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边界 > 204、换谁都不行
    “不明身份的飞机,请表明你们的身份,并遵照护航飞机的要求,到指定地点降落。你们已进入小千山幸存者基地的防空识别区,如果你们拒绝服从指挥,请原路返回,否则我们将予以击落。”

    来过在舷窗外面看到了一架距离他们很近的武装直升机。

    真的很近,来过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武装直升机的串联机舱里两个飞行员的脸,戴着飞行头盔,遮住了眼睛,也看不出什么样子。不过对方通过无线电传送过来的话,也飞到了戴着机内通讯耳机的来过耳朵里,这让他略微紧张了一下,总不能好不容易从潮水一般的丧尸嘴里逃生,却要被击落这么惨吧?

    这时候梁沁就坐在他旁边,依偎着他,紧紧地挽着他的胳膊,来过一转头,就能闻到一股年轻女孩的发香。这让他一时有点迷糊,回想起之前的种种,现在他也是脱单的人了?认真地说,他和梁沁也就认识了十来天,真正在一起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几次呢。

    不过梁沁倒也很符合他心目中女朋友的标准的,长得漂亮身材好不说,性格也比较好,开朗大方,又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尤其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一弯,露出一口小白牙,很活力很动人。

    因为总觉得有点不真实,来过伸手搂了搂依偎着他的梁沁,连外面的武装直升机也不管了,人死鸟朝天,真要被击落了,也可以说一了百了,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地活了。至少,临死之前,他也有女朋友了不是吗?

    不知道作为驾驶员的海凌迦是怎么恢复旁边的武装直升机的,不过,来过清楚地察觉到了飞机再下降。有一阵还有点颠簸,让他想起了他们上一次搭乘直升机在天堂岛上的巨大弹坑里降落的情形,手心里又捏了一把汗。

    好在,直升机还是安安稳稳地降落了,来过扭头一看,几辆军用吉普车靠了过来,车上架着大口径的重机枪,车上的军人也是全副武装的。这是应有之意,倒没什么好奇怪了。

    跟着众人一起下了飞机,来过看到他们的直升机降落在了一块巨大的停机坪上,这个停机坪并没有比试飞院的停机坪大太多,但依然有种一眼看不到边的感觉,有很多战斗、非战斗直升机正在起降,远处还可以看到不少战斗机和运输机,整个停机坪上也是一片忙碌。那些全服武装,而且还穿着防护服的军人靠过来,交涉的事有赵孟,来过也没有管,就看到交涉完了以后,他们按照要求登上了一辆军用卡车。

    然后就是例行的消毒,男女分开进行严格的检查,经过48小时的隔离后,来过又再次见到了梁沁、见到了周子晴,见到了叶祯、牛可侠、曹志远,当然最重要的是小莱安娜还有桑藜,最后还有李寂城和海凌迦,也就没见到作为高级军官的赵孟,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团圆了。

    他们的见面,是在一栋用老式的从厂房改建而成的大食堂里,一眼看去,有上千名和他们类似的幸存者正在享用配发的食物。食物也算不错了,每个人有两个大馒头,一碗粥,一罐味道并不怎么样的肉罐头,还有一个苹果。

    别的还好,竟然还有水果这让来过就有些惊讶了。

    海凌迦看着来过一脸的难以置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自己面前的苹果咬了一口,说:“别露怯了。小千山基地是国家级的战略避难基地,简单地说,就是为了大规模战争准备的,不管是基础设施,还是物资储备,都是冲着20万人生存几年去的,有个苹果你就感到不可思议了?就拿我们眼前遇到的灾难来说,也许在这个基地建立时也同样所考虑,当时的设计师们未必能够预想到这么具体的灾难形态,但这并不妨碍这个基地发挥应有的作用。”

    海凌迦这么一说,坐在她对面的几个人都若有所思,然后周子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十指交叠在一起做了一个祷告状,感叹说:“那谢天谢地,我们可算是否极泰来了。来医生,我由衷地对你表示感谢,现在想来,当时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们是没有机会逃到这里来的。”

    周子晴这么一说,梁沁不由得自豪地挽起了来过的胳膊,如果说之前在飞机上半真半假地答应做来过的女朋友,不过就是生死未卜之时不想给自己留什么遗憾的话,现在她是真的觉得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作为她男朋友,是一件很让她骄傲的事情。

    叶祯、牛可侠、曹志远也都纷纷表达了劫后余生的感慨,回顾着无数次生死一线的惊魂瞬间,现在想来,真的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倒是两个小女孩,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桑藜,一个粉妆玉琢的洋娃娃莱安娜,却都默默而快速地吃饭,什么都没有说。

    李寂城在桑藜吃完饭,准备起身的时候,温和地一笑,看着桑藜问道:“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听到你叫我老师,可是以你的年龄,应该还没有上大学吧?”李寂城教过很多学生,但都是在大学校园里,而桑藜看起来怎么都还是一个中学生。

    桑藜愣了一愣,这个事情,她已经和莱安娜讨论过了,她也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个李寂城和她认识的那个李寂城并不是一个人。不过,一看到李寂城,她就总想起在天堂岛要塞,当丧尸像潮水一样涌来的时候,那个义无反顾地走向死亡的背影,一想到当时的情形,她就总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这时听到李寂城这么一问,桑藜眼里猛然一潮,努力微笑着说:“因为您就是老师啊,我叫错了吗?”

    李寂城笑笑,转头问海凌迦:“你看吧,我就是看着就长得像老师的人,你偏要说我像一个踢足球的。”

    海凌迦也笑起来,吃完了苹果,又不慌不忙地吃起馒头来。

    李寂城看着这些年轻的面孔,说:“孩子们,我们现在虽然可以说是劫后余生了。但是,距离子晴说的否极泰来还很远。而且,也并不是说我们躲到这里避难就可以安心地等着灾难过去了,这个基地也到处都需要人,我不会要求你们一定要去做什么,但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我曾经是军人,凌迦也是,所以我们会重新穿上军装,回到战斗一线去,也希望你们都能找到适合发挥自己才能和特长的岗位。可惜这里没有酒,不然真的值得我们干一杯。”

    李寂城这么一说,在座的人都意识到,这虽然是他们劫后余生的第一次重聚,但对于其中某个人来说,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聚。这个基地看起来暂时还是安全的,但很可能也就是暂时,离灾难过去还远着呢。

    周子晴看了看周围正在就餐的近千人,一眼看去,这些人应该和他们一样,也都是从不同地方被营救到这里来的幸存者。男女老少都有,穿着打扮各异,看上去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不过,过去的一切都已经只是过去,他们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难民。而她想得更多一些,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就算李寂城不说,他们自己也应该清楚,吃了这顿饭之后,他们很可能就要分道扬镳了。

    这时,叶祯看着李寂城问:“老师,军队里也需要女兵的吧?”

    牛可侠有些惊讶地问:“你要参军?”

    叶祯反问:“你觉得不可以?”

    牛可侠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自己的后脑,说:“那倒不是,我自己是要参军的,我现在好歹有一身蛮力,而且还不怕感染,我应该可以去第一线。不过学姐,你只是个女生啊。”

    叶祯哂笑了一声,说:“女生怎么了?难道丧尸会因为我是女生所以不咬我吗?我现在反而觉得,成为一名军人可能是最安全的。”她是哲学专业的研究生,这个专业和战士八杆子打不到一起,但是,她最后那句话,却有着非常严密,而且非常合理的逻辑。

    曹志远说:“我是学民航调度的,这里也有机场,我觉得我在机场应该能发挥一些作用。”

    来过看了看梁沁,梁沁皱了皱眉,说:“说起来我学的专业现在也没什么用了,我也没什么特长,所以,要我干什么都行,但是……”她看了看来过,突然有些惶惑地问:“有没有什么工作,能不让我和你分开的?”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这个阳光大男孩,但对他的依赖是一定有的,而且似乎还很强烈。

    桑藜在一边笑了笑,说:“其实也有办法,你们可以参加同一个兵种,然后都表现得出色一些,也是有机会分配到同一个战斗序列的。”她见来过看了看自己,就微笑着伸手理了一下散落的头发,说:“我是天生的狙击手,到哪都一定是精锐部队的成员。”

    来过找不出话来反驳,因为这姑娘的本领他不止一次见识过了。

    其实桑藜微笑的表情下,内心有些焦躁,眼前的这一幕,和他们刚到天堂岛要塞的时候何其相似!相似得让她十分担心起这个基地的命运来。

    而她当然毫无疑问是要参加作战部队的,而她知道,作为一线作战部队中的狙击手,一定会承担很多外出作战任务,也只有外出,她才有继续寻找李赫的机会。

    身处的这个世界不是他们的世界,眼前的老师也不是她的老师。他们原先假定的那个作者还活着吗?也许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有没有那个作者,在这个末日的边界,他们都会活得很艰难,但也都得努力地活下去。对她来说,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里,唯有把李赫找回来,才能让她找到继续走下去的意义。在这一点上,即使来过和莱安娜也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也不行,换谁都不行。

    就在大家探讨接下来的打算的时候,偌大的饭厅里正在吃饭的上千人纷纷抬起头,就看到一行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