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74、我认床
    雨还是下起来了。

      夏天正在过去,天堂岛上的气温虽然没有明显的下降,但是一场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却俨然拉开了季节的分界线,在天地连成一片的迷蒙雨雾里,也终于有了一丝凉意,早晚尤其明显。

      桑藜搭乘庆典演出组的派出的专车,正在前往彩排现场的路上。她旁边坐着的是曾经的大明星高洋,大概是经历了战斗和生死,高洋原本那种流量明星身上的脂粉气息少了很多,整个人的气质也刚毅了很多。

      桑藜虽然从来都不是高洋的粉丝,但在这一刻,她觉得高洋现在倒越来越有一种巨星该有的气质了。

      “高洋……先生。”这是桑藜第一次主动跟高洋说话,尽管他们一起排练了一段时间,但她一直不怎么跟高洋说话的。

      “叫高洋就可以了。”高洋转头看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这个小女孩,以他在娱乐圈红了那么多年的眼界,他依然觉得这个小女孩的外表真的是无懈可击,虽然现在是比较稚嫩,但如果她愿意,有的是大导来塑造她……当然,那是过去了。

      人类重新需要娱乐,需要明星,也许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也许,再也不会需要了。

      “你比我大那么多呢,直接叫你的名字太没礼貌了。”桑藜嘟囔了一句,不过,这不是她要说的重点,所以她很快就忽略过,直接说:“我是想说,看到你今天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你真的能给大家带来希望的。”

      “你这么说我有点受宠若惊啊。”高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感觉在你眼里我很废。”

      桑藜笑了一下,说:“没有吧……只是那一次我的同学找你签名,而你却嘲笑她,有点打抱不平罢了。”

      “其实我之前确实就是那种样子的……你想的那种很废、很无脑、很自以为是的那种流量明星。”高洋丝毫不在意的对自己做了一个评价,眼睛看向窗外的雨幕,看着雨幕中要塞里面仓促间修起来的建筑和简易的街道,沉默了好一会,又说:“这场灾难,改变了一切。”

      桑藜也沉默了一下,说:“我最开始很反感这个庆典,只是因为老师说这也是战斗,我才勉强接受。但现在我觉得,哪怕只是为了努力做出很相信还有希望的样子,这个庆典也有它的必要。”

      高洋转头看着少女轮廓绝美的侧脸,半笑着说:“说得这么老气横秋的,我看资料,你才15岁来的!”

      桑藜微笑着说:“这场灾难改变了一切,你说的。”

      高洋点头说:“也对,我们都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剩下的,也就是希望了。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最近几天来,部队出击的频率降低了很多,外出的队伍也都平安无事的回来,就是防御墙上面的探测雷达,也发现要塞外面活动的丧尸少了许多。也许,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的表演能够让人们得到哪怕很微弱的一丝振奋,我就觉得这样的演出是很有价值的。比起以前……”他摇了摇头,不再说了。

      很快的,他们乘坐的吉普车就从山上的军营行驶到了山脚下的生活区,也就是大家所谓的“平民区”,要塞防御墙的落成庆典,是要在生活区中间的广场上举行。

      原定的舞台是露天的,但是连日来一直在下雨,工作人员临时在舞台上方搭起了一片顶棚。如果雨继续下,就延续顶棚的范围,把演出变成室内的。反正这种工程架构,对于要塞的基建力量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高洋和桑藜在舞台前面刚一下车,一个令高洋熟悉的声音就飘了过来:“我的大明星,你总算来了,就等着你们来最后的合练了!”高洋和桑藜作为男女主持人,之前的排练基本上都是分开来的,而且每次来,高洋还都和总导演康行健错开了。

      再次看到大导演康行健,高洋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声音,一下子就让他的思绪回到了还在片场被康导NG了十几次的那个下午。那天的太阳很大,他们在拍一个关于末日和丧尸的电影,那天康导说,大明星,你的眼睛里能不能有一种叫做绝望的东西?

      那时候,高洋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表达那种叫做绝望的东西。

      现在,他知道了。

      “康导。”高洋走过去,话不多说,先给康行健来了一个拥抱。

      康行健现在满脸的胡子,瘦得好像少了一半似的,两眼通红,头发也有些花白了,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相比之下,原本就比他高,穿着一身军装的高洋感觉就比他更加的高大,这个拥抱,让康行健看起来越发的瘦弱,甚至有些佝偻的样子。

      对于高洋的拥抱,康行健明显的不适应,桑藜正好站在旁边看到了康行健的表情,实际上,她觉得康行健的表情除了对高洋的热情不适应以外,似乎还有一种嫌恶,但是他发现桑藜看到他之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成了一种微笑。

      一切都只是一瞬间,当高洋松开康行健以后,康行健也顾不得叙旧,只是很着急的说:“明天就要正式演出了,你们还没有来合练过,我都要急疯了都!快快快,你们俩把演出服换了,赶紧走一下台,踩一下点,咱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对接呢。”

      不过,对于这种赶工排练的场面,高洋倒是很容易适应,毕竟这样的经历在过去对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了。他甚至还有余力来指导桑藜怎么做一个现场主持人,毕竟桑藜虽然各方面条件都很突出,却还很稚嫩,也没有说过专业的训练。

      彩排一直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庆典上的节目并不多,重头戏当然是高洋独唱他自己创作出来的一首歌,桑藜则有一个独舞,还有几个乐器演奏,另外就是几个群舞。高洋和桑藜不光要表演,还要负责主持,其间还有互动环节,有要塞领导层的发言,还要穿插两个表彰会,可以说时间非常的紧凑。再加上这边在排练,外面在搭建现场的顶棚,互相之间也有影响,通场都能听到康导喊卡的吼声。

      等到彩排结束,按理说,凌晨三点了,高洋和桑藜也不可能回军营了,但是桑藜就不。

      “哎哟喂,我的大小姐啊,您就将就一下吧,下午两点典礼就要开始了,您现在还要回山上去,路又不好走,这一来一去路上就要折腾两个小时,万一耽误了,到时候可就来不及了啊。”

      担任导演第一助理的叶响求助的看着站在一边的高洋,说实话,类似的事情以前在高洋身上他没少处理过,不过那时候他都是作为高洋的助理面对那些来求他的片场、现场负责人,那时候他都是不屑的看着对方说我们家高洋压力大睡不好,特别挑环境,我们家高洋有个习惯,没有什么什么在身边,情绪就不稳定……

      现在,情况倒过来了。

      “不行,我认床,在外面睡不好,不是睡不好,我可能完全不能入睡,如果不能入睡,不光是演出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好,而且随时可能会晕倒。真的,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有医学证明的。”

      桑藜的理由听起来有点可笑,但是她的态度很坚决。认床?这还是在战时啊,不是一般的战时,是人类与丧尸的末日之战的战时啊!要塞里面虽然相对安全一些,可这还没有可以挑环境的时候吧?

      叶响再次看向高洋,高洋耸了耸肩,也是一脸的无奈。再过去,比这更离谱的理由他都用过,但是他觉得桑藜应该不是这样的女孩子,他听说她已经快要通过狙击部队的考核了,狙击手一个潜伏有时候就是一天一夜,睡眠不好会昏倒?她这是故意的。他并不了解桑藜,但是,直觉告诉他,桑藜不可能是这种任性的女孩子。

      “这样吧,”高洋说:“我开车送桑藜回去休息一下吧,路上没什么问题,只要有质量,两三个小时的睡眠也足够的。”

      高洋都这么说了,叶响也不好再坚持。像桑藜这种,本身都还不是什么角呢,就给他耍起大牌来了,老实说叶响心里很是不屑。但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还有十多个小时就是庆典了,现在也不可能找到更合适的人来替换她,就算心里再不满,他也只能忍了。

      不过,但高洋和桑藜走到停车场,准备开车会军营的时候,康行健和一个穿着中校军服的中年男人站在了那里。

      “离典礼开始还有不到12个小时,你们现在哪也不要去了。”康行健冷冷的说了一句。夜很深,站在灯光的阴影里的康行健看起来越发的瘦,甚至给人一种身上的衣服随时都会因为支撑不住掉下来的感觉。

      桑藜一脸很抓狂的表情,说:“导演,我在陌生的环境没办法睡觉,你也不想我因为休息不好而在表演中出错吧?”

      “这不是理由。”康行健旁边的中校说:“你也是军人,留在这一直到庆典结束,这是命令。”

      “对不起,”桑藜看着这个陌生的中校说:“我没有见过您,我也不知道您是哪个部门的,虽然您是中校,但您并不能直接命令我!”

      中校平静的说:“你见没见过我不重要,留在这里认真准备表演,这是命令。如果你需要你的直属长官下命令,告诉我他是谁,在哪个部门,没问题,我让他给你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