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161、这就是你找男朋友的标准?
    李昊挨赵季的打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次还是和以前一样,赵季的拳头又狠又准,从来就不是那种女孩儿的小粉拳,这一拳重重地砸在他脸颊上,痛得他眼前一阵金星四溅。

      但和以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李昊其实是躲得开的。

      揍了李昊一拳之后,赵季也没有纠缠,而是轻轻踢了李昊一脚,说:“你走前面!你不怕感染!”

      李昊很愉快地一笑,转过头去的时候,眼前就浮现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好看吗?当然好看啊,永远都不会忘记了。

      这个走廊很长,地面上散落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包括不少碎玻璃,他们都光着脚,所以走得也很小心。每经过一间房的时候,李昊都会朝里面看看,但这些房间里都没有人。从房间挂着的门牌来看,这应该是在一个医院里,这一层楼,大概都是医院的研究机构。

      竟然不是什么秘密研究基地,这一点倒听让李昊意外的。

      然后在一间休息室里,李昊发现了里面有桶装水,就招呼赵季走了进去。休息室的环境还不错,有沙发,有吧台,有几张咖啡桌,这时候一片狼藉,墙上地上窗玻璃上到处是血迹,墙上的几个血手印尤其触目惊心。

      在沙发边上,李昊还发现了一段依稀还附着一点皮肉的骨骸,他毫不介意的捡起来看了一眼,又用鼻子闻了闻,说:“估计得有十多二十天了,我觉得我们在这里面呆的时间真的很长了。”

      用这个时间来推的话,那个桶装水也早就超过了保质期,难得的是电源竟然还没有断掉,所以李昊打开电源,烧起了水来。这是休息室,不是餐厅,所以食物什么的,李昊原本也没有指望的,却不料竟然在吧台下面的储物柜里找到了一些巧克力、威化饼干之类的零食。

      不但有吃的,他们在休息室里面,还找到了两间更衣室。

      不过让李昊和赵季都很失望的是,更衣室的衣柜里空空荡荡的,几乎就没留下什么衣服。

      李昊在男更衣室里就只找到了一条明显大了很多的牛仔裤,他把裤腿卷起来,裤腰用从那块窗帘布上撕下来的布条系起来,也是聊胜于无。赵季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找到了一条牛仔短裤,真的很短,显然它的原主人还很潮,当然这让她的腿显得越发的长,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了一件有点小的白衬衣,衣服有点透,但是李昊没能看到些什么内容,因为赵季用窗帘布把胸口缠了起来。

      呃,以男人的眼光来看,有点可惜的说……

      好在李昊本来也没有那种窥视的阴暗爱好,他把那些饼干和巧克力和赵季分了吃了,剩下的,他将就之前那块窗帘布包了起来,斜背在了背上。

      那样子把赵季看乐了。

      怎么说呢,李昊的头上只有青色的一层绒毛,因为之前研究人员是把他的头发剃掉了的,这时候他光着头,果着上身,斜背着一个大包袱,就像个从寺庙里跑出来的大和尚。

      赵季又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头,还好,她的头发没有被剃掉,反倒长长了一些,她原本是齐耳的短发,现在发梢长到脖子了,可这样一来,他们到底在实验室里被那个蓝色溶液泡了多久?

      “女施主,咱们该上路了。”李昊知道赵季笑他什么,先前在男更衣室里的时候,他已经看到自己的光头了。

      “大师法号怎么称呼?”虽然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连世界都好像湮没了,可两个人开起了玩笑,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李昊想了想,说:“不忘,可以不?”

      赵季连连摇头说:“当然不可以,佛家讲六根清净,就是要把什么都忘掉,你还不忘,你修的是哪门佛法?”

      李昊说:“可要是什么都忘掉了,就算成了所谓的得道高僧,又有什么意义呢?参不透,大概我只是个凡人吧。我不但不想把什么都忘掉,我还想什么都不要忘掉,我还会恐惧,会痛苦,会纠缠,会犯傻,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然而这样才能证明我活着。”

      “对了。”赵季看着李昊果着的上身,突然想起什么来,指着他的脖子说:“你的U盘不见了!”

      李昊习惯性地伸手一摸,发现之前吊在脖子上的U盘真没有了,但是一想到之前被泡在蓝色溶液里,身上连一片布都没有,U盘不见了那也再正常不过。但是,那个U盘,应该也陪不了他到最后的,也许军方的人,把它当成什么特别重要的机密呢?这个时候说不定正在什么基地里拼命破译吧?

      “我回去给你找找!”赵季说完,就转身几步就跑了之前那间实验室。活了一会儿,赵季很失望的回来了,很愧疚,甚至有些惶惑地对李昊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记得在那个环节里不见了,也可能是军方的人拿走了。”

      李昊苦笑了一下,赵季算是和他想到一块了,他也没见过赵季那种惶惑的样子,那根本就不是他认识的赵季,于是他摆了摆手,吸了一口气说:“算了,有的东西,不见了就是不见了,有的事情,过去了也不可能再回来。”

      “真的……不要紧吗?不是为了开解我吧?”赵季小心地、试探地问了一句,说真的,李昊还从没见赵季说话这么温柔、小声过,回想起那天李昊在看到U盘里的视频后哭得那么伤心,她知道那个U盘对他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也突然明白为什么李昊要给自己取个“法号”叫“不忘”了。

      李昊微笑了一下,摇摇头,不再说这个话题,转而指了指走廊的尽头,那才是他们现在必须要面对的。赵季点点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毕竟,对他们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李昊依然走在了前面,赵季跟在他后面,吃饱了肚子以后,两个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但是两个人都没有鞋,从狼藉的走廊里走过的时候,必须走得十分小心。

      沿着走廊走到了尽头,发现这里的门是从里面锁着的,门外面就站着几只丧尸,看到了他们,兴奋得不断的拍门。这几只丧尸都穿着白大褂,看起来是这里的医生。

      “5只。”李昊数了一下,扭头问:“敢不敢弄?”

      “弄!”赵季四下里看了看,走廊里没什么可以当做武器的,但是赵季想了一下,说:“如果你能控制好门,一次放一个进来,我们应该能对付得了,反正你也不怕感染,让丧尸咬住你,我从背后拧断它的颈椎!”

      “我去!”李昊无语地说:“你就是这么算计我的?”

      “嘿嘿,好兄弟说什么算计啊,这不是发挥你的长处吗?”

      “好兄弟?”李昊看了赵季一眼,说:“要跟我做兄弟,你也只能下辈子了。”

      “你……看不起我?”赵季差点暴走,随即笑眯眯地说:“要不这样吧?咱俩打一架,你要是能打赢我,我就做你的小媳妇好了,你要是打不过我呢,那我们就做兄弟怎么样?”

      “这就是你找男朋友的标准?”李昊摇了摇头,说:“那我还真不敢打赢你了。”

      “你去死!”赵季朝李昊踢了一脚,不过并不重。

      李昊呵呵一笑,没有再废话,他握住了走廊门的门把手,轻轻地把锁旋开了,然后把门拉开一条缝,瞬间他就感到门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往里面冲。

      一个小个子的丧尸把头探了进来,张着嘴,很着急地想要扑倒李昊身上的样子。李昊抓住它伸进来的一条手臂用力往里一扯,小个子丧尸整个就被拽了进来,然后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不等后面的丧尸再做出反应,李昊就把门有关上,把锁转了回去。

      那只小个子丧尸冲进走廊里,看到赵季,兴奋地就朝她冲过去,但是它刚跑了几步,突然就整个身体“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牙齿都摔断了两颗。这要是个活人的话,还不知道得有多痛呢,但是不等它爬起来,李昊已经跳到它背上,用膝盖死死的顶住它的背心,然后学着电影里那样,一只手握住它的下巴,一只手压住它的头顶,使劲的往一个方向拧。

      然并卵,李昊并没有听到“咔嚓”的一声,他都快要把丧尸的脸转到了背后,也没见这丧尸的颈椎被拧断。这时候赵季走进一间屋子里,找到了一张木凳子,她三两下把木凳子的腿踩断了,拆了一条凳子腿给李昊,因为那东西是木的,又不是很尖锐,所以……场面一度很血腥……但总算,也还是把这只丧尸解决了。

      李昊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赤果的上身大汗淋淋,就跟那啥完事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才说:“赵季,你这出的什么馊主意?”

      “这也只是个计划,不试试怎么知道会是成功还是失败,最后你不是成功了的嘛!”赵季走过来,在李昊的光头上摸了一下。李昊猛地仰起头来,赵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然后啊的一声,脚底板被一块碎玻璃扎了进去。

      “你就皮吧,”李昊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说句活该,又觉得只有小姑娘才会那样说话,他是个大老爷们,只能算了。

      赵季绷着脸也没吭声,不过她站在那里,脚底已经有血浸到地板上了。

      “你别动啊,”李昊站起来,说:“你别乱动,这里面上到处都是丧尸的血,弄不好要感染。我看看,”他蹲下去,检查了一下赵季的脚周围,倒还好,她脚下虽然踩到了碎玻璃,但这一块地倒还挺干净的。然后他又说了句:“你别动啊,别动。”突然趁赵季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将赵季横抱了起来,生怕她给自己来个狠的,赶紧说:“你别乱动,你脚底已经破了,随便碰到什么地方都可能沾上病毒。”

      说着话,就把赵季抱回了那间休息室,把她放在沙发上,拿了张椅子放她那只脚。然后又在旁边的房间里翻箱倒柜了一下,这里毕竟是医院,酒精纱布什么的也比较常见,再回来,看到赵季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动,看模样还挺乖巧的。

      李昊哼了一声,说:“这时候知道怕了?”一边说着,一边把酒精和纱布递给了她。

      赵季看了他一眼,闷头接过了酒精和纱布,翘起了自己那只脚,但是,她有些迟疑,都说自己挠自己的脚心不会痒,可她会啊,而且还痒得要命……用酒精来洗伤口也很痛的,她之前就用酒精给李昊洗过伤口,这算是现世报吗?

      “一定要用酒精吗?”赵季弱弱地问:“难道没有碘伏吗?”

      李昊没好气地说:“有得用就用吧,你还挑三拣四的?等等,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赵季有种捂脸的冲动。

      李昊看她迟迟不敢动手,也不知道英姿飒爽的赵警官拿自己的脚底板怎么就没有办法,看得烦了,干脆一把将赵季的脚抓住,当他用酒精给她脚底板消毒的时候,赵季使劲把一只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身体像蛇一样扭来扭去的,另一只手还在沙发上使劲地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怎么了呢……

      李昊啥也没说,不紧不慢地给赵季把脚底用绷带包好了,才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把小个子丧尸身上的衣服裤子还有一双运动鞋都丢给了赵季,然后转过身说:“换好了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出去,赤手空拳的,干不过那些家伙。”

      “那你出去一下吧,我换衣服。”

      李昊心说我出去啥我出去,我什么都看到了。

      不过这话当然也是不敢说出口的,老老实实的走到了房间外面,等赵季换好了衣服出来,两个人一商量,还是老规矩,找通风管道爬出去。这个他们也算是熟门熟路的,当他们爬出去以后,发现竟然是到了楼顶的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