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79、我长得漂亮
    “噢麦噶……”

      随着城市也来越近,来过发出的巨大惊叹对于李昊和来兮来说已经不是习以为常的问题,而是他们自己也几乎要叫出来。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从海港码头来看,显然没有他们以前生活过的麒麟市那种庞大的规模,尽管海湾比较漂亮,但海岸边的建筑看起来比较老旧,却也有一种历史感。

      但是让来过叫出声来的不是这个海湾的漂亮和建筑的历史感,而是海滩上搁浅了很多船只,大大小小都有,像是一阵滔天的巨浪把这些船只冲到海滩上的。而海滩边上大大小小的码头,都遭到了明显的破坏,有的船只,甚至冲到了岸边的房屋里,海水退去,那些穿进房屋,甚至停留在屋顶上的船只看起来充满了荒诞感。

      这让来过他们三个人心里一阵后怕,也许他们在海面上遇到的那场暴风雨,正是这场滔天巨浪的余波……如果他们来得更早的话,说不定就赶上这场风暴的中心了。

      “不过也许也值得庆幸,”来过总是那么乐观,说:“如果我们没有走的话,这股风暴也可能正在向我们之前待的游轮那一带转移,说不定还是海啸。”

      来兮白了他一眼,因为来过这么一说,她倒有些担心韦秀秀和韦壮壮那两个孩子了。

      “总之,”来过说:“我们算是躲过了一劫,这是对我的伟大理想的回报,也许我们就此获得了主角光环,那我们就可以一直活下去了。所以我的理念是,不要总想着自己躲起来活着,在这种毁灭天地的大灾难面前,不是躲起来就可以幸免的,只有当你心怀整个世界成为天选之子,你才有可能向死而生……看那!”

      随着李昊把小艇沿着这个城市中一条出海的河流往里开去,当他们靠近那个河流出海口的地方的时候,他们看到一座横跨河流两岸的大桥已经倒塌,一半还架在桥墩上,一半已经消失不见,而一艘巨大的军舰静静的停泊在靠近断桥的地方。

      说停泊是不对的,因为很明显舰体是倾斜的,舰艏刺穿了几条连在一起停在小码头上的民用船只,最后搁在了岸上。

      “我……我不说脏话,”来过说:“这是一条大型驱逐舰吧,没有一万,也有好几千吨。”

      确实很大,不要说他们的小艇,就是之前他们呆过的那条游轮,和眼前这条军舰比起来都要小得多。

      李昊平时也算半个军迷,毕竟要写小说,对这种大型的军舰还是有些了解,他靠近了那条斜躺在断桥附近的军舰,说:“不是驱逐舰,是两栖登陆舰,外形就完全不一样,这条怕是两万吨以上。”

      来过说:“那么显而易见我们偏离预定的航向了。谁能告诉我这里究竟是哪?”

      “感觉在麒麟市的北面,而且应该不会太远,”李昊说:“你看,这个城市的规模要小很多,而且有些老旧……我去,你真是要睡觉就遇到枕头了,你看!”

      来过顺着李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那条两栖登陆舰的后面,还搁浅着一条通体为白色涂装,而在醒目的位置都刷着红十字的海军医疗船,看船体上的英文舰名“圣玛利亚”,这条医疗船也是跟两栖登陆舰一起来访问的外军船只。

      这条医疗船看起来有点惨,船头经历了明显的撞击,变形得厉害,左侧的船身破了一个大洞,船体进水,处于一种半沉的状态,如果不是被海浪卷到了在浅水的位置,估计就已经沉下去了。

      这和他们之前遇到的游轮很像。

      “所以呢,”来过打了一个响指,说:“一切都是注定的。好好的跟着我吧,我就是拯救世界的那个主角。”

      “是不是主角,要看你能活到什么时候。”李昊一边说着话,一边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很快来过也说不出话来了,他们都看见,岸边已经有很多“人”正在角落里静静的注视着他们……

      ………………………………………………

      暴风雨在天堂岛要塞防御墙落成庆典开始前的早上过去了,到了靠近中午的时候,太阳又像个没心没肺的少年那样欢快的在大地上奔跑了。结果就是要塞高层提出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场庆典中来,花了一整晚的时间搭建出来的简易观礼棚又用最快的时间拆除,典礼重新回到露天举行的方案中来。

      这让整个典礼不得不往后推迟。

      “既然是露天举行,那我必须换一身服装。”正在后台和高洋对主持词的桑藜,听着外面一片乒乒乓乓拆除简易顶棚的声音,转身对身边的化妆师说了一句。

      化妆师是一个中年女人,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化妆师,不过是以前闲在家里哪也不去,喜欢自己化妆,还开了个直播间自嗨的有钱女人,顺便帮别人带带货,也还是有自己的一些固定粉丝。

      但是在桑藜看来,这个女人自己化妆就化得俗不可耐,所以她几乎是拒绝了这个女人所有的化妆方案,只接受浅浅的打一点粉底,涂一点口红。不过桑藜本身的底子就足够好,本身又青春活力,其实也真不需要怎么化妆。虽然造型也有点老土,一个皇冠,一身白色的抹胸礼服……但土归土,她怎么看也怎么像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

      “都这个时候了,”化妆师一听说桑藜还要换服装,就一脸黑线的说:“你这不是存心折腾人吗?”化妆师很瘦,瘦得脸都有些变形,加上脸色一难看,整个人就有种很立体的尖刻感。

      桑藜说:“这套裙子上面的亮片在室内还好,在阳光下廉价感太明显了,而且反光会让观众看着很不舒服。”

      “你还嫌廉价?”化妆师脸都要气歪了,尖着声音说:“你好歹也看看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吧!实话说,为了洗掉这条裙子上的血迹又不破坏裙子上的亮片,我们有几个洗衣工手都搓烂了。”

      桑藜说:“既然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怎么可以凑合着就走上舞台?我自己换衣服,动作很快。”

      高洋看了一会,帮腔说:“本来也有备选服装的,现在在拆顶棚,时间完全来得及。”

      桑藜对高洋甜甜的一笑表示感谢,化妆师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只好跟着桑藜走进了换衣间。桑藜先一步进去,转身堵在门口,说:“我自己换,你不用跟进来了。”

      化妆师黑着脸说:“不行!到时候你把妆弄花了,发型弄乱了,哪还有时间补?”

      桑藜微微一笑,说:“不就是涂个口红吗?几秒钟就好了,我人长得漂亮,不需要!”说完,砰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岂有此理!”化妆师气得头都要炸了,碎碎念的说:“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太没有教养了!自我感觉也太好了!”不过关于长得漂亮一点,就连她作为女人也不得不承认,桑藜是有足够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条件的。

      一转头,化妆师看到暗处的一双眼睛,脸上的愤怒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冷冷一笑,对着那双眼睛点了点头。

      换衣间也是临时搭出来的,分成男女两部分,绝大多数演员都是共用一个大的换衣间的,不过桑藜是主持人,又是几个重要节目的核心,所以她有自己单独的一个换衣间,就在女换衣间的最里边。她走进换衣间,关上了门,可以听到完全不带隔音效果的隔壁换衣间里其他的女演员叽叽喳喳的再说着话。其中就还有在说她的,大抵是年纪小太傲娇耍大牌之类……

      桑藜的心思也不在那些女演员的聒噪上,她在换衣间里来回的走着,心情有点烦躁。几个小时前,她要的枕头到时手给她送来了,但枕头里并没有她想要的东西。

      她有一种直觉,就是老师已经知道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了的,但是没有任何一丝信息,还是让她很烦躁。外面那个化妆师不停的在催她,桑藜烦躁到了极点,但她不得不把身上的裙子脱下来,准备换上另一套备用的裙子。

      突然,她感到换衣间的顶部晃了一下,她很敏锐的一抬头,就发现换衣间的顶棚上有一块扣板动了一下,然后就被人揭开,从那个方块中间倒着探出一个人头来。

      桑藜很冷静,因为她手边并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所以她只是在往门后边退,既没有叫喊,也没有盲目的作出什么动作。不过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孔。

      对方那张黝黑的脸灿烂的一笑,桑藜之前烦躁的心情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过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脱了裙子,还没换上替换的裙子,虽然准备替换的裙子抱在胸前遮挡住了关键的地方,但整个人还是十分……尴尬的。关键是这个家伙也一点都没有要把目光挪开的意思,桑藜的脸一下子就从阳光明媚变得阴云密布起来。

      “李赫。”桑藜用唇语说:“你想死吗?”

      李赫嘿嘿一笑,一只手从顶棚里扔下一包东西来,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桑藜捡起那包东西,入手有点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咣”的一声,门外的化妆师强行撞门进来,看见桑藜刚换好衣服,顿时一脸尴尬的说:“我担心你遇到什么情况了,叫你也不答应。”

      桑藜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

      她把那条抹胸的亮片长裙换了,穿上的是一条红色的露肩长裙,比起那条抹胸的亮片,尽管遮掩的地方更多了,款式也更保守一些,却因为这条裙子的红色红得很正也很亮,加上桑藜又随手把头发盘了起来,整个人多出了一种超出她年龄的魅惑,化妆师虽然是女人,也不禁看得有点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