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五章 霸气
    ‘知我不如人’,说的自然是李纵自己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墙上的这些人。

    ‘生来百病身’,用夸张的手法,暗喻自己不是什么都会,什么都行,其余小毛病可能也有很多,总之,他并非什么圣人。

    ‘世间多冷眼’,描写对于他这种毛病多多的人,世间之人的态度。

    ‘残月绕星辰’,比把自己比作残缺的月亮,四周却环绕着无数星辰,暗喻苏莺儿的鼓励、支持,不离不弃。

    以苏莺儿的书香世家的出身,哪里不明白他这首诗的意思,而且此诗一出,岂不比墙上的都好。

    说完,李纵紧接着又道:“题目就叫做嫉妒好了。又或者吃醋也行。莺儿你也太喜欢看这首诗了。”

    李纵看着墙上那首诗,摸着下巴,眉头直皱。这首诗到底哪里好了?

    回味过来的苏莺儿当然立刻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上来就把李纵抱住,躲在李纵的怀里,仰头道:“夫君你又打趣我。”

    李纵便也是霸气地道:“迟早这里有一半的诗,都是我写的。而且全部排在最前面。”

    ……

    这一刻,苏莺儿顿时感觉李纵无比高大英武。

    然而李纵心里却慌得一匹,果然,这世间有些事情,容不得你退缩。

    抱了抱苏莺儿柔软的身子,道:“雨停了,回家吧。”

    苏莺儿便点点头。

    不过还是舍不得放开李纵的腰。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不自觉地、忽然抱上一个男人的腰。

    即便这个男人现在好像已经是她丈夫。

    嗅着他身上的阳刚气息,总有一种恋恋不舍。

    不过李纵却没有感觉出来,他现在正在想,完了,回去以后,还是赶紧把已经尘封的记忆都唤醒吧。

    不然时间一久,忘记得可能也就更多了。

    ……

    今天早上出门前。

    李纵便事先让下人去给胖子送了一封信。

    让胖子支助些纸来。

    等到两人回来后,胖子也把纸给拿来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么简单,也就不用特意去写一封信了。

    李纵发现这个时代的纸质量差的,不好用来著书。

    质量好的,又太贵了。

    所以……

    他想胖子看看能不能拿竹子来做纸。

    附近一带也有一些山,山林中竹子有不少,他隐约记得《天工开物》当中记载过一种竹纸的做法,但是详细的却是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要把嫩竹放在水里灌水漂浸,而且还要泡一百天,当时他就觉得,这给他的印象很深刻,因为一百天啊,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一百天,不过这样耗时耗工做出来的纸,却又是值得的。

    除了交代了这一点,李纵还交代了让他找个雕工不错的手艺人,因为他想尝试着做雕版印刷。

    他做雕版印刷的理由很简单,他著书当然是希望更多人能看到。

    现在大家一般都喜欢抄书,真就手抄的那种。

    而他希望全天下都有自己的书,不然这著书,写了自己藏起来,哪有什么意义。

    ……

    “五郎,小娘子,卫家今日午时已经遣人把纸都送来了。”

    李府管家宁伯见李纵跟小娘子都回来了,也是上来迎接道。

    “嗯,知道了。”

    李纵点了点头。

    “还有,卫家三郎有一封信给五郎你。”

    说着,宁伯就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封信,交到了李纵的手上。

    李纵拿过信,道:“让人去准备热水,今天在外面走了一天,累了,泡个热水澡。”

    “是!”

    宁伯便停了下来,而李纵则继续带着苏莺儿往里面走去。

    ……

    宁伯看着五郎。

    真就是一位风风火火的少年郎。

    不过这五年间,却是不知,五郎是不是得了洁癖,几乎每天都要洗澡。

    现在专门都有分出一个人来特地给他烧热水了。

    而在李纵看来,却仅仅只是世家子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地朴实无华。

    然后热水好了……

    李纵也是想让苏莺儿一起洗。

    当然!

    想法肯定是好的,不过,显然,最后两人还是没有这么做。

    毕竟这太快了,苏莺儿还有点没适应过来。

    ……

    等洗完澡。

    把头发什么的都擦干,之后又拿了一个架子过来,把自己头发晾在上面。

    李纵这才打开卫东明的信。

    前面倒也很正常,就是问了问他无端端拿竹子做什么纸,手艺人已经给他在找了,过两天吧,然后,就问到他,他们三个还以为李纵至少要半个月,或是一个月才出门干正事,没想到现在才十天不到,李纵就开始干活了。

    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废话。

    李纵一目十竖地看完,就直接丢到一边了。

    古代头发长就是不太好干,不过好在,他也早就习惯了。

    当李纵把自己头发搭起来晾,而且还用手工加速吹干的时候,苏莺儿这边,也刚好洗完回来。

    见李纵拿一个架子把自己的头发当衣服搭在上面晾,顿时也不由得觉得有趣。

    她这夫君,有些行为,真的很是特立独行。

    “洗完啦,来,让你一半。”

    小清也在,便打趣道:“姑爷怎么好像染丝要晾干一样,把头发搭在上面。”

    李纵便道:“这小清你就不懂了,这叫增大蒸发面积,干得快。缺点就是,不注意的话,会让头发变得弯曲一段一段的。”

    苏莺儿毕竟也才十六岁。

    虽说听不懂他的道理,不过,倒似乎也愿意尝试一下。

    很快,就跟李纵坐一块,李纵挪了挪。

    然后……

    两人就这么把头发给晾着。

    小清看到这,也是牙都酸了。

    “哎呀~没眼看了,没眼看了!”

    李纵跟苏莺儿两人听了,却是不约而同相视一笑。

    “卫东明?”

    很快,苏莺儿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桌案上的信。

    李纵便道:“就是之前跟莺儿你说的,我一个朋友。是个胖子,家里嘛,还算是有钱。”

    “刚刚听宁伯说,夫君好像让对方送纸给我们?”

    李纵便道:“嗯,因为他家就是做纸的。他那里的纸,相对来说,会更好。我接下来著书,得需要一些质量更好的纸。而且……画图好像也需要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