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章 始著书
    出了苏府。

    已经是两日后了。

    “父亲,还有哥哥都跟你说什么了?”苏莺儿问道。

    李纵也是笑着回道:“还好两天时间就把他们教会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出不出得了你们苏府。”

    “教会?”苏莺儿歪了歪头,一副疑问的样子。

    李纵便点了点头,“嗯,教会。”

    “原来你在苏府待两天是要教父亲他们什么东西?”苏莺儿。

    “不然呢,不是有跟你说过,我要著书立说么。”

    “你是有说过。”苏莺儿。

    “我这两日所教的,就是我想拿来著书的。”

    这倒是让苏莺儿觉得有些意外。

    “那是什么?能让父亲跟两位哥哥也这般入迷,一定不简单吧?”苏莺儿。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厉害的事,不过这一次回门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我们便可以回去安安心心地过我们的小日子了。”

    苏莺儿一听,脸上也不由得一红。

    不过对他所说的将来的日子,倒也充满了无尽的幻想与期待。

    ……

    半天时间就回到家。

    回来后,先是去拜见了父母。

    把这两天的经过大致地说了说。

    说全是因为他把著书的内容与岳父说了说,结果岳父就非要把他给留下来。

    这倒是引来了李父的好奇。

    “话说回来,你都还没有说过你要著什么书?”

    “你决定好了给哪本经书作注了?”

    以李纵这个年纪,难不成他还能自己写一本新书?

    没想到,李纵却也是回道:“我打算自己写一本,不为哪本书作注。”

    这倒是让李父更加好奇了。

    “那你要著什么?”

    李纵便道:“术数。虽为君子六艺之末,不过却是最为切务的学问。”

    李父便皱了皱眉头,关键是,他从未见过李纵曾在术数当中有什么钻研。

    “反正半年时间,父亲你到时候再看就是了。”

    李父觉得也是。

    然后再过两天,他也该回京了。

    便道:“我打算把你母亲也带去京城。”

    李纵便道:“那极好。”

    “你自然是极好,没有了你母亲,你在家里还不猴子称大王。”

    李纵:“父亲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是高兴,高兴父亲跟母亲恩爱两不分离。”

    李父这时便道:“总之,你自己留在老家,好自为之。”

    李父也不跟他多说什么。

    毕竟已经成家立室了,李纵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

    因为他还有事要准备,李父就不多跟他说了,很快就把李纵给放了回来。

    苏莺儿这边也差不多同一时间得知此事。

    因为李母肯定会说。

    “所以,接下来家里的一切,就要托你打理了。”

    苏莺儿也没想到,这一上来,就是如此重要的任务。

    不过也是迟早的事,便点了点头。

    李纵过来领苏莺儿,李母还说,“还给你了,这一次我与你父亲一同进京,你要好好待莺儿,莺儿你有什么事,也可以给我们写信,到时候若是他欺负你,母亲亲自替你做主。”

    “母亲开玩笑了,夫君又怎会欺负莺儿呢。”

    “对!我捧在手心都怕她像雪那样化掉。”

    “肉麻!”

    就是李母听了都觉得受不了,直接把两人给赶走了。

    出来后,苏莺儿也是道:“夫君这捧在手心里都怕化掉是什么比喻?”

    “就是小心翼翼,生怕你有一点碰伤、擦伤。”

    路过的丫鬟、仆人看了,也都直议论道:“这小两口的,也处得太腻了。”

    “毕竟才新婚没几天,都这样。”

    “那你的意思是说,不想看到这样喽。”

    “我、我可没这样说啊,你可别血口喷人啊。”

    两日后……

    门口。

    李纵目送父母离开。

    这下好了!

    终于都没有人管束自己了,李纵闻到了自由的气息。

    当然,父母离开后,并不意味着他每天都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这《数学》还是要弄出来的,而且,小学六年级的穿越者都大概能写出来。

    父母离开后的上午。

    很快,李纵便回到了之前给苏莺儿介绍的凉亭。

    铺开纸笔,便开始构思了起来。

    而苏莺儿这边,则是视察家里的环境,毕竟以后李府的吃喝用度什么的,都可能要她安排了,还有拿主意。

    之前倒是一直都没什么时间。

    嫁过来后,也是直至今日,才有时间慢慢地四处走走。

    等到她都看完了以后,李纵这边,也才刚刚把序写完。

    既然是一门学科,当然要写个序。

    或者说是前言。绪论。

    以便能够让读者更快地知道,一个,这部著作写的是什么,第二个,作者写这部著作的目的是什么。

    而李纵的理由也很简单。

    九数,历来让人觉得复杂,就是很多通才达学的大能,都未必能够明晰此道。

    而李纵,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够更轻松地学习数术,而著这部书。

    刚刚才把序写完,就见苏莺儿这边后面还跟着小清过来了。

    “夫君要开始写了?妾身没有打扰到夫君吧?”

    李纵便道:“没有,莺儿来了,反而还可能让我更加思如泉涌。”

    然后苏莺儿偏头一看,就见到了李纵写的序。

    首先是开篇,说自己十五岁得了一场大病,无意间走入此道,之后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关于数,有很多说法,比如说算术、算学、术数等,而他这里,则把这类型的东西,全部都归类为《数学》。

    数学很难,尤其是一些古籍当中的,你还要进行咬文断句,一字之差理解错了意思,则所求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他这里将会以最为平白的语言,最简单的符号,来对问题进行分析。

    不过这是一本关于理论的书,所以,他会先从理论开始说起,当然也不用怕理论过于深奥,怕自己难以明白,就放弃,总之,这本书一开始的内容,还是很简单的。

    若是博物君子,又或是对此道感兴趣的,此书一定不容错过。

    苏莺儿很快便把整篇序都看完了,感觉写得倒也情真意切。

    “夫君要著《数学》?”

    “对!”

    “可这东西好像著来也没什么用,而且研究此道的人,也并不多。”

    “人是少了点。不过《数学》可是蕴含着天地至理在里面的东西。而且……这东西越是学到深处,作用就越大。”

    之后李纵便不管苏莺儿,开始写正文了。

    ‘数,分实数和虚数,实数当中,又有有理数和无理数,有理数如整数1,2,3,无理数如根号2。’

    ‘不过鉴于若是想一言而说尽,需要花费的时间太多,这里只做一个简单的举例,让人得以理解。数的浩瀚。’

    ‘而接下来,我们将从最简单的实数,也就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数字开始说起。’

    ‘一、二、三、四、五、六、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