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老婆是书香闺秀 > 第十八章 宋体的优点
    这个时代在书法上,已经有了楷书,行书。

    只是平时的话,李纵一般都不会暴露出自己会公园老大爷那一手仿佛印刷体一样的宋体。

    宋体,其实准确地说,应该是明体。

    是明朝的人为适应印刷术而出现的一种汉字字体。

    前面也说过了,穿越前李纵是搞庭院设计的。

    鬼知道原来搞庭院设计也要学书法。

    所以他一个搞庭院设计的加班狗会点书法。

    其实也是可以原谅的。

    ……

    说真的,李纵还真不想让莺儿看到他会写这种字体。

    因为这样一来,误会可能也就更深了。

    他真的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不过这种书法毕竟是为了印刷美观、好看而诞生的。

    所以,用这种书法来刻字,就是刻起来,那也是事半功倍。

    能够让刻工的效率比刻其他的字体要方便得多。

    这就让李纵不得不硬着头皮拿出来了。

    其实……

    作为一个对美有着自己理解的人,他也绝对容不得在雕版印刷的时候,随便拿些字出来糊弄一下。

    ……

    由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写过,所以一开始还有些生疏。

    不过好在,毕竟有些东西一旦学会了,也就很难再忘记。

    到了下午,李纵便重新把这门手艺捡了起来。

    而这已经不是苏莺儿第一次了。

    刚刚一开始只见到李纵写出来第一个苏字的时候,她还并不觉得怎么样。

    没感觉出这字体跟以往的字体有什么不同。

    但是当李纵写到第二个字莺字的时候。

    她已经有预警了。

    因为莺字有很多的横竖笔划。

    而宋体在印刷时让人觉得充满美观的地方,或者说适合拿来雕刻的优点,也正在于此。

    ……

    不过,现在还是不太明显。

    因为才两个字,一般人都可以认为是随手写下来的。

    直到李纵接下来又写了一列字。

    而这一列字,基本上都有一个规律。

    那就是一行一竖都特别多,苏莺儿这下就是眼瞎都能摸得出来,这字有何不同了。

    跟一般的楷体相比,这些字放到一起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更美观。

    而且……仿佛都跟自动排好队似的。

    所以苏莺儿的兴致也是一下子就来了。

    两眼放光地问道:“夫君写得这么是什么字?”

    李纵收笔:“你想学的话,我教你,教会了你,以后就不用我自己写了。”

    苏莺儿:“你还没说这是什么字呢?莺儿觉得,这些字似乎都蕴藏着某种规律。夫君你连书法都会?”

    李纵便道:“无聊得时候拿来玩玩,上不得什么厅堂。”

    苏莺儿:“可莺儿却觉得这字写得很好。你看通过这一瘦一胖,却是莫名地让这些字体都变得端庄清秀,美丽优雅,气象稳健。”

    李纵:“想不到莺儿原来这般会夸人。”

    小清则是在不远处踢着石头,捂住耳朵,她不听,她不听。

    苏莺儿:“夫君是如何想到要写出这样的字的?”

    李纵便道:“说起这个,正好有事需要你帮忙。”

    ……

    然后,李纵便把雕版印刷的想法给说了出去。

    印玺都知道吧,而雕版印刷,就是大号一点的印玺。

    先把文字写好,然后选取合适的木料,比如说梨木。

    梨木首先要经过处理,比如说打磨一下平面。

    然后,用浆糊把写好的字都贴在梨木上。

    等浆糊都干得差不多了,用水沾湿纸,一点点地把那些不要的部分都搓掉。

    之后剩下的字就会留在梨木上面。

    此时再让雕工把除了字的部分都剔出来。

    剔个大概两毫米那样的深度。

    当然,这个就只能是用两根手指跟苏莺儿示意了。

    这么做完了以后,再整理整理,然后这雕版基本上就差不多完成了。

    等到需要印刷的时候,就给雕版上墨,然后再把纸覆在上面。

    拿刷子把纸抹平,雕版上的字就会全部被印刷到白纸之上。

    “揭开白纸,即可印刷出其中一页书出来。”

    “如此一来……”

    李纵说着,也是低头看向苏莺儿的脸蛋道:“我们不就没了抄书之苦。”

    其实……

    李纵在这里有一个思维误区,抄书,那肯定也是别人抄。

    自己作为借书之人,难道还帮别人抄不成。

    那他也太心善了。

    准确地说,他应该说,自己学说不就更容易得到广泛传播了?

    毕竟,以后见人就给他发一本。

    虽说苏莺儿也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但是听着,却又好像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之后也是谨慎地道:“如果夫君所说的真的能成,那倒是真有可能免去了抄书之苦。”

    李纵:“你也觉得能行吧!那明天还要再出去一趟。”

    苏莺儿:“……”

    李纵:“你不去也行,只不过是去砍一些梨木。不过你若也一起去,我们就可以去看梨花。”

    有关梨花。

    李纵只记得一句诗,那就是一树梨花压海棠。

    梨花是白色的,他明天穿一件白色的衣服。

    然后海棠是红色的,让莺儿明天穿一件红色的。

    那一树梨花压海棠的起源,便即将改写。

    听说明天一起去看梨花,苏莺儿的积极性也是立刻就来了。

    因为如今正是梨花盛开的季节,以往她都会跟闺中之蜜一起赏梨花。

    只是最近的身份变化太大了。

    以至于……

    她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

    小清一听两人又要出去,而且还是去赏梨花,也是耳朵一竖。

    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能没有她呢。

    不过这该死的恩爱!

    想了想,她又懊恼地摇了摇头。

    李纵目光也是直接望了过来,说道:“小清明天也一起去吧。”

    这丫头立刻整张脸都像是开了花一般。

    “真的?”

    “真的。”李纵便道,“只不过,明天一起去的还有很多人,你就负责带上吃喝的吧。”

    “很多人?”苏莺儿此时也是道。

    李纵便道:“嗯!很多人,因为去锯梨木至少需要两个人,运回来也需要人。”

    “不过当然,这些都跟你我没有关系,让他们都去干活,我们坐坐歇歇。唔……最好把能拿来消遣的玩物也带上。”