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6不一样的马佳佳
    云可心等在警察局门口的必经之路上,正静静的等着里面出来的人。

    银色的月光悄悄倾洒在她身上,把她静谧修长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到旁边花坛上,花坛里,一棵浓密葱郁的桂花树上,金黄色的花朵,开的正是欢畅,阵阵花香飘过来,让人不知不觉沉醉。

    原本是诗情画意的美好景色,却有点让人压抑呼吸的沉重感受,因为,她等的人出现了,云可心看着走近的人,其实有些不相信这样的人会是她要等的那个人。

    走过来的是一个中老年男人,看上去有五十多了,应该快退休去享清福安度晚年的年纪,这样的男人在警察局差不多一辈子了,定是兢兢业业安分守己才走到的今天,看上去很是老实巴交的一个中老年的男人,谁曾想,会是埋在你我身边的一刻定时炸弹呢。

    “你的事情都办完了?还有什么想留下的话么?”云可心说话时候很是平静,平静的语气就像是去见自己一个备受尊重的亲人,可她却用了最平静软和的话,说出来最具有杀气的狠话出来了,她一直看着面前月光下的男人,眼睛里有些狠厉,却有种隐隐的不舍。

    男人似乎并没有多么意外,他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根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才说话。

    “我在家里排行老小,我爸妈是六十多岁才生下我的,我今年四十九,我爸妈加起来正好两百岁,他们几十年前就已经都不能自理,而我的哥哥姐姐,都已经不在了,只有我在照顾着他们。”男人说道这里,脸上露出厌倦的神色,又吸了一口烟,稍稍沉默,再次开口。

    “我有四个女儿,我们那个年纪,结婚的时候,有了计划生育了,为了拼一个儿子继承香火,我把老二老三都送人了,可过几年人家又给送回来了,我老婆因为生孩子,拖垮了身子,生下小四就走了,我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女儿,可如今四个女儿都远嫁了,一年,甚至好几年都回来看我们一眼,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等于白忙一场,什么都得不到。”男人神色很痛苦,在他一脸的老实的面容上,此时目光泛出微红色,有些跟他气质不相符合的凶狠,让他这个看上去是个老实人的样子,仿佛撕开了一个裂口。

    云可心原本是静静的听着男人说话的,可她这时候再也听不下去,生活给了每一个人都有苦,可谁也没资格把这份苦变成理由去做坏事,你可以在这份苦里面加一点糖,让自己的日子尽可能的多感觉到一丝甜蜜,却不能让这份苦扭曲了自己的心。

    “不管怎么样,你身为人民警察,都不能做伤害别人的事情,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云可心有些愤怒,这个男人不是简单的杀人纵火的罪恶了,他在为潜伏的异族做事,做的事伤天害理,伤害的是整个华夏民族的事情,她又怎么能忍。

    “罪?呵呵,谁又能证明我做了什么?你么?哈哈哈……我现在杀了你,我不但一点事情都没有,还能立功!你说,我会不会放过你。”男人狂妄的笑开了,说完话从兜里拿出一把手枪,直接对准了云可心的心口。

    云可心微微一惊,看样子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叫沈京兵的男人手里能拿着超前科技的武器,那种手枪轻巧灵便,杀人无形,关键子弹带着特殊效果,能让中弹的人在短时间内消融,连衣服碎片都不能留下一根。

    云可心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她也是刚刚才认识这个的,这几天她哪里都不能去,她只能待在百里天衍的地下城,而这款新型武器,她在百里天衍那里正巧看见过,听里面的人说,刚刚研制出来,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

    云可心没想到,那些神秘隐藏的人背后,已经有了这样超前的科技技术,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这世界,显然还有不少未知的谜为人不知。

    云可心不能泄露百里天衍的秘密,谨慎堤防着沈京兵手里的武器,气势凌然的看着他。

    “你想杀我!怕也没那么容易,别忘了这里是警察局门口,只要你动手,就会有人来抓你。”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其实我没必要动手,你现在只是个通缉犯,只要我叫一声,有的是人来找你麻烦,到时候我就当着所有人面杀了你,说你袭警拒捕,你看人家会不会相信呢?”

    男人用一脸老实的表情,做出的却是阴险狡诈的事情。

    云可心有种无奈的耸肩。

    “看来城府这东西,还真是需要岁月沉淀的阅历,我这样的年岁,还真不如您这样的人埋的够深,关键我也没有像您那样的质量好又厚的皮,你说对吧。”

    男人看着云可心,有一会才反应过来。

    “小丫头你找死!敢拐着弯骂我不要脸!”

    沈京兵这次是彻底怒了,举起手里的枪直接射击云可心。

    他天性自卑抱怨的心理,哪里能承受得住云可心这样一句奚落的话,在他看来,那些给了他苦难压力的人,讥笑他的,都该死,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云可心早有准备,虽然怀孕,可她身子还不算笨拙,行动起来还是很敏捷迅速的。

    子弹在她原来站的位置打穿了一棵树,片刻之后,那棵碗口还要粗的树木就变成了一缕青烟,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在沈京兵手指开动扳机的时候,从另外一个方向也有一颗子弹射向他那边,子弹是消声枪发出来的,在沈京兵开始动手之后一秒钟内,正好打中他手拿枪的手腕,意外的剧痛让他顷刻间掉落了手里的枪。

    异常的动静,还是引来了旁边的警察,人都喊着朝这边涌过来。

    沈京兵忍着手腕上痛苦,急忙用另一只手捡起来地上的高科技枪械,把它藏了起来,之后看向云可心,脸上露出得意奸诈的笑容出来,只是一瞬间之后,他便恢复了老实的模样,痛苦在脸上纠结,还带着一种正义凌然的感觉。

    “快,是云可心,她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跑来警察局想再次行凶,我们一定要抓住她,不能让她再跑出去威胁大众了。”

    沈京兵忍着痛苦要跟着众人一起去追逃跑的云可心,看上去敬业又积极,不畏牺牲,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觉悟,都有点让人感动了。

    “老沈!你都受伤了,就别追了,这里有我们呢,你快点去医院看看你的手,别废了自己,到时候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同事劝着沈京兵,前面倒都是无所谓,最后一句触动了沈京兵的心弦。

    对,不能废了自己的手,到时候自己日子更难过,他必须尽快去医院。

    “不能放过她啊,一定要追到,不能让她再危害了百姓!”沈京兵朝远方大吼了一声,之后匆匆叫了一辆车要去医院。

    沈京兵刚刚打开车门,一个女孩子脚步匆匆的跑过来,二话没说人已经坐进车里。

    “司机,去医院,我老公在那里,我要第一时间瘦肉粥送过去给他吃。”女孩子说话霸道又嚣张,根本就没打算把沈京兵给放在眼里。

    到时司机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姑娘,能不能带这位大叔一起,您看看他手伤的挺严重,应该也是去医院的,再说,是他先叫得车。”司机语气缓和的跟上车的女孩商量。

    可上车的女孩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就炸开了。

    “你说什么废话呢!你知道姑奶奶是谁么!我爸是马士元,我老公是警察,叫易珏,是堂堂易家的继承人,你敢这么对我马佳佳,我能灭了你你信不信!”

    车里的马佳佳火冒三丈的大声吼着司机,司机一看她这样态度,也不敢多说一句了,马佳佳提的两个人在如兰市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背景,他一个小出租车司机根本伤不起。

    司机准备走了,倒是沈京兵缓和的笑着看向马佳佳,笑得温和的跟她说话了。

    “你看看,姑娘,我也是警察,还是您老公的同事,要是让你老公知道你看见他同事受伤都没顺面捎一下去医院,他会怎么想,是吧!我也不是非要跟你坐一辆车去医院,我是为了你们小两口的感情着想,您看看,您是让我坐进去?还是不让呢?”

    马佳佳似乎看着沈京兵想了很久,才明白男人似乎说的有道理,她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给沈京兵让出一块空位置,急忙开口。

    “叔叔说的真有道理,有道理,谢谢叔叔为我想得这么周到,谢谢叔叔。”

    “叔叔您叫什么名字呢?我们家易珏跟你熟么?他喜欢吃什么?平时都喜欢去哪里?跟什么人接触的多?叔叔你快点告诉我!”马佳佳似乎很兴奋,也不顾上车的沈京兵手腕还流着血,任性的一直问人家易珏的消息。

    沈京兵倒是很高兴,这丫头越是单纯,他越容易控制利用,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身边几个可以利用的人都失去了联系,这个女孩子看上去不错,神经大条人物关系还那么硬,到时候做起事来肯定特别方便,沈京兵看着马佳佳特别满意。

    两人似乎一见如故的一路上聊了很多,大多数都是有关易珏的兴趣习惯,看似让马佳佳特别满意,以至于她主动要了沈京兵的联系方式,匆匆离去的时候,还一再跟沈京兵说:“叔您慢走,叔恁一定要记得再联系我,我请您吃饭啊!”

    沈京兵去了急症,而马佳佳直接去了住院部。

    易珏正在病房里面发脾气,他觉得自己已经痊愈了,为什么非要他还来住院,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马佳佳看着病房里被骂出来护士,上前去安慰着人家。

    “姑娘您别生气了,我们家易珏就这个脾气,是我们家易珏不对了,让你们受委屈了,我替他跟你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马佳佳一直态度诚恳的跟人家哭啼啼的小护士道歉。

    病房里,易珏听着门外的动静,立刻提起精神,他惊讶的感觉,外面说话的人语气方式是他最熟悉的人。

    “安靖……”易珏一路跑出来,手激动的扶助门框才稳住神形。

    可他迎上马佳佳的沉凝目光的时候,才忽然清醒,泪也止不住的泉涌而落。

    安靖已经死了,他才醒过来没多久,就得到了安靖被杀的消息,杀她的还是云可心,易珏万分悲痛,以至于觉得自己神情恍惚了,看谁都像是他思念的安靖,明明面前就是马佳佳,那个让他讨厌的女人。

    “易珏!你等等我……”

    “你别学安靖说话,你以为你瘦了,学会了安靖说话方式态度,我就会爱上你了?马佳佳我告诉你,绝不可能。”易珏神情悲伤的几乎站不住身子。

    马佳佳上去想扶他,却被他一把无情的推过去,人差点摔在地上。

    马佳佳看着易珏悲痛欲绝,似乎欲言又止,可她还是强忍着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虽然没摔在地上,可胳膊还是被墙壁擦出一片血痕,痛的马佳佳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她悄悄擦了擦眼泪,努力笑看着易珏。

    “你最喜欢的瘦肉粥,警察局边上的那家老字号的,我给你带来了,你先喝一点吧。”马佳佳坚韧的笑着,打开手里还冒着热气的瘦肉粥,小心翼翼的端给易珏,本能的放在嘴边吹了两口。

    她的动作,她的话,无遗的全都落在易珏眼里,在那一刻,易珏有些震惊,若不是亲眼看见面前的人是马佳佳无疑,她都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就是安靖,只有安靖知道他最喜欢警察局旁边的那家瘦肉粥他特别爱吃,而吃之前,安靖也喜欢吹两口再送给他手里。

    易珏泪如雨下,哽咽着,接过去马佳佳手里的热粥,不为别的,就算这是他跟安靖的一份美好记忆,他也不忍心去打破。

    易珏静默了好一会,默默品味着马佳佳带来的瘦肉粥,他忽然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个马佳佳其实也没那么叫他讨厌,人家率真单纯,关键对自己一心一意的真诚,他其实没道理去讨厌人家的。

    “谢谢你,佳佳。”吃完瘦肉粥,易珏很郑重的跟马佳佳说了一声谢谢,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怒吼马佳佳这个人。

    马佳佳微微一愣,之后腼腆的笑了。

    “易珏,其实你跟佳佳真的很合适,你多多了解……了解我一下,你一定会觉得我也是一个努力积极的好女孩的……”

    易珏脸色有些难看,却没发火。

    “你别说这些了,要想别让我讨厌你,我建议你少说话,少在我面前转悠。”

    易珏的态度很冷漠,马佳佳却没有一点生气,她真的没再说话,人却没有走出去,静静的坐在易珏身边的凳子上拿着手机玩,玩的是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消消乐。

    易珏时不时看一眼马佳佳,从一开始的厌恶感觉,到后来有些好奇,他总觉得马佳佳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一举一动都是让他那么安心,他不知道为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易珏一早醒过来的时候,马佳佳已经给他准备好了洗漱品,桌子上还有热乎乎的早点,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叫他温馨舒适,似乎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熟悉。

    易珏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易珏洗漱好吃早点的时候,沈京兵来到了易珏病房里,看见易珏跟马佳佳住的单人套间vip单间病房,他看了又看里面的装饰布置,满目都是羡慕的笑着。

    “易珏啊,叔跟你同时也有几年了,没想到你居然是堂堂易家的继承人!”

    “还有你老婆,还真是可爱活泼,马太岁家的独生女,天下谁家不想高攀的人家,还是你小子最有福气。”

    沈京兵一口气说了不少,也没给别人开口的机会,笑着走进去,倒也没多客气,本来他就跟易珏很熟,现在觉得跟马佳佳也投缘,自然也没见外了。

    马佳佳看见沈京兵似乎特别高兴,走过去就拉着沈京兵的胳膊,笑得眼睛都快没缝隙了。

    “哎呀沈叔,您跟我们还客气干啥,您能来我都高兴的快跳起来了,您是我们家易珏的同事,就像亲人一样,还跟我们说什么福气不福气的干啥,以后我有的您都会有,只要您开心,什么要求我们都会答应您的。”

    马佳佳的热情让易珏有些白目,他见过马佳佳没几次,一见面就吵的差点没命了,说实话也不太了解这个马佳佳,可是马佳佳一直给他的感觉就是单纯没有心机,今天这个马佳佳怎么说话做事感觉这么圆滑的不露痕迹,若不是对马佳佳履历还有些了解,他真觉得马佳佳是受过特训的警察出身了。

    马士元以前没见过马佳佳,看见马佳佳这样倒也高兴,他想利用马佳佳,这种状态正合适。

    马佳佳给沈京兵拿了一些早点,大家在一起吃气氛倒是其乐融融的样子。

    吃过饭,马佳佳看看时间,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看向沈京兵。

    “哎呀叔,腕表是一个男人的基本配置,你怎么连一块表都没带,这么着,吃完早饭我们也没事,我陪您去街上挑一块手表送给您,就当我们认识的见面礼了,也谢谢您一直照顾我们家易珏,您看,可以么!”

    沈京兵受宠若惊,说实话,他身边一直没什么人给他买东西,几个女儿都在外地,回来也是匆匆来,匆匆去,别说陪他上街买东西了,连一起吃一顿饭都有时候来不及。

    看着马佳佳一脸的笑容,沈京兵有些感触,他觉得有钱人真好,想做什么都不用去考虑,张口就来,而他,为什么就只有羡慕的份呢?

    吃过早饭,马佳佳强行拉着易珏一起去逛街了,跟沈京兵一起,几个人倒是让人看着很是融洽,祥和的一家人的感受。

    马佳佳很大气的让沈京兵自己去挑款式牌子,还说,不能打她脸,送人就要送好的,让沈京兵去捡最好的挑。

    沈京兵客气推诿了一会,倒也直接去了品牌手表店,直接问店员,“最贵的手表在哪里?拿出来给我看看。”

    店员看来看面前沈京兵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最后请示的目光看向他身后款款而来的马佳佳,来的三个人,也只有马佳佳看上去是有钱付账的,这里的表都价值不菲,最贵的几百万呢,她可不敢随便拿出来给不可能消费的人随便看。

    “我要送一款手表给这个叔叔,你觉得最合适的给我们拿几款出来看看。”

    马佳佳没有直接点头,却说了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