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75、她会在枕头下放什么?
    气氛因为桑藜的执拗和中校的坚决而变得有点僵,站在一边的高洋也觉得略有些尴尬,其实这种事情,他自己也经历过,可以说在演出前也是很常见的,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桑藜,至少在这个时候,他觉得桑藜有点无理取闹了,但是中校那种冷漠的态度,让他也没法站在中校的那一边。

      “好。”沉默了一分钟之后,桑藜说:“我的直属长官是教导队的海凌迦上尉,麻烦您给我接通她的电话。”

      中校看了她一眼,示意自己的随从用对讲机跟教导队联系,很快,他的随从就拿着对讲机来到了桑藜的面前。

      对讲机那边传来的,确实是海凌迦的声音。

      “长官,”桑藜说:“如果这是命令,我执行,我只有一个要求,为了能睡着觉,请派人把我的枕头给我送过来,不是我自己的枕头,我不可能睡着觉。”

      海凌迦那边答应了,桑藜看着中校,一股小女孩赌气的样子看着中校问:“这总可以吧?”

      中校木然的点了点头,一场风波,就算这么多去了。

      桑藜跺脚转身,说:“我继续回去练我的舞蹈,枕头到了我再去休息!你们最好期望我不要因为疲劳过度而受伤!”说完,气冲冲的走回了会场。

      另一边,海凌迦在结束通话之后,在自己的宿舍里思考了几分钟,然后换上衣服走到了李寂城的门前,敲了门,开门的是李寂城新到任的副官赵睿。

      “长官!”海凌迦是教导队的副指挥官,赵睿见到她,立正敬了个军礼,但他说话的声音很轻,说:“有什么事吗?李长官大概在10分钟前刚睡下。”教导队刚成立,作为指挥官的李寂城也是忙得有点脚不沾地,每天的睡眠时间都极少,作为副官,赵睿很希望自己的长官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睡眠,哪怕两三个小时后,他的长官又要开始工作。

      海凌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无法确定自己的判断,但李老师应该很了解他的学生。”

      很快,不等赵睿去传告,李寂城就已经出门来了,从他整齐的着装来看,海凌迦知道李寂城睡前连衣服都没有顾得上换。

      “很抱歉指挥官。”海凌迦对这个之前还曾是自己下属军官的李寂城现在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抵触,如果不是旁边站着赵睿准尉,她说话也不会这么公事公办,“我想了想,还是要跟你沟通一下。”

      李寂城点头,他本来话就不多,这种时候,就先听着好了。

      海凌迦把桑藜深夜打电话让她送枕头的事给李寂城说了一下,桑藜现在是教导队的基层士官,海凌迦作为教导队副指挥官,全体的女兵女军官都归她管,所以桑藜把电话打到她的头上这个她觉得没问题。

      但是,送枕头这种要求,海凌迦自问她和桑藜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这一步,而且平时这些小女兵,女孩子们都很怕她,从来没有任何人给她提过这么私人的要求。

      李寂城点头说:“我们去她宿舍看看。”这个看似很简单的要求,透露着一种很不寻常的味道,海凌迦敏锐的发现了这种不寻常,而李寂城更没有丝毫的怠慢。比起海凌迦来,他更了解自己的学生,桑藜虽然是个拥有着极致容颜的女孩子,但即使在灾难爆发以前,在学校里,她就从来不是什么娇气的学生。现在她已经是一个预备狙击手,没有枕头睡不着觉这种事情绝对,绝对不能正常去理解。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桑藜的宿舍里,发现桑藜的枕头就是个很普通的军用品,除了干净和整洁,看起来没有任何有特殊意义的印记。

      李寂城问桑藜的舍友:“她平常会在枕头下面放什么?”

      “一只手枪,两个弹夹。”

      李寂城拿起枕头来,果然,桑藜随身携带的那支格罗科17手枪就放在枕头下面,旁边还有两个压满子弹的弹夹。桑藜平时都会把枪带上,哪怕几天前跟李赫出去约会的时候,都没有忘记带枪,只是这一次因为要去排练,要穿演出服,才把手枪留在了宿舍里。

      这时,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

      …………………………………………

      “人呢?”

      好一会了,那两个士兵追着那个穿着红衣的女丧尸过去好一会了,最开始还听到他们跑步的声音,随后又两声枪响,再之后,就没有声音了。

      卓凯人有点想回到车上去,这会儿他有种背心发毛的感觉,这被撕咬了,起码也要有点声音吧?

      不过卓凯人虽然想回到车上去,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这是末世,他在龙在云的这个队伍里能占据三号人物的地位,不是他靠直播时能说得天花乱坠的嘴说出来的,而是那一次舍命把丧尸引开的实绩拼出来的。

      所以,尽管这时候卓凯人的心里很虚,但他还是挥了挥手,做了个左右包抄的手势,自己也端着枪,走在队伍的中间。

      雨正在下着,比之前大了一些,眼前一片仿古建筑在烟雨迷蒙中,安静得像一幅画一样。

      只是,走在这幅画里的人,却都没有欣赏的心情,他们保持着一个可以相互呼应的队形,端着枪,竖着耳朵,绷紧了神经,生怕突然发出什么异响,但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却更令他们感到无比的焦灼。

      “卧槽!”

      当两队人左右合围,沿着那个红衣女丧尸消失的巷道转了几个弯,走到一个死角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们看到了之前过来的两个同伴,而且可以肯定他们已经死了。在这个末日的世界里,死两个人并不奇怪,但是他们的两个同伴,却不是被丧尸咬死的。

      两个人,一个倒在地上,一个还站着,之间间隔着大约5米的距离。倒在地上的那个,脑袋已经被砍掉了,脖子里喷出来的血洒了一地,脑袋和躯体隔得很远,从地上的血迹可以看出躯体是被拖行了好长的一段。而站着的那个,身体上插着几支古代的长枪,前后都有的长枪刺穿了他的身体,枪杆在地上撑着他,使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站着。他的枪还在手里,刚才的两声枪响,应该是他开的枪。

      但是,这尼玛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原本静得可以清楚的听到雨声的世界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从巷子的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包括从关着门窗的房子里,更令人惊慌的是,之前那么安静,这些脚步声像是突然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

      “快撤!”卓凯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好奇的去探究这些脚步声究竟是怎么做到突然出现的,而是马上撤回去,尽管他以前做直播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生怕找不到任何一种异于寻常的事物,对他的直播而言,平常就是死敌,但现在恰恰相反。

      卓凯人的反应是对的,如果他们再迟疑片刻,他们就会被堵死在巷子里。

      许多丧尸突然间就涌出来了,而之前它们显然都藏在这些巷子的房子里,这种隐藏绝对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而卓凯人他们之前遇到的丧尸,却只会盲目的追逐幸存的人类。当然卓凯人他们现在顾不上去分析眼前的这些丧尸是怎么做到有意识的隐藏的,因为他们看到一个更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这些从巷子的四面八方涌出来的丧尸,大多数手里都拿着武器。从他们身上穿着的不同时期的古装来看,他们大概是之前正在这一带拍戏的演员,他们的服饰有唐宋的,还有拖着辫子的,有的看起来剧组花了不少钱,有的明显很廉价。但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手里拿着武器……应该是片场里的道具,包括古代的长枪、大刀、还有一个特别突出的,身高超过两米的丧尸穿着厚厚的铠甲,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开山斧。

      这让卓凯人他们一行人有种吓尿了的感觉,应该说,灾难爆发到现在,丧尸他们已经见惯了,各种血淋淋的场面他们也见惯了,但是这群涌出来的丧尸,却让他们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们甚至不能很肯定这些真的是丧尸,只有当对方靠得更近,才能看出他们的皮肤和正常人不同,不管是脸上,还是露出来的皮肤上,都布满了灰绿色的斑块,近了,还有一股腐肉的臭味,如果不是这些特征,从动作行为来看,他们简直和正常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卓凯人已经顾不上去观察,他夹在人群中间跑,既没有冲在最前边,也没有掉在最后,但是他们前面是一堵墙,没有去路了,左右和后面则都是正在涌来的丧尸。

      “把墙炸开!”卓凯人倒是还保持着冷静,这里是片场,巷子外面是空旷的空地,这种为了拍片建起来的墙也不会很厚。

      马上就有两个士兵在墙上装炸药,他们以前并不是真正的士兵,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有这方面的才能。在这两个士兵装炸药的同时,其余的人散布在两侧端着枪开始射击,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防御圈。

      不管有再多的想不通,他们终究是挑选出来的精锐,知道这个时候唯一能救活自己的,就是手中的枪支,还有头脑中的冷静。

      “卧槽!”有人喊了一声,就看见前面的丧尸一排一排的倒下之后,突然有许多长枪呈抛物线,从远处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