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168、谁捕捉谁
    末日边界第二卷、镜之边界168、谁捕捉谁枪声是往音乐广场那边去的,坦克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也已经从领事馆外面经过,李昊让来兮和赵季继续趴着别动,自己站了起来,靠在窗边往外看去。

      从他这个角度往音乐广场看去,视野并不算好,只能看到拖在后面的两辆坦克支援车正在密集开火,双管39毫米机关炮的炮塔正在调整角度中射击,很显然正在追着什么在打,而看机炮的射击仰角,可以推断射击的目标差不多要在音乐广场那道20米高的舞台背景墙的顶部。

      但是,受限于视角,李昊看不到舞台背景墙的顶部有什么。一般的变异生物也不可能跑到那个位置上去,除非是鸟,但如果鸟类也感染变异了的话,想想还是很绝望的说……

      在坦克支援车的射击中大声叫喊的就是那些穿着二战军装的先行者,他们有的在快速奔跑,有的端着枪也在仰射,有的则不停地叫喊着,虽然李昊隔得很远,而且又有枪炮的噪音,但他还是能听到,那些人喊的是“在那!那东西在那!”明显是在给同伴引导射击。

      那东西?李昊看不到,但听起来那东西应该只有一个,不然应该就是“那些”东西了。如果不是变异鸟群的话,应该算是个好消息吧……

      很快,李昊就听到了更多的脚步声,这些脚步声要杂乱得多,他转身走到另一扇窗边,往另一个方向看去,发现有大约上百人从先行者之前来的方向像拉网一样包抄过来,手里大多数都拿着比较老式的ak100突击步枪,胸前挂着子弹袋,身上还穿着灰色的袍子,要是头上再戴一个头巾的话,李昊几乎都要以为是骆驼们穿越过来了。

      但他也很快想起,这些人传的袍子,和来兮之前传的袍子很像。

      “不好!”来兮也发现了那些正在包抄过来的穿袍子的人,脸色一变,说:“你们快离开这里,是使徒护卫队,有教内的大人物来了,一定会有人到这里来,被他们堵住了,你们都脱不了身!”

      来兮这么一说,再根据眼前的态势,李昊大致可以判断,之前的先行者正在围捕那些有意识的丧尸,但是净土教的一支部队正跟在他们后面做黄雀。两路神仙打架,按道理和他们无关,但他现在想把来兮带走,如果被净土教的信徒堵在这里面的话,来兮一时很难交代他们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但是李昊还是不放心来兮,问:“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你要不要去参加眼前这场战斗?”

      虽然净土教过来的部队有上百人,但现在人家先行者有坦克和坦克支援车啊,毛熊设计坦克支援车的时候,就是用来打城市巷战的,一百来人,对上3辆坦克支援车再加2辆主战坦克,最后谁胜谁败,他心里还没有点数?

      来兮这时候跟着净土教的信徒加入战斗,那和送死有多少区别?

      “你先别管我了!”来兮着急地说:“我自己会想办法!你别墨迹,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李昊皱眉说:“走不了就走不了,大不了你就说我们仰慕那啥什么神,我就跟你加入净土教得了,眼前这一仗,净土教必输无疑!你要是参加战斗,会死的你知道吗?”

      来兮眼泪汪汪地笑了起来,指向领事馆斜对面两条街外一栋很有识别度的大楼,说:“看到那栋大楼没有?在那里等我,两天之内我一定会回来找你!”说完她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李昊,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快速的从这间屋子里跑出去,蹬蹬蹬地下了楼。

      赵季拉了一把李昊,说:“别浪费时间,先走,来兮不会有事的!”

      李昊其实不在意加入净土教,相比之下,他更在乎来兮的安全一些。但是来兮之前装作不认识他,现在又希望他马上离开,想来也有她的原因。现在确实不是思考的时候,看着赵季着急的眼睛,李昊点点头,和赵季两个人跑下了办公楼,然后又沿着领事馆的生活区,从后面的围墙翻了出去。

      领事馆的后面是一片休闲广场,有很宽的一片草坪,还有很多茂密的树木,中间有不少林荫小道。也就是一个多月没有人来打理,这片广场看起来就有很荒凉了,尤其是草坪里的草长得十分茂盛,最高的草都长到半人高了。

      李昊觉得这有些夸张,他在大学刚毕业那段时间打工打得也比较杂,因为码字赚的钱还不够买方便面的,保安做过,清洁工也做过,还学过一阵子的园艺,说园艺也是他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其实就是推着除草车剪草皮。

      有过这段经历,他知道城市里的这些景观草坪因为草种的关系,草长出来都以贴着地面为主,并不会长得太高,通常长到小腿都属于长期没人打理的结果了,但那种长期,起码也有几个月,还得这期间雨水特别多,不然不是草长得多高,而是会大面积的枯死。但是朱雀市陷入病毒灾难也就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就算天天下雨,按理说这些景观草坪的草也不可能长到半人高。

      不过灾难爆发后不合理的事情多了,也不差这一件。

      所以李昊也没有特别在意这些杂草,甚至,当他听到一阵脚步声的时候,一片栀子花外加茂盛得有些过头的杂草,反而成了他和赵季的紧急藏身之所。毕竟这片休闲广场比较开阔,他们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也几乎就是在李昊和赵季趴到草丛里的同时,那一片脚步声就从草丛旁边经过了。那是一片丧尸,李昊和赵季都能从这些走动的脚步看得出来,相对正常人来说,丧尸还是走得比较僵硬,而且也亏得是丧尸,如果是人,虽然现在草丛盖住了他们,但之前他们在草地上走还是留下了痕迹,很容易也就能追踪到他们。

      这一片丧尸走得很快,而且密密麻麻的起码也有几百只,它们全都从朝着枪炮声传来的那个音乐广场走去,倒是完全没有留意到草丛里还有活人的气息。

      李昊现在的视野比在领事馆的窗字后面要开阔得多,他看到很多丧尸从他们身边走过,朝音乐广场涌去,而音乐广场那边的枪声依然很密集。这时他脑补了一个画面,那些先行者要捕捉丧尸,净土教信徒军在后面包围他们,现在更多的丧尸又朝他们包围过去,现在到底是谁在捕捉谁?

      因为草丛里有虫,赵季眼看着一条肥硕的毛毛虫爬到了自己的手背上,怕虫是女孩子的天性,哪怕她是个身手了得的女警也不例外,赵季下意识的扬手把虫子甩掉,差点就叫出声来。虽然叫声到底是被她自己憋回去了,但是扬手的动静还是引起了最近一只丧尸的注意。

      那只丧尸停下脚步,转头朝李昊和赵季藏身的草丛看过来,它的脸上是一片死灰色,身上的衣服经过一个月的日晒雨淋,显得很破旧,但仍然能看出,这是个穿着吊带露脐装和迷你短裙的时髦女孩。但此时的它看起来表情呆滞,眼睛里一片浑浊,只是竖着耳朵听了一下之后,被后面的丧尸推攘着,转身又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走去了。

      赵季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丧尸突然奔跑起来,原因是有一辆坦克支援车从音乐广场的背景墙侧边绕了过来,巨大的发动机声音把丧尸都吸引了过去。

      面对几百上千的丧尸,那辆坦克支援车也不含糊,双管的39毫米机关炮和7.62毫米机枪同时放平,朝着这一片丧尸毫不客气的倾-泻一片弹雨。

      这时候李昊和赵季想跑都来不及,只能抱着头紧贴着地面趴着,指望着不要有炮弹和子弹落到他们身上,至于那些被打得支离破碎的丧尸,他们都不顾上去观察了。毕竟在丧尸面前他们还有一搏的机会,但是面对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现代化武器,只要这时候他们站起来,或者让坦克支援车里的电脑或者雷达认为是有威胁,随便朝他们来一梭子,他们俩都得原地下线。

      只不过和游戏不同的是,他们不会有什么复活点。

      坦克支援车上的火力很密集,这种密集火力的副作用就是弹药消耗很大,也就一分多钟,绝对不到两分钟,坦克支援车的39毫米机关炮就停止了射击,7.62毫米机枪也随后停了下来。这种坦克支援车的炮塔并没有人,是自动的武器站,枪炮都停了下来,不会有人去装弹,只能意味着他们这一次携带的弹药都被打光了。

      李昊从栀子花从中扒开一条缝隙看去,刚才那一群丧尸,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了。刚才密密麻麻的一片几百上千只丧尸在不到两分钟里绝大多数都被打成了破碎的肢体,还有少数缺胳膊少腿的继续无所畏惧的往前,但明显已经不成气候。这时候他和赵季冲出去,靠着那两把仿制的苏格兰重剑就能把它们都了结。

      坦克支援车干完了活,也就懒得再管这些不成气候的丧尸,准备退出战场。谁知道履带动了一下之后,居然断了一条。这种事在战场上出现的频率不要太多,遇到了要么呼叫机械师过来现场修理,要么叫专用拖车来拖走,要么,就只有丢下坦克跑路了。

      很显然,这辆坦克支援车里的车组成员选择的就是最后一种,刚好弹药打完了,履带又断了,留在车内虽然丧尸不可能把坦克装甲啃掉,但他们在里面也出不来啊!这可是丧尸遍地的末日,人走了丧尸绝不会守着坦克支援车不放,大不了找时间再回来修理或者拖走,但是人不走,那就只有一个蠢字了。

      所以李昊看到也是毫不犹豫地就从车里爬了出来,也是那一身二战德军的军装,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先行者那所谓“三巨头”对二战军服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反正李昊觉得二战的军装虽然好看,但他还是更喜欢同时代的迷彩作战服一些。

      车组成员一共3个人,他们从车里爬出来以后,丧尸还剩下几十只,离他们也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其中一个士兵站在车体上,掏出手枪朝正在向他们靠近的丧尸骂骂咧咧地开了几枪,看他的样子,也不是真要干掉几只丧尸,纯粹是把履带断了的气出在丧尸身上罢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从音乐广场背景墙后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扑出来,速度之快,简直给李昊一种留下了残影的视觉效果。那个身影快如鬼魅一般地跳到了坦克支援车上,不等那个开枪射击的士兵发出惨叫,一只手就直接捣进了他的心脏部位,从他身体后面穿了出来。

      没错,李昊没有看到他?她?或者它手中拿着任何的武器,完全、纯粹就是手,ta用手刺穿了那个士兵的身体。

      另外两个士兵反应很快,马上就拔枪向ta射击,但是那个身影太快了,就在他们刚刚拔出随身携带的手枪的同时,ta已经跳下了车,同时用手刺穿了两个士兵的身体,而这时候,坦克支援车上的那个士兵从车上落下,还没有落到地上!

      李昊只觉得自己喉咙里像着了火一样,他想咽一口口水,却只觉得喉咙里干得发痛。而更让他觉得心跳都漏跳了一拍的是……那个东西,那个人形的东西,转头朝他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