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炎驸马 > 第26章 声名远播
    谁也没有料到。

    短短几天的时间,醉仙楼的红烧肉,便声名远播,传遍了整个城南地区。

    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商贾官宦,甚至是青楼红人,皆纷至沓来,趋之若鹜。

    而每个尝到之人,皆是赞不绝口,惊为仙肴。

    但那红烧肉每日的产量极少,而且只有晚上才有,并不是每个来酒楼的人都能吃到。

    于是,提前付钱订餐的新规出现,一直排到了一个月后。

    由于红烧肉的吸引,酒楼的生意,几乎每晚都爆满。

    即便是中午,客人也比之前多了好几倍。

    卫言每日只管制作一锅红烧肉,其他菜肴,自然是由那几名大厨负责。

    这个时候,再也没有谁敢怀疑他的能力。

    即便是那位陈书山先生,也总是厚着脸皮,时不时过来蹭几块红烧肉吃。

    每次吃完却又嘀咕道:“太奢侈了,太奢侈了,一块肉竟然一两银子。”

    但他每次都说自己忘记带钱,先赊着。

    为了几块他之前鄙视的红烧肉,如今这位老先生连脸都不要了。

    卫言从未怀疑过红烧肉的魅力。

    从古至今,红烧肉的魅力都从未衰退过,甚至还越来越红,几乎每家每户都爱吃。

    所以这样的结果,自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刘子君那个丫头竟然真的每晚都来,一晚都不曾爽约过。

    除了帮他记录西游记的故事以外,自然是为了吃他做的东西。

    卫言每晚都会变了花样给她做饭,煲汤,炒菜,臊子面,花饭,甚至是瘦肉粥。

    几乎每顿饭,这名瘦弱的丫头,都会吃的干干净净,津津有味,开开心心。

    而别的大厨做的饭,她一盖不碰。

    即便吃了,也会立刻呕吐出来。

    就是这么神奇。

    卫言有一次试着没有加那些调料,没想到她却依旧吃的干干净净。

    她似乎有种神奇的味觉,可以随随便便分辨出卫言和其他厨师的味道。

    卫言每次的分量都会做多一些,毕竟她后面还有个跟班。

    虽然卫言从未亲眼看过那位跟班吃过饭。

    但他可以确定,她一定是吃了,而且还非常喜欢吃。

    每当晚上,酒楼就会很忙,卫言并未自恃老板身份,在包厢享受,而是充当店小二的角色,帮忙端菜倒水。

    日子倒也充实。

    一个月后,醉仙楼的生意更上一层楼,其红烧肉几乎传遍了整个京都。

    每晚客人,络绎不绝。

    即便每晚的红烧肉早已卖完,也阻挡不住那些客人热情的脚步。

    西游记总算完工。

    卫言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个月没有去找刘病已吃过饭了,每天都是白天去一次,聊会天,匆匆离去,有时候根本就见不到人。

    刘病已现在不仅在读书,也喜欢出去到各处游玩,斗鸡走马,结交各种朋友。

    卫言知道,这段奇特的经历,将会影响这位少年一辈子,使得他以后更知民情,更懂吏治,更懂国情,为以后的中兴大炎埋下伏笔。

    卫言提前留了一大盘的红烧肉,决定今晚去找他,聊聊天,顺便把西游记的成本给他,让他代交给丙吉。

    任何关系,都是需要打理和维持的。

    这位未来大帝的大腿,可不能丢了。

    为刘子君和她的跟班姐姐做完了饭后,卫言正要去歇息一会儿,刘婵带着人来了酒楼。

    掌柜钱之松连忙迎了上去,交上了这个月的收入账单。

    刘婵随意看了一眼,便让他交给卫言过目。

    卫言可懒得看这些东西,道:“钱掌柜,我信任你,你说多少就多少。”

    钱之松再次确认了一下账单,方满脸堆笑道:“公子,去掉成本和必要的留存开支,按照分成,你这个月可分得一千二百三十二两。”

    “什么?一……一千……”

    卫言震惊了,虽然早有准备,却也实在没有想到,短短一个月,他竟然赚了一千多两。

    一千多两是什么概念?

    这个时候的十两银子,便足够一普通人家过上整整一年啊。

    许多大臣一年的俸禄,也就几十两。

    站在他身后的画儿,更是张大了小嘴,颤声道:“一千……一千多两呢。”

    她一辈子,不,恐怕几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呢!

    公子果然厉害,竟然一个月就挣到了。

    画儿又是震惊,又是崇拜,双眸里满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钱掌柜,先给我拿五十两,剩余的就先存到酒楼,或者帮我存到钱庄吧。”

    卫言虽然心头震惊,脸上却故作平静无波,直接上了楼。

    但是他很快又从楼上下来。

    刘婵虽然已经吃饭了,但是在尝了一口刘子君的三鲜面后,立刻又嚷着肚子饿,让卫言再下去做一碗。

    卫言故意道:“桌上不是还有一碗吗?”

    话刚说完,他便感到一双冰冷的目光扫射过来。

    刘婵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高挑少女,蠢蠢欲动道:“那我先吃?”

    令人卫言大跌眼镜的是,那冰冷少女竟突然开口道:“我已吐了口水。”

    刘婵:“……”

    于是,卫言只得下楼,再做一碗。

    由于今晚要去见刘病已,再做完最后一碗面后,他便跟刘子君和刘婵说了一声,带着画儿和红烧肉离去。

    顺便,还带了一些其他菜。

    当一主一仆来到刘病已的小院门口时,正听到里面传来刘解忧的叹气声:“哎,言哥哥被姐姐伤了心,再也不会来给咱们带好吃的了呢。”

    刘病已道:“言哥昨天白天还来过,你不在而已。言哥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刘解忧道:“我也知道啊,但是言哥哥肯定觉得见到咱们尴尬,不好意思再经常来了。其实我也挺尴尬的,姐姐已经定亲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言哥哥说。听说那人是开酒楼的呢,很有钱的,但是长的好丑呢。”

    刘病已沉默。

    这时,卫言敲门,道:“小忧,背后可不能说人坏话哦,小心隔门有耳。”

    “呀!”

    里面顿时传来一声惊喜的叫声,俏萝莉噔噔噔地跑过来开门,一下子扑到了卫言的怀里,带着哭腔道:“言哥哥,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理人家了呢。”

    随即,她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郁而诱人的香甜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