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第三十六章:怒火
    “哦?你也知道这杨全星?你不是学理科的吗?”王尧好奇地问道,他看了李至孝的身份信息,见他又是喜欢做实验,又爱好航模,就估计这位是学理工科的。

    “学理科的最终也得走向社会啊,这位杨教授能教学生许多社会经验,对于我们将来求职、工作都有不少好处的。他的演讲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听。”

    李至孝倒没理会王尧怎么知道自己是学理科的,他的心思都还在那杨全星的身上。

    “我听社会学那边的同学说,这杨教授的研究生名额好抢手,只不过杨教授只收女学生,男生没机会的。”

    “嗯?他为什么只收女学生?”王尧皱起了眉头,甄怀也在一边放慢了脚步,难道说杨全星还不止大发地产的28个女人?只收女学生?这杨叫兽在学校就敢如此放肆,那是相当的嚣张啊!

    “杨教授说,女生走上社会,更容易受到欺骗和伤害,所以他只招女研究生,就是想帮助女学生分辨是非,减少将来工作就业过程中受到的蒙蔽和陷阱,嗐!小林要是多来听听杨教授的讲座就好了。”

    李至孝喃喃地说着,似乎很为小林的误入歧途而恼火。

    王尧一咧嘴,那小林倘若真来听了杨教授的讲座,十有八九是能离了洋学生的狼穴,可掉进这杨叫兽虎口的机会,只怕又会大了许多。

    毕竟听李至孝的介绍,林爱诗可是位面容姣好的女生,那杨叫兽大发地产售楼部里30多岁的女人都不放过,这般水淋淋的小姑娘,他能舍得放手?

    特么的在这个世界做一个女人还真不容易,做一个漂亮一些的女人就更难了,到处都是贪婪的眼睛和蠢蠢欲动的爪牙,想要逃过去,比玩一盘噩梦版的生存游戏简单不了多少。

    几人绕过那幢仿佛昌盛大学招牌的,上个世纪存留下来,古色古香的教学大楼,再往里去,只见整座学校像是被一片林海淹没了似的,这里那里到处是一片绿意盎然的各类植物。

    植物生长略低的地方,才能看见一幢幢教学楼、生活楼零星矗立着。如今时间接近傍晚,校园里的学生多了起来,男男女女来来往往,比外面街上似乎还要热闹一些。

    顺着西边的一条主路,众人走过了一个关闭了的喷水池,池边竖着几条嘴巴朝上的尺把长的石雕鲤鱼,拐进一道爬满藤蔓的小巷,走不多远,突然一阵吵闹声传进了众人的耳朵。

    只见前方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正在与两位保安打扮的家伙理论着,边上有一些女生在看热闹。

    王尧他们走到近前,也听明白了吵闹的原因,却是那几个学生原来的宿舍楼就在小巷入口的一幢楼上,可学校因为今年洋学生招得多了,临时把这帮学生叫来学校,催促他们腾出宿舍给洋学生。

    这帮学生搬得匆忙,有许多东西落在楼里,发现了之后就打算回来寻找,可学校在学生搬出去后,已经紧急安排工人过来进行清扫和装修,只为9月份开学后,能让洋学生顺利入住。

    所以就安排了保安看着,不让搬出去的学生再回来,可落了东西的学生不甘心东西就这么丢了,于是双方起了争执。

    “我前天晚上到的学校,昨天一早就搬,睡都没睡清醒,匆匆忙忙的,落了两个很重要的U盘在里面,学习资料全在上面,麻烦你行行好,让我进去看一看,我记得就搁在柜子最上一层……”

    一个学生好言央求着。

    “……这里的宿舍有空调,搬去的那宿舍不但没空调,连床都是坏的,害得我昨晚一宿都没睡,我那裤衩就挂在空调下面,进去一看就知道,洋学生总不会要我裤衩吧?给我进去拿回来不就得了?”

    另一个学生左一个裤衩右一个裤衩地扯着,明显像是捣乱的。

    “我和你们说,楼里已经在装修施工,学校也是怕你们进去不安全,没人贪图你们的U盘、裤衩,你们回去等通知,学校会安排专人收拾你们落下的物件,到时候自己去认领就行了。”

    一个保安好言相劝。

    “你说得倒轻巧,回去等通知?哪个会来通知我们?洋学生来了,一个个还不上赶着过来拍洋学生马屁,我们的东西还不都给你们当垃圾扔了。”又一个学生叫道。

    “你找我们也没用,这片洋学生宿舍区,禁止人界大学生过来,我们只听校领导的指示,有本事你们和校领导反映去,别在这儿闹腾,早上就来闹一遍了,下午还来?快走快走!明明知道没用的事情……”

    另外一个保安不耐烦了,对学生推推搡搡的,将他们赶向喷水池这边,学生们一个个叫嚷着,不敢和保安翻脸,却也不想就此离开,双方走两步就纠缠一番,磨磨唧唧的一路走一路吵。

    “那……那个就是小林……”王尧突然感到自己被碰了一下,李至孝躲在他身后,手指悄悄指点着前方一个女生,由于被那帮争吵的大学生和保安遮挡着,王尧看得不是很清楚。

    又向前几步,他才发现,那些原来看热闹的女生倒没有随着吵闹的人离去,她们依旧站在巷子里,李至孝指点的女孩站在几个女孩之间,女孩们长得都不错,倒显不出那小林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林爱诗,昌盛大学学生,性格:软弱,温柔,优柔寡断。爱好:学习、幻想、吃甜食。梦想:佐伊不要抛弃我。”

    简单一眼看了看林爱诗头边的身份信息,王尧心下一冷,看来李至孝是没什么希望了,这位都爱到怕被洋学生抛弃的地步,哪里还会对李至孝有半点感情。

    王尧瞅了一眼,就想随着那帮吵闹的大学生和保安往外走,却又看见方才这帮吵闹的人离开,露出了巷口一个白色纸板,上面写着几个黑色大字“洋学生宿舍区,人界学生和宠物、家禽禁止入内!”

    一眼看见这牌子,王尧就觉一股无名火不由自主地冲上脑门,这玩意穿越前好像在历史书上见过,他正在搜肠刮肚地回忆,只见一伙伙的洋学生从巷子深处嘻嘻哈哈地走了出来。

    他们一边走一边和路边的女学生打着招呼。那些女孩一见了洋学生,立马眉开眼笑凑了上去,有那一男一女像做地下工作似的,接上头就单溜的,但更多还是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爆出串串洋文。

    那些不同肤色的雄性洋学生最是豪放,一上来便勾肩搭背,裹挟了人界的女学生,女学生们吃吃笑着,有的紧张、有的羞涩、有的躲闪……,一个个拽着洋腔怪调的鸟语,目中无人般扬长而去。

    王尧也不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只感觉这帮洋学生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而看向那些女学生的眼神却又满是暧昧的嘲弄。

    “佐伊!”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林爱诗冲着一位正漠然走过她的,身材五大三粗的昆仑奴轻声叫道。

    那叫佐伊的昆仑奴扭过头,竟是一脸的厌烦,叽里呱啦一串洋文脱口而出,只见林爱诗白了脸,脚步踉跄地向后退去。

    “以后那个女的不要让她进来,懂不懂?”那佐伊走到保安身边,指点着林爱诗,用阴阳怪气的人界语言对保安叫道。

    “好的,好的,明白!”正在与大学生们推搡着的保安急忙连连点头,又认真看了一眼林爱诗。

    那佐伊转过头,气呼呼地又说了一长串洋文,在他左右的洋学生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零星几个女性洋学生走过,也是一个个面红耳赤,纷纷白了那佐伊一眼,匆匆离开。

    几个正在与保安僵持的大学生,听了佐伊的洋文,一时间都面面相觑地静了下来,陡然只听一个大学生怒吼了一声。

    “打死这个狗日的!”大学生们突然叫嚷着扑向佐伊,王尧身边的李至孝也是尖叫一声,想要向佐伊冲过去,却被甄怀一把拉住了。

    “人家打架,你上去做什么?”甄怀问道。

    “你不知道那佐伊说了什么,他说咱人界的女人比妓女还贱,想玩多少玩多少,还不用花钱,所以玩腻了就要赶紧换,来人界玩的女人少了,回去一定后悔。”

    “太特么气人了,你……你别拉着我!”

    李至孝挣扎着,气得脸膛都紫了,佐伊说他玩腻了的女人,除了林爱诗还会有谁,他这是奔着拼命去的。

    “狗日的说的是这个?”甄怀兀自不信,却见冲到佐伊身前的大学生已经一个个摔倒在地,两个保安也帮着佐伊和他身边两个昆仑奴一起揍这帮大学生。

    “你们特么疯了!敢打洋人,你们不想活了?想被开除是不是?”两个保安一边叫着,一边抬脚冲着摔倒在地的大学生肆意踢打着。

    其实根本不用他们帮忙,那佐伊和身边两个昆仑奴长得剽悍至极,祖上就是当奴隶出生,一身腱子肉传承得极好,人界这几个文弱的大学生哪里是这三个昆仑奴的对手,简直是一触即溃。

    保安对躺在地上的大学生亮几下身手,不过就是向洋学生卖个乖而已。

    佐伊一拳将最后一位大学生重重打倒在地,“叽里呱啦”的又飚了一段洋文,他身边两个同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你别拉着我,他在骂我们人界女人贱,男人比女人更贱,一拳都受不了,我上去叫他们打死算了。”李至孝挣扎着,眼睛都红了。

    “不好,别打坏了!”虽然甄怀对李至孝说的话依旧将信将疑,可那几个被打倒在地的学生却真真实实被他看在眼里,两个保安还在那里不停歇地用脚踢着,下手可也不轻。

    见此情景,他也顾不上李至孝了,赶紧冲了上去,李至孝扑向佐伊,甄怀则是扑向地上的学生。

    “别打了,出了人命谁也跑不了!”甄怀叫道。

    “至孝!”林爱诗陡然看见李至孝像疯了一样扑向佐伊,惊叫了一声,也扑了过来。

    “林爱诗,昌盛大学学生,性格:软弱,温柔,优柔寡断。爱好:学习、幻想、吃甜食。梦想:李至孝千万不要受伤害。”

    王尧愕然发现,林爱诗头边的信息居然变了,梦想居然还能变的?他大惑不解,然而,林爱诗的梦想确实变了,她就像一片薄薄的光影,向着李至孝匆匆掠来。

    可林爱诗还是慢了一点,佐伊都没动手,他身边一个同伴上前一巴掌甩在李至孝的脸上,李至孝原地转了半圈,摔倒在地,林爱诗猛地合身扑了上去,死死趴在李至孝的身上

    “别打了,别打了!至孝,你怎么来了?你……你……”林爱诗看着李至孝肿起嘴角渗出的鲜血,脸上泪水刷刷地流了下来。

    看见自己弟弟被打,李忠孝顿时就炸了。

    “云芝,你呆在这里别动……”李忠孝嘱咐了一声郑云芝,就要往前冲,却被郑云芝一把拉住了。

    “忠孝,不要啊,咱们……咱们赶紧报告巡捕房吧?”郑云芝的一张脸早就吓白了,死死抱着李忠孝不撒手。

    “你别拦着我,我弟弟要有个三长两短……”李忠孝说着话,刚要强行挣脱,却不料王尧手一伸,拦住了他。

    “急什么,有我呢!”王尧说着话,界面板已经出现在手上。

    “对对对,把视频拍下来放到网上去,叫网民骂死这帮洋渣滓。”郑云芝连连点头。

    “骂有个屁用……”李忠孝还待挣扎,却见王尧一手点选了佐伊身边的一个同伴,那同伴蹿上前来,脚抬得高高的,正要踢向林爱诗的头顶。

    却原来佐伊看见林爱诗扑在李至孝身上,便叽里呱啦,又说了一串洋文,那意思好像是劳资虽然甩了你,可还不想揍你,叫林爱诗赶紧滚蛋,别妨碍他揍人,可那林爱诗趴在李至孝身上哪里肯走。

    身边的同伴不耐烦了,向前两步,就想把林爱诗踢到一边去。另一边甄怀在两个保安的拳脚之下,连连闪躲,他也不敢动手揍那两个保安,只是想办法护着倒在地上的学生。

    毕竟全真教的功夫,吃打能力也是挺强的,可躺地下的学生却不消停,一位身体强壮点的,挣扎着爬起身来,狰狞着脸,又向保安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