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58、到此一游
    “老廖的船没在。”

      韦朝江把船靠到岛上建议的木板码头上的时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码头上空无一人,远远看去,岛上也没有人。

      韦朝江把船熟练的停到了泊位上,跳上木板码头,拉出缆绳来把船拴好,其他的人也跟着他陆续登上了码头。

      李昊仰头看了看这个小岛,发现这个岛比他预想的要大一些,而且岛上还有不少的树木,沿着岛中心的山一直往上,山还蛮高的。不过这岛没什么沙滩,全都是礁石,就没几块平整的地方,唯一一块大一点的空地,已经建了一所房子,有一条用碎石铺起来的简易的路。

      韦朝江苦笑了一下,说:“老廖要是因为没有生活物资回港去了,我们的日子就难捱了。”说完,率先沿着那条碎石铺的路走了上去。

      走到跟前,李昊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座极其简易的房子,虽然是砖房,也用水泥浇顶,门口有十来个平方水泥清光的地面,房间就两间,倒是有门有窗,门并没有锁,显然压根就没担心过有人会来偷东西。

      因为就没什么可偷的。

      更没有人来。

      推门进去就是一张木板床,一张吃饭用的桌子,倒是有一台老旧的电视,屋顶上有一个卫星锅,发电用的是柴油发电机,但是看得出来电视已经很久没有开过了。

      旁边的一间屋是个厨房兼杂物房,正如韦朝江说的,这里面没什么东西了,米缸里的米大概还有半缸,大概20公斤的样子,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最值钱的应该是房子后面修建的一个蓄水池,里面存的淡水应该够他们这几个人吃上半个月。

      看着这样一幅光景,韦朝江夫妻倒是没有太多表情,不过连李昊在内,另外的几个人就有种心都凉了的感觉。

      来过说:“要不我们回去找刚才那条游轮吧,反正上面也没人了,我们能在上面生活的时间我觉得比在这岛上要长。”

      韦朝江说:“那种船我不会开。”

      来过说:“那就这样漂着吧,那条船起码能坐好几百人的游客,里面肯定也有食物淡水,想想看,就算船上只准备了几百游客几天的物资,也够我们7个人吃上半年了吧?怎么也比这里强啊。”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吴芳满脸愁容的说:“那条船,寒碜得很,我不敢去。要不,咱们还是在这里苦一苦,只要有淡水,坚持半个月20天都是可以的,然后咱们再回家去,兴许这灾祸就过去了呢?”

      李昊说:“最初的一波感染者出现到现在,也有十几天了,我看不出他们再过半个月就会自己消失的样子。不过,那条船确实也比较诡异,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不要去冒这个险。就像嫂子说的,苦一苦,熬几天再看吧。最起码,这里睡觉可以睡得很踏实。”

      既然李昊都表态了,来过当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大家也都回到船上去,李昊的食物也还有一些,精打细算的话,20天肯定能撑,他们把食物都搬到了房子里,又从船上搬了一些工具下来。这房子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厕所,韦朝江说的那个老廖估计随便找个地方就解决了,不好意思?被人偷窥?不存在的……

      这里有三个女性,就算韦秀秀还是小孩忽略不计,但吴芳还年轻,来兮更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总不能让她们也随便找地方解决吧?要那样她们只能走远一些,但走远了,又怕不安全了。虽然这岛上没有别的人了,但有蛇啊。

      要说这事急迫它也不急迫,不过他们现在不是没别的事儿了吗?趁着太阳开始下山了也没那么热了,3个男人就扛着从船上抬下来的一把电锯,两把斧头,就到房子后面去砍树。

      3个人里面,李昊和来过都不是正经干过这些活的,电锯用不了,斧头砍一会手心就磨起泡了。好在有韦朝江在,在天黑以前,他们就放倒了几棵树,砍掉枝丫,把树干抬了回来。

      其实天黑以后夜色也不是特别浓,海上白天太阳大,晚上月亮也明,砍树是不能砍了,但他们能帮着韦朝江把抬回来的几棵树锯开。

      一直忙活到很晚,他们现在没手机没有手表,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觉得累了困了,也就停下活儿没干了,屋子里是有电灯的,但谁还舍得用柴油来发电啊。就简单的分配一下,吴芳和来兮带着两个孩子睡里面那件杂物间,3个大老爷们睡外面那间屋。那张床谁也没去睡,都睡的地上。

      韦朝江倒是很快就睡了,李昊和来过显然都是晚睡的生物,明明已经很累了,就是睡不着,于是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坐在外面的平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李昊就是在渔港码头丧尸快要追到的时候都没忘记把他车上的香烟带走,这时候点了烟,突然觉得自己很明智,也很奢侈。

      “给我也来一支呗。”来过最开始闻到李昊抽烟就坐远了点,这会又凑了过来跟李昊要烟,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医生也抽烟?不怕得肺癌?”

      “可拉倒吧,我们要是能活到肺癌死的那天,那就算走了大运了!别抠门,就来一支,我想试试是什么味道。”

      “那还不如喝酒呢。”李昊说:“有几瓶XO。”

      “我去!你东西这么齐啊?”

      “我从一个有钱人住的别墅区的商务中心跑出来的,那里面有西餐厅,最不缺的就是洋酒了。那时候我想着要一个人亡命天涯,东西能拿多少拿多少呗。你等下。”李昊说完起身走回了船上,酒还在上面的,还顺带拿了两个小朋友喝水的卡通水壶。

      来过呵呵一笑,说:“你要让壮壮习惯了这股酒味,他能缠着你要酒喝你信不信?”

      “给我也喝两口。”

      李昊和来过还没喝上两口呢,来兮也出来了,闻到了酒味,她现实皱起了眉头,然后就伸手抢过了她哥喝酒的壶。

      来过外强中干的吼:“女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还给我!老李你那个笑是啥意思?你别以为我是治不住她,我就是从小惯着她,惯到我爸妈都看不下去了,给惯出这一身毛病,也不知道还有谁敢娶她。”

      “来过。”来兮也不叫哥,只坐在他身旁,把头靠在他肩上,带着哭腔说:“我想爸妈了。”

      来过叹了口气,最后一个电话,他爸说他妈也感染了,以他们一辈子的恩爱,他爸绝不会丢下妈自个儿逃生的,老两口,他们是见不到了。就算再见到,那也不是他们的爸妈了。

      有些话题,谁都回避不了,干脆就说了,看了一会海上的月亮,听了一阵海浪的声音,只是谁也没有那种浪漫的感觉,终于困了,也就去睡了。

      第二天醒来,3个男人继续去伐木,已经不是为了搭个厕所了,李昊和来过一致决定,他们要搭3间木头房子出来住,让韦朝江一家住房子里。这样大家也都方便些,韦朝江觉得其实没有必要,他们也不可能在这里住太久,不过人家也是为了他们一家,所以他也就使劲出力就是了。

      而吴芳带着两个孩子还有来兮到海边捕鱼,她不怎么出海,但毕竟也是渔民的妻子,看家本领那是有的,何况这个岛本来就是个养殖场,那个老廖好像弄得不太好,养殖场到处都是坏的,海产早就跑掉了很多,可是生蚝扇贝还有龙虾一类的海产,在养殖场里还是有很多。

      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李昊和来过的手掌磨破了,用布带缠着,到底给他们砍够了树,在房子侧边的岩石中间搭了3间比笼子大不了多少,只能容他们爬进去的木头房子,而且,虽然都盖了顶,但晚上下了一场雨,他们就又都跑到砖房里去了。

      厕所也搭好了,但也没怎么用,没有水果蔬菜,所有人,包括两个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便秘。

      吴芳最初两天捞海产还是挺容易的,但过了这几天,也有些技穷,要有固定的鱼获,就得靠渔船的拖网,但不舍得用,渔船上剩下的柴油也不多了,得留着回陆地上去的。

      除了这些,他们都感觉到,这海岛上的日子过得虽然艰苦,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艰苦中过得倒也踏实安心,每个人也都尽量的省吃俭用,希望能撑得更久一些。

      但是他们再怎么省,20天过去后,蓄水池里的水也快要见底了。

      这20天来他们不刷牙不洗脸不换衣服,即使学医的来过以及学医的女孩子来兮都没有在乎,尽管身上散发着馊臭味,来兮的麻花辫都可以拧出污水来,他们也都没有在乎。但是不管怎么样,蓄水池里的淡水终究是要见底了。

      即使没有了食物也还能撑几天,但是没有淡水,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李昊和来过决定爬到山顶上去,看看有没有一丝的可能在山顶上能找到淡水,毕竟岛上的树挺多的,山也挺高的,这就还是有淡水存在的可能。但是他们费尽力气爬到山顶之后,除了一块巨大的,有人刻画过的岩石,就什么也没有了。

      而且岩石上的刻字也不是什么史前文明,而是一个大大的桃心,里面刻了两个名字,再加上一行“到此一游”。

      “我去!”来过气愤的说:“这俩人真贱,没素质到这么一个岛上来了。”

      “也别这么说,”李昊倒是淡然一些,说:“要是这一次人类就此灭绝了,将来再有其他的智慧生物,一样会把这当做一个遗迹的。”

      “尼玛你别说得那么绝望好不好,说得我都想哭了。人类灭绝……我想哭的是,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啊。”

      “你看那。”李昊拍了拍来过的肩,指向了远方。

      一瞬间,来过的眼睛就瞪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