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90、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注意,注意,由于风浪较大,请所有人员留在船舱内,不要随意走动,不要随意走动。预计未来12个小时内风浪强度还会增加,联合舰队正在寻找最近的港口停靠。再次强调,由于风浪较大,请所有人员留在船舱内,不要随意走动,不要随意走动。”

      桑藜在船舱里,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船身的晃动很大了。这让她感觉到有一点眩晕,不过她还是抓紧时间把李赫用病床上的皮带固定好,以免风浪过大他从床上摔下来。至于李赫的果体什么的,直接选择无视了,反正也就是背部而已啦……

      不过海军医院船本身很大,也有很强的抗浪性,虽然在船舱里感觉到了巨大的颠簸起伏,但也就这样,并没有天翻地覆。

      桑藜眩晕着,也不知道这场风浪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她这几天都是睡在病房里的沙发上的,这时候感觉睡沙发上不踏实,索性拿了枕头睡在李赫的床边。但还是很难睡着,海上的巨浪让她感觉到了害怕,这种害怕比起之前遇到的丧尸来,还要更强烈一些,毕竟即使被丧尸追着到处跑,那也是踩在地上,现在,这无边的海浪,让她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人类的渺小。

      而刚降落到这艘十分庞大而且十分先进的医院船上的时候,她还觉得这条船就像一座移动的堡垒一般巨大呢。但是当四周都是茫茫大海,尤其是这海浪一阵凶狂过一阵的时候,她才觉得这所谓的“移动堡垒”,在大自然面前依然是一叶完全无法主宰自己命运的小舟。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风浪好像都没有消停,医院船始终无法冲出风暴的核心地带。不过也没有更严重,船上训练有素的水兵把食物等物资分发到各个舱室里,也降低了这些不太习惯海面航性的乘客自己去餐厅吃饭遇到危险的可能性。

      来给桑藜送东西的是一个黑人水兵,他似乎不太清楚李赫是怎么住进这间只有上校以上级别的军官才能住的病房,对开门的桑藜也是异常的恭敬,把当天的食物送给桑藜之后,还主动用带着一种浓厚口音的英语问:“小姐,还需要什么吗?”

      桑藜的英语成绩相当好,用来进行交流什么的更不是问题,她本来并没有什么胃口,但这个水兵这么一问,她就顺势说:“给我几天的干粮,水果罐头、饮料也来一些,我想我可能有几天都不想出船舱了。”

      “别担心小姐。”黑人水兵笑出一口的大白牙,说:“我们很快就能穿出风暴地带的,这条船的设计决定了,没有任何风浪能掀翻它。”

      桑藜摇头说:“那我也不想出去了,对了,东西要两人份的。”

      “明白了,小姐。”黑人水兵再次仰头看了看这间尊贵的舱房,在他看来,这个漂亮的黑头发小女孩肯定是某个大人物的女儿,他给桑藜送来了足够多,而且品种足够丰富的食物,以至于桑藜看着堆了一地的食物,还忍不住想这个小哥未免也太厚道,而自己似乎也太过于小心了。

      李赫醒了,他的药早就输完了,因为船太颠簸,护士也没有来换药。好在外涂的药这里留了一些,桑藜就自己动手给他涂药了。虽然自己背上的伤还是很痛,但是桑藜的动作比之前的护士温柔得多,这也不由得让李赫有些焦躁,毕竟是荷尔蒙最旺盛的少年啊。

      但是海浪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以至于桑藜在船舱里都无法正常的站立了。她只能坐在李赫的床边,用手抓着床的铁架,她才不会在近乎垂直的颠簸中摔出去。后来船体还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似乎撞到了什么,又高高的抛起,落下,最后倒是突然一下消停了,但很快船舱内的电源断掉了,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这间病房是在船体的内部,只有一道圆形的舷窗可以看到外面。但这时电源一断,船舱里陷入一片黑暗,那道舷窗外面,也同样就是一片黑暗了。

      不过马上船舱里的应急灯亮了起来,灯光红色让桑藜感到非常寒碜。

      “警告!即将碰撞!警告!即将碰撞!”

      “砰”的一声巨响,尖锐而急促的警报还没有结束,整个船身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似乎是与一个庞大的物体相撞了。

      整个船体内部一阵剧烈的震动,桑藜生怕李赫被掉下来的东西砸到,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触碰到李赫背上的烧伤,那也是顾不上了。

      不过船随后又平静了下来,只剩下那个红色的应急灯在令人心烦意乱的闪烁。

      桑藜从李赫的背上跳下来,看着李赫的伤就想哭,他们好不容易才从丧尸的嘴里逃出来,现在还遇到了一场海难?老天爷就这样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吗?

      但是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解开李赫船上固定他的皮带,将他扶了起来,说:“我知道你伤还很痛,但是没办法,你现在必须坚持着起来,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们就会跟着船一起沉没了。”

      桑藜的动作这时候也是比较大了,李赫背上的伤痛得他的脸直抽搐,但是他很快咬牙忍住了,刚被桑藜架起来,又弯着腰说:“衣服,给我找身衣服。”

      桑藜没好气的说:“没有!这时候还顾得上什么害臊不害臊啊,逃命要紧!”

      李赫连连摇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下身,说:“不行,不行,死也要死得有尊严啊。就这样,我宁可不出去了!”

      桑藜也是无奈,好在这间病房的衣橱里本来就有病号服的,还是包装在无菌袋里面,桑藜随便找了一条裤子给李赫传上,上半身的衣服没有打开,不过有了裤子,李赫倒是也不在意了。这也算是男生的一点小优势吧。

      但是,当桑藜搀扶着李赫走到门边,伸手去拉船舱的房门的时候,却发现这道门根本拉不开。原来船体在经过剧烈的碰撞之后,很多地方都变形了,这间病房的房门尤其变形得厉害,不借助工具,凭桑藜一个小女孩和身受重伤的李赫,根本不可能打开。

      桑藜不管试了多少次,拉、敲、打、踢、推……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但一点作用都没有。气得她眼睛发红,直到最后筋疲力尽,赌气的往地上一坐,说:“我没办法了,没办法了,沉就沉了吧,我不管了!”

      桑藜在赌气,也确实没有办法。尽管她很聪明,很漂亮,但她毕竟只是一个15岁多一些的小女孩,遇到这种金属舱门因为变形而卡死的情况,靠她的力量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连她出色的狙击手天赋,在这里也帮不上任何的忙。

      李赫的力气比桑藜大得多,但现在,他也只能是有心无力,他连多站一会都撑不住,坐着也不行,只能趴在地上。

      桑藜自己解决不了问题,就尝试着求救,但是不管她怎么拍门叫喊,也没有人回应。她打船内的有线电话,也没有人回应。想想看,船就要沉了,大家都忙着逃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也毫不奇怪。就算有人想起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情况,即使有人想来救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也很难来到这里。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桑藜连声音都喊哑了,她筋疲力尽的躺在了李赫身旁,让自己的头挨着李赫的头,放弃的说:“不行了,李赫,我真的没有办法了,那么多人都死了,也许,轮也轮到我们了。至少,我死的时候,也不是孤独一人的。想想看,也就这样了吧。”

      “桑藜。”李赫难受的趴在地上,费力的转头看着桑藜,说:“你有没有发现,船已经不晃动了。好像也没有海水灌进来,至少我们这里没有。”

      桑藜依旧绝望的说:“一艘船要沉到海里,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的,何况我们这条船本来就很大。”

      “那么,再活几个小时也不错啊。真是……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呵呵……李赫,要是我们就这样死了。许多年以后,后来的人发现我们的遗骸,会不会说我们是一对啊?”

      “我倒是很乐意他们会这么想。”

      “李赫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有喜欢的人呢。”

      “嗯……”

      “我喜欢老师。”

      “我知道。”

      “你知道?”

      “一直就知道。”

      “但是老师他啊,分得很清楚,在他眼里,我始终就是一个小孩。”

      “等你渐渐长大以后,在你眼里,老师也就是老师了。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会喜欢一位成熟稳重而又很有内涵的年长男性,一点也不奇怪。青春期的女孩很多都这样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也会很多弟兄那样,喜欢上海凌迦上尉的,大家都说,海凌迦上尉的身材可好了。”

      “切!你们这些男生都是……你……也许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有没有道理,我们都没有办法去验证了。老师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就剩下几个小时了。”

      “别灰心,老师说过,不到最后,就不要放弃的。我们,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候。”

      “到了,现在就是最后的时候了。我们如果是被困在陆地上,也许还能撑几天,但这时海里,船一沉,我们就死定了。”

      “并没有。”

      “不跟你抬杠……我好累,借你的胳膊当枕头,我先睡一觉吧。如果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死了,那也挺好,其实我很怕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