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七章 平凡的让人怀疑
    翌日。

    反正也没什么事,李纵也是起得晚了些。

    起来后,先是吩咐宁伯,看看能不能给他搞个圆规还有直尺。

    然后又问了问有没有听说过附近一带,哪里的山有产黑色的石头。

    就是发现不了石墨,大概也能找到煤矿。

    其实李纵挺担心的,因为他现在所处这地方,一看就有种江南水乡的感觉。

    河网密布就不多说了,就连建筑风格,都十分相似。

    不过倒是在南边,也有不少的山区。

    就是不知道这些山区里面有没有他所需要的。

    宁伯虽然世代居于此,但一时间问他知不知道什么黑色的石头。

    他也没有什么印象。但也说替他找人问问。

    暂时做不出来铅笔,李纵也只好拿毛笔沾墨来试试。

    然后试了一会,干脆就放弃了。

    因为不带这么浪费纸的。

    本来是想着,接下来把各种几何立体图形的面积、体积计算公式画图并推导出来。

    不过现在却是只能先把文字给写了。

    然后,接下来便转而开始写代数式。

    所谓代数式,就是由数和表示数的字母经有限次加、减、乘、除、乘方和开方等代数运算所得的式子。

    其实学这个没什么用,至少在当前来说,没什么用。

    不过,毕竟路要一步步走嘛,既然前面已经介绍了数,那么数再加个字母,就是单项式,而单项式后面再加个运算符号以及数字,就是多项式,而不管是单项式,还是多项式,都统称为整式,再加个等号,若是字母能够算出确切的答案,那就是方程。

    但如果你不想得出一个确切的答案,而是让它等于另一个字母,这时候方程就会变成函数。

    说实话,这些定义方面的东西,就是他写完出来后,都不觉得有什么用。

    不过这一步就好比给某样东西下定义,你不先给它下一个定义,以后也就不好去描述和表达它。

    ……

    由于这些东西太过于死板,看着也没什么趣味,所以接下来,李纵便直接举了一个例子。

    最简单的鸡兔同笼的问题,以鸡兔同笼作为一个例子,去解释这些名词,在问题当中的应用。

    鸡腿数量,代数式2x,兔腿数量4y,x、y分别代表鸡兔的数量,这些都是代数式。

    然后通过这些代数式,再从问题出发,可以得出一个方程组,又称‘联立方程’。

    那么这个方程组如何计算……其实也就跟代数式的运算,以及解方程有关了。

    当李纵进行式子的运算的时候,苏莺儿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副这答案怎么就出来了?

    而且……

    为什么让第一个x+y的式子都乘以2,然后相减,这样结果就出来了?

    她夫君写的这些东西,真可谓让人大开眼界。

    李纵倒是没想到,苏莺儿竟然还真的看进去了。

    他本以为,她会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呢。

    不过,想想的话,这不也是被迫的,他著书,就没时间陪她了,那她只好拿他写好的东西来自己研究。

    只要是识字的,就能明白李纵写的是什么。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鸡兔同笼的问题,她终于都觉得有些高兴,因为这东西终于都是她能看懂的了。

    但因为此前根本没有学过数术,所以靠自己也根本算不出来。

    只能在脑海里把鸡兔都具现化,然后在脑海里想。

    左边想十只鸡,右边想十只兔。

    只要把这些鸡兔都在脑海里排成规律的形状,然后一步步试错,时间一长,大概还是能试出来的。

    直到看到李纵下一页所写的解法……

    她立刻被震惊了!

    不过前面列式子她都能看明白,就是那里为什么要乘以二,然后一相减,结果就出来了,她不是很会。

    ……

    “夫君这里为什么要乘以二?”

    “唔……这样好运算啊。我这上面不是说了吗,两边都乘以二,结果是不会变的。”

    不等苏莺儿再问,李纵又道:“后面的相减道理也一样。”

    “这个叫二元一次方程,倒是没想到,莺儿竟然也能看得懂。”

    没有一定的基础,或者是时间去接受他这套体系,这些东西看起来还是比较会让人觉得眼花缭乱的。

    甚至,当成是天书来看也极有可能。

    不过,莺儿虽然没有学过什么数术,但至少,数数还是会的。

    而只要会数数,甚至都不一定需要会乘法口诀,大概,都能看懂李纵所写的东西。

    会不会复杂的乘法,只会影响最终能不能得出结果。

    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她在脑子里数半天的鸡腿、兔腿,却比不过她夫君那几行鬼画符。

    此时此刻……

    她感觉这几行鬼画符有着一种莫名高深的力量。

    就像是给人一种玄学的感觉。

    “夫君修玄学?”

    “为何这么问?”

    “因为这些东西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莺儿觉得很玄。”

    李纵便哑然失笑:“我不修。而且……不用把我看的那么玄。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打算以著书为业的后生。”

    ‘平凡的’……‘后生’……苏莺儿便琢磨下这两个词,她夫君才如此年轻,就自己著书,别的人一般都是知命之年,也就是五十岁以后,才会做这事。

    因而……后生倒是后生。

    就是‘平凡’嘛……

    她却是不由得有点怀疑。因为她总感觉自己夫君身上有种道不清的聪慧。

    ……

    胖子的动作很快,没多久,宁伯就过来跟李纵说道:

    “五郎,门外有一个匠人,说是受卫家所托来我们家,你看……”

    李纵听完了以后,也是举起手道:“没错!我让卫家去找的。把他请进客厅吧,我这就过去。”

    见有人来了,莺儿顿时变得安静了,拿起李纵先前写好的,又看了又看。

    大概是过了一盏茶左右的功夫吧,李纵便把那匠人给面试完了。

    雕工是肯定没问题的,就是还需要熟手一下。

    很快,便跟对方谈好条件,答应给他一笔长期的生意。

    以后,雕版就由对方来雕刻了。

    至于需不需要保密,倒是好像没什么必要。

    因为雕版印刷又分写工、刻工、印工,最重要的是印工,所以即便他让对方雕刻了出来,对方估计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拿来做什么的。

    不过接下来,李纵便要开始忙了。

    因为写工嘛,肯定是他自己,刻工是对方,然后印工的话。

    量少倒是可以让莺儿帮忙。

    可想想的话,好像他也没有量多的时候。

    不!

    其实他量还是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