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佬今天催婚了吗 > 098本能的喜欢
    年纪轻轻便成为南城首富,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边鹤没来南城之前,谁都不知道,南城最繁华的银座中心是他的产业,起初LS集团只接触房地产投资,后又涉足风投行业,短短几年,已经成为南城风投公司的佼佼者,同时,还是何氏集团,何锦林掌管得盛兴资本的死对头。

    梁舒居然不声不响给自己找了靠山?

    这顿饭,梁围安是吃不下去,把话说完,直接离去。

    ...

    “cheers~”

    酒杯碰在一块,发出清脆的响声。

    梁舒脸上笑意都快咧到耳根上了,仰头就把杯里两口酒给一口干了!

    酒都给他倒好,不喝,实属浪费。

    梁舒喝完,并没有再倒酒的意思,她看着边鹤端着酒杯,修长冷白的手像捧着什么昂贵的艺术品,喉结一上一下的滑动,优雅矜贵的男人,此时此刻,禁且欲。

    梁舒脑子里得想法本就多,这个时候,更想亲吻他的喉结,撩他的衣摆,看他淡然下的神情出现波澜。

    就很奇怪,对于边鹤的喜欢,太过于本能。

    一顿饭,吃的七七八八。

    那杯酒,边鹤喝了大半。

    他忍不住,还是问:“怎么一直看着我?”

    梁舒支着下巴,想到一个问题:“边鹤,你说你是不是对我施了什么魔法,为什么偏偏只对你做的食物这么安心。”还喜欢你喜欢的无法自拔。

    边鹤在得知梁舒有厌食症后,却只对自己做得食物情有独钟,不是没推测过原因,他很快想起三年前自己出院后又去找过梁舒一次。

    那时候的边鹤,只是单纯想去看看那个把自己从火灾救出来,对这个世界,又格外不太热爱的姑娘。

    “舒舒,凡事必有因果。”

    一句话,便把梁舒点通了,沉吟片刻后,问:“我以前是不是也吃过你做的食物。”

    “恩。”

    “什么时候?”

    “你好好想想。”

    梁舒绞尽脑汁去想,没多久,她再次抬头看向边鹤:“我记得有一次自己因为低血糖在学校晕倒,醒来后,校医给了我一盒绿豆糕....”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梁舒在醒来之后,拿到绿豆糕后其实并没有想吃的欲望,但一上午滴水未进,胃又特别的难受。

    校医带着医用口罩,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语气格外温柔:“尝一口试试好不好吃。”

    “老师,我没胃口。”

    “你早上不吃早餐低血糖才躺在这里的,难道你想出去一趟,没多久又躺回来吗?”

    梁舒咬唇:“我包里有牛奶。”

    “那更好,拿出来搭着一起吃。”

    校医实在是太固执,又不肯放她走,梁舒也很固执,就是不吃。

    但校医很有耐心,压低的嗓音温柔惑人:“梁舒同学,老师不会害你,只是替你身体着想。”

    梁舒低着头,眼睛有点红。

    “乖,吃一口,恩?”

    那种无声无息的关怀,梁舒招架不住,应了好。

    如校医所言,绿豆糕特别好吃,很甜,是她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绿豆糕。

    那时候,明明对食物已经有心理阴影,特别抗拒得自己居然把那块绿豆糕给全吃了,许是太好吃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校医太温柔,让她不知不觉间放下所有防备。

    她顿了几秒后,轻声问:“绿豆糕是你做的,校医也是你,对吗?”

    “是。”

    梁舒眼圈隐隐有些红了,走过去抱住边鹤:“你那时候找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身份,你知不知道我后面再找你,却找不到,我有多难过。”

    就是那一次之后,梁舒再也碰不得外界的事物。

    绿豆糕又成为她遥不可及的念想。

    “对不起,舒舒。”如果那时候他能再多关心一下了梁舒,知道她有厌食症,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只是默默地关注她,给自己画上一道界限,将她隔离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梁舒是庆幸的:“还好我又遇见你了,又主动的靠近你,不然,你才不会属于我。”

    这是事实,边鹤无法反驳,但他心理和梁舒是一样的,庆幸和梁舒再次相遇,庆幸她喜欢自己,庆幸她的勇敢。

    本来晚上,边鹤克制自己不去吻梁舒的,可喝了酒以后实在是控制不住,捧着她的脸,温柔缱绻的亲着。

    梁舒闭上眼,眼睫轻轻地颤动。

    口腔里,酒香交织。

    这座城市亮起的一盏盏灯,像是被星星点亮的海洋。

    温柔,迷人。

    玻璃上,倒映着两抹亲密无间的身影。

    良久,身影消失了。

    啪嗒一声。

    梁舒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掉在地上,不适宜的,屏幕亮起,有电话进来,不过,调静音的缘故,铃声没有响起。

    惊醒边鹤的,是手机掉落的巨响,失去的理智跟着拉回来几分,他低头。

    梁舒眸光水润,正楚楚动人的看着他。

    边鹤喉结一滚,起身:“舒舒,电话。”

    梁舒嗓音软颤颤的:“我不想接。”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过来的,她眨眨眼睛,像只要吸食阳气的小妖精:“阿鹤,我们...”

    话没说完,嘴被捂住。

    边鹤声音低哑:“不许说。”

    “唔...”

    边鹤耳根很红:“你点头我就让你说话。”

    梁舒弯了弯眉眼,点头。

    边鹤放开手。

    梁舒噗嗤一声笑了,眼尾微挑,手点在边鹤喉结上,挠两下痒痒:“我给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反正她肖想的都已经实现了,没什么遗憾。

    边鹤:“。。。”

    电话响了又响。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未接来电居然有几十个那么多。

    梁舒懒洋洋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双手反在身后,片刻后,才理了理头发:“安排司机,送我回去吧。”

    司机是安排了,但边鹤仍然跟着去,梁舒说不过他。

    深夜街道,人车稀少,一辆迈巴赫在马路上飞驰而过,一个半小时后,停在碧水湾,梁氏豪宅前。

    司机回头:“边总,到了。”

    边鹤闭目养神,恩一声,随后睁开眼,叫醒抱住自己腰,睡得有点沉的人儿:“舒舒,到了。”

    梁舒其实没有熟睡,听到边鹤的声音她就醒了,她亲一口男人脸颊:“晚安,明天见。”

    一楼灯火还明亮着,佣人见她回来:“大小姐,夫人一直在等你。”

    ------题外话------

    是不是都养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