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097、活下去!
    从空中俯瞰昔日繁华的天堂岛,眼底一下是一片片触命惊心的废墟。不管是原本最繁华最富裕的中心城区,还是那一片全球最大的影视基地,全都淹没在了一片倒塌的楼房之中。

      而在空中,最触目惊心的是中心山脉留下的两个半径至少是一公里的深坑。

      一个在原先的天堂岛要塞正中,那座宏伟的高墙已经在深坑中支离破碎,高墙内的,半山上的各种新旧建筑全部碎成了砖块,甚至有很多地方出现融化后凝固了的痕迹,整座山也被炸掉了一半,山火还在沿着另一半山坡上的植被在燃烧,浓烟飘散在空中,他们坐在直升机里都能闻到刺鼻的异味。

      其中就有他们都闻到过的肉类被烧焦了以后的异味,只是他们都有点麻木,没有最初那种一闻到这种异味就会产生丰富的联想,进而刺激胃酸,进而狂吐不止的反应了。

      李赫感到桑藜用力的捏了捏他的手,就伸手把她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有些悲伤,是说不出来的。

      这座岛上,有他们成长的岁月,而这个要塞,有他们关于这个岛最后的记忆。还有他们的师长、同学、战友,而现在,他们都湮没在了这些碎片和瓦砾之中。

      有些悲伤,甚至也流不出眼泪。

      而另一个深坑则在要塞以南几公里以外,两个深坑的边缘几乎是紧密的挨在一起。和要塞那个深坑有一半是砸在山体上显得没怎么扩散开比起来,这个深坑因为是在平地上,半径就要长了至少一倍以上,深度也远比山体上的那个深坑要深了很多。

      而在这个深坑的底部,他们看到了处于了好几处断断续续的半掩埋状态的圆形入口。

      坦白说,飞机上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充满震惊的,毕竟梦境中事物出现在眼前这种事情还是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何况还是几个人共同的梦境。

      “我们要下去吗?”莱安娜问了问李昊。

      李昊看了看大家,他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来为大家做这个决定,他觉得有必要再做一次讨论。毕竟,他们现在远离了之前200公里外的海边那一片天崩地裂,好像事态又平缓了许多。而人一旦脱离绝境,就忍不住会想要缓一缓,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但是看到大家都有些犹豫的表情后,李昊反而很坚定的说:“我们下去!”

      莱安娜点了点头,跑到驾驶舱去通知阿芙拉,很快,直升机就朝着那个巨坑的底部飞下去。

      “我去。你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要决定我们这多人的命运?”这种话,卓凯人只会含在嘴里,等别人先提出来。他深信大家都是这样的心思,凭什么你不跟大家商量就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是把自己当老大,还是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主角?

      但是,他不说,别人也没说什么,倒是看到有的人好像很乐意接受这个决定,其实人在纠结的时候,有人做决定总比讨论来讨论去的更好。

      很快的,直升机就下降到了深坑的底部。距离爆炸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月,其间天堂岛上似乎也下过大雨,坑底能看到一些积水,而之前在空中的时候还一片晴朗的天色,当他们降到深坑底部之后,也变得阴郁起来。

      深坑底部的地形地貌,并不平整,阿芙拉悬停着,一直没有找到一个特别适合降落的地方。她忍不住问:“决定了吗?在这种地形降落,很可能会对飞机造成损坏,一旦降落,我们很大概率不能再使用这架直升机了。”

      莱安娜把她的话翻译了一遍。

      这次李昊甚至都没有看其他的人,直接回答说:“降落吧。”

      “等一下!”

      卓凯人在心里吐了一口气,总算有人出声了。

      发声的是来过,他大喊道:“我刚在机舱里找到一个相机,降落前,我们要不要自拍一张?然后把相机保存好,如果我们挂掉了,世界毁灭了,下一个人类文明说不定会在相机里找到我们的影像。”

      卓凯人要疯了,这人是什么脑回路啊?可令他惊讶的是,其他人竟然都纷纷响应他。然后,他们就聚在了一起。

      “你不来吗?”来过看着卓凯人没有动,索性把相机交给他,说:“那你给我们拍吧,记得要喊茄子。”

      “你妹!”卓凯人在心里说:“都什么时代了,你还茄子?你这个乡下人!土鳖!”心里骂归骂,他还是按下了相机的按键,这些脑子有问题的家伙竟然还很开心的样子,不过卓凯人心里也一阵发笑,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按实,只不过是假装拍照罢了。

      该有的仪式有了,阿芙拉找到了一块相对平整的空地,她把直升机降到距离地面两米左右的高度,竭力维持着飞机的平衡,让他们先把东西丢下去,然后依次从机舱里跳了下去。等他们都撤离到安全距离以后,她才最后降落下来。

      果然,看起来平整的地面依然是不平整的,而且爆炸后的土质极其松软,松软的土质下面还有个不大的坑,直升机落在地上之后,机身突然倾斜,阿芙拉本能的想把飞机再拉起来,结果动作过大,机尾砸到了地上,机尾的螺旋桨在地上发生碰撞,突然脱离机体,像锋利的刀一样掠过机身,机身的螺旋桨也受到损害、断裂,最后整个机身在一片尘土中翻滚,破碎。

      站在远处的几个人先是下意识的趴在了地上,等机身平静下来以后,他们站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就都朝着直升机飞奔了过去。

      跑在最前面的是李昊,虽然他和阿芙拉也就刚认识,可降落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现在他们倒是平安无事了,但直升机在降落时发生了意外,这让他内心充满了内疚。

      紧跟在后面的是莱安娜,这个小女孩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但也许是人种更接近的关系,她对阿芙拉也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她边跑边喊着阿芙拉的名字,第一次不那么像个小大人,完全哭成了一个孩子原有的样子。

      到了直升机旁边,来过从砸开的窗子里爬进去,他的手臂被碎玻璃划破了几道口子,不过当他扒开各种碎玻璃碎片碰到阿芙拉的时候,他发现一块巨大的碎片贯穿了阿芙拉的身体。阿芙拉满是尘土和血迹的脸上显得十分痛苦,嘴里也不断有鲜血涌出来。

      “帮我……”阿芙拉拔出她的手枪,递给来过,指了指她自己的头部。

      “我是医生,你不会死的……”来过突然觉得自己的话不但毫无意义,也很不真诚,只是,要他拿枪朝着这个把他们所有人从地狱拉回来的女兵头上来一枪,他怎么做得到啊?

      “帮我……求……求……你……”最后三个字,阿芙拉是用她蹩脚的中文说的。

      ……

      枪响,来过倒退着从机舱里爬了出来,然后把阿芙拉的手枪重重的砸到了李昊的脚下。

      一时间,李昊的身体都僵硬了。

      “来过!”来兮叫了一声,说:“你这样对李昊是不公平的!他只不过是替我们大家做了一个大家不敢做出的决定,这不是他的责任。”

      来过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叹了口气站住没说话。

      高洋走到李昊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要自责了,阿芙拉也不会怪你的。”

      “我们没时间难过了。”桑藜抬头看了看这个巨型的弹坑的边缘,又端起枪用瞄准镜看了一下,她看到在弹坑的边缘,出现了一些摇摇晃晃的身影。

      那太熟悉了。

      李昊猛一甩头,朝那些巨大的圆形出口跑了过去,众人也不再停留,一口气跑到其中最大的一个出口前面,发现就像李昊之前说的,那应该是几十年前这个岛上修筑的地下防御工事。那个洞口很大,尽管有一半被泥土掩埋着,他们站在洞口也依然觉得自己很渺小。要说在这里面起降战机,谁都不会怀疑。

      而且几个洞口以一种奇怪的形状挨在一起,很让人疑惑。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来过叹了一口气,说:“也就是个地下工事,只是看起来比较大一点而已。”

      李赫回头看了看,发现很多丧尸开始从巨型弹坑的边缘往下掉,像往锅里下饺子,看来,即使是战术核弹,也只是摧毁了它们其中的一部分,哪怕现在只剩下十分之一,也不是他们几个人可以去面对的。他拍了拍李昊的肩,说:“既然已经无路可走,那就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了。你们没有发觉吗?这里的几个洞口是紧密的挨在一起的,是不是有点像一根电线的横截面?”

      来过往后跑了几十米,仰头一看,说:“别说,还真像!小熊女,这大概又是你说的密码了!我们是通过这些通道,最后从作者的电脑里爬出去吗?”

      “走!”李昊喊了一声:“就算什么都不是,这样的国防工事,躲丧尸躲核平都有机会!不到最后,他妈的就不认这个输!”

      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就算里面还有一群比丧尸更可怕的怪物等着他们,他们也只能一头栽进去了。

      “等一下!”当大家都准备走进这片漆黑的通道时,李赫叫住了李昊,说:“我想确定一件事……”他发现大家都看着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李昊:“你的老家是在天南省的云岐市吧?”

      李昊点了点头,他看着这个男孩,莫不是同乡?生死之间,遇到个小同乡……好吧,也算一件快事,只可惜这里没有酒。

      李赫呵呵一笑,说:“见到你我就想问了,但之前只顾着逃命……我该叫你一声大哥,我小时候是最喜欢跟在你屁股后边跑的。”

      李昊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李赫,脑中随即闪过一些往日的碎片,他的父母早逝,自己也离家在外闯荡多年,和老家的亲戚十来年没有联系过。但想起来,李赫可不是一般的亲戚,而是李昊父亲最小的弟弟,也就是李昊最小的叔叔家里的儿子,在十来年前,李赫还只四五岁的时候,他确实也常到小叔叔家去,带着这个弟弟玩耍。

      只是十年过去,李赫从五岁的小孩长成十五岁的少年,李昊自然认不出来,却不想李赫却能找到五岁时的记忆,认出了他。

      他乡遇故知,还是这样的血亲,原本是多让人心潮澎湃的一件事啊。

      但是,眼前这样的境况……

      李昊拍拍李赫的肩膀,最终只说出三个字来:“活下去!”

      然后,他便转过身,义无反顾的走进了那幽长的通道之中。

      不过,当他们身后的亮光渐渐消失,迎接他们的,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即使他们端着枪,打开了导轨上战术手电,但那一点微弱的光芒,对于这片无尽的黑暗来说,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通道里很黑,很凉,空气也越来越稀薄。

      但是脚下的地面,却非常的平滑,又不像是那种为了战争准备的地下工事。在那种工事里,会有很多设施设备,会有铁轨,还会有不同功能的房间,更有四通八达的备用通道。但在他们微弱的手电光里,这些东西都没有看到。好像纯粹就是一个管道而已,不知道这个通道到底有多深,多长,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个通道是呈螺旋形向下的。

      走着走着,他们中突然就有人倒了下去,倒了下去,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回头去看,甚至连人都看不到,就像被黑暗完全吞没了一样。

      李昊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但是当他意识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意识也就到此为止了。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