。

    这一切显然发生的太快,也没有人知道有人敢胆大的直接到警察局门口来行凶杀人的,在场的都是警察,谁都是一身功夫的好身手,哪个看见这种事情不是飞快扑过来要抓住云可心,救治安靖。

    可眼看着脸色惨白,身子软下去的安靖被人送上救护车,回头人们却发现凶手居然不见了,刚才那么多人在,还都是警察,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活生生的在眼前就不见了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网络上通缉云星的名字,迅速变成云可心,似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没个人都想看看这个胆大包天感在警察局门口行凶杀人的女孩子,到底最后会怎么样。

    易小茜当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瞒住了她,看见户外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通缉云可心的消息,易小茜直接没能经受住打击,人昏死了过去,跟她在一起去买东西的伊瑞,吓的魂都没了。

    易小茜的身子跟旁人不同,有些事情后来易小茜告诉了他,他觉得不可思议之后,也能接受这样的现实了,可看见易小茜直接昏死过去,他第一想到的还是百里天衍,伊瑞心里清楚,任何医院都不可能有百里天衍适合救治易小茜的。

    快速拿出来易小茜的手机,伊瑞拨通了百里天衍的电话。

    “小茜!”百里天衍没等电话这边开口,轻柔深情的话已经问出嘴边传了过来。

    伊瑞着急,也顾不上去品味百里天衍的情绪了。

    “小茜昏过去了,你快来看看她吧。”

    伊瑞焦急的在电话里跟百里天衍求救,可他忽然感觉自己身边一阵疾风,吹的他差点没站稳脚,等他回神时候,却看见原先倒在自己臂弯上的易小茜已经不见了。

    大庭广众之下,百里天衍显然已经不顾一切,听到易小茜有事,第一时间就出现了,带走了易小茜。

    好在身边的路人都脚步匆匆,谁也没有发现这快到光速的一幕神奇画面。

    伊瑞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臂弯,他在忽然间明白一件事,易小茜早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段青涩美好的时光里的那个青春女孩,她是特殊的,而她的特殊,只有百里天衍可以护她周全,而且,自己怎么也是快五十的人了,而易小茜,还是以前的那样年轻貌美,并且可能以后会一直这样维持下去,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能合适陪她一直走下去的人,唯独百里天衍,他们才是最合适在一起的人,可以有永远在一起的可能。

    伊瑞心头忽然的一阵锥痛,之后一口鲜血从嘴里溢出来,可他嘴角居然带着笑意,笑得满足,藏着无奈。

    跟易小茜谈婚论嫁的这段日子,是他伊瑞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他不后悔自己一辈子的守候,因为他看见了易小茜对自己的真心,易小茜是真心诚意的想跟他在一起的,她没有一点犹豫,也全心全意。

    可直到这一刻,伊瑞彻底明白了,爱情可以肆无忌惮,相守不能随心所欲,爱一个人并不是每一个都要守着对方到老的,有些爱,注定是要看着对方幸福,笑着为她做嫁衣,送她去幸福的路途。s电话还拿在手里,甚至还没来得及挂,伊瑞看着手机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容是被嘴角血迹染红了的。

    “百里天衍!我知道对她好,你根本不用我叮嘱,可我有句话想让你带给小茜,她嫁给你的嫁衣,我会亲自为她准备。”伊瑞说着看似轻松的话,嘴角的血,却没能掩饰住他心里的痛楚,话说完的时候,他人已经缓缓倒下。

    在伊瑞昏迷之前,他听见电话里面百里天衍回了一个“好”字,他脸上露出特别满意的表情。

    这一个“好”字,不仅仅是残酷的,里面还有让伊瑞安心期待的东西,它同时说明了,易小茜不会有事她会好起来的,不然怎么穿上他伊瑞亲手准备的嫁衣去嫁给百里天衍,伊瑞在剧痛之中似乎有种欣慰,比起爱人的平安,他能不能得到,似乎变得轻薄了一些。

    夏南星带着白琳正在逛街,这些天她们身边一直跟着两个人,密切关注,她也做不了什么风浪出来。

    意外的看见伊瑞居然倒在街上,夏南星跟白琳惊讶了。

    白琳这段时间精神好了一些,看上去正常了不少。

    “妈,妈妈!伊叔伊叔!他昏倒了,这可怎么办?”

    “你这傻孩子,还能怎么办,快去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你知道他的身价的,这时候还能不赶紧把握住机会,他可是一个孤寡糟老头子,弄得好,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

    “妈,其实伊叔一点也不老!”

    “还废话,快点跑……”

    夏南星跟白琳看见瘫软在街边的伊瑞,这时候简直像是看见一个巨大的黄金疙瘩掉地上,急的口水都快掉下来了,两只眼睛都是金光闪闪的,冲着伊瑞一直跑过去了。

    伊瑞倒是没真的昏死过去,在街边踉跄几下之后,坐在马路牙子上休息了起来。

    夏南星跟白琳跑过来,看见伊瑞嘴角上的血迹,夏南星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哎呀!我就说那个易小茜不是什么好人呢吧,你看看,看看,平时你好好的,她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整天粘着你,你现在都这样了,她去哪了?她心里真的有你么?她顾了你了么?我看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货……”

    夏南星哭诉着易小茜的不是,想借机抹黑易小茜在伊瑞眼里的好印象,可她嘴里“贱货”两个字刚刚说出口,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有人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夏南星都被打懵了,好久之后才发现打她的人是恶狠狠盯着自己的伊瑞,刚刚还很无力的伊瑞,现在一脸愤怒,显然是被气着了。

    “夏南星!我告诉你,molika的股份从现在开始,你们母女一分都没有了,你们这样的女人!不配。”

    “为?为什么?伊叔?”白琳惊呆了,一把拖住要走的伊瑞胳膊,惊魂未定的质问伊瑞。

    伊瑞瞟了一眼满脸都只是关心财富的白琳,顿时一阵恶心的甩开了她的手。

    “因为你妈妈嘴里的一句贱货,她说的这两个字让我改变了对你们补偿的决定,你们俩好自为之吧。”

    伊瑞很绝情的拂袖而去,白琳拿在手里的一堆奢侈品都掉在地上了,这是她们刚刚从高端商场里面血拼来的战利品,自从有了molika的股份分红,他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每天毫无节制的买买买了,白琳以为她这辈子都能过上这种,甚至更加奢侈的生活,可她眼看着自己的梦想像梦话泡影,眨眼间不见了,她原本就有些零乱的思绪,这会哪里还能经受这样巨大落差的打击,她下个月上千万的信用卡要怎么还!

    “妈!你胡说什么啊!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呢!都怪你,都怪你!是你毁了我未来!”白琳发疯一般的激动。

    不,准确的说,她原本就很疯狂,她无比愤恨的冲着自己母亲夏南星发火,拿着手里的一个袋子,狠狠砸她妈妈的脑袋。

    夏南星躲避着措手不及,急忙后退,没想到她身后有一辆车躲避不及,车轮从她双腿上直接压了过去。

    那是一辆自身重量非常大的汽车,前后轮先后从她腿上压过去,齐大腿根部,连骨头都被压碎了,当场夏南星就痛的昏死了过去。

    伊瑞早已上车走远,心神恍惚的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远处发生的这一幕。

    而白琳早已被眼前的满天鲜血刺激的双手抱着脑袋一直惊叫。

    “许力,许力,血,好多血,救我,救我……”

    白琳神情惶惑,抱着脑袋尖叫,转身撒腿就跑。

    跟着他们的一个壮汉保镖这时候抓住她后脖子,捏着她没让她逃跑。

    白琳更加恐惧了,叫得更加厉害惊恐。

    另一个壮汉保镖这时候捂住一只耳朵大声的跟明于行汇报刚刚发生的这边情况,事情发生的这么大了,他们不能不汇报,询问接下来要怎么办。

    “一定不能让夏南星死了,还有,带白琳去及时救治,一定要让她清醒的面对她自己酿出来的恶果,别让他们轻易死了。”明于行在电话里面吩咐着保镖,原本是保护人的保镖,现在是白琳她们身边的狱卒一般,牢牢看着她们受苦役。

    “许力!呵呵,好样的,敢惹我明家,你是舒服日子过的到头了吧。”

    明于行挂断电话,嘴里呢喃的念叨了一句话,之后打了另外一个电话出去。

    三天后,许力正在一个高档会所里搂着一个徐娘半老的胖女人亲的火热,几个警察找上他。

    “你是许力对吧。”

    “我,我是,你们是……”

    许力看着找上门的警察心里发虚,说话都有些颤抖起来。

    他身边躺着的女人愤怒了,拿着身边茶几上一个水壶就砸警察。

    “你们算老几,吓坏了我的达令你们赔得起吗!也不打听打听老娘是谁!”

    女人很生气,仗着自己有钱有势哪里肯把几个小警察放在眼里。

    警察倒也不生气,避开砸过来的茶壶,笑呵呵的看着胖女人。

    “女士这么护着一个专门靠着骗女人钱生活的渣男,怕是还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光荣事迹吧,我们这里有些资料,女士可以先观赏一下看看。”

    一个警察笑眯眯的给胖女人一些资料,几张纸,密密麻麻一条条都是许力曾经的“丰功伟绩”战绩包括不少胖女人认识的女朋友。

    胖女人越看那些铁证和照片,脸色越难看,最后气的一巴掌就把许力给打趴下了。

    “你这个骗子,老娘给你吃给你穿,什么都满足你,你居然想着的是偏光老娘的财产,你给我去死吧!”

    胖女人气的火冒三丈,怒骂之后一个纵身飞跃,用她自己吨位的身体泰山压顶的直接压到许力的身上去了。

    许力一声猪嚎般惨叫,伴随着骨头“咔咔”的响着,不一会就痛的满身大汗。

    看着假意阻挡胖女人对自己伤害的警察,许力不断发抖的身子交织着双目恨毒的目光,看向几个警察。

    “你们就凭几张纸就想坐实了我的罪名,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

    “不,我们还有证人,还记得白琳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