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166、什么声音?
    其实,李昊觉得“大黑”这个称谓,就像是在叫一只狗子,他之前就想问“大黑又是哪一只”的,只是觉得这样可能有些不友好,才没有直接这么问。

      话说回来,来兮会这样称呼一个人,至少说明她和这个人非常熟,而且关系还很融洽。比起来,他们在岛上、船上曾经一起生活过,还一起经历了向死而生的超维度事件,但是来兮从头到尾也就是直呼李昊罢了。他比来兮大了差不多10岁,来兮这么叫他可以说没大没小,也可以说来兮和他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但……“大黑”这个叫法,怎么感觉要更亲热一些?

      再加上赵季那种不怀好意的笑,李昊觉得……怎么有点说不清的奇怪的感觉?

      他干咳了一声,说:“这个先不说,你刚才支开了4个人,还有一个跟你一起呢?你们看起来还另有目的?”他记得来兮一开始可是装作当他不存在一样,安排了4个人分成两组分别领了任务离开,但她也带着剩下的一个人走了,似乎另有任务。当然,事后证明,来兮故意装作不认识李昊,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来兮说:“我们刚一跑出去,就被一小群丧尸困住了,我说我掩护他,让他先去完成任务。等他走远了以后,我才解决了丧尸回来找你。”

      李昊呵呵一笑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既没有任何的破绽,又显得很义气。”关键丧尸还是无处不在的,都不需要刻意去找什么借口。

      赵季则看着来兮,说:“那你动作还真快,我和李昊也就说了几句话的时间,你就把丧尸解决了。”

      来兮也看着赵季,说:“解决,一定是要把它们都杀掉吗?跑出来算不算解决?”

      赵季耸了耸肩,抬手表示你继续。

      李昊觉得两个女孩互相之间似乎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们在面对李昊的时候,似乎可以成为盟友,互相提供去怼李昊的弹药,但是互相之间,似乎又不是那么友好,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女孩的天性?

      不过他现在也没工夫去研究女孩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一个问题得到了解答,接着又问:“我还听到你提到‘先行者’这个词,这又是什么意思?”

      来兮说:“那是一个幸存者武装自己取的名字……算了我还是从头说起吧……你还记得我们在直升机上的时候一共是9个人吧?后来降落的时候,因为直升机坠毁,那个女兵死了,最后一起走进隧道里的是8个人。”

      李昊点头,这个他当然记得,也是他和来兮见面之后需要互相了解和梳理的线索,说:“我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在一座大厦的楼顶天台上,和我一起的是桑藜,就是李赫的小女朋友。但是我们只在一起呆了不到一天。”说到这他看了看赵季,说:“然后托赵警官的福,我们被警察带到了一个数字编号的地下部门,并且被分开审讯,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桑藜了。”

      赵季哼了一声,义正言辞地说:“你们身份不明还携带武器,还涉嫌杀人,如果重来一次,我第一时间就会把你铐了。”

      李昊看着大义凛然的赵警官也是一阵无语,说:“我也不是在追究什么,只是叙述了一下之前的经过……后来,过程略,我和赵警官从那个数字编号的地下部门逃出来的时候,病毒已经完全扩散了,然后我被一条变异的巨犬弄到内脏破裂,全身骨折,几乎就挂了。”

      来兮看看赵季,又看向李昊:“所以赵警官是你的救命恩人?然后……”她本来想开玩笑说,然后你就以身相许了……但是觉得这样和不熟赵季的人开玩笑不合适,到底是忍住了。

      赵季耸了耸肩,表情显得颇为冷漠地说:“并没有,因为李昊具有抗体,我把这个情况通报了军方,随后军方把他送到了朱雀市医学科学院研究中心救治和研究。”

      李昊说:“真含蓄,明明就是把我卖给了军方,然后我就在医院的研究中心一直躺到了昨天,中心也被病毒感染一个人都没有了,我才从那里出来。当然了,”他看了看赵季,又说:“赵警官很有牺牲精神,她也把自己交给军方作为研究对象,我们俩正好被放在一间研究室里,其间都失去了记忆,直到昨天我们一起离开了那个地方。所以严格地说,我现在对这个世界还是一无所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它和我们自己的那个世界一样,也陷入到了病毒感染之后的末日之中。”

      来兮点了点头,她没有去追问李昊和赵季作为被研究的对象的那些细节,而是接上之前的话,说:“我是和卓凯人一起出现在一对新婚夫妻的婚房里的。你还记得卓凯人吧?”

      李昊说:“记得,我们在圣玛利亚号医院船上遇到的幸存者,当时他和高洋、莱安娜还有那个女兵在一起,李赫和桑藜也是在那条船上。高洋、李赫、桑藜和莱安娜是天堂岛要塞守备部队的人,女兵是地球联合指挥部下属的海军部队的人,而那个卓凯人是个零散的幸存者。”在说到这些人的时候,李昊顺便梳理了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然后又问:“之后你见过你哥哥和其他人吗?”

      来兮摇头,说:“没有,除了和卓凯人是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以外,你是我第一个遇见的人。”其实更准确地说,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原来认识的人。她也是整理了一下思路,又说:“我不知道来过在哪,但是我推测他应该是和莱安娜一起的。因为我在车载网络上看到过高洋和李赫的消息。”

      “他们俩在一起?”李昊用手指沾着点糖水,在桌面上画了8个点,然后把这8个点分成了4组,说:“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巧合?我们被分成了4组,每组两个人。但是不知道分组的原则是随机还是有其他什么内在联系。来兮,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一定不是偶然……这个先放下,你接着说。”

      来兮点头,他们要梳理的线索太多,只能一件一件地来,她接着说:“先说高洋和李昊,当时还是卓凯人先收听到广播,然后利用车上的电脑搜到了他们的消息。李昊,你有没有想过,高洋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和他之前在我们那个世界的身份一样?”

      这时赵季插了一句嘴,说:“大明星高洋吗?”

      来兮说:“对,就是流量大明星高洋。我们说的这个高洋,是和我们一起从我们那个世界来的,他之前是大明星,但灾变以后,他作为幸存者加入了天堂岛守备部队,但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又变成了大明星高洋。根据我查到的信息,就在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节点,这个世界原有的大明星高洋已经在娱乐圈失踪了一段时间,他的门户帐号上宣布是休息调整,粉丝们也表示理解和支持。这个时候我们那个高洋出现了,随后有一家名为天地娱乐的娱乐公司散布消息,说高洋放弃原公司,即将和他们签合约,并且还进入天地娱乐正在开拍的一个剧组担纲男一号。”

      两个世界,两个高洋,这个说起来是有点搅的,但李昊能听明白,赵季有些疑惑,但她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问:“你怎么知道天地娱乐发布的消息里面这个高洋就是你们那个世界的高洋,而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高洋?”她没有问这两个高洋只是重名还是长得完全一样,因为如果只是重名的话,就不会有来兮说的这些问题了。

      来兮看了看桌面上正在慢慢变淡的糖水,提升了说话的语速,说:“那是因为天地娱乐发布的图片里,站在高洋身边的还有李赫。而且李赫还做了一个手势,很明显是提醒我们注意他,当然你一定要说都是巧合那我也没办法。还有李昊,高洋这次参演的电影,和之前在我们那个世界一样,也叫做,里面的女主演,也是邀请的当下最火的‘绝代佳人’女团的6个队员!不过这个6个成员,除了叶听尘,另外5个和我们那个世界里的都不一样!”

      李昊也是惊呆了,这几乎就是他们那个世界是重叠的啊。不过,听到女团成员只有叶听尘和他们那个世界的女团成员相同,他的心里也是瞬间掠过两种强烈的感受。

      一种是难受和遗憾,最开始他以为女团的成员都在,那么赵氤氲也会在,他不说还要见到她,只要听到她在这一个世界还活着也好啊。结果并没有,这个女团里直接就没有她了。另一种则是一种莫名的惊悸,因为叶听尘后来变成什么样了,他和高洋都是亲眼目睹的。

      来兮伸手在李昊画的那几个点上抹去了一组,然后摆摆手,说:“关于高洋和李赫的消息,我也就是在当时的车载网络上看到这么一些,后来就完全顾不上了,你有什么疑惑,要是以后还能遇见他们,自己跟他们问问吧!还是说回卓凯人,我觉得这个人有股痞气,也有股邪气。”

      李昊甩甩头,先把关于赵氤氲和叶听尘的那些回忆放下,说:“这个卓凯人我想起来了,他以前是一个很火的主播,主要是直播一些闹鬼灵异事件的,为了吸引粉丝,也有过一些出格的直播,但那些都被直接查封了,他的闹鬼直播更多是打擦边球,很多案例最后是通过线下见面会的形式来完结。”

      来兮说:“难怪了,我就从一开始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人,我们凭空出现在人家家里的时候,那对新婚不久的夫妻就在家里,他一开始就有点对张雨娜,也就是那个新婚不久的新娘图谋不轨。”

      赵季张了张嘴,本来想说张雨娜也是朱雀市的名人,不过她也不想再被这些旁枝末节打断,她要听完来兮的主线。

      来兮同样不想在这些旁枝末节上浪费口舌,话说多了她也渴了,起身去找到了一瓶水,喝了水之后又说:“卓凯人在网上查到了关于潜在作者的信息,然后我们就劫持了这对夫妻,从第1区连夜赶到第7区,通过网站编辑进一步缩小了潜在作者的范围,还圈定了几个地址。但是我们在前往第10区找第一个作者的途中发生了一起车祸,肇事的原因牵扯到了这个城市两个有钱的公子哥姬昱和曾布。这个赵警官应该有所了解吧。”

      赵季毫不掩饰她的憎恶,点头说:“作为一个交巡警,我对他们可以说是深、恶、痛、绝!他们网络了一大堆有钱人家里的子弟,经常在深夜把这个城市搅得鸡犬不宁,甚至很嚣张地通过一些渠道告诉我们警方,有几起伤人的刑事案件都跟他们有关,但因为他们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我们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定罪,所以警队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来兮说:“所以,先行者这个幸存者武装,也是为了体现他们的优越感吧。”

      赵季问:“你是说先行者是他们组织的?武装?”

      来兮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看来你们真的是不清楚外面的情况。病毒扩散后这一个月,整个城市,可能是整个世界都已经分崩离析,各层官方机构也失去了声音,目前没有人知道感染者的范围到底有多大多广,但是活下来的人非常有限,为了能活得更久一些,幸存者们还是抱团,也就形成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幸存者团队,最小的,就像你们俩之前一样,两个人组队,最多的,目前我所知道的就是净土教了。数据不一定可靠,但是我们这个区的主教宣称,整个朱雀市属于同一个区域教区,有一个区域主教和一个审判团作为领导机构,整个区域教区有5万信徒。”

      赵季皱了皱眉,5万听起来很多,作为一个邪教组织的话这个信众的人数已经很可怕了,但如果作为一个大的幸存者团队,这点人并不算什么,要知道朱雀市常住人口就超过了2000万,算上流动人口和旅游出差的各种人员,灾难爆发时不会少于3000万人!这个所谓的区域教区涵盖了整个朱雀市在内,可他们收拢的幸存者只有5万人?

      来兮看着赵季的表情,接着说:“实际上不可能这么多,我现在所在的这一级教区相当于区县级,但我们只有不到300人而已!就算区域教区的教坛收容了更多的幸存者,我觉得也不会超过一万人。丧尸都是成千上万的,一旦有太多的幸存者聚集,绝对会被丧尸围堵得水泄不通,这是在城市里,就算能找到一个地方用高墙大院自我保护起来,可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怎么办?主教这么说,我认为更大的作用也就是宣传。”

      李昊问:“所以目前为止,你接触到的也只是区县级的教区是吧?”

      来兮点点头,说:“对,但我发现净土教里面的组织还是很严密的,而且等级森严,上一级的神职人员对下一级有绝对的权威,尤其是区县主教以上的神职人员和一些偶尔出现的特使。现在的信众虽然大多数都只是为了活下去的幸存者,但狂热的真信徒也有不少。”

      李昊摆手说:“略,再说说先行者。”

      来兮笑了起来,其实李昊一直觉得来兮笑起来的时候嘴有点显大,却也因此有种别样的漂亮,只听她说:“先行者吗,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富家公子建立的幸存者武装了。他们俩自然是先行者的领导者,还有一个人和他们并列,称为先行者三巨头,但那个人是谁,我就不知道了。他们的成员也以之前那些富家子弟为主,还有很多社会精英和大学生,总人数可能还不到1000人吧,但是他们的装备是最先进的。因为有钱,姬昱和曾布在灾难爆发前就建造了几个末日基地,原本就是有钱没地方花的任性,结果真的派上了用场。”

      李昊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听起来不管是先行者也好,净土教也好,都在末日到来之前就有所准备,净土教是教义,先行者完全就是有钱烧得慌,他知道北美有很多富翁也是这么干的,没事的话就是真的烧钱玩,现在末日了,前面砸进去的钱换来的就都是命了。

      但是,他们又是怎么躲过第一波的空气感染的?总不能因为他们有钱,就能直接免疫病毒吧?

      这时赵季没说话,李昊看了看她,问:“既然你们警方在灾难前就曾经很关注那两个富家公子,你还有更多他们的资料吗?比如刚才来兮提到的那个三巨头的另外一个人。”

      赵季没说话,似乎一直在思考什么。

      李昊也没有追问,而是又看向来兮,问:“那个卓凯人呢?他后来没有跟你在一起了?”

      这下来兮也不说话了,也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李昊一下子有点懵逼,这俩姑娘之前话都还挺多的,这突然陷入沉默,一下让他有点不适应。不过他也不是那种急性子马上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她们都不说话,他也不追问,而是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各种信息整理了一下。

      最重要的是,他要考虑好下一步怎么办,来兮曲身于净土教只是暂时的,照她说她和那个大黑还要对净土教进行调查,可他不然乐意来兮继续回到净土教,倒不是因为那个大黑,而是他觉得来兮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工间谍什么的,她以前不过也就是还没大学毕业的小护士罢了。如果能劝说来兮就此脱离净土教,那一下步又该怎么做呢?就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去流浪想想倒是不错,但问题是他们能生存得下来吗?光凭他这个免疫体质,可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时赵季又问来兮:“除了净土教和先行者呢?之前的官方机构全部都崩溃了吗?没有军方的介入?”

      来兮思考了一下,回答说:“一开始是有的。对,最初一周,市政厅发布避难广播,公布了几个官方的避难所的坐标,同时军队进城,和警察一起对整个城市进行了封锁,据说是接到了高层的指令,想要把病毒控制在朱雀市内。但是在两周之内,军警部队损失殆尽,无法支撑,据说有一部分撤退到某个避难点去了,还有的撤到海上去了,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赵季说:“那就是还没有完全失去希望,你记得那些公布的那些避难所的坐标吗?”

      来兮摇摇头,说:“我对数字不敏感,当时就记不住坐标对应的位置是在哪,之后就更加想不起了。但是我记得大黑说这些坐标大多数是在市内,一个是在海上,一个是在西南方的森林公园。”

      赵季眼睛一亮,说:“那应该是朱雀市西南部的小千山国家森林公园,也是朱雀市和邻省的交界,整个小千山森林公园大约3000平方公里,地形复杂,大部分地方不对外开放,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建立避难营地的地点。”

      李昊问:“你想去这个避难营地?”

      赵季点头说:“至少这是官方的避难营地,那里应该还有正规部队和正常的社会秩序,而且也会有必要的资源进行建设,如果我大哥还活着,他也应该会在那里。对了,你那个妹妹桑藜如果之前也是和我大哥在一起的,那么她应该也会在那里。”

      李昊想了想,其实他觉得赵季自己说得都并不是那么有底气,每句话都是应该,可能,其实希望也很渺茫的吧?但那总也是一个希望,就如同之前李赫他们在天堂岛要塞,如果不是因为那些狂信徒的话,要塞也很可能撑得更久,之后再清理天堂岛,重建家园,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了,只是看向来兮,说:“我还是那句话,跟我走吧,我总觉得,神棍都是尽量不要沾染的好,因为他们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说:“我总觉得神棍的脑子都有问题,你好好的一个姑娘,要是最后也变成了神棍……”说到这,李昊的表情显得很复杂。

      来兮噗嗤一笑,说:“你就直说你很担心我呀,干嘛那么复杂。”

      李昊点头,说:“对!我就是很担心你,跟我走,其实我们现在人少,反而好生存一些。”

      来兮看看赵季,问:“然后我们跟赵警官一起去找官方的避难者营地?”

      李昊倒也坦诚地说:“我也相信官方更有力量恢复原有的世界。”

      来兮说:“行,但我得通知大黑,最好是叫上他跟我们一起走,他虽然是个律师,但并不只是耍嘴皮子的律师,战斗力也跟个黄金圣斗士似的,总之就是很强。”

      李昊也没想过只要自己带着两个女孩去求生,所以也很果断地点了点头。既然最后的目标是去小千山基地,赵季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既然说好了,剩下的也就是行动了。

      来兮说:“我回去找大黑,如果他不愿走,我也会回来和你们汇合。但是这里是净土教的落脚点,我先带你们去另外一个地方,你们在那等我。我今天不一定就能回来,但两天之内我肯定能回来。你们带一些罐头走,还有……”她说完,又转身进入一个房间里,拿了两把像是工艺品的缩小版克雷默长剑和一副电影里的精灵弓箭,说:“净土教比较缺火器,冷兵器还比较充足,因为好些主教、审判官都蛮有艺术家气息的,你们拿着……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