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疫能者 > 第三十章 无为雅轩
    我爸双手端着热好的饭菜,放到了桌子上,看到我在沉思,便开口问道:“下一步,你想干嘛。”

    我听完是一惊,这话问的实在是有点突兀,我刚才思索的不是下一步的计划啊...

    看我没有回答,父亲脸上有些不悦,“难道,你想瞒着我?”

    “爸,不是,我是还没想好具体的,就是想先开个文玩古董店。现在还有很多问题没想通,比如在哪开店,做什么行当,进货渠道,客源等等。现在都是问题...”我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爸的脸色,“这个店规模不一定大,但是一定要在收藏圈里出名,这才能有机会接触到甄氏集团。”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这古玩大致分为四类,这第一是陶瓷,是陶器和瓷器的总称,比如商周时代的龙山黑陶,彩陶;唐三彩、宋代“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窑瓷器;元青花;明代的龙泉瓷,就比如我第一次买的那个瓷片,还有清代的彩瓷,哦对,紫砂壶也属于陶瓷。”

    我爸微微点头,示意接着往下说。

    “第二个就是书画类,是书法和绘画的统称。当然需要是历史上有名的书法家写的真迹,在写字技巧上有很多创造或独具一格的,才能称之为书法艺术。比如唐伯虎的美人,李元章的山水,刘世安的扇面,郑板桥的竹子等等,还有近代的张大千等大家的作品。”

    我微微有些犯难,这陶瓷和书画,别说开店了,我现在手里是一件也没有啊。

    “继续说。”我爸看我为难的样子,反而笑着说。

    “再有,就是玉石了。这玉石一般指的都是古玉,但是现在玉石也有很多贵重的,比如翡翠。”说到这,我有些得意,毕竟第一次赌石的成绩斐然,虽然是开挂作弊了。

    “最后,就是杂项了,竹、木、牙、角、文房四宝、漆器、绣品、铜器、佛像、鎏金器物等,以及一些无法准确归类的物品,都可以作为杂项。爸,您给拿个主意吧,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选。”看着我爸的一脸笑意,我猜他早就有了主意,就把问题抛向了他。

    “看来,你对古玩这个行当还是有些了解的。在收藏圈里,瓷器和书画是比较正统的,玉石嘛,除了古玉,像是翡翠这种,虽然历史悠久,但也是近年来才兴起,进入人们视野的。杂项,就别考虑了,很难搞出大的动静。”我爸不慌不忙的说着。

    我苦笑着,“爸,可是除了杂项,其他的,咱们哪有货源?”

    “臭小子,你当老子当年就没收到过好玩意嘛,你以为就你方叔、王叔有宝贝吗?”这句话里充满了傲娇,但是足够让我惊喜。

    我眼睛亮了,“爸,咱们有什么好物件!”

    “哼,明天,我带你去咱们家的仓库看看!快吃饭,再不吃又凉了。”我爸故意卖了个关子,胃口很好的扒拉着饭菜。

    我来了兴致,我知道所说的仓库是在经营废品收购站时,存放一些老物件的地方,但我很是好奇,因为之前我爸也没有和我说的太明白。

    我调皮起来,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水平,模仿拿着话筒,郑重其事的问道:“爸,看来你藏了不好古玩!请问,能否谈谈对古玩收藏的看法?”

    我爸侃侃而谈,“古玩的收藏与鉴赏,是一项高雅的玩,一种有品味的玩,一种有文化的玩,一种背负历史、寻旧怀古的玩。古玩投资,属于艺术品投资的范畴。古玩的涉猎面十分广泛,门类十分庞杂。从材质来看,有木质古玩、陶瓷古玩、玉石古玩、珠宝古玩、金属古玩等等;从使用价值看,有古典家俱、有文房四室、有器皿用具、有梳妆饰品、有古代钱币、有书籍报刊等等。古玩,犹如一个包罗万象的大市场,东西多得很,博得很,杂得很,玩法多得很。”

    我都没想到,父亲对古玩其实是很有了解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看来我爸对这些学习了很久。我猜测,他也是想为母亲报仇吧。

    我出言问着:“盛世收藏,乱世黄金。国家繁荣向上,老百姓丰衣足食,古玩有市场。国家萧条混乱,老百姓衣食无着,没人有那个闲心来搞古玩。当年,您是不是和我有过同一个想法?因为人们没有那个经济条件,所以没有成功?”

    “是啊,现在是时候了!”我爸淡淡的说着,但是,有些哽咽。

    我接着说道:“现在倒是盛世,但是很多人都觉得这收藏考究的就是眼力,眼力好,淘宝捡漏那是天经地义,眼力不好打眼、吃药交学费也是理所当然的的。确实,明清,甚至民国的时候,这个行业都是这个规矩,这就使不少古玩的新人对古玩行制假贩假的行为熟视无睹。甚至,有些行家。买货走了眼,羞于颜面,归咎于术业不精,不敢张扬,秘而不宣。别的不说,今天我去转古玩城,有很多的物品都看不准。”

    “是啊,现在国内很多文玩造价制假,更可恶的是有甄氏集团这样的走狗,将老祖宗的玩意,倒腾到国外去!实在令人愤慨啊!”提到这,我爸恨得牙痒痒。

    “爸,咱们开个店,名字就叫存真阁吧!去伪存真,还收藏界一股清流。”我提议道。

    “这个名字,太浅显了,而且名字可能会暴露出意图,以后引起甄氏集团的注意,坏了大事。”我爸说着,然后点燃一颗香烟,“这个古玩店的名字吧,还是要晦涩一点、甚至玄奥一点,要给顾客一种敬畏的感觉。”

    说到这,我想到了方叔的店名。“爸,这个璇玑阁不会就是你起的吧!”

    我爸呵呵一笑,“是啊,看到店名,会不会引发遐想,其实如何想都无所谓,只要觉得神秘就够了。”

    我很是无奈,看来这个起名字不能直抒胸臆。我灵光一闪,“叫,无为雅轩吧。”

    我爸思索片刻,问道:“有什么寓意?”

    我嘿嘿笑着,“没有意思,够神秘就行了。”

    然后,我们父子俩都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