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封神榜有阴谋我成了坏人 > 第八十章 瘸子夺了元帅之位,看来他很厉害
    随着战事的推进,战场上开始风云突变,很快探子们便纷纷来报。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帅帐俨然成了“菜市场”。根据最新的战况,参赛者们纷纷拿出应对方案,独孤一战悉数觉得可行,便拨出相关数量的人马给他们,他们再利用自己的智慧去打击敌人。

    每个人在接受令旗时都是信誓旦旦,满面春风,然而一场仗打下来后,他们就变成了垂头丧气的“狗”,一个个狼狈地逃了回来。雷震乾率领的2万轻骑兵尚未过河就被冰灵霜的弩兵在对岸射杀了大半的兵力,等过了河,居然只剩下一条船了,船上的雷震乾仓皇地跳下河,通过多年的潜水经验方逃出生天。刀破天率领的2万步兵结局更惨,除了主将一个不剩,全部被淹死在楚河里。至于剑乘风的5千车兵,尚未行使到楚河边上,就遭遇了敌军的轻骑兵突袭,损失极其惨重,最后只剩下108车。

    这三人的表现实在不敢恭维,一上来便急于求成,在不明战况下,贪功冒进,完全中了敌方的诱敌之计,于是注定他们会成为第一批待宰的羔羊。

    敌方的冰灵霜具有优秀统帅的能力,她对战场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嗅觉,所以在她的统领下,大楚国节节胜利,势如破竹,至于其下的几百名参赛者则显得微不足道了,他们的想法大部分被冰灵霜否决。虽然如此,但依然可惜,山神的人选必须是男性,所以即便冰灵霜展现出超乎寻常的统帅能力,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和独孤一战一样,只是一名多余的参与者。

    大楚国的五路步兵和两队轻骑兵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渡过了楚河,开始在大汉地界四处杀戮,很快就攻下了汉界的边境。之后,骑兵深入骚扰,步兵驻守河边防御,二者配合,让冰灵霜率大队人马成功过河。接下来,便形成了大楚国以举国之兵力合围大汉国中军帅帐的态势。

    而此时的大汉国中军帅帐内,独孤一战正在焦急地走来走去,现在除了火烧云和若虚怀,所有己方的参赛者均已失败了,失败者退出了战场,现已返回了白云观,此时此刻都在睁着两眼,通过幻境欣赏着这次楚汉之争的最后一幕。

    “火烧云,你在沙盘上看了这么久,到底看出了什么吗?”独孤一战急切地问道。

    火烧云郑重其事地说:“元帅,我已经看出来了。”

    独孤一战眼睛一亮,冲到他面前问:“看出什么了?有何良策?”

    火烧云翻着白眼说:“我看出我们已经输了,我的良策就是赶紧出去投降,也省得在此浪费时间。”

    独孤一战用力地推了他一把,怒斥:“什么输了,还没到最后呢?就算本帅战死沙场,也绝不会投降。”说完,转身走向帅案,从帅案里抽出最后的两支令旗,喃喃道:“只剩下四万人马了。”随后鼓足勇气,将两支令旗别在腰间,大吼一声:“火烧云、若虚怀听令,我命你二人随我一起出帐迎敌。”

    命令一下,独孤一战顺势抽出佩刀,气势汹汹地往帐门前走去。然而,一直以死人相躺在角落里的若虚怀却在此刻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慢着!元帅。”他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听我一言,或许还有赢的机会。”

    “什么时候了?还在做梦呢?”独孤一战低吼着,显然是不抱有希望了,别说是若虚怀说出这话,就是牛气哄哄的姜子牙此刻这么说,他独孤一战也不会全信。“赢不赢的无所谓,关键是不要输了气势,就算死,也要站着死。”独孤一战认为这是若虚怀贪生怕死的托词,所以他要鼓励对方,给予对方不怕死的勇气。

    “元帅……”若虚怀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既然都不怕死了,还在乎我这个废人说几句废话吗?”

    “哈哈……”火烧云又是不合时宜地大笑了起来,这时他也凑了过来,朝若虚怀打趣地说道:“既然是废话,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若虚怀的大长脸刷地拉成了“竹竿”,并朝火烧云做出狰狞的面相。

    火烧云惊恐地后撤一步,大叫:“我的个娘哟!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哦!元帅,你看,他在瞪我。”

    “你们……”独孤一战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不过转而又想一想,既然败局已定,也不必在乎输赢了,临死前最起码落个心情愉快,于是便对若虚怀说:“道友,有什么话不防直言吧!”

    若虚怀习惯性地低着头,以乞求的语气说道:“元帅,贫道一辈子被人瞧不起,现在就快战死沙场了,我想求元帅给我一个做人的机会。”

    “您说吧,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独孤一战看着他卑微的样子,觉得很令人同情。

    “是这样,元帅。我想请您把元帅之位让与我,让我有生之年也风光一回。”若虚怀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非常地忐忑,甚至因为过度紧张而出现身子不稳的情况。

    独孤一战愣了一时,实在是没想到若虚怀会提出这样不合情理的要求。不过,仔细想想,他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因为作为一个人,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那是怎样的滋味,能在临死前做一回人上人,或许此生也就无憾了。

    独孤一战拍拍他的肩膀说:“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元帅了。我和火烧云听从你的命令。”说着,便从腰间抽出最后的两支令旗,交给他说:“现在只剩下4万兵马了,你看着办吧!”

    若虚怀接过令旗,十分激动,他想说千恩万谢的话,但身后的火烧云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令旗,“元帅,你不能这样……”话还没说完,若虚怀已经疯狂了,“还给我!”他像条发狂的疯狗,龇牙咧嘴地扑向火烧云。火烧云一个猝不及防,就被他扑倒在地,并且不可思议地遭到了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