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暴击:爹地妈咪撒狗粮 > 第七十一章 突然就凶神恶煞了
    “什么人?”

    狐狸没看到服务员手腕手上的青色纹身。

    小团子已经顾不得说什么。

    妈咪是挺强,但他依然担心,万一被算计了怎么办?

    匆匆起身,脸色难看的往外狂奔,声音又沉又狠:“国际雇佣兵,蝶组织的人!”

    狐狸脸色也变了:“什么?蝶组织?草!这风影集团是出了大血了啊!”

    连忙大步跟着追了出去。

    小团子别看腿短,跑得还贼快。

    狐狸差点给自己一个耳光……他要早打招呼不就行了?

    也不至于让小祖宗这么着急!

    洗手间方向,沈慕歌装模作样去里面洗了脸,补了个妆。

    这会儿的她,就算一身黑白职业装,也依然显得很妖……脱去了大佬的外衣,沈慕歌其实还是个时尚女王。无论是颜值还是形像,都是被各种时尚杂志疯狂追逐的那种。

    但,她从来也没有拍过时尚杂志。

    “先生,这里好像是女士洗手间,你这样进来,不太合适吧?”

    沈慕歌勾着笑,声音挺软的说。

    淡妆已经上了,她正在画唇……是那种极为奔放的烈焰红唇类型。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变出的这东西,反正是给自己画上了。

    从后面进来的服务员,也没打算隐藏自己,低低一声诡笑,伸手把洗手间的门关上。

    沈慕歌笑了一下,没吭声。

    手中的口红,依然在描着唇形,直到她觉得满意,这才把口红放了回去。

    镜子里的男人,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如同毒蛇,盯着沈慕歌的脸道:“沈小姐,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怕?”

    男人显然有点意外。

    他可是来要她命的啊!

    居然这么淡定?

    是真不怕?还是傻大胆?

    男人眯了下凶狠的眼睛,将身上服务员的衣服脱下,露出里面只套着背心的精壮上身。

    沈慕歌莫名觉得这男人……有些中二。

    “沈小姐,你有什么遗言,交待一下吧!”男人打算日行一善,勉强给她开个后门,这是她的荣幸。

    沈慕歌没说话。

    视线落在他刺了刺青的手腕上,点点头道:“国际蝶组织的雇佣兵?”

    身上妖精一样的风情瞬间收起。

    整个人变得又冷又淡,漠然无情。

    男人:……

    被这突然的转变搞得有点慌。

    但到底慌什么,他心里也不是太有准。

    “你倒还有点见识。”男人道。

    他不再废话,冷笑一声,掌心里握了匕首,对准沈慕歌,“你真没有什么遗言?”

    沈慕歌挺平静的。

    只是周身的气息倏然就变了。

    她下巴一抬,烈焰红唇像是勾染着血的味道,又轻又慢:“猪脚里的毒,是你放的?”

    刚刚上桌的那一盘蜜制猪脚。

    她一闻就知道不对劲!

    男人:……

    突然就不想说话了。

    这女人怕不是脑子有病吧?

    马上就要死了,还管什么猪脚不猪脚?

    总感觉自己的出场,连一盘猪脚都不如啊!

    生气!

    这是对他职业的绝对侮辱与挑衅!

    怒了!

    “沈慕歌!既然没有遗言,那就去死吧!”

    脚下略顿,他掌中刀光挽了个漂亮的刀花,冲着沈慕歌刺了过来。

    心中有怒,所以对准的是她那张漂亮到极致的脸。

    看着就想……毁了它!

    看她还敢用那种轻视的目光来挑衅他!

    一念未完,匕首已经刺到了她的脸前,沈慕歌纹丝不动,似笑非笑。

    下一秒,男人目空一切的轻蔑还在脸上挂着,眼前本为猪物的女人,却忽的身影一晃,就到了他的身后。

    男人顿时大惊。

    来不及回身,整个人已经重重倒在盥洗池边……池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蓄满了水。

    沈慕歌一只手,娇娇俏俏的压着他的脑袋,按在了水池中。

    咕噜噜……

    气泡不时溢出,男人手舞足蹈,拼命挣扎。

    女人娇娇可可,如同一个妖精附了身的乖巧小姑娘一样……笑得又轻又慢,又好奇的很:“蝶组织成员,你是谁?”

    男人:……

    他妈的,要哭!

    他倒是想说,可是你得给个机会啊!

    呜呜张嘴,悔得肠子都青了!

    原以为只是个小任务而已,谁知道是个硬茬?

    “唔,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查到的……不过,你要不说的话,这条小命就留在这里吧!”

    小姑娘自言自语的说,终于大发慈悲把他放开。

    男人猛然呛着,狼狈万分的倒退,摔在地上。

    满脸的水渍,胡乱甩着,沈慕歌眉眼一顿,挺冷的声音:“你弄湿了我的衣服。”

    男人:……

    甩头的模式瞬间从疯狂变得小心翼翼。

    憋屈得要吐血那种。

    嘤嘤嘤!

    他好怕!

    沈慕歌见他还算乖觉,往他这边扫了一眼。

    也不打算惯着他:“说吧!谁让你来杀我?”

    “不,这不能说,这关乎我的职业操守,我是非常有职业道德的人。”男人嘴硬。

    雇佣兵怎么了?

    无信而不立!

    接了任务,就要为雇主保密。

    “行。”

    沈慕歌点了点头,慢条斯理把脖间的衫扣解了两粒,又把袖口也解开,露出她冷白的手腕。

    还忍不住又嘀咕了声:“早说了这身衣服不适合打架啊……”那小东西却非让她穿。

    雇佣兵不知道她在嘀咕什么,忽然就觉得脖子发凉,后背发冷,特别心惊胆战的感觉。

    “唔,你,你……”

    眼睁睁看着沈慕歌解开袖扣之后,又慢悠悠活动了一下手腕,雇佣兵脸色一白,瞬间想到被死亡支配的恐惧、

    嘤嘤嘤!

    他并不想死!

    一瞬间,又对上沈慕歌完全冰冷的双眼,顿时吓得全身颤抖。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屁的职业道德,命要紧!

    沈慕歌:……

    她其实挺想打一架的。

    瞧一眼这货的怂样,小姑娘挺遗憾的:“说吧!”

    “是云都,风影集团。厉家三个儿子向来不和,二少最近不知从哪里听来,说是三少身边有个女人,是他的软肋,所以,就让我动手了。”

    沈慕歌:……

    软肋?

    她?

    想到什么,她红唇微弯,低低的啧了一声,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发了一条消息出去:“还有呢?”

    什么还有?

    雇佣兵懵了。

    求放过啊,我只知道这些!

    “不说?”小姑娘半眯了眼睛,突然就凶神恶煞了。

    简直翻脸无情!

    “我说!”认命了,带着哭音,“我是蝶组织外部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