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218人往高处走
    沈京兵是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上流社会的人,来易家这样的机会,他是鲜少有的,今天到场的人,除了易珏跟马佳佳,他也基本上没有见过,不认识,所以他捧着一杯茶水,走到哪都很局促的很。

    可在易小玫老公文清说话的时候,他刻意驻足看了一眼。

    安靖是学过侦查学的人,见沈京兵神情微凝,嘴角毫无察觉的自然上扬,眼神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该有的那种好奇生涩,他一切的微表情动作,都能让安靖判断出来,沈京兵是认识文清的,两人决不会是第一次见面。

    介于沈京兵的特殊身份,安靖把注意力放在考察文清身上了。

    文清是易小玫老公,两人结婚不少年了,安靖对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儒雅男人目前来说,就只知道这些,这还是来易家之前,突击所有人资料得来的。

    安靖假意和易珏说悄悄话亲密着,提醒易珏也留意文清的一切活动。

    易家为了迎接易珏跟马佳佳正式回归家庭露面,举办的是一次大型酒会活动,这样的活动,也是各自联络感情的最好地方。

    易珏跟安靖可以说是多年磨合起来的最佳拍档,安靖稍稍示意,易珏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佳佳你还不认识我们家人吧!我来带你认识一下他们。”

    “好呀好呀,以后都要一起生活的,我是要好好认识认识家里人的。”“马佳佳”很是高兴纯真的样子,一手拉着洛丽塔裙的裙摆,一手挽着易珏,笑吟吟的走向易家众人聚集的高堂前。

    “爸妈,不用我介绍了吧。”

    “嗯,爸爸,妈妈,佳佳给你们请安了。”

    “马佳佳”双手抱拳在身前,作出很恭敬的鞠躬,礼仪大方而精准到位。

    易家二老看见自家媳妇这样良淑样子,早已乐开花了。

    “哈哈哈!多好的孩子呀,怎么外人还传说……”

    “啃!佳佳,你都开口叫我们爸妈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希望你能喜欢我们家易珏小子就好。”

    易家二老女的和气,男的肃穆庄严,看着马佳佳都是满意到极点的状态。

    众人看见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团和气,也都很开心的样子。

    易岚见易珏带着马佳佳见过父母了,她也没端着自己是大姐的架子,主动站起来迎着马佳佳,双手牵起来“马佳佳”双手,笑的合不拢嘴了。

    “佳佳,很早以前我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了,现在终于看见了这一幕的到来,大姐真的太高兴了,我也没什么好送你们的,易家股权从来没有分割过,一直都是你跟易珏的,大姐今天就在这里做个保证好了,只要你们能用得上大姐,大姐这一辈子,就是为你们而生的!”

    易岚的话说到最后特别高亢,说得大家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安靖却很感动,她忍不住的眼眶有些湿润起来,反手握紧了易岚的双手,安靖十分认真的说了一句话。

    “大姐要真是想送我们什么礼物,佳佳想要一个大姐夫,要两个外甥,不知道佳佳的要求是不是过分了?”

    安靖缓缓而建坚定的话,是看着易岚的眼睛说的,她也是女人,知道一个女人的天性,也能明白易岚为了易家的付出是多么真心巨大,她想借这个机会,让易岚过真实一点,别为了家人忘记了她自己,毕竟,易家每一个长大的成年人都是有责任为家做出一些贡献的,没必要让易岚一个人去全部承担了。

    易岚猛的一怔,沉沉的看着“马佳佳”,她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具体的感受,只觉得,她此刻特别想抱抱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弟媳妇。

    易家二老看见易岚发呆,有些故作严肃,却隐忍不住有笑意的瞪着易岚。

    “小岚你这个臭丫头,你弟媳妇第一件见面,跟你要一个礼物,你还不答应干啥呢!你弟回来了,很多事让你弟弟去管就行了,臭丫头!”

    易老婆子都说的快掉眼泪了,这么多年,她怕是除了想儿子,就剩下想大丫头能做个真正的女人了,虽然现在已经有点晚了,可总比她这一生到最后要原封退回的好很多,做人,终归该尝试的都尝尝才好,在易老婆子看来。

    易岚脸上目光有些闪烁,脸上此刻有种小女生的羞涩红晕闪过,她看来看“马佳佳”跟易珏,又看看父母二老,最后似乎一咬牙,大步走向了人群中,拉着一个男人手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佳佳,你要的礼物我现在就能给你,说来也巧,李德正好有两个孩子,你要的都有了!呵呵呵……”

    被易岚拉住手走过来的男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过了一会才激动起来。

    “易总,您是,是答应我求婚了么?我十几年前就求婚的事情,现在是实现了?”

    “天啦!谁能掐掐我的脸,看看我是不是做梦了!我还以为,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呢!”

    李德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可见这是一段很深厚的柏拉图长跑事件了。

    不管什么情况,眼下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安靖很是安慰。

    易小玫这时候拉着自己老公来恭贺姐姐的好事,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姐!妹妹真的为你高兴啊。”易小玫跟自己大姐说了一句话,转过身认真而郑重的看着“马佳佳”。

    “佳佳,你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啊!家里人想了多少年的事情,都没实现,你一来,全都变成现实了,二姐是真心感谢你的,姐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金镯子,是文清家祖传的宝贝,从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就一直带着,我一直都当着最重要的东西的,从来没有摘下来过,今天姐把它送给你,你一定要收下,是姐的一点心意。”易小玫很真诚的,把她觉得最重要的东西给了“马佳佳”。

    可易珏已经知道文清可能有问题,怎么能让安靖留下文清给的东西,再说,他忽然想起来二姐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怀孕过,他怕镯子万一有问题,伤了安靖的孩子,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二姐,金镯子我们收下了,我先给安……安全收好了,晚上回去就给佳佳戴上,现在佳佳这……这衣服配金镯子也不好看,我先替她收好吧。”易珏差一点说漏嘴,好在改口的快,倒是没有引起谁的怀疑,易珏说着话,阻止着易小玫把金镯子接近安靖,掩饰了过去。

    安靖这时候刻意的看着文清,跟易小玫说笑着。

    “二姐,您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了,二姐夫会不会生气了呢!我看,二姐夫一直都没说话,就算二姐夫愿意,二姐夫家人是不是会有意见呢,毕竟这是二姐夫家里的传家宝。”

    安靖这一次是光明正大看着文清了,她知道了文清可能别有居心,就得多了解文清这个人,好找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她故意旁敲侧击的问易小玫这些,也是想知道,易小玫到底对文清了解多少。

    文清笑了笑,伸手扶了一把自己的金丝眼镜,文雅而柔顺的说话。

    “小玫是我的全部,我都听她的。”

    “对呀对呀,佳佳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二姐夫对我可好了,什么都听我的,家里事情都是我做主,这点小事他不会介意的,再说他父母家人早就不在了,他是个孤儿,也没有家人去指责我什么。”

    易小玫说到自己丈夫的时候是一脸的幸福,看得出,平时对文清是有很深感情的,或许还有些歉意存在,为了没能给文清生下来一个孩子。

    安靖跟易珏互相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心里明白,文清对易小玫是有所隐瞒了的,估计他根本就不是孤儿没有家人,或许人家根本就有其乐融融的家人一直在暗处守候着他吧。

    而这一切,都掩藏的极好,易小玫是不可能知道的。

    安靖跟易珏此刻也不可能揭露真相,他们担心自己稍有不慎,第一个受伤的肯定是易小玫了。

    “那二姐夫还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丈夫呢!二姐,小弟都有些吃醋了。”

    易珏是故意想试探一下自己跟文清在他二姐心里谁更重要,才说这些话的,她怕到那一天,真相对他二姐的打击,会让二姐活不下去。

    易小玫不疑有它,看易珏有些酸的模样,倒是有点心疼了,易家从小的家训就是要好好守护易珏,这一点易小玫一直不存忘,她也没想到,也正是这一点,将来有一天会救了她的命,不然,人生重创打击之下,她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怎么会跟你二姐夫计较呢!二姐心里最重要的人这一辈子都只会是你第一位呀!对了,现在佳佳第一位,你第二了。”

    易小玫欢声笑语的话说得俏皮,拉着自己弟弟的手,开心的不得了。

    在她看来,她的人生没什么不满足的,除了没有孩子有一点点遗憾,可丈夫对她好的简直是宠上天了,早就弥补了她没有孩子的缺憾。

    易珏没有好心情再多说什么,握了握二姐易小玫的手,之后,他拉着“马佳佳”走到一直在旁边默默伤神不语的三姐易小茜身边。

    易珏跟安靖都明白,云可心现在的处境,最难过的莫过于易小茜了,她是云可心亲生母亲,天下哪里有做妈妈的,知道自己孩子身陷囵圄而不伤心的呢,除非那个女人连做人都没资格,是个禽兽。

    云可心被全网通缉,别人或许议论的是她善恶忠奸,可易小茜最担心的,是她的孩子有没有被人打,与没有饿了,冷了,是不是有个落脚的地方,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却是没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最深的牵挂。

    易小茜心情不可能好,今天要不是易家好多年来的一件大事,她是不想出门见人的。

    易珏跟安靖是了解情况的,可他们什么都不能说,内心的煎熬程度,痛苦一点不少于易小茜。

    “三姐!……”安靖身份所在,一声“三姐”叫的百感交集,她原本跟云可心情同姐妹,应该叫易小茜一声“阿姨”的,可她眼下根本不可能这么叫。

    云可心在哪,安靖也不知道,可她至少知道云可心是安全的,看易小茜整个人颓废的状态,安靖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些话她却不能说。

    见“马佳佳”主动来叫自己了,易小茜怎么也不能跌了自家弟媳妇的面子,弟媳妇是什么人,那是娘家未来当家做主母的女人,一个女人,娘家都没心去照顾,那算什么女人,娘家的一切,永远是一个女人骄傲的后盾,想娘家不好的女人都是病的不轻了。

    “佳佳,小珏,你看看三姐,这,这几天也是没魂了,连给你们的见面礼都忘记准备了,我,我……”

    易小茜说着说着无比歉意的话,说着就哭了起来,她也不想这时候哭出来扫了大家的兴,可她怎么可能忍得住,心里积聚了太多悲伤思念的人,到一个触点就会不受控制的哭出来,她也在强忍,可怎么也忍不住了。

    安靖很难过,抱着易小茜,紧紧的搂在怀里,她看易小茜哭的实在伤心欲绝,不由的没能控制住,趁抱着易小茜的时候,悄悄跟易小茜说了一句耳语的话。

    “她没事,阿姨放心。”

    安靖的话,让易小茜猛地身子一震,可易小茜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人,安靖一开口她就知道这中间有问题,而且云可心是被通缉的,她不可能不小心。

    再抱了一会安靖才缓缓松开,易小茜已经情绪平复了许多,她看着“马佳佳”心里回味着她刚才称呼自己的“阿姨”,却把所有疑惑都存在了心里,一丝一毫都没有表现出来在脸上被人有机会看见。

    “佳佳,真是让你笑话了,三姐没用,什么都没能给你,还哭了你衣服上一片脏迹,大喜的日子,我也实在觉得歉意不好意思,我就给你们亲手做两个拿手菜吧!等会三姐送到你们房间里去,希望你们不要嫌弃三姐的一点小心意。”

    易小茜捕捉声色,倒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稍后跟易珏安靖他们私下见面的机会,说完她就走了,去了易家后厨,准备亲手做羹汤,送给易珏“马佳佳”。

    其他人倒是没有怀疑,安靖刻意留意了文清跟沈京兵的反应,他们都没有去注意看易小茜,怕是觉得云可心根本就不可能再有风浪挑起的机会。

    宴会进行了整整一天,尽情的让大家吃喝玩乐,最高兴的要数沈京兵了,他从来没有机会参加这样上流云集的宴会,见识的都是他没见到过的美食,享受着有钱人被恭敬服务的快乐,仿佛他也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了。

    宴会将要结束的时候,安靖跟易珏已经回到在易家属于他们自己的婚房里。

    婚房分里外两间,外面布置的浓重喜庆,而看上去是洗浴间的里面,造就变成了一间密室,空间合理安排起来也不小,除了正常的洗浴设备之外,拉开一些墙壁柜子,有精密的各种机器。

    易珏跟安靖一走进来,就歇下了脸上所有演出来的表情,迅速开始了工作。

    最先进的窃听设备机器里,传来的是文清压低嗓音怒喝沈京兵的话语。

    “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脑子!你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谁让你没有我的召见就来见我的?你这样的行为,是要受到处罚的。”文清嗓音压的极低,却异常严肃有魄力,哪里还是众人面前那个恭顺所有人的样子。

    沈京兵原本不敢触怒文清的,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攀上了马佳佳这个“高枝”,别人梦想都不会可能想到的人,他还用怕文清?

    笑话,谁不是有机会就想着法子踩着别人往人上人的地方爬的,他沈京兵就怎么不能走上人生巅峰了!

    “文将军,你还是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的好!马佳佳那个丫头现在对我可是好的不得了,什么都听我的,我要是在她面前一不小心多说了什么话,那……”

    沈京兵的话并没有机会说完,监控器里面很清晰的传来一阵被干扰的噪音,显然,文清这是动用了先进的武器。

    “易珏,怕是沈京兵没了。”

    安靖忧心忡忡,看着窃听器想再次听到什么声音,却一直未果。

    易珏眼睛里面冒着一股暗火,他是为自己的二姐易小玫的一辈子不值,一个女人,把一辈子都给了一个男人,真心真意,到头来才发现这个男人另有所图,是个伪装的禽兽,她该多么伤心。

    易珏不敢想象,到时候他二姐知道了真相是多么的万箭穿心的痛苦,他现在想想都已经为他二姐万分痛苦。

    “我来看看这镯子怎么回事。”易珏沉重的拿出来易小玫带了几乎一辈子的金手镯,尽管已经猜到会有不妥的可能,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不是文清亲手剥夺了她的做母亲权利。

    金手镯被放在仪器前检测,几秒就有了结果,结果没有让易珏意外,却叫他痛苦的心都揪了起来,文清真的在手镯里面动了手脚,带上这个镯子,他二姐才会这辈子都没自己的孩子。

    安靖这时候握着痛苦的全身都在发抖的易珏手臂,非常沉痛却安慰着易珏。

    “想想现在这种情况也好,不然,到最后,孩子反而是最痛苦的那个人,他爸爸妈妈各为其主,他该怎么办!……对吧。”安靖实在不愿意说出这样安慰的话,可是到如今,她也只能这么说,比起不可挽救的婚姻,到最后能清醒的去止损,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他们都在默默祈祷,易小玫还能有幸平安下去,现在即使知道真相,也不能让易小玫远离危险,这是让易珏跟安靖最痛苦的,比起自己死,眼睁睁的看着至亲这样处境,会更加让人痛苦许多。

    易珏很小心的把金手镯做过处理,做了好多次,除去了伤害孩子的元素,保持了原貌一点没动,最后他带在自己手上试了一夜,才小心翼翼的给安靖带上。

    “这镯子带上是为了迷惑他的,你要有一丁点的不舒服,就赶紧的摘下来,知道么!千万不要伤了你自己的孩子。”易珏一再郑重叮嘱安靖,实在不放心。

    安靖此刻也是心情很忐忑,她这个孩子来的多么不容易,她自己心里最清楚,那样的机缘,她觉得以后也决不会再有了,她也很不放心自己跟明于行的这个来之不易的宝贝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