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5要么离婚,要么净身出户
    一个警察慢悠悠的跟许力说话,只是话语中带着引导意思,模棱两口。

    许力是又痛又恨,哪里还能明白警察说的话里面,根本就没有说白琳是证人,他已经认定了白琳是咬他一口的人。

    “白琳你个臭婊子死八婆!老子决不会饶了你的。”许力叫嚣着,满目的恨意,他看着身边胖女人的恶心身体,猛的把她推向几个警察,跟着人强忍着身子扯经断骨般剧痛,拔腿就跑。

    等几个警察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想去追许力的时候,却发现许力早就跑出门不见了,也就没再去追他,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明于行了。

    “明公子,我们都按照您说的做妥当了,我们不会因此摊上事情吧。”那个警察有些担心的样子,确认的问着明于行。

    明于行在电话里笑着,他坚定的告诉那个警察,

    “兄弟你放心吧,别说他并不知道你是谁,就算知道了,你按照我说的做了,他什么证据都不可能留下来,反而我们手里全都是他做坏事的证据,他绝对翻不了什么浪出来的。”

    “哦,那就好,实在不敢让明公子称呼一声兄弟,改天明公子赏个脸,我们请明公子吃个饭,给我们一个机会就行!”

    “这个自然没问题,我来做东。”

    “那不敢,不敢,明公子您先忙,再见!再见。”

    那几个来抓许力的警察都很高兴,任何人,都是社会大染缸里面的一个分子,谁不希望和有权势优秀的人在一起交往,能让明家明二公子欠他们一个人情,怎么说以后也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的,这是必然的事情。

    再说他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许力原本就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坏事,要说,明于行还是警方提供犯罪嫌疑人的线索,有功的良好市民一个。

    另一边,许力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怕就是遇到白琳这个臭婊子了,不但从她身上一分钱好处没得到,还弄得自己一身腥,如今还要四处逃亡,搞得他现在在街上看见穿制服的人都心慌的很,走哪里都躲躲藏藏的不敢真面目示人。

    都一周过去了,许力到处躲躲藏藏的,过提心吊胆的日子,没有敢光明正大的去见任何人,身上钱也用的差不多了,他饿了,实在没办法,去了一家小吃店。

    以前这种地方他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出入都是习惯的高档场所,有哪些冤大头女人买单,他的日子要怎么逍遥就怎么逍遥,哪里会想到这样接地气的地方来吃东西。

    可如今,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就算这种地方他好像也吃不起。

    饥饿实在难忍,许力也顾不上了,走进去要点一碗最便宜的面条。

    “六块!这边付钱。”服务员一边在电脑上点单,一边要求许力去扫码付钱,看他手里没拿现金,只有一个手机。

    许力没来过这种平民小店,也不知道这家小店是饭前付钱的,他看着前面画片上的美味面条咽口水,一边跟服务员说话。

    “对不起,我能吃过了再付钱么?我……”

    “不能!”服务员撇了他一眼,没等他说完,已经拒绝,他们开的是小吃店,不是善堂,就算老板愿意给人家一碗吃的,他一个服务员也做不了主,这种四肢健全相貌堂堂的男人混到饭都吃不起的地步,是最叫人看不起的,他也不想去同情这种人,可怜之人必有刻痕之处。

    许力有些生气,看样子想发火,可肚子饿的实在难受,他也没底气耍性格了。

    “美女!我叫许力……”

    许力想故技重施,能不能降低规格去骗一碗面吃就好。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正式开口呢,人家姑娘已经咆哮起来冲他发火。

    “你这人到底要不要吃,不吃别影响别人点餐了,这大早上的,谁不赶时间去上班上学的,你没钱耗在这里也没用,快出去出去,别耽误了别人。”服务员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许力这时候才发现,他的伎俩,只对那些富足思**的女人有效果,面对这些讨生活的女人,一个个比猴还要精,钱包捂的比命重要的人,他根本派不上用场。

    有人急着赶路,这时候狠狠推了许力一把。

    许力一下子摔倒在一张人家刚刚吃过的桌子边上,面前是人家没吃完的面条,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剩下的半碗面条,里面还飘着擦嘴巴鼻子用过的纸巾,他努力抑制住他想去吃的欲望,却吞着口水舍不得走。

    而就在这时候,有个浑身脏兮兮的,披头散发的女人火速冲了过来,直接用手猛抓他眼前的面条,往自己嘴里送进去。

    许力看着面条被抢,本能的扑上去,跟女人抢了起来。

    店里的人这时候看见有人在抢客人吃剩下的东西,怕影响别的食客的口味,跑过来两个小哥急忙阻止,把剩下的面条掉进艘水桶里,藏了起来,紧跟着把两个抢食的“疯子”给扔了出去。

    狠狠的被甩在店门口的人行道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却都惊了。

    “许力!”

    “白琳!”

    两个人一口同声惊叫,然后白琳扑上去就抓住了许力的头发,又打又咬,看样子想把许力给茹毛饮血给生吞活剥了。

    许力也正愁找不到白琳报仇泄愤,看见扑过来的白琳也是怒火中烧,一点没客气,大嘴巴子,扇的白琳脸上一片血瘀。

    两个人激动的扭打在一起都是满肚子气,这会谁也没打算松收手了。

    这时候明于行跟民于礼以前一后来了,看着扭打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两个人一会,明于行实在没忍住笑声惬意,拍起了巴掌。

    一声,两声,三声。

    不紧不慢,掷地有声,洪厚有力。

    白琳跟许力互相抓住对方头发,谁也没有放手,却都停下来了,看着明于行跟明于礼,两个人神态各异。

    许力除了窘迫,倒是没什么,他跟明家的人不熟。

    白琳脸上此刻是复杂缤纷,她看见明于行,一眼过去,早已没了奢望,看向明于礼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明于礼的脸其实也没有那么恶心,仔细看,还能看见一种优沃的气质,她当初要是能好好珍惜这个男人,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对了,她还没跟明于礼离婚,她现在还是明于礼的老婆,明于礼一直都善良顾及明家名声,他不会轻易的跟自己离婚的。

    “于礼!于礼你来了!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对吧!老公,我错了,以后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对你好的,一辈子做牛做马,你叫我做什么都行,老公你带我回家好不好!”白琳像是看见新的希望,急速爬过去,想要抱住明于礼的大腿,哀求他救救自己。

    她从记事开始,就没有过过这样苦的日子,短短几天,她觉得比以往几十年都要难过,以前的一切,现在对她来说都是不可触及的天堂,她现在也没有一点奢望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能一天吃饱三顿饭,为了能吃饱,让她做牛做马都行。

    明于礼在白琳爬过来的时候嫌弃的避了壁,对白琳,他从来就没有一丝的感情,不说感情了,就算普通的人以礼相待的交往也是不愿意给这个女人的,让人笑话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是他妻子,想想他自己以前到底是做了什么可笑可悲的事情。

    明于礼没有去看白琳,手里拿着一份合约,递给白琳。

    “你答应离婚,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可以不答应,我会起诉,你出轨的证据都在我手里,到时候你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明于礼这一次没有犹豫,跟以前的他比较,他似乎放下了一些东西,他的眼睛里面是含着蜜意笑容的,只是不想给白琳。

    白琳一屁股坐在地上,满目苍茫,她还没去想该怎么解决的时候,许力已经爬过来,一巴掌打在白琳脸上。

    “你还想什么呢!”

    “我们现在就要钱,现金,马上就要。”

    许力根本就不顾白琳想什么,已经给白琳做了决决定,他狠狠的打了白琳一巴掌之后,急忙带着威胁的口吻冲着明于行兄弟俩说话。

    白琳看了许力一眼,倒也眼目中有一丝期许,许力是她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现在两个人什么都没有了,要是有一笔钱,他们还能重新站起来,不说大富大贵,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肯定没问题。

    “好,我可以签字,许力,你得答应我,跟我结婚,好好过日子,为了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你答应不答应?”白琳倒是比以前冷静许多,她想着踏踏实实过日子了。

    许力眼里全都是钱,以前答应跟别的女人结婚的誓言也不是没有,今天再答应一次,他又如何。

    “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你都怀着我的孩子了,我能不做个父亲好好负责任!”许力这时候态度倒还不错,跟先前对白琳的态度判若两人。

    明于行倒是没有着急,他瞅瞅白琳,看看许力奸猾的目光深处的算计,他忽然笑了。

    虽然白琳不是他喜欢的人,可怎么说她也曾是明家的媳妇,看在这一点的情感上,明于行想着或许能警醒一下白琳,也算对她仁至义尽。

    “哥,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个离婚协议改一改,这里的一百万,我们委托银行以工资的形式按月支付给白小姐,这样白小姐生活更有保障。”

    白琳没来得及说话,明于礼没来及开口,许力大声抗议了。

    “这不行!我们一定要一次性拿走,不然我们不签字。”许力极力抗议,叫嚣着冲明于行挑衅。

    明于礼跟白琳同时看向发怒的许力,这才有些明白明于行为什么要这么说。

    人都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白琳不管怎么样,这时候也会带上自己的孩子去考虑问题了,她看见许力的反应,也在琢磨之后忽然明白,许力对自己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倒是明家,到最后也没有真的怨恨自己,还点了她一把,让她看清楚了许力的真面目,关键时候没有一错再错下去。

    “我答应这么做,先给我一百万,剩下的按月支付,钱存在银行里,谁也不许动,我现在不想结婚了,婚姻不太适合我,我想好好把属于我自己的孩子带大,我们现在就去签字。”白琳终还是在许力面前傲骄了一把,跟明家主动达成协议,一百万现在对她来说,是可以保命的筹码,她做错了,没有资格谈条件,经历了苦难的成长之痛洗礼之后,她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东西。

    许力有些傻眼,可他此情此景也绝不想随意就放弃了,他舔狗一般柔顺的缠到白琳身边,笑的猥琐而又谄媚,哪里还敢打白琳,白琳接下来可就是他衣食父母。

    白琳也到此刻才明白,寄托得到爱情,首先要得是自己的提升,当自己拥有了配得上别人的品质,才有可能得到梦当户对的爱情,你可以用才情去匹配人家的地位,用智慧去匹配别人的气质,用美貌换物质,前提是两个人互相欣赏,彼此登对,才会生情。

    白琳看着许力,忽然明白了明于礼看自己的心情,那是完全看不上的嫌弃心情,她既然要断,何不断个干净。

    “对不起,我又决定把孩子打掉了,你以后跟我再没关系,前半生我活的完全没有价值,后半生,我要做最辉煌的自己。”

    白琳推开许力,她不管想不想留下自己的孩子,此刻都想这样说,因为她不想再跟许力牵扯下去。

    她跟着明家兄弟走了,许力倒也没敢上去纠缠,他其实从骨子里是怕明家兄弟,刚才之所以狠了几句,也不过十借着白琳是筹码,他以为还能押点什么好处出来,可现在白琳也要跟他划清界线了。

    白琳到最后关头还是真正的聪明了一次,她没有彻底把跟明家的关系闹僵,这样,至少以后还能做朋友,明家是她白琳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源,以前是她自己把自己拿到的一手好牌,打成如今的烂局,她谁也怪不到,只能给自己做的一切买单,记住教训,再次爬起来,走下去。

    于此同时。

    安靖死后,举办了简约的葬礼,她家里没什么人了,亲戚几乎没人来,唯一的父亲也下落不明,根本通知不到,警察局里同事给她送了最后一程。

    躺在水晶棺材里面的安靖,明净的一尘不染,仿佛就像是沉沉的睡去,直到变成了一捧灰尘,似乎带走了所有秘密。

    时间已经过去一周,一直静谧的办公室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个魅影悄悄出现,直接去了安靖生前所在的工作位置电脑前,忙碌了一会,就匆匆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