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三章 阴天评诗
    吃过了午饭,从饭馆出来,下午李纵也不去找素材了。

    因为这时代,民间所需要用到数学的地方,的确是少之又少。

    于是,接下来干脆也是与苏莺儿一起漫步散心。

    说到底,著书什么的,哪有苏莺儿重要。

    “累不累?”

    每座城池,都必然会有一块公共的娱乐区,同样,像是两人所在的连阳县,也有那么一块地方。

    此时,两人便不知不觉地来到城北这么一块地方。

    柳树栽满了道路两旁,而顺着这条道过去,便可以看到一座楼。

    这楼并没有很高大雄伟,因为在类似江南这样的地方,往往很多东西都是看着小而精致的。

    李纵也就是客气一下。

    没想到,苏莺儿还真说她有点累。

    然后李纵便看了看四周,反正大中午的没人,便做了一个要背她走的姿势,说道:“上来。”

    苏莺儿也是赶紧四处望了望,红着脸道:“夫君,这样不好吧。”

    李纵想了想,觉得也是,从后面背着,那不就露出个屁股出来了,是有那么点不雅。

    反正现在他体力还行,苏莺儿估计也没有多重,便趁着苏莺儿一个没注意。

    直接将她横抱起来。

    紧接着稳了稳以后,飞快地往前跑。

    还别说,他这五年来的锻炼还是有用的。

    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压力。

    差不多到地以后,李纵这才把苏莺儿放下。而作为一名出身名门望族的书香闺秀,苏莺儿哪曾有过这样刺激的经历。

    走半道上,绣着鸳鸯花纹的鞋子都掉了一只。

    本来苏莺儿是有点生气的,因为夫君没有经过她同意,就把她给抱起来了。

    但是看到他发现她鞋子掉了以后,又立刻回去捡回来,还有点鬼鬼祟祟的,顿时又不忍心责备他了。

    坐在一块石凳上,李纵给她把鞋子重新穿好。

    “夫君实在是太冲动了。”她嗔怪道。

    “还好没人看见。”李纵也是道,“不过莺儿你这脚怎么这么小。”

    如果两人不是夫妻,这已经算是赤果果的调戏了吧。

    好在现在两人却已经是夫妻了。

    不过她母亲给她的压底箱却没有讲这方面的东西。

    前两天回门,她母亲自然跟她说了许多,包括通过暗示的方式,问两人成没成。

    得知成了以后,不过也是,正常来说,都会成的。

    落红就是很好的标志,然后,又讲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以及让她不必担忧。

    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而这些东西可都是在女人之间代代相传的秘密。

    “夫君总是这么轻薄。”苏莺儿接下来也是道。

    李纵便道:“我只轻薄莺儿。”

    这便算是默认了。

    这男人,她实在是有点拿他没办法。

    这就是长得好看的好处。

    其实……

    作为一个脸盲的人,又或者说正常来说,你要记住一个陌生人的长相,并不容易。

    除非那个人长得很有特征。

    之前,因为害羞的缘故,苏莺儿其实都不大能真的一窥李纵的全貌。

    或者是完全记住这个人的细节。

    不过现在……

    苏莺儿倒是彻底记住了,她夫君的长相,就是那种很淡淡的,表面上看上去很翩翩君子,其实内里却是有点流里流气,举止轻浮的那种长相。

    这是正与邪的结合。

    而且……

    当两者结合好,却也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的那种。

    或许是更多时候,他都是一本正经的,只有时不时才会蹦跶出那么一句,以暴露出他的本性。

    也就是说,其实她夫君还算是比较克制的那种人?

    苏莺儿心想,这时李纵也是道:“今天天气还不错。”

    “阴天也不错?”

    李纵便道:“就是阴天才不错,如果是出个大太阳,反倒是觉得这边的景色没什么稀奇的了。”

    “夫君喜欢阴天?”

    李纵:“还行,只要不下雨。”

    李纵话音刚落,湖上便泛起了无数涟漪点点。

    “呸!乌鸦嘴。”

    李纵说了一句,然后便拉着苏莺儿的手,进了里面一座足有四层高的楼。

    这楼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楼名,不过上面走马楼三个字,已经足以说明这楼的高大、还有内里的宽敞。

    这里几乎可以说是全县最高的地方了,属于是地标性建筑。

    本地人当然很少来这里,毕竟大部分都还要顾及自己的生计,哪有那个闲情逸致。

    但若是外地人来了,则必然要来这里看看。

    说起来……

    苏莺儿不就是外地人,虽说两地只隔了十里路。

    “你应该没到过这里吧?”

    李纵也是不太肯定地道。

    “没有。”

    苏莺儿回道。

    “这就好。这里大是大,就是缺了一种文化底蕴,因为连阳县很少出什么有名的才子。”李纵说道。

    “夫君也关心这个?”苏莺儿很快回道,她提着裙摆,上着台阶,抬头道:“我的意思,夫君你不是更喜欢射箭。”

    李纵似乎明白她的意思了。

    “你夫君我虽然在学文上没什么成就,对了,我著书是不需要学文的,但是,再怎么说,家乡的情况,还是要略知一二的吧。”

    “这就是本县县令在这上面所提的诗。照我说,感觉差了点,没有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惊艳的感觉。”

    到了二楼,便可以在墙上看到一些诗,这位县令是三年前来的,一来就着手修缮了这栋楼,而且,可以看得出来,这位县令十分喜欢提携后辈。

    把后辈一些写得好的诗,都挂出来,以激励后辈发奋读书。

    但李纵是什么人,他是那种见识过无数优美诗句的人,所以一般人写得再好的诗,在他看来,都有点不怎么入流,因为嘴巴已经被养刁了。

    苏莺儿便轻轻地吟读起来,道:“莺儿觉得这诗写得并不差啊。首两句用典,写对离家越远的心切,又包含了来到这里之后,对清平治世的渴望,之后是登楼后所见的美景,尤其是这个静字跟练字,都用得极好。”

    李纵也是重新打量起这首诗来,自己老婆都说得这么好,他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然后看了良久。

    李纵还是道:“我觉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