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135、有钱真的可以很任性
    那两个保镖说的“你们”自然也包括翻车受伤的张淅哲和张雨娜夫妻,所以在来兮也上了车之后,保镖的目光示意张淅哲和张雨娜也上车,张淅哲低声说:“也只能先跟着了……”他伸手去拉自己的妻子,结果他的手却被张雨娜用力甩开。

      张淅哲一愣,显然,刚才他在感受到死亡逼近的时候向卓凯人求饶的话,张雨娜在车里也听到了。

      上车前,卓凯人和来兮的武器、背包自然是被收缴了,卓凯人自己坐在座椅上,来兮上了车坐在他后面一排,张雨娜随后上车,跟来兮坐在了一起,张淅哲最后上车,只能陪着小心,坐在卓凯人旁边。他不敢回头去看张雨娜,此时心思百转,知道以张雨娜的性格,只怕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

      张雨娜的左手臂很痛,痛得她满头是汗,她知道,自己的左臂估计是骨折了。也许是手痛,也许是心痛,上了车后,她就忍不住低低的抽泣起来。她想不通,自己好好的在家里睡觉,为什么会祸从天降?先是遇到两个离奇的劫匪,现在又被深夜玩非法赛车的富豪公子劫持了,还不知道最后又会遇到什么,但不管遇到什么,又有什么比自己丈夫刚才往她身上甩锅说的那句话更让她心如刀绞的?

      来兮作为女性,一下就明白张雨娜这时候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好像以自己的立场,也无从去安慰,所以她只是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无意识的回头往已经快速行驶的车子后面看去,她现在视力也是十分的好,视线越过刚才那一片摩托车的灯光,突然看到更远的位置上,有一辆没有开车灯的越野车,在远远地跟着他们。

      来兮隐隐觉得,那辆车跟着他们并不是一个偶然,不过她也没办法跟卓凯人说。前排坐着的两个保镖,一个在开车,一个把座椅转过来,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而他们这辆车的周围,那些摩托车前后左右依然密密麻麻的包围着他们。

      这些人似乎不够专业,或者也不太在乎,并没有蒙住他们的眼睛,所以来兮还可以观察周围的状况。

      至于去哪,来兮和卓凯人一样不知道,也不打算问,她只是看着车窗外经过的道路,也不是要记住什么,就是想认识一下这个城市。不管是被这些人带走以后难以预测的结局,还是几个小时前广场上出现的变异狗,都让来兮意识到,自己刚来到这个城市,就要跟这个城市说再见了。

      现在回想起来,之前在张雨娜家里吃的那顿饭,真的好珍贵。如果和她同桌吃饭的人能换一个那就更好了。

      她想到了和来过还有李昊在那条搁浅的船上待着的那些天,突然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能轻易地就松懈、放弃了,至少,也还是要跟自己最亲的人重逢了才行啊。

      想到这里,来兮又不禁往车后看了一眼,但是那辆没开车灯跟上来的越野车已经不见了,难道说,那只是偶遇?应该是这样吧,至少,在这个世界,除了来过和李昊,也不会有什么人来救她了,可来过和李昊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呢。

      十多分钟以后,这辆被数不清的摩托车裹挟着的商务车上了一座高架桥,然后开始提速,很快因为速度的加快,旁边那些摩托车上的骑手还有坐在车后座上的人都兴奋了起来。

      来兮这时候可以很从容的观察,她发现那些摩托车上,不管是骑车的还是坐车的人,都不戴头盔,而他们看起来也都很年轻,都是20出头的样子,骑车的都是男的,坐车的都是女孩,而且几乎所有的女孩都长得挺不错,有的摩托车上,甚至坐着两个女孩。但无一例外的,他们此时都很兴奋,有的张开双臂,有的大声尖叫,有的还吹起了很响的口哨。

      来兮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年轻,看起来也很有钱,在这凌晨4点的城市里,他们的兴奋伴随着速度,却似乎把生命看得很轻忽。他们漠视前面除了车祸的那几辆车的人的生死,明显也不太在乎自己。

      来兮觉得,他们也只是还没有真正意识到生命的可贵罢了,可他们很快就要面对他们从未想过的恐怖。

      在高架桥上以极快的速度行驶了大约30分钟后,商务车跟着正在减速的摩托车驶入了一个匝道,从高架桥上进入了另一片城区。这一片城区明显比刚才的第10区暗淡得多,高楼大厦虽然也不少,但是明显很旧,灯光也远不如第10区,倒是树木多了起来,很多行道树都是长了几十年的参天大树。

      再往前,就感觉高楼越来越少,树木越来越多,然后连路灯都没有了,好在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而且来兮的视力还真是好到让她自己都有些疑惑,她能清楚的看到路两边有树、有河流,有湖泊,而且汽车是在上坡,最后停留在了一个山脚下。

      这时候,天差不多已经全亮了。

      那两辆超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不过,当卓凯人和来兮下了车之后,看到山脚下一片空旷的平地上,又多了两辆顶级豪华的越野车。

      再一看,之前那个白净男孩和古铜色皮肤的男孩都已经换上了迷彩作战服,连他们身边的女孩都换上了同样的着装,那个古铜色皮肤的男孩身边甚至连女伴都换了,不再是那个和他有着反差萌的娇小女孩,而是换成了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往上的金发女孩,那金发不是染的,就是一个白种女孩,卓凯人只能在心里感叹有钱就是任性,换个女伴就跟换件衣服一样。

      其实,卓凯人这个时候,内心是……充满羡慕的。

      那些摩托车也已经停放在了空地上,车上的人都往山脚下的一栋废弃厂房一样的建筑里走去。很快他们又走出来,走出来的时候身上也换上了迷彩服,而且一个个的,都背上了枪。

      这就让卓凯人有些诧异了,难道说这个世界枪支管控如此的松懈?他知道像那两个富豪公子,在深夜组织非法赛车没啥大惊小怪的,就算被警察抓到,不管是罚钱,还是拘役,他们的家庭背景都能够轻松帮他们摆平。就算搞几支枪也不是太大的难事,只要不是干那种当街开火的勾当,警察也不会轻易去查他们。

      但是,像现在这样组织了两三百号人,然后还每人一支甚至两支枪……这尼玛是要干啥?当警察是空气?富豪之家的人,智商不可能这么有限吧?

      两个保镖把卓凯人来兮还有张雨娜张淅哲带到了那两个豪门公子的面前。

      “快把齐医生叫来,”白净脸的公子看到张雨娜一只手扭曲着,她的脸色也因为疼痛而发白,甚至嘴唇发青,满脸都是汗,就对旁边的人说了一句:“这位女士受伤了,赶紧给她处理一下。”

      然后一个保镖就带着张雨娜往那个巨大的废弃厂房里去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姬昱。”白净脸的公子说指了指古铜色皮肤的那个富豪公子,说:“这是我的发小曾布。如你所见,我们对钱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希望生活中能够找到一些比较刺激的事情。今夜,我们原本好好在看赛车,但是你们的出现,让我们的赛车手遇到了车祸,有人死了,我们的赌注也无法客观公正的结清,这个帐你认吧?”

      果然是……这个神逻辑啊……卓凯人笑了一下,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是不可能讲道理的,但是他不想撕破脸,毕竟现在他手上啥都没有了。他甚至拉了一下愤愤不平想要理论的来兮,因为如果道理能讲得通,他们也不需要到这里来了。

      但是这个帐也是不能认的,卓凯人说:“这么帐怎么算,明白着是你们说了算的,但就我而言,我是不认的。就不要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了,先把游戏规则摆出来吧。”

      姬昱看着卓凯人,又看看曾布,笑起来,说:“阿布,这个人确实比较有意思。”

      那个古铜色皮肤的曾布也是一脸的兴奋,他把手中拿的一支巴雷特哗啦一声拉上了膛,说:“游戏规则很简单,待会你们就往身后这山里跑,然后我和姬哥分成两队去围剿你们。如果你们能撑到太阳下山之后没有被我们任何一方抓到,你们就赢了,撞车的事既往不咎,而且,你们还可以赢得50万的奖金,怎么样,我们够厚道的吧?”

      “但是反过来。”姬昱补充说:“你们被抓到的时间越短,你们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我刚才说了,我们有多到不知道怎么用的钱,然后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卓凯人也是有点想骂人了,这尼玛瞎说什么大实话啊,老子也想这么嚣张呢。

      但是他不想陪他们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尤其是不想自己变成被猫戏耍的老鼠,现在他对这山里的地形地貌物资全他妈两眼一抹黑,而这里分明是这俩公子哥经营许久的游乐场,他不认为自己会有任何机会熬到天黑。

      而且现在他也没时间陪他们玩,他手里捏着寻找作者的线索,但如果要在这里干耗一天的时间……就算他能熬到那个时候吧,等到那之后再去找那个作者,那个作者绝壁已经喂丧尸了。要是作者挂了,他们是就地蒸发,还是掉回原来的世界不得而知,但也一定是跟着玩完的就是了。

      “换个游戏吧。”卓凯人说:“往山里跑多,遮遮掩掩的多没意思,要玩,就在城里玩,大街上玩。你们的枪是高仿真的吧?把真家伙拿出来,到城里玩,顺便再玩一玩警察,你们不是想要刺激吗?躲在山里搞小孩子过家家这一套,不符合你们身份啊。而且,我保证,再过一个白天吧,也许还要不了,你们就会遇到更刺激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