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六章 有够朴实
    别听李纵说话好像武夫一样,但是他慢条斯理起来,又是那些文人雅士所不能及。

    而且慢起来的时候那身上的淡雅气质,这就让苏莺儿很是迷恋了,难怪乎苏莺儿第一天会把他当做是隐世名士。

    这其实跟穿越后,两个世界的习惯融合有关了,以往生活节奏快,他自然是风风火火。

    但是到了这个世界后,正所谓入乡随俗,李纵当然也会尝试着适应这个时代的生活节奏。

    因此,苏莺儿有时候会觉得他像那些名士也是正常的,因为大概若是不让他说话。

    你真的很难分辨出来,他会是那个说出相比起读书写字,他更喜欢射箭的人。

    晾头发的时候,李纵这边也是随手拿起昨天已经写好的《数学》内容。

    一页页地看了下去,这些内容基本上都已经可以直接拿出去教人了。

    相反,可能接下来他还要编写的内容,反倒跟日常生活关系没那么大了。

    不过,接下来他怕是还得编写,因为,不继续往下编写,又怎么能体现出他的学识渊博呢。

    创造新的数字,以及发明竖式计算方式,只能说明这个人很懂得取巧,并不能说明他有多大的学问。所以,李纵一开始就把虚数、无理数什么的也写出来,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当你能把一整个体系的东西给出来,自然就会给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让人看了莫名觉得这个人高大上,等到再去认真理解这个人的著作,便发现。

    果真如此!而当这个世上真的有一个人能够研究数术研究得如此之深,称呼他一句‘李子’,也都不过分吧。

    当然,这个时代早就不用‘子’来尊称有学问的人了,不过这却是李纵心里面最想得到的称呼。

    “夫君你一天就能写这么多。”苏莺儿此时也是找着话题道。

    不然两人独处,会让她觉得有点拘束。

    李纵便也是回她道:“这不多了,如果跟《数学》整个内容比,这些东西,就如同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这词说实话有点惊讶到苏莺儿。而感觉自己又说了一个跟‘举案齐眉’差不多的。

    这时李纵也是道:“沧海一粟,就是极其渺小。”

    其实他不解释倒还好,他一解释,苏莺儿就顿时觉得……

    “夫君似乎每每都能说出让人觉得惊艳之词。”

    沧海一粟,很简单的一个词,惊艳吗?其实认真想想,也不怎么惊艳,但是只要苏莺儿的想象力足够强大,而且把李纵此时的淡雅气质给代进去。

    那这词无论是在意境上,又或是在其他方面,就都将变得富含意境了许多。

    说白了,是因为她喜欢他,所以她才会这么觉得。

    额……

    这边李纵也是道:“有吗?”

    其实苏莺儿听到的并非是‘沧海一粟’,应该说,‘苍海一粟’却是更为准确一些,但不管是用的那个苍,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

    那种扑面而来的画面感,深蓝大海中的一粒粟米,这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比喻。

    “有。”苏莺儿动了动。

    差点把晾头发架都给拖着动了。

    “那以后我注意点,尽量少说这些话,不然莺儿万一觉得我很有才学那就惨了。”

    苏莺儿于是便听出一些不对味来。

    李纵一不小心把后半句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也是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怕你对我有过高的期待。”

    “夫君不是真的很有才学?而且你还会写‘残月绕星辰’。”

    苏莺儿心里想着,‘不过……好像也未必,因为如果真的很有才学,她夫君怎么可能连别人的诗都读不懂。’

    ‘按理说,如果真的很有才学,也不至于把那些写得不怎么样的诗,都全部排在最前面。’

    只是想了想以后,苏莺儿又甩了甩头,管它那么多做什么,只要她觉得她夫君好就行了。

    然后……

    便又把李纵腰抱得更紧了。

    李纵根本不知道她内心经过了什么样的思想挣扎,但有一点可以察觉出来的是,通过对方脸上的表情,对方应该是释然了,而且接下来,她也没有继续寻根问底。

    既然她不问,李纵干脆也不说了。

    不过……

    这才几天,莺儿怎么好像越来越黏人了?

    按理说,古代不应该这样,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这好像才是新婚后该有的样子。

    又或者……

    难道是他的功夫太好了?

    因为头发还没有干透,而长夜又漫漫,接下来李纵也是让小清去要了一把扇子,一边给她扇扇子,加快蒸发,一边,则是认真看着《数学》,时不时,还想一下,接下来的圆规、尺子要去哪里搞来。

    众所周知,毛笔不太适合拿来画图。

    所以若是还有铅笔就好了。

    化学课上学过,铅笔其实是石墨做的,可以导电。

    石墨,跟墨水又有什么区别?

    大概是古人都睡觉睡得比较早吧。

    没多久,苏莺儿这边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李纵摸了摸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

    便轻轻地苏莺儿抱起,放回到床上。一开始是把她的长发往上披散开,像个怒发冲冠的黑发魔女一样,后面,觉得这样太那个啥了,又重新拢了拢,上面分一点,左右两边分一点。

    如此一来,倒是颇又增添了几分可爱。

    摆弄完了苏莺儿后,看着对方鼻息绵长,熟睡的样子,也是忍不住道:“今天一天估计也累了吧。”

    说完,便去吹熄灯烛。忽然想起来什么,又到外面看了看。

    发现小清还在外头坐着,便让小清回去,这才回到屋内,上床睡觉。

    古代的生活,便是如此。

    有够朴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